河南光山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光山县位于河南省南部,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弦国故城,也是北宋史学家司马光的诞生之地。目前是信阳市下辖的一个县,人口约八十四万。

在这个历史悠久的古城,大法弘传时期,有众多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真、善、忍获得了健康的身体,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光山县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中共残酷迫害。

以下是我们了解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希望了解更多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将自己所遭受或所知情况写出来,向明慧网和“追查国际”曝光,制止中共恶行,唤醒民众善念,救度更多的世人。

◇简学富,男,现年四十三岁,大学文化,原光山县泼河镇初中教师。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因患严重肝腹水,多方医治无效,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康复。一九九九“七二零”后,简学富不愿放弃修炼,遭到光山县“610”多次非法抄家、绑架和拘留;先后非法关押在光山县看守所八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元月和二零零八年九月,两次被光山县“610”绑架,先后被非法判刑十年,现仍非法关押在河南郑州新密监狱,期间多次被光山县“610”、国保恶警和狱警扇耳光,拳打脚踢,电棍击,打背铐等刑讯逼供,几次被折磨的遍体鳞伤;被恶警唆使的刑事犯打脸部、头部等,当时他曾被打的失去记忆几个月,简学富被迫害的不到四十岁时头发全白了。十三年来,简学富被停发工资,开除工职,前后被勒索现金四千余元,手机一部,电脑一台;造成经济损失约二十多万元。

◇何远朗,男,现年三十九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光山县“610”恶警多次跟踪、绑架,曾被逼流离失所二年。二零零一年元月份,何远朗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被光山县“610”伙同南城派出所恶警绑架,同日抢走手提电脑一台,手机一部,现金一千余元。后非法判刑四年;现仍非法关押在郑州新密监狱。何远朗这位原身体健壮、三十多岁的未婚男子,只为坚持信仰,被折磨成走路一瘸一拐、骨瘦如柴的小老头。

◇刘则芝,女,现年四十七岁,一九九八年春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刘则芝被十里镇派出所、县“610”多次绑架,先后在光山县看守所超期关押四个多月,勒索现金1万余元。二零零四年刘被光山“610”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一年。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早晨七时许县“610”恶警(张荣振、徐琳等)在刘租住屋将其绑架,抢走炼功磁带一套,MP3一个,手机一部,现金五百多元。二零一零年十月,光山县法院冤判刘则芝四年,刘则芝上诉;信阳市中院不经调查、审理,在新年期间草率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书》。刘则芝在光山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于二零一一年五月被劫持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李芳娥,女,现年七十六岁,她因胃癌手术后复发,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体康复。老人感恩大法救命之恩,在二零零四年七月发真相资料救人时,被县法院杨静(注:此人是专管法轮功案件的审判员)电话告密,被县“610”绑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十三天,勒索现金五千元,后冤判三年缓四年。二零一零年五月初,李芳娥又被县“610”绑架非法判三年缓判五年。现仍在恶警监控中。

◇董玉荣,女,现年五十一岁,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之前身患肝炎、心脏病、头痛、高血压、关节炎等多种疾病,炼功一月病体痊愈。九九年“七二零”后,董为大法讨回公道,曾去省城和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四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光山县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勒索现金二千余元。二零零一年元月份,董玉荣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关在北京石景山模式口派出所,当时被王姓所长和不知名的副所长及六、七个警察毒打了一夜,拳打脚踢,用电棍击,脸都打肿了。后交到河南驻京办,在那把董身上带的五百元现金全给掏走了(不开收据);这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七年元月,董玉荣被县“610”和南城派出所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在那里恶警武卫国、杨道贵轮番对董的脸打耳光,老恶警屈应德打背铐直到董晕倒才放掉,另有五、六名刑警轮流看守,两天两夜不许睡觉。后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冤狱五年;直接经济损失约十多万元。

◇胡庆贤,女,现年四十五岁,县幼教中心教师。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胡庆贤被恶警骗到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家人被勒索约五万元。

◇张中月,女,现年四十七岁,二零零七年元月,因贴真相资料被县“610”和南城派出所绑架,第二天恶警到其家中抄走电脑一部、打印机等。张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百多天;家人奔走求救,明里暗地被敲诈勒索现金约十多万元,还被冤判三年缓刑四年。

◇陈良何,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七年二月初在县城卖菜时被县“610”恶警绑架,后在光山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勒索现金五千余元。

◇王心成,男,四十六岁,二零零八年五月被县“610”恶警绑架,一帮人在其家中翻箱倒柜,抄走大法书若干本。并把全家人的生活费三百多元顺手牵走了,在县公安局王被毒打逼供,折磨的遍体鳞伤,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才从郑州新密监狱出狱回家。

◇向清,女,现年四十五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在乡下发真相资料时遭恶人构陷,被北向店派出所两名值班警察毒打审问约三个多小时,嘴也打出血了,脸也打青、肿了。后县“610”、国保恶警黄淼、武卫国、徐琳等将她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百二十多天后,非法判她三年缓五年,出看守所又勒索她现金一千元。向清回家后才知,家中七岁女儿整天哭着要妈,无奈丈夫及向的娘家哥、嫂到处托亲求友,明花暗请,共被敲诈现金四万多元(没开收据)。

◇阮祥华,女,现年四十三岁,二零零七年二月县“610”蹲坑恶警从家中将阮祥华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老恶警屈应德及几个年轻恶警将阮祥华毒打一天一夜;勒索现金五千元(取保候审)。自此阮祥华带着十三岁的独子东躲西藏,有家不敢归。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阮祥华在亲友家被“610”警察绑架,后送往新乡女子监狱迫害三年。

◇陈良伟,男,现年三十六岁,二零零零年四月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光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被勒索现金二千元。又于二零零一年被“610”绑架,冤狱四年。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陈良伟在一家酒店上班时(注:陈在酒店做大厨),被闯进的恶警屈应德和张荣振挟持到车上,绑架到县国保大队。恶警对陈良伟拳打脚踢,用烟头烧他的嘴、脸。第二天,家人送衣物时发现陈良伟的门牙被打掉两颗,嘴和脸有烧伤的疤痕。陈良伟在看守所见人就讲真相,讲大法遭迫害的冤情,见律师就反映自己被绑架、被毒打的经过,他被非法关押三十天,遭勒索现金一千多元。

◇朱世厚,男,四十八岁,二零零零年四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光山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现金二千元。二零零一年元月,朱世厚被绑架、冤判了三年,在郑州新密监狱遭迫害。在狱中,只因朱世厚喊了句“法轮大法好”,就被狱警毒打得遍体鳞伤,关小号一个月,十五天不准洗脸、刷牙,一顿一个窝窝头。

◇朱世旺,男,现年四十二岁,政法大学毕业。二零零零年四月进京上访被光山县“610”非法劳教两年。期间,邪党见朱世旺是政法大学刚毕业的,就以安排工作为名欺骗他“转化”,让他在县电视台做被“转化”发言,朱世旺不配合。二零零七年,朱世旺在昆山被当地“610”绑架、非法判刑六年。

◇徐义祥,男,四十七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信阳“610”绑架,转到光山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陈文荣,女,现年六十岁,二零零七年元月被县“610”通知去非法审讯,后被非法判两年零六个月,被勒索现金约五万元。

◇简学玉,女,现年四十七岁,一九九九年三月炼功后,严重的心脏病、风湿病不久全好了!九九年“七二零”,简学玉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光山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元现金。

◇肖永凤,女,现年五十岁,二零零零年四月份进京护法,被非法关押在光山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元现金。

◇陈远平,男,现年三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四月份进京护法,被非法关押在光山看守所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元现金。

◇盛兴芝,女,现年四十七岁,二零零零年四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在光山看守所一个月,期间遭“610”恶警毒打、谩骂、逼供;被勒索二千元现金。回家后,家人配合中共,对他毒打、凌辱,不久盛兴芝精神失常。

◇何远兵,男,现年三十二岁,二零零零年四月到京上访被绑架回光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二千元现金。

◇何建凤,女,现年七十一岁,二零零六年十月因发资料被县“610”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被勒索现金一千元。

◇刘保国,男,现年四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八月到京上访后被绑到光山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勒索现金五千元现金。二零零一年五月,刘保国在田里干活时,被骗到“610”,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十三年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惨无人道的迫害是毫无法律依据的犯罪行为。“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已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成立并发布公告:要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六一零办公室”以及直接进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所谓医生等。正告中共各级背负法轮功学员血债的公、检、法、司人员:全球正义法网步步在收,天灭中共指日可待。立即停止迫害,抓紧机会赎罪。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吧!(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