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只有一个字“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在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在电视、广播及所有媒体对大法的诽谤、造谣、诬蔑中,在劳教所期间恶警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我头部,被残酷迫害致残的痛苦日子里,在邪恶的610和单位各级领导轮番的逼迫我放弃信仰的艰难日子里,我从未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心中就是一个字“信”。

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得法的,修炼大法十多年了,十多年的修炼路程,我凭着一个“信”字,信大法,信师父走到了今天。凭着这颗坚信的心,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我冲破了层层魔难,闯过一关又一关。下面我就与同修交流一下,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得法

我是九九年一月得法的,得法前身患直肠炎,为治好病,我什么治疗方法都用了,根本不管用,为了维持生活,我拖着有病的身体强忍着上班。单位改革后休病假每月只能发五十元的生活费,两个孩子上学,我不上班全家人根本无法生活,丈夫的单位效益不好,收入很低。病痛的折磨,生活的压力真是苦不堪言。

在我走投无路,也就是中医、西医、什么偏方都治不好病的时候,我的一个同事再次向我介绍法轮功,我抱着治病的想法,申请了年休假,我先去书店请了《转法轮》这本书,看过一遍书以后,很震惊,明白了这是让人返本归真、修炼的书,从那以后我走上了修炼正法的路。

修炼前我让病魔折磨的人很瘦,每天无数次的拉肚子,整个人拉的直不起腰,同事们都知道。修炼才几天的时间,我的病全好了,整个人精神焕发。年休假休完上班,同事们看我病全好了,都很惊讶!都问我:“你咋治好的?”我就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就向他们洪法,当时在我们单位反响很大、很大。很多人都请了《转法轮》书看了,也有因此而得法的。

炼功后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行为,首先将三千多元的药费收据全部撕毁。我们单位改革后医药费全部自费,我母亲在事业单位,医药费全额报销,我在看病时就将医药费收据都写了母亲的名字,修炼后觉得这不符合“真、善、忍”,就全部销毁了。以前我在工作中捡到了旅客的金项链坠子,很大,不知是谁丢的,就自己收起来了,炼功后我与单位的一个同修商量,将金项链坠交给了单位领导。

我的工作是售票员,每天接触很多钱,经常有旅客用假钱买票,我收到了假钱就主动撕毁,然后自己掏钱补上,单位同事知道以后说:“你炼法轮功不能向外找假钱,把假钱给我,我给你找,干嘛自己赔呀?”我就给他们讲我们炼功人不能这样做。在工作上我与他们和睦相处,工作上不计较,除了干好自己的售票工作,看到候车室的卫生脏了,门前停车场的地脏了主动打扫。

我每天幸福的沐浴在大法修炼中,大法救了我,改变了我,我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用我的实际行为展现给人们。这一切也为我日后给单位同事讲真相,劝三退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二、坚信

九九年“七二零”后,江魔头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单位领导顺从了邪恶,逼迫我们几个修炼的人写保证、上交大法书;不写就停止工作、反省、停发工资。每天不知要开几次会,单位同事说“这咋跟文化大革命一样呀?”

我坚信师父是最正的,这功是最好的。九九年十月,为了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去了北京信访办,和许多同修一样被绑架回了当地拘留所,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夏天我一个人再一次進京证实法,在天安门我遭到了恶警绑架,单位领导在得知我進京后,开车追到北京,在非法关押我的地方几个人强行将我拖入车中,直接非法将我送到本市的拘留所,几天后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我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被折磨致残,双下肢不能行走。恶警在用高压电棍电击我后,又强行拧着我的胳膊,踩着大腿,逼迫我跪下,用高压电棍,继续电击我头部、脸部、后脖颈部,致使我整个脸部被电击的面目皆非,满头是包,满脸大水泡,脸肿的很大,眼睛肿的什么也看不见,嘴肿的撅很高,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能躺着,一躺水泡就压破了,脸上淌着水泡流出的水,后来我整个脸掉了一层皮。

接着我双脚开始疼痛,行走困难,就象是无数根针扎一样的痛苦,疼得我晚上根本无法入睡,困极了,我就将双脚放在冰冷的水盆里(正是冬天),让冰冷的水将双脚冻麻了,就躺下睡一会儿,等脚暖和过来了,就又疼醒了,真是生不如死,无以言表。后来我强烈要求恶警队长,与我们当地非法劳教我的公安二处联系,我要出去。恶警说:“你不转化,还想出去?”他们根本没有人性,在我被迫害致残后,还逼迫我转化,让我写保证书,诱骗我说:“你就写不進京,就行。”

面对恶警们,我心中守住一个“信”字,我就是信师父、信大法,就是什么也不写。

二零零一年的五月份我被关押的监室里十几个人,开始拉痢疾,因我们不放弃信仰,根本就不让我们出屋,门后放着一个塑料桶,都用一个桶,我开始拉肚子了,本来就不能行走,又发高烧,无数次的拉肚子,就更痛苦了,昔日的一个同修看着我痛苦的样子,问我说:“某某,你不怕死吗?”我说:“不怕死,都这样了。”她说你不能吃,强吃也得吃点东西。没有开水,她用温水给我泡了一袋面,我吃了一些。

后来母亲得知我的情况后,在劳教所的招待所里住了二十多天,天天找劳教所要求释放我,劳教所百般刁难,不放我回家,母亲冒着生命危险,犯了心脏病。她对恶警们说:“我死也得把她要出来,我用我六十多岁的命,换她四十多岁的命也得让她出来。”就这样,在母亲的营救下,我被劳教所迫害十一个月后走出了这个邪恶黑窝。

回到家中以后,在我被迫害致残、不能行走的情况下,本市的610、单位局级、公司级、站级轮番上我家干扰我,市里政法委书记还把我列为重点,逼迫我转化。局级领导利用职权让丈夫公司领导逼丈夫下岗,对丈夫说:“她不转化,你就和她离婚。”在邪党两会期间不让丈夫上班,在家看着我,让他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巨大精神压力,因为他压力太大,插着线的电饭锅都没看见,一锅饭摔在地上。领导还每天安排一个人到我家看着我。在这些高压的迫害下,我被逼得几乎要崩溃,压抑的心情无法形容。有一天,我被逼得双手抓住头发,对师父说:“师父啊师父,我不转化,不转化,死也不转化。”接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顿时心中增加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更加坚信。

邪党人员看精神上的迫害动摇不了我,就又从经济上迫害我,单位让每人集资,集资的分红钱,被单位扣押,不给我,更不给我工资。两个孩子上学,丈夫当时每月三百多元工资,生活十分困难,我守住心性不要常人的钱和物。

那些日子真是艰难,不管怎样难,我就是不向邪恶妥协,就是什么也不写。再艰难,从未动摇过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师父说啥我都信,别的什么造谣、诽谤我都不听、不信。在生活中我为别人着想,虽然我双脚不能行走,可是起床后我就再也不上床了,每天在屋里坐在一个垫上,床上整洁干净,丈夫上班,孩子上学后我就忍着双脚针扎似的疼痛,拄着棍子收拾屋、做饭,让他们進家能吃上饭。

三、拄着拐讲真相

我很感激一位大姐同修,在我家被监控的日子里,她从未考虑个人的安危,坚持来看我,给我送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等,并与我交流。她说:“让你妈给你买一副拐拄着,你得跟人说恶警是怎么把你折磨致残的。”

就这样,我就开始了拄着拐讲真相,揭露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先从我居住的小区讲,见人就讲,我居住的小区及附近居民区都知道我是被邪恶的劳教所用电棍折磨致残的。我居住的小区都知道了真相。我就拄着拐远走,今天走一里路,明天走二里路,只要见人就讲,就是一心想让人知道真相。

夏天很热,穿的衣服薄,两个腋窝都磨破了,汗水腌的腋窝很疼。讲真相时无数明白真相的人对我说:“真可怜,你要注意安全。”看着得救的一个个生命,我不觉得苦和难。我无数次的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大法弟子的意志就是金刚铸的,有什么苦和难能挡得住?

有一次我回家经过一个花坛,坐着很多人,其中一人说:“好人,好人咋上那里去啦(指劳教所)?”我不动心,不气,不怨,还碰到过一个老年人,我刚给几个人讲真相,他就大声说:“你还在这说,你别说了”。我没有动气,慢慢的说:“大叔你别急,咱俩素不相识,你为啥生这么大气呀?他们问我为啥拄着拐,我这不是告诉他们我的经历吗?”以后我在小区经常碰到这个人,他再也不象以前那样了。

一次我拄着拐走到了电影院门前,正好是放暑假,很多孩子,我放慢了脚步,其中一个小男孩说:“你怎么拄着拐呀?”我就讲起了恶警是怎么把我折磨残的,突然他妈冲了过来说:“你在这讲法轮功,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记者,我给你报110!”我马上说:“是你的孩子问我的,你不要报110!”她根本不听我讲,拿出手机报了110,我想我走已经来不及了,就干脆坐在了马路边上,心中求师父,发正念,就一遍一遍的默念正法口诀。

几分钟的时间,110的车就到了,他们问谁是炼法轮功的,你在这讲啥呢?我没有怕,就对110讲了我被残酷迫害致残的经过,他们问我:“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说句句是真的,我大胆的告诉了我的工作单位、姓名,我说你们去单位问吧。他们听后说:“看你真可怜,你上车吧,我们送你回家。”我说:“谢谢你们,我这是出来锻炼呢,不麻烦你们了。”听后他们回身找那个报警的女人去了,一会儿这个女人气冲冲的找我来说,你和110说什么了?他们训我了。我说:“我就说了经过,我不让你报警,你非要报。”当时围了很多人,一个大姨流着泪水说,我扶你起来吧!也有人谴责报警的女人。

我又开始去单位讲真相,揭露他们在经济上对我的迫害,我一次次的去单位要回被他们非法扣押我的分红钱,还有非法劳教我期间的工资。开始去时,他们不理我,让单位派出所威胁、恐吓我,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犯法,我就是要吃饭,要回应该属于我的钱。单位同事很同情我,告诉我:“不给你钱就不走,在这住着。”我就利用机会与单位同事讲真相,揭露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他们都明白了真相。

我拄着拐哪里人多我就去哪里讲,夏天旅客都在候车室外广场上等车,我就对他们大声喊:“不找你们找谁呀?是你们开车把我送劳教所的,江泽民不允许律师给炼法轮功的打官司,把我折磨残了没有人管,我就得找你们!”人越多我越大声喊,后来他们看围的旅客越来越多,就让我赶紧進办公室。最后我集资的分红钱、被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等全部给我补发,包括养老金等。

在我拄着拐讲真相的日子里,看着一个个的生命得救了,我从未觉得苦,很欣慰。

随着我不断的学法炼功,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我丢下了双拐,骑上自行车,每天穿梭在茫茫人海中,随着师父正法的進程,我开始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将丢下的双拐存放了起来,它在我拄着拐讲真相的日子里,陪伴我走过了许多艰难与困苦,我利用它讲真相,救度了众多的世人,后来有很多人看见我都说:“你好了?你不拄双拐了?”

三、多救人

我丢下双拐后,就开始了做家政服务(保姆)。那时大孩子已上大学,二孩子上高中。为了有时间做证实法的事,我就选择干半天的工作,半天的时间又要洗衣服,收拾屋子,还要做中午饭,很辛苦,很累,我守住心性,牢记自己是修炼的人,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干活,他们很信任我。走到哪一家我就把真相讲到哪一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哪一家,他们看我活干得好,经常要给我些东西,我都谢绝了,凡是我干过活的人家都明白了真相,有的也三退了,现在他们还都与我有联系。

利用单位同事孩子结婚的机会讲真相。凡是同事孩子结婚告诉我的,我都早早来到酒店大厅,看见参加婚宴的人就热情接待,然后劝三退,形式上是帮助张罗,实际上我是利用这个机会劝三退,每次都能劝退不少人,而且常人看我忙前忙后的,也都很感激,我也在利用这种形式证实法。

我父亲去世早,老家太远,父亲去世后我们与老家的人没啥来往,去老家讲真相、救度他们是我心中的愿望,我求师父帮助,能有一个机会回老家。二孩子出国留学,要面试,我就与她商量,选择一个离我老家近的城市面试。这样面试完我们就连夜赶到火车站,等车的过程中,看见一个小伙子,我就与他搭话,我们互相询问了去哪里,他说刚从我老家那边赶过来的,还带我买了回老家的车票,我在对他表示谢意时,向他讲了真相,并给他起名做了三退,还堂堂正正的告诉了他我的居住地和单位,让他有机会能去,我会招待他,这时他又帮我们拿东西送我们去检票,他与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别了,我们顺利的检票上车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下了火车,赶紧买回老家的汽车票。下车后我叔把我们接到家中,我告诉我叔这次回来我没有时间多住,只能住一天,我是带孩子面试,绕路回来看望他们,面试通过了就得给学校汇款,不能耽搁,我叔马上找车带我去所有的亲属家,我就把真相讲给他们,给他们做了三退。我姑八十多岁了,拉着我的手说:“我不糊涂,都记住了。”同时他们看我和孩子这么老远回老家看望他们,很感动,从此我与他们经常联系。

第二天,我们又乘上了回家的列车,一天一宿的奔波我们顺利的回到了家,从网上看到了孩子被录取的通知,随后孩子顺利的入学。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见人就讲,凡是接触到的有缘人,我就讲,只想着这是师父让做的,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想多救人,快救人。我去孩子的大学办事,需要坐我单位的车,我往返主动买票,不贪便宜,同事都过意不去,不让我买票。我就说,我已退休了,而且我是修炼的人,不能这样做,并且告诉他们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他们也都退了。

回顾我修炼的路程,流下过许多眼泪,这泪水有庆幸自己今生喜得大法喜悦的泪,有在魔难中做不好悔恨的泪,更有对伟大师尊感恩的泪。是师父时时慈悲的呵护着弟子,我才能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邪恶考验中,走过每一关,每一难。我知道我还有许多执著心、显示心、欢喜心、利益之心,而且遇事总不能做到向内找,特别是在与一位同修接触中,因为总是不修自己,总是看对方,说对方如何,以至与这位同修产生间隔,真是对不起这位同修,回想这一切真是愧对师父。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踏踏实实的修自己这颗心,听师父的话,遇事向内找,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