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修自己 理智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为寻求健康,我以前学过好几种气功都没使我病好,那些功只教动作,不修心性。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我借了一本《转法轮》,读《论语》第一小节就觉的很玄妙、很震撼,不知为什么,一夜在灯光下和着喜泪,心情很激动地读完了这本书。书中讲的章章节节都是天机、奥秘。我懂得了人为什么来世上,明确了修炼的过程是不断去人的执著的过程,是修去人心的过程,是人成神的过程。每次看师父传法点滴故事时也有擦不完的泪水。

一、全家走上了修炼的路

一开始炼功,我就觉的法轮在我颈椎处转啊转,同时感觉有两只手在颈椎处调理,学炼时间不长,我严重的颈椎病、眼病等都好了。

一次半夜,我做医务工作的儿媳妇突然肚子疼,黄豆大的汗珠巴嗒巴嗒往下掉,坐都不能坐,儿子扶着她,我教她炼静功,先单盘了十分钟,腿疼放下,疼痛有点减轻,又单盘了十分钟,疼痛有间隙了,歇了会双盘坐了二十分钟好了。后来她说在那种情况下,自己根本去不了医院,打车找医生,少说也得一两个小时,如果不是跟妈学炼法轮功,那天肚子疼是很危险的。由此她也学了法,而且在工作中拒行贿。之后儿子、老伴都得了法,我全家走上了修炼的路。

我退休后,实际比上班时更忙,家里有两个小孙子,大人们都上班,管孩子、做饭、缝补衣服,整天有做不完的活。但学法炼功不误,晚上抱着不到一岁的小孙子哄他睡觉时,我心里对他说:“乖孩子,奶奶要学法了,你快睡吧。”只听有个声音说:“十分钟后”,果然十分钟孙子睡着了。

我起来把手洗干净,捧着《转法轮》开始念。我发现熟睡的小孙子在另外空间,在我的对面边玩积木,边听我念法。

二、神念、人念两重天

前几年,我在雪地上摔了一跤,拍片检查:右手腕粉碎性骨折,虽然没打针吃药,却绷带挂胳膊四十多天。由于对法理内涵没理解透,心性没提高上来,紧接着又在次年卫生间洗澡时又摔了一跤,右上臂肱骨又骨折了,慢慢炼功好了。

通过两次心性考验后,我反反复复读了《转法轮》中师父在这方面讲的法理,从几个例子中看到:同修们在被车撞后只说一声“没事”就安然无恙。而我第一次摔跤后感到手腕疼痛,看到手腕上起了个大包;第二次摔倒爬起来,感觉右臂只连着皮肉,骨头断了, 心性没有上来,试着炼动功,撕心裂肺的疼,举不起来。

师父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经过反复悟法理,我明白了同修们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说声“没事”就往起爬,这就是神念;我摔倒则是去感觉感觉,这就是人念,可能筋断骨折了。两次摔跤给老伴落下了笑柄,影响了他的修炼。

去年六月,同修们约好每早上八点半到某某邪恶黑窝去近距离发正念。我吃过早饭就开始步行,想赶上同修,顺着车路紧跑几步,只听“铛”一声被背后一辆满载人的公交车撞的我朝前趴下,同时听到两旁等车的人齐声叫了一声“哎呀!”我一骨碌爬起来,向后面惊呆的看着撞我的司机招了下手说:“没事,你走吧。”我放慢了脚步不敢跑了,脑海里出来个画面:我被一个长圆型的大铁球包着,正从被车撞开的一个大口处钻出来,原来是师父知道我有危险,给我上了一个保护罩。这次我发出了威力无比的神念,一声“没事”就真没事。

真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与否结果是两重天。是啊,经过魔难后悟到的法理,也如雨过天晴出现的彩虹那样更加绚丽。魔难是上天的阶梯,成神的捷径。

三、走自己的路,理智的、智慧的讲真相救人

自数年前集体到农村发真相资料救人,同修被抓后,为保证安全,我们改变了方式,以单人或自由组合一两个人的形式,我采取了独人独行讲真相的路,一直在救度众生中处在稳健的状态中。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完成你自己的使命,在你自己修炼中所在的境界救度你该救度的生命,从人中解脱出你自己要解救的生命,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归位后你都会感到无比的荣幸,也会感到你的宇宙范围巨大的了不得。”〔2〕

为救度危难中的众生,完成好师父给予我们的使命,我资料随身带,灵活、机动的在讲真相救人,默默的寻求着自己该救的人。从零一年到零九年八年多时间,本地资料很缺乏的情况下,我主动承担了到三百公里外的资料点去寻取师父新经文、周刊等大法资料,去程回程我发正念,让师父给我安排一个有缘人。

有一次我上车后,坐在一个老头身旁,搭上话后知道他姓李,某某村人,我问他,老李,土改斗牛大会是你村的事吧?他点头。我又问:听说斗的很惨的是吗?于是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他告诉我:那是个大好人啊,在北京某大学毕业后,不爱做官,回来办了好几个学堂和现在的“某某中学”,培养了好多人才。土改时,我村住下八路军的一个司令部,牛某把自家的花园和四处老宅挪开,给司令部住,给过银币三、四万,粮食六、七万斤,把自己商店的棉花、布匹等日用品,解决了一个旅,一个团的冬装及生活用品,开了纺织厂,把十七名子孙送到延安。到土改时,这个对共产党有特大贡献的人,两膝被跪在垫有尖尖的炉渣地上,任由群众毒打。他的小妹十二、三岁,当场分给无赖为妻,小妹宁死不从,给十指尖上钉上竹签,一个地痞从人群中一女人身上扒下银簪,将牛某鼻子扎通,穿上麻绳,另一头让大儿子拉上,叫大儿子与父划清界限,人们叫唤着嫌麻绳拉的低,直往高扯,把牛某弄的满脸鲜血,土改时,含冤去世。

我问老李:牛某欺负过斗他的那些人吗?他说:没有,牛家是文风人家,很文明,斗他的人都是些不劳动的懒汉。我说:共产党没执政前,为起家抢夺了地主家东西,为杀地主灭口,有的把地主满门抄斩。我又说:现在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一群最好的人,江某人看到上亿人炼功,不允许好人多,捏造了“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法轮功,也象土改一样把法轮功学员关進监狱往死整,并开胸挖走心、肝、肾等内脏卖高价。老李听的很惊奇,我说这都是真的,现在人们都在骂中共,共产党干尽坏事,神要用灾难的形式毁灭这个恶党,你是党员吗?他点头。我说退了吧。他说虽然共产党不好,我们老党员每年还给钱。我让他放心不用到组织上退,这个事只有你知、我知、神知,不影响你领钱的事,神用地震、瘟疫等灾难毁灭共党时,你退出了,能平安保命,退了吧,留下是祸害。他看看我,有些疑惑,我给他讲,其实土改时,我家与牛某家一样。我看你很善良,你很同情牛某。他说是牛某亲戚。我问他识字不,给他一本《九评》看,他说只上了几天冬书(冬天农闲时上私塾念书),不过我去省城孩子家,让孩子们看。他又对我说,退了吧,我信过你,我叫李某某。

沉默了好一会,我忽然想起我们小区的贺某,我想给贺讲三退,就说你村有个瘸子,拄根拐杖,孙子尖嘴猴腮也是个瘸子,我们每天碰到,叫不来名。他一下想到了什么,问我你也想给他退,贺瘸子是土改打牛某的坏蛋,别给他退,你这是好事。我说怪不得爷孙俩都是那样,原来土改斗好人遭报应了,人还是不要操坏心。但我还是给贺瘸子爷孙俩讲过真相,给他们机会,孙子信佛退了,贺老头不退,我没说几句,他就圆瞪双眼说:“不退,我是老党员”,我也没惋惜他,再没理他。

我们小区住進一位多年不见的高老师,反右时,因写过一篇短篇小说,被打成右派,年轻媳妇离他而去,二十刚出头的他,被流放到内蒙某地改造,二十多年平反后,近五十岁,又成了家,生了一个儿子。给讲三退他不敢,还说我:你好害怕呀,不怕批斗吗?我只好给了他一本《九评》看看,邪党把他整怕了,说话还低低的,特别小心。可怜高老师在我多次劝退后,最后只给自己退了团,不让给儿子退。

我退休前所在单位局长,我一提三退就指责我,可别干那个事了,你因成份不好还吃的亏少吗?他不听更不退,好长时间不见他了,原来得癌症做手术了,我拿了一本《转法轮》让他看,并说看这本书你会好的。我又一次去时,他说:“《转法轮》真好,我以为反动。”我让他三退,他不只自己退,还叫老婆、儿子全家退了。

我有一位亲友,是单位里的骨干,得了帕金森氏病,吃上药可以活动一小时,不吃药不会动,整天以泪洗面,我给《九评》看了说,尽是骂共产党不好,给《转法轮》也不看,一直反对我,实际心里为我好,怕我象土改时一样遭迫害牵累全家。这次我又去看他,他说他妻子的姐姐全家游了新、马、泰三国,又去了台湾,说那些地方都炼法轮功,国家不干涉,我趁热打铁劝退,这次他很爽快:“来孩子们都退,”我劝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会好的快,他笑笑说你放心吧,我听你的话,我以后会念的。

我的一位老同学,是个乡长,我一劝三退,他说话生硬:“不退”,还挖苦我,《九评》还是看了,说××党强大着呢垮不了,清朝腐败还维持了二百多年呢,之后碰上招呼也不打。一天我在街上走着,他背后拍了我一下,告诉我他去台湾旅游了,看到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在炼功,警察还给站岗呢?我问那里有义务退党服务站,你退了吗?他说相随一车人他没退。那我给你退了吧,他大街上一字一顿地喊:“噢,退了吧。”

还有一位女局长曾是我的学生,去过德国、加拿大等七个国家考察过,说一出国到处炼法轮功,我也抓住机缘给退了。

上面是自己修炼得点滴,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