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春雨轻润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自己得法后,在修炼过程中,使得周围亲朋好友得法或从正面认识了大法,亲身感受到即便是在邪恶多年的迫害下,大法依旧如丝丝春雨,虽然表面好象无声无息,但在渐渐的润入越来越多的人的心田。

自己得法

我得法时,是二零零一年春天,正是桃红柳绿,细雨如丝的季节。当时我是一个国企的高层管理人员,由于公司经济问题被关押在看守所。在外人看来,好象是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可是我本人自始至终都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情,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支持着。

因我本人自小受到比较正统的家庭教育,自认为还算是一个常人中的好人,位居国企高管职务初始时,还常常告诫自己要谨言慎行,勿贪勿占。但是整个中国大陆社会,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下,已经贪污腐败很严重了,正所谓“钱潮拍地、欲浪滔天”。在这个人欲与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我也渐渐的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对名利情的追求越来越执着,在自己认为安全的情况下,去获取一些不正当的收入,发展一些不正当的感情。

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表面上看起来这些问题似乎不为人知,但是所谓暗室亏心,神目如电,正在自己的利欲熏心膨胀到极点时,原本名声显赫的企业在经济大潮中突然翻船,公司一干人等被关押待审。得法后自己悟到,可能是让我不要再继续造业,有机会得法。

二零零一年,正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很疯狂的时期,在看守所里,有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進来,然后被判刑或者劳教。她们中有普通的农村妇女、有国家干部、也有高级知识分子。由于原来一直认为法轮功就是一种强身健体的气功,我并不理解大法弟子为什么在邪党疯狂迫害下依然不放弃。而在与不同社会群体的大法弟子近距离接触后,她们以自己不同的社会身份和经历,给我讲述着大法的美好和神奇,以及为什么要为大法讲述真相的原因:

朴实的农村妇女就从做好人、祛病健身方面去讲,她们中许多人都是得了绝症修大法后好了,她们的思想很朴素,就是说一个人救了你的命,当人家被冤枉时你会不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作为人来讲,总是要有良心吧。

那些知识阶层比较高的大法弟子,还有些是机关里工作的大法弟子,有些也属于我这样有着丰厚收入的既得利益者,这些大法弟子会从另外的角度上给我讲,诸如基督教被迫害,佛教的法难等等。

还有的同修是开了天目的,她们的一些经历与故事使我渐渐破除了许多年来的无神论思想,一点点明白了这是一种修炼的方法,是能够使人回归到那种美好的境界中去的一部天梯。

由于当时还不能看到《转法轮》,只有师父的一些经文,我就拿来背,和大家一起背,然后跟着大家一起炼功。虽然没有很神奇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一段时间下来,也感到身轻体健。在看守所里,吃的、用的和原来相比那是千差万别,但是我的身体状况却比原来好多了,年纪轻轻的我原来身体有些毛病,诸如高血压,乳腺增生。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在恶劣的环境下,却反倒身体好多了,我亲身体会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

随着对法理的逐渐理解,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人生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回归到高层次,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所以在案子的進行中,我以一种极为平和的心态配合着办案人员,以至于他们后来听说了我在修炼法轮功,都表示不予干涉,我也尽可能的让他们明白,我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才会如此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们虽然以为我是在逃避现实,但是也表示不会阻止我修炼。

现在想起来,师父当时已在管我,给我创造了一个相对宽松的得法环境,让我能够坚持下去。后来一位同修以病业方式走出了看守所,送進来了一本《转法轮》,于是我在被关押的两年时间,通读了无数遍《转法轮》。法理逐渐清晰,心态也越来越平和。当案子结束出狱后,同学、朋友以为我可能接受不了这种打击,纷纷前来安慰,结果发现我以很乐观的态度面对大家。

对知道我在看守所里修炼法轮功的朋友,我会告诉他们我这种心态是由于修炼了才会这样好。但是对于不了解情况的,当时的我还不敢说自己修炼了,怕心还是很重。我在亲朋好友面前展示的积极阳光的一面,也为以后向他们讲真相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原来的我,因为职务挺高,有些看不起亲朋好友,特别丈夫的家是农村的,我对待他家人的态度难免有些高傲,修炼之后,我改变了对他们的态度,并从经济等各个方面去帮助他们,这些也为以后给他们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引导孩子得法

我女儿从小身体比较弱,虽然没什么大毛病,但是很爱感冒,咳嗽,时间长了就有慢性气管炎和慢性鼻炎的毛病。以前因为工作忙,我也没怎么好好照顾她。出狱后,我上班不太忙,照顾孩子的时间就多了。

我刚回家时,父母和丈夫都因为我的事搞得身心疲惫,当时邪党迫害大法形势还很紧张,丈夫出于恐惧,不敢再让我接触大法,我也不怎么敢联系同修,由于不太懂电脑,也不会上明慧网,我完全处于一种独修状态,不敢跟其他人讲大法真相,只有先给孩子讲。

由于女儿在学校受课本上对大法诬蔑谎言的毒害,当我开始跟她讲时,她竟然恐惧的看着我。于是我慢慢的跟她讲,给她读《转法轮》,教她炼功,慢慢的她的思想转变了,身体也壮多了。当时由于不能上明慧网,我心里很着急。师父看到我的这颗心,就安排了一个同事(懂得使用破网软件)给了我一个自由门软件,于是我慢慢的学会了下载真相资料,打印了出去发,有时女儿也帮着我发。现在女儿得法也五年了,身体比同龄人都好,冬天穿的很少就上学去了,同学总是问她,你怎么不怕冷啊。特别是甲流时期,班里很多同学都染上了,学校都停课了,女儿却一点事都没有。

上小学时,女儿的学习在班里也就是上中等,初中進了一个重点学校重点班,初中三年名次也是上中等,中考之前很紧张,怕考不上重点高中,我就带她一起学法,告诉她修炼后一切都听师父安排,只要努力学了,不求结果,一切顺其自然,结果中考时考出了三年来最好成绩,進了重点高中的重点班。我们都说她是修炼受益了。

引导妹妹、妹夫得法

妹妹和妹夫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检查了很多次,也没有查出什么来。我就劝妹妹先学学《转法轮》,开始我俩都有有求的思想,想通过修炼达到怀孕的目地。妹妹根基很好,一开始炼功身体就有反应,晚上睡觉似梦似醒的时候感到身体在往上飘,她说当时还有点害怕自己飘起来。而且学过一遍《转法轮》后,很快就明白了修炼的道理。

现在妹妹得法三年了,真的是很精進,每天都坚持上明慧网,发正念,周末出去打真相电话。妹妹原来脾气非常大,在家里说一不二,常常象训小孩一样训斥妹夫,和她公公关系也不好,老在我们面前说她公公不好,甚至当着妹夫的面也说。我们大家都看不过去,总是劝她,但是也改不了她。她得法后進步了许多,和妹夫说话温和多了,也不没事就发脾气了,和她公公关系也好多了,经常回家看看。

妹夫看到了她的变化,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也非常支持妹妹修炼。后来妹夫也得法了,虽然学法炼功不是很积极,但是常帮着妹妹做一些技术工作,因为妹夫是个电脑高手,水平很高,我们有些技术上的问题都是他来帮助解决的。妹夫自己也很相信大法,并且亲身受益。那是在妹夫还没开始修炼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们骑自行车回家,后面来了一辆汽车,一下子就撞上了妹夫的自行车,妹夫就从车座上飞了出去,当时他只感觉身体很轻,落地时臀部着地,丝毫没有伤及骨头。在医院观察了几天,没什么事就回家了。这是事后妹夫给我们讲的。原来司机是酒后驾驶,所以没看清前面有人。我们大家都说师父已经开始管他了,否则就象这种情况,怎么也得是个骨折。

现在,妹妹、妹夫虽然还没有孩子,但也不怎么执着了,正稳定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丈夫从极力反对到精進修炼

在我由于公司的经济问题被关押的两年多中,丈夫付出了很多,不但要照顾孩子,还得为我的案子找人,由于中国大陆公检法系统非常黑,特别是这种经济案子就是他们的摇钱树,所以丈夫承受了很多物质和精神上的压力。当他知道我修炼大法后,更是吓得够呛。我回家后,他非常严肃的跟我说,以前炼就炼了,回来后可别再涉及这件事,再出点什么事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我因为怕再伤害他的感情,就不置可否,采取了一种回避的方法,有机会就看电子书,早上起来炼功,平时生活中用大法来要求自己的行为,对他悉心照顾,家务事尽量多做。他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因为我以前在家基本不怎么干活,也不会做饭,对他也是支来支去的,不愿意干我还发脾气。现在我的改变让他找到了一种奴隶翻身的感觉,说起话来也很硬气了。以前他要出去吃饭或者打麻将,我都要催上很多遍他才回家,现在他出去我正好学法,打印资料,所以无论他几点回来,我一般不问,他每个周末都出去打麻将,第二天就睡到很晚才起床,我就早上出去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一般能发将近一个小时,然后再回来给他做饭。时间长了,他也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只是口头上不愿意承认。

我一直认为丈夫也是个根基很好的人,他本身就是个有神论者,还喜欢气功什么的,以前家里就有几本气功书,(我回家后就悄悄给他扔了)还知道很多修炼故事,老是给我和女儿讲。所以我总是有一个愿望,希望他也能修炼。我和孩子也曾尝试着跟他讲一点,他由于受着邪党所谓“搞政治”的谎言毒害,一直不愿深入了解大法。

为了能够多一点时间来做真相,在孩子上初三时,我们在学校旁边租了一个小房子,当时跟丈夫说是为了孩子上学时间宽裕点。因为房子很小,他不能过来住,只有我和孩子住,做资料就方便多了。刚开始时,丈夫也没有很反对,就是不太高兴的样子,说咱们家离学校本来就没多远,再租个房子实在多余。我猜他是不愿意一个人住在自己的房子里。他这个人比较怕寂寞。我说我们周末就回来了,周一再回去,一共在外边也住不了几天。他也就勉勉强强的同意了。

在这一年的过程中,做真相的时间很宽裕了,我买了打印机,从网上搜到了我们这个城市各个公检法的宿舍所在地,晚上就去这种地方发真相资料,我知道这种小区管理相对比较严,见到的真相资料也少。

做了一段时间,很顺利,欢喜心起来了,就被邪恶钻了空子。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丈夫自己在家太冷清,他很生气,不愿意我们在外边住。最厉害的一次就是我们周末晚上回家他把门反锁上,不给我们开门。还让我发现了他在网上和异性聊天,都是比较暧昧的那种语言,当问他时,他却毫不在乎的说,你们不在家陪我,我也没出去干什么坏事,还不让我过过嘴瘾吗。

那段时间魔难真的很大,简直搞得差点在外边住不下去了。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了自己许多不好的心,有求孩子考个好成绩的心,欢喜心和争斗心。没有为丈夫设身处地的考虑,他还是个常人,一个人住着肯定是很无聊,也吃不好饭,我这段时间光是考虑做真相的事情,忽略了他的感受,没有符合在常人环境中去修。但是这些也都是假相,我决定一定坚持下来,利用好这一年的时间。当然,平时我和孩子也再多回家一次,有时我也做好饭给他放冰箱里,让他自己在家也能吃到饭。慢慢的,归正了环境,自己也能静下心来做真相了。这一年中,由于时间自由,除了周末,每天晚上不是做资料,就是出去发资料,或者刻神韵光盘,面对面去发。

一年过去,孩子中考成绩优秀,而丈夫也因为身体原因走入了大法修炼。那是在中考结束后,我和孩子搬回家去住了。丈夫在单位体检中发现了心脏早搏,后来就越来越重,到医院检查给了一堆药,吃过之后也没什么效果,总是感觉心慌胸闷。我就慢慢的给他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告诉他其实我一直没有放弃修炼,所以我的身体才会这样好,好多年没有吃过一粒药。那段时间我还高密度的对他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终于他答应试一试。

丈夫根基挺不错,一开始炼功身体就有反应,我在旁边都能听到他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不炼功的时候就没有),学了一遍《转法轮》之后,他就明白了修炼的道理,法理也很清楚,身体的变化非常大,以前老失眠,现在每天学完法马上就能睡着。原来所有的毛病如心脏早搏、胃溃疡、慢性咽炎等等全都没有了。他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现在炼功比我还精進,早上三点四十准时起床晨炼,我有时候还想发发懒,他都是很负责的把我叫起来一起炼功。我们又陆续学了师尊七二零之后的讲法,他也知道了讲真相的必要性,现在也开始打真相电话和刻录神韵光盘了。真是后来者居上。

亲朋好友了解真相

丈夫得法后,我们又逐渐给他的兄弟姐妹讲真相,虽然他还有爱面子的心,没有开始劝三退,只把有关资料如《九评》录像给了他的一个哥哥,还把师尊广州讲法录像也给了,他的这个哥哥也看了,说讲的挺好。

他的另外一个嫂嫂因为脑血栓后又把腿摔了,也不能做手术,所以腿疼的受不了,整日整夜的疼,晚上疼的睡不了觉,我们就跟她讲,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晚上陪着她,一晚上就在念,到了凌晨就不怎么疼了,睡了三个小时,嫂嫂感觉很神奇。我们又把师父讲法光盘给她看,因为她不认识字,法理不是太明白,但是她很坚信大法好,所以现在腿基本不疼,晚上能正常睡觉了。

通过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陆续得法,感觉大法就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即便是在邪恶高压下,依旧滋润着人们的心田。其实当我们给一个人讲明真相之后,明白了真相的他也许会把他知道的散射给他的亲朋好友,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认识邪党的谎言,从而被救度。

感谢师尊慈悲苦度!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