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近期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自2007年组建以来,紧跟中共邪党,积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惩善扬恶,是把好人变成坏人、坏人变成魔鬼的魔窟。劳教所警察滥用权力,亲自或指使那些道德败坏、良知泯灭的劳教人员任意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好人,伤天害理,对法轮功学员毒打、体罚、电击、辱骂、奴役天天都在发生,其罪罄竹难书。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原一大队,是当年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地方,后来被解体。现在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在二、三、四大队,近期在三大队的车间门前又挂出一块“法轮功大队”的牌子,邪恶之徒妄想再次制造恐怖环境,苟延残喘。下面是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恶犯,狼狈串通丧心病狂的罪行记录。

一、警匪一家 打人取乐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里,大多数被劳教人员是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被当地政府构陷,以维稳名义抓进来的。也有部份是真正违法犯罪的社会渣滓,这部份人道德沦丧,卖淫、吸毒、诈骗、伤人害命,和劳教所警察沆瀣一气,为了所谓的“减期”甚至一点点蝇头小利,甘心充当邪党的打手、帮凶,卖命迫害好人,有些警察和劳教犯属于变态心理,以折磨人取乐。

唐山法轮功学员张桂荣曾被河北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非法关押两年,受尽折磨,恶警派犹大日夜不停的对她强行洗脑“转化”,无法动摇她对大法的坚定信念,2012年4月她又被绑架至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张桂荣干活较慢,普教秦雪娇(吸毒、盗窃)经常打她,警察有意纵容。打完人后,秦雪娇常常得意的到警察那儿报告她打人的经过和羞辱法轮功学员的快活感,恶警张宁、徐杰、郝明、刘佳等等边听边满足的大笑不止。中共豢养的警察残害人民的嘴脸暴露得淋漓尽致。

8月28日劳教所开“消夏晚会”的第二天,三大队以击鼓传花的形式,要求拿到花的都得唱首歌,轮到法轮功学员张桂荣时,她本来不想唱,警察非要她唱,张桂荣就唱了一首《快快醒》,“当你进入人生的这场戏,可能已忘记生命的来历,你曾经演过千百个角色,每每悲剧多过喜剧……”刚刚唱了几句,坐在张桂荣身后的犹大陈辛甫(夹控),急忙向几个警察打手势要求制止,警察刘佳厉声高叫:“别唱了,别唱了,停。”歌声被迫中止,三大队的警察们不想被扫了兴致,继续开完她们的娱乐晚会。

晚会结束后,张桂荣立即被关进禁闭室。警察强迫她每晚加班到一点半至两点,第二天照常出工,只要发困就会招来一顿毒打。有一次秦雪娇对警察说:“我去给张桂荣清醒清醒,她犯困!”不由分说把张桂荣拽到水房就是一顿暴打。所有警察都纵容这个人称“禽兽”恶徒。还有陈辛甫等犹大,看着张桂荣不让睡觉,随时随地打人。

30日晚10点,警察徐杰、张宁和护卫张丽“点评完后,戴上白手套拎着警棍、电棍到禁闭室,对张桂荣群殴,徐杰对她拳打脚踢;张宁抡着电棍专抽后背,电棍电到没电了,就当棍子使;张丽左右开弓狂扇嘴巴,毒打一直持续到半夜。夜深人静,殴打声、辱骂声夹杂着惨叫声传遍监室,劳教人员惊恐无奈的听着,有的在睡梦中多次惊醒,却敢怒不敢言。

第二天,张桂荣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每一寸皮肤都被打到了,后背呈一条条青黑色,面部和嘴巴肿起老高,恶警非但不给治疗,仍然强迫张桂荣出工干活。当晚值班警察是大队长王新,这个劳教所的所谓“心理专家”,人前一副道貌岸然,实则阴狠毒辣,一肚子坏水。她走路没有声音,在法轮功学员接受问话时总是悄悄的进屋,在人身后站很长时间,只要她听着不顺耳的话,就突然袭击,被打者往往受到惊吓还没回过神就接连遭到王新拳打脚踢。如果说徐杰等人打张桂荣她事先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打人声音那么长时间也不去制止呢?显然这次毒打张桂荣是她一手策划的。

恶警王新曾经受到恶报警告,一次她经过生产车间门口,电动门突然启动,卡住她脖子挤在墙上,王被卡的直翻白眼,几名法轮功学员看到急忙把她拉了出来。电门的遥控器在其他警察手里,一直没人动,电门自己启动让人不可思议。可是王新对法轮功学员不记恩怨相救并不领情,迫害法轮功学员依然不遗余力。

在三大队,几乎所有的警察和普教都打过张桂荣,最凶恶的几个是普教秦雪娇、于海燕、宋得云、董小敏,她们打人不讲理由。劳教所墙上贴着“劳动教养警察必须严格遵守“五不准”,即不准打骂、体罚、侮辱、虐待劳动教养人员……”,以及不准滥用警械等规定,她们一条也没做到。这些衣冠禽兽视生命如草芥,随意侵犯人权,这就是中共对外标榜的“教育感化”。

二、强灌药物摧残

中共邪党为了迫害对真善忍的正信、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意志,用尽各种恶毒、卑鄙的招数,随着中共邪党即将瓦解,邪恶大势已去,面对大法修炼者的金刚意志,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有计划、有步骤的实行药物迫害。

每一名法轮功学员都有“犹大”夹控,她们受警察指使可以任意整治法轮功学员,用邪悟的歪理掺入中共邪教理论再加上谎言欺骗,向法轮功学员洗脑灌输毒素,身体散发出黑黑的臭气;强迫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书籍等,辱骂、体罚、殴打法轮功学员,向法轮功学员饭食、水中投毒,妄想用破坏神经和、脏器的药品摧毁法轮功学员的坚强意志和身体。

7月28日上午,警察刘佳(2011年12月劳教所招收的警校毕业生,警号:1356143)到宿舍,递给犹大陈小捧一个纸包,向她使个眼色就走了。陈犯会意,攥着手里东西藏在身后,端起法轮功学员闫国燕(唐山遵化)的一盆粥走到水房,也不避人,把纸包里的黄色粉末倒入粥里,搅拌一会儿又端回215宿舍,诱骗闫国燕喝下。食用后,闫国燕就出现头晕、全身无力、呼吸急促、心衰、发困、意识不清,不知道自己是谁,过了一天一宿她才慢慢清醒过来。

这样偷偷地给法轮功学员下毒的勾当,三大队的劳教人员几乎都看到过,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下药迫害。法轮功学员李林小(保定涞源)、肖向宇(保定安国)等就被犹大在喝的水里投过毒,所出现的症状相似。

这种严重危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安全和身心健康的犯罪行为,是中共邪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摧毁”灭绝政策的具体实践。

2012年 8月23日上午,大队长王新指使四个普教打手秦雪娇、于海燕、宋得云、董小敏,把法轮功学员闫国燕连拖带架从车间强行拖到213大队办公室,王新恶狠狠地踹闫国燕,四恶犯死死按住她的四肢和头,拧着鼻子掰开嘴,强行灌下药物。随后,闫国燕再次出现意识不清、头痛、心衰、气短、浑身无力 、视力模糊、吃不进东西等症状,强烈的药物反应持续了两天才渐渐减弱,期间有整整8个小时处于意识混沌、辨不清自我的状态。

事后恶警谎称给她灌的是降压药,可闫国燕自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非常健康,根本就没有什么高血压病。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唐山各区、县再次发生大规模绑架,共发生二十多起绑架案,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遵化法轮功学员闫国燕被非法劳教。

在河北女子劳教所,象这样强行给法轮功学员灌破坏中枢神经和内脏器官毒药的罪恶经常发生。中共警察的卑鄙无耻暴露无遗。

三、利用犹大,颠倒是非强迫洗脑

有一批曾经学过法轮功动作,却并不实修的人,他(她)们在邪党恶毒的谎言诬蔑和残酷迫害中没有坚守自己的道德良知,为求自保接受了中共邪教洗脑,正邪不分,善恶不辨,被附体邪灵控制,在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过程中,积极充当邪党恶警的“军师”和打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往往比那些恶警还要无耻邪恶,主动向警察出谋划策,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了解她们的想法向警察报告,领受“任务”,象苍蝇一样整天围着法轮功学员叮咬。现在劳教所黑窝主要依靠这帮邪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法轮功学员看到犹大们身后、头上、肩上趴着很多狐黄白柳,浑身散发出怪臭。这些人被邪灵附体控制着,非常害怕法轮功学员,从不敢直视法轮功学员的眼睛,有时被夹控的法轮功学员不经意的回头,也会吓得她们战战兢兢连连后退,一副魂不附体的败象。

在三大队,只要有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来,以陈辛甫、陈小捧为首的犹大们立刻蜂拥而上,像一群马蜂找到了攻击目标,盘问、呵斥、谩骂威胁,甚至拳脚相加。一次,犹大们自己写好“四书”后,强迫法轮功学员李林小按手印,被李林小拒绝,劝告刘珍惜自己的未来,不要助恶为虐。犹大刘振芬恼羞成怒,上前强行拽住李林小的手往纸上按。

法轮功学员宋志红(承德),法律专业毕业,在当地被非法关押时,中共邪恶之徒派一个叫高飞(男)的犹大对她进行长期“转化”迫害,施用各种招数,极尽诬蔑、诽谤、造谣和肉体迫害之能事,手段用尽,黔驴技穷,84天后,犹大被她金刚不动的正念折服,由衷的说:“我真佩服你。”

转到女子劳教所后,劳教所把她作为重点“攻坚”(其实就是迫害)对象,派几个犹大给她日夜洗脑,宋志红用正念和智慧揭破它们肮脏的谎言歪理,使其无地自容;又给劳教所警察写信讲真相,找警察们讲。大队长王新—所谓“心理疏导”专家,普教人员背地里称她“阴魂不散”,此人阴狠狡诈,对三大队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在她的授意下进行的。法轮功学员宋志红从法律角度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法的,中共宪法保障公民的言论、信仰自由;任何一部法律没有规定公民不能信仰和修炼法轮功;国务院公布的7个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是江泽民出于极端妒嫉和私利以个人意志操控国家政权发动了这场迫害,某个人的权力怎么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是中共对自己法律和人权的公然践踏与剥夺,更是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无理迫害,在这场邪恶至极历时13的年迫害运动中,中共及江泽民集团和所有迫害的发起者、执行者才是真正的罪犯,他们反天理、反人类的罪行才是应该受到谴责和彻底追究的。警察们听了无言以对,此后只要这位法轮功学员提出找她们,都以各种借口推脱不见。由于惧怕她写揭露材料,劳教所不让她接触到纸笔。宋志红写的申诉材料一直被恶警无理扣押,肆无忌惮的侵犯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利。

四、赵烨被迫害情况补充

唐山法轮功学员赵烨被迫害情况,明慧网有报道,这里补充一件事,让大家看看中共恶党、恶警的冷血、草菅人命。

自从2011年8月份被邪恶集中迫害后,赵烨身体健康持续恶化,开始是耳背、吃东西很少、精神不振,后来加重,吃东西多一点就吐,身体虚弱,伤残的胳膊不能动,洗衣服时连提起衣服的力气都没有,走路打晃,更严重的是她的意识越来越不清醒,并出现幻觉。劳教所姓马的大夫检查了一下,没有给治疗,恶警说她是装的,不但不及时给她医治,而且不许别人帮助,并强迫她出工干活。

有一天出工时,勉强跟在队伍后的赵烨实在走不动了,突然摔倒在地,被人扶起时已经不省人事,大家都以为警察得让快送医院,哪知带队警察根本不理会赵烨的死活,竟命令几个人抬上昏迷不醒的赵烨继续跟队伍走,此时赵烨脸色煞白,神志不清,鼻涕流到了嘴边也不知道。所有的劳教人员都无语,很多人偷偷的抹眼泪。什么叫良心泯灭?什么叫罪恶?这就是。对于中共恶党及其豢养的恶警,我们找不出更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只能用“邪恶”代替。

又过了两天,三大队警察们“研究”后才把赵烨送往医院,警察对内绝口不提此事。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名,主要有:唐山7名法轮功学员闫国燕(遵化)、刘丽萍、马桂芬、王淑莲、魏宁辉、张桂荣、党小燕;保定7名法轮功学员齐淑英 (河北大学讲师)、肖向宇(安国)、乔金兰(定兴)、王桂英(定州)、李林小(涞源)、荆颖(徐水)、朱莉英(徐水);石家庄法轮功学员 刘素然(省三院护士长);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张玉枝,承德法轮功学员宋志红。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隔离,具体情况不详。

五、加期迫害,克扣伙食费

河北女子劳教所对于到期仍然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无一例外的施行加期迫害。时间从十几天到几个月任意加,只要哪个警察认为你还有问题,随口就给加期,不用审批。有家属去接人,看门的男警恶狠狠地说:“到期就一定得放人吗?!不“转化”都得加期!”一会儿又骗说家属记错时间了。劳教所一方面宣称要继续所谓的“转化”,一方面奴役法轮功学员做苦工,为她们挣钱。 中共的劳教制度本来就是为了迫害人民、打击异己的恶法,是违背宪法、法律和基本人权的,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并且酷刑虐待已经构成重罪。

恶党治下,贪腐无处不在。法轮功学员的伙食费比普教每人每天增加的两块钱,在这里从未兑现过,这么多年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这项费用是非常可观的,都被警察贪污了。法轮功学员长期经受恶警的各种摧残迫害,每天还被强迫做十几个小时的苦工,而且经常加班,体力严重透支,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良,被迫害、毒打后伤病得不到及时医治,造成法轮功学员身体状况普遍恶化。

六、被利用者的悔悟

在劳教所,普教们与法轮功学员朝夕相处,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功修炼者无量的慈悲和博大的胸怀,法轮功学员用血肉之躯默默地承受着强加的迫害,一些普教们真切的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们心灵被震撼着,也被净化着,很多人三退了,还表示出去后不再做坏事了。

劳教所非法关押着两个16岁未成年的孩子,其中一个叫袁晨欣,因为盗窃被劳教一年。警察王新很喜欢她,在她的纵容庇护下这个孩子迅速学坏,开始任意行恶、打人,特别是经常被利用殴打法轮功学员。尽管如此,法轮功学员仍然都很关爱这个女孩儿,给她讲大法真相,讲做人的道理、照顾她,启迪孩子的善念,慢慢的这孩子本性的一面开始复苏,不想再作恶了。有法轮功学员还劝善王新:怂恿孩子作恶后果恶劣、会害了孩子和她自己。

法轮功学员王淑莲,是一位60多岁的瘦小老人,意志非常坚定,在劳教所坚持炼功,不穿劳教服,对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不予配合。恶警们经常对她打骂侮辱,指使普教打她。恶徒秦雪娇在纸上写上辱骂大法师父的话,贴到王淑莲背上进行侮辱。

有一次袁晨欣被指使打王淑莲,打完后腰疼得受不了,马上明白过来,回去又找王淑莲,问自己打人遭恶报了怎么办?老人告诉她回去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的。这孩子马上就念,回屋后躺在床上念着念着就睡着了,醒来后腰真的一点不疼了。自此她再被恶警指使打法轮功学员就非常不情愿,可是又惧怕恶警们整她,年少的心灵非常痛苦压抑。

一次恶警指使袁晨欣打张桂荣,张桂荣利用机会给她讲真相,告诉她作恶、打人会遭恶报的,孩子心灵受到震撼,停止不打了。可是被邪灵附体的陈辛甫等几个犹大,受恶警驱使经常毒打张桂荣,有一次正在行恶时被这孩子知道了,袁晨欣立刻找到陈辛甫,指着鼻子斥责她:“不许再打法轮功了,张桂荣太可怜了,再打她要遭恶报的……”陈辛甫吓得赶紧说“没打,没打”,此后陈果真收敛许多,不敢总打人了。

临近解教回家时,袁晨欣找到值班警察郝明说:“你们老利用我打人,我都成什么人了?我被你们害成什么样子了,出去咋办呢?!”面对一个孩子的质问,郝明非但没有丝毫悔意,反而冲孩子吼叫“你这只破枪让人家利用了!……(我们)谁利用你,都惹一身骚。”

到出所时袁晨欣明白了大法真相,非常后悔不应该打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个叫张齐的19岁女孩,经常受恶警指使毒打王淑莲,在她解教回家时非常后悔的说:“我(替警察)这么卖命的打王淑莲、给齐俊玲(音)灌食40多天,刑期才减50天,叫人心寒,真后悔帮着她们(恶警)害人!”

正告河北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恶人

你们或为一己私利,或被邪党毒害洗脑,仇视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当成敌人,向魔鬼出卖良知、背弃做人的道德底线,特别是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下手狠毒、毫无人性,甘心充当中共的鹰犬,卖身求荣,张口法律、闭口执法,却善恶不分、是非不辨,挥霍着老百姓人的血汗钱,干着迫害人民、违背天理人伦、禽兽不如的勾当。

当你们对法轮功学员行恶时,面对这样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坚信“真善忍”只想做个道德高尚的人,可曾想起自己的父母、家人,想到你的兄弟姐妹和儿女?回到家中,你能坦然面对、告诉她们你对法轮功学员的所作所为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对这些从二十来岁直至六、七十岁的老人行恶,难道不是对你家人亲友的伤害和侮辱吗?!难道你们心里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点罪恶感羞耻感吗?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被你们败坏殆尽!

然而天网恢恢,神目如电,记住:善恶必报是天理。你们的所有言行都已被神记录在案,今天的恶行就是明天的罪证。在中共邪党行将崩溃之际,你们将何去何从?!奉劝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神才会善待你;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未来之路吧!

相比之下,难能可贵的是,在法轮功学员舍生忘死的讲真相中,很多人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感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善良和真诚,她(他)们明白了真相:这场残酷的迫害是邪恶对善良的迫害。在正与邪的较量中,他(她)们默默的站到了正义一边,开始坚守做人的道德底线,在邪党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谎言与高压下,不给邪恶充当陪葬、同流合污,明智的置身于这场迫害之外,用良知为自己奠定着美好的未来,特别在劳教所黑窝中,这份对正义、良知的坚守弥足珍贵。她们中有警察,也有被劳教人员。

在中共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十三年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不顾生死,前赴后继的慈悲讲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人识破了中共的谎言,明白了真相,在天灭中共的天象即将来临之际,一亿二千多万觉醒世人在大纪元网站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未来。 遗憾的是,还有一部份受中共谎言蒙蔽或为官衔名利所左右而助恶为虐,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官员、公检法司人员,造下天大的罪业,不仅害了自己,也殃及家人。请静心倾听法轮功学员讲述的真相,用自己的良知与善念分清是非善恶,保护善良,也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

恶警名单:
王新(炘) 大队指导员,30多岁,警号1356075,阴险狡诈,操控迫害所有三大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刘子维 大队长,曾甘心充当邪党劳教所的“枪”,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劳教人员,被控告、降级,摘掉一颗星,其邪劲有所收敛。
徐杰 20多岁,警号1356129,新分的警校生,自称学法律的,总用邪党法律迷惑人,却经常无理智的随意暴打、迫害劳教人员,尤其是法轮功学员,为了表现和捞取好处卖身恶党。
张宁 20多岁,警号1356119,新分的警校生,受中共邪党教唆仇视法轮功学员,其行为与徐杰一样。
郝明 警号 1356048
刘佳 警号 1356143
师江霞
刘亚敏
丁佳佳 20多岁
王维韦 已调四大队。
李科长 警号 1356013,背后指使恶人打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员 。
张丽 护卫,警号1356629,主要打手
张宁 男,师江霞丈夫,看大门并管接见。
赵小萌 护卫,体罚法轮功学员朱莉英站立一宿、不准睡觉。

犹大名单:
陈辛甫 辛集市三医院工作 约48岁 ,
陈小捧 40多岁(此二人最邪)
谷玉英 邯郸退休教师 60多岁
李林平 专门教唱邪党歌曲 60多岁
(谷、李卖命的迫害大法学员)
马杉杉 沧州吴桥 32岁 ,
刘振芬 未婚 约48岁,
张改业 自称不修大法,是盗窃犯 约47岁
这些人非常卖力的积极配合恶警,向它们出谋划策,主导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起胁从作用的犹大:
夏方红,肖振从,张月巧,徐秀芳,杨立菊,谭苹花(石家庄人,已放出),刘振岭,仝存书,单书红 。
除单书红30多岁外其余人都是近50岁的样子,其中谭苹花、刘振岭、仝存书较其他邪悟者早进劳教所,谭苹花把刘、仝二人“转化”后,三人又一起行恶。
主要打手:
秦雪娇 (吸毒、盗窃,黑龙江人)
董小敏 (卖淫,东北人)
宋得云 (卖淫,东北人)
于海燕 (组织董、宋卖淫,唐山人)
这四恶人倚仗恶警撑腰,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经常打人,骄横跋扈。法轮功学员张桂荣、王淑莲多次被她们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