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是“不能被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近来有几个同修为一件写稿子的事,先后三番五次的当面、背面猜疑、批评指责我,有时语气不善、言词过激。由于自己放松了学法,问题出现时没有用法衡量,不会向内找,反而找同修的不足,绕来绕去的,使事情变的复杂,影响了自己及同修。

师父多次在梦中点化我,并借同修的口提醒我,我都没重视找自己。这几天,心里难以平静,就上明慧网搜索、阅览同修们的有关交流文章,找出了自己的差距,同时得到了启发,再静下心来学法,终于找出问题的根源:原来是师父在帮我暴露那颗顽固的“不能被说”的心。

早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不能被人说的问题。重温这篇讲法,深感愧对师尊的慈悲告诫。这么多年来,自己在这方面修的太差,太不争气了。为什么自己那个不让人说的毛病还没去掉呢?我静下心来对照法找原因。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讲到:“这种习惯来源于不同的执着。有对爱面子心的执着,叫人说了觉的不好意思,就会在这方面触动不能被说的心。也有的人觉的自己是项目负责人不能叫人说。也有人在哪方面有特长不叫人说。也有人对别人有不好的看法因此不能叫人说,等等方方面面啦。”原来,不让人说是各式各样的执着所致。自己也有爱面子的心;不爱听刺耳的话;不能被自己认为人心较多的人说;还有争斗心、好胜心、妒嫉心、分别心、自满心、欢喜心、干事心、喜欢一团和气、爱管别人、爱指责别人、爱挑剔别人的不足、执着别人的执着……我的人心、执着一大堆,这些黑色物质,使我和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形成一种间隔,因此在碰到矛盾时,就记不起师父的教导,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完全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了。这样下去多危险啊!

师父用各种办法点醒我,使我惊醒,修去人心,跟上来。当我找到这些阻碍自己不能再向前迈一步的原因后,悟到它们都不是真正的自己,而是后天为我为私的观念形成的。其实它们在真修者面前算不了什么。这几天,我加紧学法,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东西后,身心轻松了,这个事情再也困扰不了我啦。

综上所述,我至今还没有修去这颗心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由于自己放松了学法,问题出现时没有用法衡量,不会向内找,二是问题出现时不仅不去向内找,反而找同修的不足,责怪同修的不是,三是一直不知道自己还存在不能被说的心,更不知道自己不能被说的根源在哪里。

今后再遇到相似问题,定要守住心性,逐渐达到坦然不动心。那些说我的人将成为我的一面镜子,那个困扰我多时的问题将成为我前進路上的一级台阶。

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关心帮助我的同修!

由于本人心性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