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弟子:曾经的佛教徒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二零零七年,我通过妈妈的介绍得法。妈妈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其实,一开始我非常反对,而且很生气为什么妈妈会修炼法轮功。因为,从小开始我们家里就是佛教徒,而且在读大学时,我在佛教团体非常活跃,而且朋友群都是佛教的人。我觉得妈妈背叛了我们一直以来的宗教信仰,再加上,新闻曾经报道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这也毒害了我当时的思想。妈妈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她知道大法是好的,所以就很积极的告诉我真相,希望我也可以走進大法。可是,这也使我非常反感,为什么强迫我,而且要我离开一路来一直相信是真理的宗教?我想到我的朋友都是好人,为什么要我背叛他们?现在想起过去,那时一部份的思想也是人的情,而不是真正佛教对我的重要。之后,妈妈就没再急着强迫我去看书。

一.了解大法,解开心结

后来,我开始思考,是什么原因,可以让曾是虔诚佛教徒的妈妈走向大法修炼的路?而且好象走气功形式,我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我在网上查找一些比较客观介绍大法的网页,但是找不到。有一天,突然觉得我应该尝试看看《转法轮》到底有什么特别,我带着一个探讨的心去看,不太明白里面的法理。过后,我就开始读师父法会讲法的问答,越看越觉得有趣。而且,很多关于科学和宇宙的问答,师父的回答跟宗教很不一样。以前都觉得宗教和科学是两回事,可是,师父可以把一些宇宙的理和科学连在一起。我认识到师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可以解释出超常的理。

慢慢的我开始读《转法轮》以及各地的讲法和新经文,脑海里一直浮现,哦,原来是这样……解开了不少心里的迷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如何做个超常的人,走向修炼,最后返本归真。在小的时候,我很羡慕在二千五百年前的人可以生在佛陀在世说法的年代,我曾经很多次在佛陀像面前,跪下祈求下一世可以与未来佛结缘,可以成为他的弟子而得法。现在我听到法了。是不是师父听到了我小时候的小小心愿,成全我了呢,让我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可是,这五年来,惭愧的,我不是每天都精進。好象中士闻道,若存若亡。这个五花八门的世界和社会,每一处都是诱惑,滋生很多执著心。从小到大,我都很爱玩电动、上网、看戏娱乐、追从科技。争斗心、妒忌心、显示心、安逸心、很多隐蔽的执著心让我开始不精進了。看戏玩电动,一直沉迷于视觉的享受。大法书也开始少看,开始堕落在常人社会中。有时想到法时我开始精進了,可是,思想很快还是被执著牵着。读法开始走形式,没有真正对照法去修炼。我本人心很难静下来,所以,发正念也不积极。讲真相也因为自己没有精進,也不敢去做,也不敢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心里也是很矛盾,明白的那一面一直告诉自己应该精進,不该堕落下去,人的一面就主张注重实实在在的享受。因为没有和其他同修一起学法和提醒,心里明白知道大法是对的,可是就是精進不起来。现在认识到了,虽然嘴上说信师信法,其实没有真正做到,老是按着自己人心所想的去做。妈妈的劝告我也反感而回避。

二.真正走入修炼

近来,认识了一位中国同修阿姨,虽然认识时间不长,可是她都很慈悲的不时提醒我该精進了,时间紧迫,要抓紧时间。她也介绍了网上平台学法,提供了每天一起学法交流的机会,每天读一讲《转法轮》或者师父在各地法会讲法。平台也让我和妈妈接触到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他们每天坚持不懈的打营救电话,劝三退,即使被骂,被挂电话,还是慈悲的劝世人,真心的为了救度众生。

这给我开了一扇门,看到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积极的做三件事、很紧迫的救世人。我心里觉得很佩服,很感动。虽然,我还没拿起电话打,但是有时也会帮忙发正念。近期,我看了师父写的新经文,《再精進》、《什么是大法弟子》、《二十年讲法》,我个人体悟:没做三件事,就不能称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意识到了,现在不是个人修炼的时期,我不能只是注重自己的提高,现在是跟旧势力抢人的时候,救人的时候。师父说:“当然啦,成就大法弟子,可不止是个人生命的解脱,大法弟子也不是为了自己来的,身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同时哪,就连世上这些个要得法的世人也都肩负着使命,不只是为他自己,也是肩负着他那些众生的存亡,下世是想救度他那些众生,才为此而来。”[1]

师父还讲过:“如果一个人是巨大天体派来的代表,他代表的是一个世界或者是一层宇宙、一层天体,因为天体是一个循环体,众多的宇宙体系不管多大,它有自己的一个体系,在更高还有它的体系,更高还有它的体系,更高还有它的体系,越高越大,众生越无量无计,神也越大,生命多的更是无量无计。总体宇宙大的了不得。大法弟子救一个人,可不只是一个人的概念,会使巨大的生命群得救。”[2]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大法弟子真正的责任,不是救一个人的生命而已,而是救那个人生命的整个宇宙体系。

其实,讲真相有很多方法,例如派《大纪元时报》的同时招广告讲真相,还有新唐人电视台以媒体形式讲真相,可以让社会有更多机会了解真相。有一天,通过同修知道新唐人电视台非常缺人手,需要协助。虽然我对媒体没有经验,最后我就踏出第一步,问问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做的。因为有语言和电脑知识的优势,在师父的安排下,就开始帮忙电视台贴字幕。我很开心,因为在讲清真相这一方面可以踏出第一步。

三.大法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

跟妈妈同修在同一个屋檐下,心性上有很多摩擦,我一直向外看妈妈的执著,也一直互相指责对方。忘记了大法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有一天我内心很纳闷的时候,觉得是不是自己有执著心,才会有摩擦。那天晚上刚好在平台上学《美国东部法会讲法》的问答,里边写着:

“弟子:有的人说别人:你这是执著,那是执著。可他本人是不是在执著当中呢?”

师:两方面原因都可能,提出的问题很有思想,但不能排除这本身有没有执著。你们有的人在说别人执著的时候,是不是因为自己执著受到了冲击反过来说别人执著来掩盖自己的执著?(鼓掌)那么被说执著的人,是否为了放不下执著而把说自己执著的人说成是执著而不放下自己的执著哪?”

我恍然大悟,通过学法,师父在点醒我,回答我纳闷的问题。这不就是在学法时无所求,然后就得到心里疑问的答案?让我感觉到大法的神奇。

修炼大法是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情况下修炼。对我一个有工作的人,工作的环境牵涉最多的是:名、利、情,是一个魔炼和提高心性的最好环境。在之前的一份工作,由于与上司的关系不好,所以,工作很不开心。现在意识到当时没有向内找,看着别人怎么对我们不好,但是没看到自己的反应和态度,导致别人更产生误会。当时,就是没意识到自己是学大法的,不应该和常人一般见识。师父说:“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3] 在平台学法时,让我体悟到,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神是不会跟常人计较的。虽然如此想,但是跌跌撞撞的,有时还是被常人思想带动。

记得要离开工作的最后几天,新来的同事诬告我,上司也相信她的话。当时,我很生气,觉得好冤枉。在周末让我烦心几天,也让有我静下心来的机会思考。当时想起师父说:“我们怎么对待这个问题?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3] 上班时,我尝试冷静的解释给上司听。一开始,他说对我很多工作上的不满和否定我做事情的态度。我开始时与他辩驳,后意识到了那颗争斗心起来了,于是,再次让自己冷静下来向内找,觉得他说我工作上不足,的确是我做的不好,再向内找,发现还有一颗不想承认错误及不认输的心。当自己的主意识要修炼清醒,顽固的观念它干扰不了,后来我同意他的说法,而且还谢谢他提醒我,我说:因为你的提醒将来对我的事业会有帮助。他也平静下来了。面对诬告我的那位同事,后来我也没指责她。自己的状态理顺好,周边的环境也好了,把我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好,完成我的责任。

最后,我悟到学法可以时时刻刻提醒我们自己。师父说:“我讲法的时候,我是带着很强的能量在往你脑子里打。你可能出门想不起我讲的具体是什么,可是你真正遇到问题的时候,你会想起我讲过的话。”[3]当遇到问题时,《转法轮》里面的内容就会出现我的脑海里,告诉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同时,脑海也会出现常人形成的观念教你如何去做。在这时,能不能战胜这坏思想,就是要我们自己做选择的时候,分清哪个是真正的自己,看我们对大法是否坚定。

四.兑现自己的誓约

在这一次云顶集体学法时,跟其他同修一起学法,我也再次燃起更精進的心。整个三天两夜的行程,我感觉心容易静下来,正念也很足,这就是大法弟子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很强的正念场,不象在家里惰性也容易出来,安逸的心让我们不精進。集体学法回来后,觉得获益良多,也知道自己已落下许多,该收拾心情,做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得法不易,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加不容易。知道修炼每走一步都不容易,我希望可以坚持下去,走上回家的路,完成誓约。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每次看众神签下誓约,下世得法的短片,心里都会震撼,会掉泪(尤其是在众神互相提醒,下世时,当我们掉入迷中,要互相唤醒对方)。

最后希望我们身边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大家互相提醒,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救度众生,一起跟师父回家。

我在同修的鼓励下决定写下这篇心得体会,交流自己的一点认识。有任何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二年马来西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