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超常出神奇 起死回生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因为一场意外车祸,我和丈夫经历了神与人、生与死的考验;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和许多世人共同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这天中午大约十一点半左右,我丈夫(同修)骑着摩托车去送关于营救同修发正念的通知。我坐在车后,当快到某车站站点的时候,突然听到“哐”的一声,我们的车和另外一辆逆向行驶的摩托车撞在了一起,强大的惯力一下子把我和丈夫都甩到地上。我爬起来,看到对方车主,人没什么事,而我丈夫却倒在血泊之中,整个脸摔在地上,血流出一大片。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快救救我丈夫!”

我蹲下来喊我丈夫的名字,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已经不省人事,昏死过去。看到我丈夫的惨状,我忽然动了人心,感到丈夫好象完了。可是这念头刚一出马上意识到这是干扰,因为有师父在管我们,于是我冷静下来,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

对方车主的妻子看到这个景象害怕极了,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两只手颤抖着。我安慰她说:“你别怕,我们有师父保护我们呢,不会出问题的。”当时我的心态特别平和,没有一点怨,也没有找责任,特别善意的对待对方。这是围观的人也都吓坏了,有人拨打了120急救车,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把我丈夫抬上车,送到医院处理伤口。在对方主人的要求下做了检查、拍了片子,一量血压180—220,医生要求住院治疗。

怎么办?是住院还是回家?这时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一书中说:“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可我们现在的人就是这样的,要不讹他点钱,这看热闹的人心里都不平。”

我想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是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的,我们既不需要住医院,更不能讹人钱财。我对医生说:“我们不住院。”医生和围观的人一听都愣住了,人都这样了,血压又这么高,怎么能不住院呢?主任医师把我叫到医生办公室带着疑惑的表情问我:“你是他什么人?”我说:“我是他媳妇。”“那你签个字吧。”医生把一张纸递给我,上面的内容是:“患者需要住院,家属不同意,后果自负。”这件事如果在修炼大法以前和初期我是决对不敢这样做的,我承担不了这个责任,也没法向丈夫的孩子及家人交待(两个孩子都是丈夫的前妻所生)。但是今天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使我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签完字放下笔,我说:“我为什么能签这个字呢?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们有师父保护我们。”这时围观的人有的表示惊讶,有的疑惑不解。不修炼的人怎么能理解法轮大法弟子的心胸与境界呢?

对方车主和家属、亲属更害怕有什么后果,一直执意要求我们住院并且要给我们钱,补养补养,还要给我们买东西,都被我一一谢绝了。因为我要用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他们一看我们既不住院也不要钱,都表示万万没想到能遇到这么样的好人。但他们心里还是没底,不放心,合计着要我给他们也签一个字,有了字据他们才放心,而且他们还把医院的院长也找来了做证。他们和院长说:“我们让他们住院,他们不住,以后出现问题,我们不负责任。”并且要求签这样一个字据。我说:“为了让你们放心,这个字我签。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我签这个字,不就是现在坏人太多,好人太少了吗?你们没有见过这样的好人,所以你们心里没底。”他们说:“你说的太对了。”我还说:“我要以后找你们的话,我们为啥不现在就住院呢?我为啥签字以后还去找你们呢?我为啥要做那种出尔反尔的事呢?”他们听了都觉得太有道理了。我说:“我们千千万万大法弟子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这样做的,因为是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师父让我们做事首先考虑别人。”院长听了我说的这些话后,从他的眼神、表情中看出他对我们做法很敬佩,态度特别和气说了些安慰的话。

我知道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实大法,还得达到救人的目地,我和一位同修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他们都明白了,并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也都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也为他们高兴。真是因祸得福。他们说:今天我家可碰到好人了,一万个人中也找不到你们这样的好人,我以后还要去你们家,我也想看看你们的书。

通过这场惊心动魄的事故,我们向内找,找到了许多人心和有漏的地方(当然即使有漏也不允许邪恶钻空子)。修炼太严肃了,今天就是旧势力来取丈夫的命的,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了生死关。我深深的悟到,只有百分之百做到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关和难。“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感谢师父把我丈夫从死亡线上救回来,因为他的元神已经离体。他清楚的感到去了另外空间。他回忆说:“我骑着摩托车在道上碰见了一个女人,我的摩托车镜挂了她的胳膊一下,我马上下车,支上车子,跟她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对不起,她没吱声,我又走,上了一座桥,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周围有很多楼,而且边走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对面来了一辆救护车,有个声音说让我上去,我没上车,只是跟车往回走。这时听到有说话声,但是感觉特别遥远。”

我丈夫对法轮大法也是坚信不移,他严格按照师父的做事先考虑别人的要求去做,在他苏醒过来后,第一句话就问:“那个车主怎么样了?”当得知那个车主安然无恙后,他把心放下了。

回家后,他没有把自己当作病人,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没吃任何补养身体的营养品。

大法太超常了,太神奇了,我丈夫已是快七十的人了,回家后仅仅九天的时间,他就又骑上摩托车了,继续去做那神圣的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