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走出苦难人生 给我无比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慈悲伟大的师尊领我跳出了人生的苦海,给了我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下面说说我得法修炼的经历。

一、苦难人生

我从生下来就跟着舅婆生活在农村,在舅婆无微不至的呵护与行善故事的教导下长到十岁时,那年被领到外地父母家。我家姊妹四个,我是老大,母亲脾气暴躁,爱骂人、爱打人,稍不顺心,就拿我出气。从那时起,我每天在母亲的皮管抽打下痛苦的煎熬着每一天。有几次,实在承受不住,挣脱跑出去了,在外流浪,整天饿着,吃不上饭。有一次,天上下着大雪,十一岁的我不敢回家,很晚了溜到自家窗外的锯末上睡了一晚上。我常常被母亲抽打的紫伤遍体,一抽打就是一小时,她只是低头打,从不告诉我为什么。母亲从没叫过我的名字,从没对我笑过,从没对我和蔼的说过一句话,从没拉过我的手,记得她有时叫我时就叫“牛阙”。因那时我上嘴唇上长着一个疥疮,流脓、很疼,她不但不给我看,还起这个外号讽刺、挖苦我,我心里苦极了。我也从不敢跟她说话,没敢叫过她妈妈。

那时的我很单纯、善良,从没恨过她,还有一些特异功能,常常预先知道几天后将要发生的事,总想帮人做好事,帮老人和孩子拎东西,每天要求自己做一件好事。看到别人身上的缺点常找自己,把自己身上的这些缺点改掉。可不知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晚上,常常在被窝里内心的苦无法抑制,眼泪象断闸的河水喷涌而出,却不敢出声。不知这痛苦的每一天如何煎熬?

我小时候身体很不好,常感冒,鼻涕眼泪流得满脸都是,都不请假,认真对待学业,更不敢跟母亲说。内心整天担心不要得大病,因为没人管、没人给看。放学我从不敢出去和同学玩,也养成上学课间不会参与同学玩耍之中,放学只在家抱最小的妹妹(她那时一岁)、淘菜、提水、洗碗、买菜、干家务等。十四岁那年我上初二了,记得有一次星期天早八点,我们姊妹四个都还在睡觉,母亲起来了,她拿起皮管冲到我床边又低头狠命的抽,我不停的大声的哭喊躲着,抽打了大约一个小时,我家挨着马路边,临街的窗户外爬满了人,大约一、二十个人,人们叫喊着,敲打着窗户,叫她停止,她都象听不见,失控似的一直打,最后我才挣脱了她,开门跑出来。那是夏天,我只穿着睡觉的背心和短裤,真不知如何见人,抬不了头,出去就是火车站,大街上。我只好蜷缩在我家隔壁的运输公司大门旁的小门里,公司十二点下班了,人们看到我遍体鳞伤,都围着问我:“那是不是你后妈?把你打成这样?”我说:“是亲的。”她给我连做人的一点自尊都不留。我光着脚,身上只有背心和短裤如何见人,我蹲在那里,一直饿到下午四点多,我饿的实在蹲不下去了,就溜回大门传达室里,看大门的老爷爷给我端了一碗热水,拿了一个馍,叫我泡水赶快喝了。我当时想:我永远都忘不了他,这爷爷太善良了!吃完,我怕母亲出来发现,我又溜進我们家属院的一个姐姐家,我还很饿,姐姐又给我拿了两个馍,我吃了,我叫她溜回我家,跟我妹妹要我的衣服来,我才穿上。

那时父亲常年出差,很长时间才回来一次,几天后就走了。他一回来母亲就不打我了。父亲一回家,母亲就大吵大闹,就跟父亲闹离婚。父亲平时话不多,也不和我说话,有时训我,记得他狠狠打过我两次,我很怕他,有时只是小心的害怕的轻声叫他一声爸,在心里盼着他快回来,他一回来我就不挨打了。那时我常常心想:快快长大,快快离开母亲。

我逐渐变的内向、孤僻、固执,不会与人交往。记得二十三岁那年,我准备结婚了,中午吃完饭,我骑上自行车去市里买毛线,到十字路口时,后面来了一辆摩托车把我撞昏在地,人事不省。那人把我送進医院,我清醒过来了,医生让我蹲下,起来。我吃力的蹲下,忍着后臀的痛吃力的慢慢站了起来,我不敢检查,就叫那人和我一块走了。怕住院,怕家人知道不仅没人管,又要骂我、讽刺挖苦我,忍着痛回来,继续上班,不敢叫人知道,半个月后慢慢恢复了。长大上班后,我心里一直想,每月攒钱,把她养我的抚养费一次还给她,就再也不与她来往,与她在心里划清界限。可谁知命运又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小小楼上住,我又和爸在一个单位,他又是领导,因为我的正直和固执的性格处理一些事,令他很生气,整天大呼小叫骂我、训斥我,使我无法摆脱,活得很苦很累。

结婚前我从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关爱,内心渴望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有一个细心体贴我的丈夫陪伴在我的身边。谁知婚后的丈夫嗜赌如命,根本不管我的感受,每晚把我扔在家,每天吃喝嫖赌到后半夜,有时一星期都不回家。我每晚痛苦流泪到后半夜等回他,他伤透了我的心,怎么劝说都不改。有几次他被派出所抓去罚了不少钱。几年后我开始闹离婚,我们常常吵架、打架、甚至冷战,谁也不理谁。这时我疾病缠身,患上了心脏病、严重的肩周炎、鼻炎、严重的咽炎、类风湿关节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身体没有一点抵抗力,常年感冒着,每年要住好几次医院,每天中药西药不断,这身心的剧痛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对未来绝望了,我觉得自己落入无边的苦海里,无法解脱,不知哪天会悄悄的离开这没有温暖、没有爱的人世。结婚后我在梦中也有过被母亲的皮鞭抽醒,内心的苦如影随形的伴随着我。

师父给我幸福

就这样,我拖着疲惫的身心,苦熬了三十多年,直到一九九九年的三月。记得那天午饭后没事,我去楼下转,母亲领着一帮人去农村参加法会,我就跟去了。那家密密麻麻坐满了人,我被这些学员的亲身经历打动了。

回家就借来《转法轮》看,我被书中那充满哲理的、精辟绝伦的语句所吸引,连夜通读完,觉得这是一部教人做好人的书;还带着一些疑问再看第二遍,这些疑问都得到了解答,同时觉得这是一本天书;放不下又看了第三遍,看明白了,这是一本修炼的书,修炼的密中之密都写在里面了。我捧着书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要修炼,请给我下法轮、气机和修炼的一切机制吧!”这念头刚一出,只觉肚子立刻涨起来,好像有管子不停的往我肚子里输送东西,法轮就在我小腹转,感觉很明显。

接着我借来《大圆满法》,看着书,对着大衣镜学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时,一做动作突然感觉“我原来就像一个被捆着的稻草人,全身的稻草一瞬间散开落地了,全身是大自在,轻盈极了,原来人是被神束缚着,这功就是修神的。”从此我无病一身轻,困扰我几十年的病痛就在这一刻,瞬间不翼而飞。三天后我扔了没吃完的中药和一抽屉的西药,直到现在十几年没吃过一粒药。

我找到了师父,得到了法轮大法,知道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知道了“师父”这两个字的沉重份量。师父是来找我、领我回家的人,我要听师父的话,跟师父回家。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我再也不看电视了,常人的一切活动我都不感兴趣了,我要抓紧时间修炼返回去。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法,舍不得时间说一句常人的闲话,抓紧学法、背法。读法的过程想把法的每个字刻在心上,全身心溶于法中,时时溶于法中,事事用法对照,手上做着活,心里背着法。晚上在梦中用法指导自己的言行,接受着考验。从生命深处同化大法。记住师父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对照法找自己的执著心,每天都会找出一些,回想起以前所说所作对别人有伤害的事,觉得很惭愧。

现在一言一行都按师父说的:“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修善、修慈悲心,按师父说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 去除私心,去除执著自我的心。没有了自我,就没有了苦,只有幸福充满了我的心房。我每天都被书中那洪大的慈悲包容着,见谁都想笑,都想帮一把。有时看到没得法的世人,互相之间争得面红耳赤、那愤恨、痛苦的表情时,觉得世人太可怜了,活得太累了,心里深深的为他们难过、落泪。

我觉得自己幸福极了,我入道得法了,可很多人还得不到他,浪迹人世,活得很苦、很累,只为钱财活着、控制着,不知人生的真谛,浪费着宝贵的生命。这时只觉自己得法太晚了,后悔以前亲戚叫我参加法会我不去,错过了这么长时间。

记得得法几天后,第一次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看到师父的法身连续不断的往出飞,看到法轮世界那金色美丽的楼、台、亭、阁,还有那金色的树及倒影映在金色的河水里不断地摇动,景色连续不断的变化,就象演电影似的让我看。

修炼第十一天,走路有往天上飞的感觉。不到一个月,两眉间出现一个大大的眼睛,天目开了。有一天学完法,走到凉台上,极目远望,看到空中那美丽的小河,小河上飘着一只小船,小船上站着两个人,一人在划船,一拐弯就到他们美丽的小村庄了,村庄前的麦子已经黄了。还有两次,看到另外空间那美丽繁华的街市。到一个多月时,鼻梁上、眼皮上面、眼皮下面、两个眼睛里都出现了眼睛。修炼两个多月时,满脸都是眼睛,大概有二、三十个眼睛。还出现了遥视功能。

有一天学《转法轮》时,看到整段字的背后都是层层叠叠望不到尽头的佛道神。以前学法时,师父在书里写过,自己还有疑问,心想就是有,也不一定看到,因为第一个就把第二个挡住了,后面都看不见了,怎么会看到层层叠叠的?可今天清清楚楚的、真真实实的看到了,我以前是在用人的理在想,原来师父说的都是真的。我越学越爱学,越学越觉的佛法的玄奥超常、博大精深、无边无际、一切都在无边之中。感受到心底无私天地宽、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的境界的美好;听到炼功中那分明是来自于天上的、神界的遥远仙乐,在呼唤着我回去,我越听越爱听,越炼越爱炼,体会到被能量包围着、能量流贯通全身,身体高大无比,还有无形、无我的美妙。

做个好妻子、好女儿、好公民

我知道了人有轮回转生,懂得了我今生的苦都是前生造的业,都是自己要承受和偿还的,幸福不是找来的,那是找不来的,都是因果报应。从此我内心的苦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没有了母亲、父亲对我不好的苦。我开始叫她妈,做了好饭送给他们。母亲有病时,在医院我背她楼上楼下检查;逢年过节去公婆家兄弟姐妹多,都是各给各盛饭,抢着吃完盛第二碗。现在我知道先给公婆端饭,给照顾不了自己患精神病的姐姐端饭,有时看饭不够,我都先给别人盛完,心想若没有了,自己凑活吃点别的,心里背着:“人的佛性是善,表现为慈悲,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3] 时时事事把众生放在前面,在人世间吃苦、魔炼,提高境界;开始过年给婆婆洗窗帘、床单;这时才恍然发现我们的这层楼道自从搬来五、六年,我家一直不知道扫,都是对门打扫。从此我主动打扫楼道。按师父的法,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

在得法时间不长,我看了师父在回答弟子的提问时讲到:“现在人说这个女性越来越解放,个性越来越强,其实你们并不是被善那一面带动的。我觉的强不体现在人的外表这一方面,你平时就象一个温柔的真正的女人一样,你的能力会使你同样得到你应该得到的一切,不见得你非得表现出来象阳刚、象男人一样你才能得到。你们懂我说的道理吗?(鼓掌)就说你们是女人,你们一定要象女人一样,善良、温柔,才会得到男人的尊敬和爱。”[4]

我被师父的法震撼了。回想自己在家里总想改变丈夫,总想压制住他,和他整天又吵又闹、又骂、又打,简直不象个女人,没有一点善良温柔的样子,所以得不到丈夫的尊敬和爱,总在家里逞强,骨子里希望他象个男人样,却在心里想压制住他,还怪他不像个男人,使他抬不起头,都想当户主,能不离婚吗?能有家庭温暖吗?师父把这问题的实质法理告诉了我,我有如醍醐灌顶,如梦方醒。我在心里下定决心,从此一定做个温柔善良的女人,事事让他做主,象个真正的女人样,在家里再也不大声说话,平和的讲话。很快家庭环境变了,以前冷战闹离婚的现象转变了。虽然丈夫依然每天和人吃、喝、赌到后半夜,还是隔三差五喝醉了摔摔绊绊到后半夜回来。我不再生气,不再骂他和他吵。经常他醉醺醺后半夜回来,我还起来用浓茶给他解酒,喂水果给他吃解酒,用善心对他。只是觉得他很可怜,这样糟蹋自己,每天被后天的不好观念主宰着,活得很苦,很累,不知道怎么活,浪费着宝贵的生命。有时用善心规劝他,也让他看大法的资料,希望他真正为自己活着,为自己的生命永远负责,入道得法,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再也不执著丈夫对我的好坏,跳出了家庭感情的苦恼漩涡。

在我修炼了四个多月时发生了“七.二零”,中共开始了全面迫害。看到每天的电视新闻造谣宣传,心里很难受。有时在办公室里给同事们大声讲大法的真相。仍然坚持学法炼功,并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的美好。我提前半小时到单位,给同事烧水、打扫办公室卫生,打扫几层楼的楼梯、楼道,工作中脏活、累活抢着干,没人干的活我干,个人利益上让着别人,有时遇到有人无端骂我,我都记住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 忍着,不放在心上。记住师父说的:“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1] 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高度评价。在二零零零年的抗洪救灾中,我捐上了当月的全部工资伍百元。在修炼前,我捐十元钱都舍不得,这是我在大法修炼中修出慈悲心的体现。

这么好的大法被邪恶中共造谣、抹黑、迫害,我要全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把大法的美好和福音告诉世人。我在家做真相资料,丈夫默默的多干家务支持,他得到了福报。他告诉我,每晚半夜他就心慌心急的毛病不见了,我还发现一辈子都鼾声如雷的他这两年也不打呼噜了,而且脚气很臭的他,这两年也没了臭气。那年女儿考高中,她平时不爱学习,考前还发愁考不上,就没怎么复习,整天帮我印资料,结果录取分数线正好定在她的总分线上,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她学校老师惊奇的当时就把电话打到我们家,告诉了我们。还有女儿大学毕业,很顺利的就安排了离家很近的很合心的工作。我知道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修炼大法无比幸福,助师正法无上荣光。我要勇猛精進,兑现来世的大愿,圆满随师还。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4]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