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连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天津滨海监狱拒放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滑连有(滑连有)自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后,五月二十三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九月十一日在监狱医院病床上被天津北辰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现滑连有生活不能自理,据狱医称,他的脏器已经衰竭,生命处在危机当中。日前,滑连有已被从滨海监狱转到天津新生医院,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滑连有的家属再次去新生医院看他,看到他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困难,亲属们要求监狱放人,遭狱方拒绝。

被迫害前的滑连有
被迫害前的滑连有
滑连有绝食反迫害五个月时的照片
滑连有绝食反迫害五个月时的照片

滑连有、田宗丽夫妇是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红桥区佳荣道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田宗丽仍被非法关押在北辰看守所。

十年前曾被非法判刑

滑连有、田宗丽夫妇曾于二零零一年二月被中共绑架,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和四年,滑连有曾被迫害得一度精神失常。

滑连有、田宗丽于一九九七年得法。滑连有得法前有腰椎间盘突出的病,得法三天就好了。他们按照大法要求不断精進。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滑连有被汽车撞过两 次,其中一次骨折了也没让对方赔偿,对方非常感激他、感谢大法,滑连有还送给对方大法书籍。骨折后,滑连有在家坚持学法炼功,一个月就好了。

夫妇俩的工作是在报站送报纸,工作中认真负责,领导非常满意,二零零一年二月两人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谁知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夫妇二人就被天津河西区佟楼派出所绑架。

那时他们的女儿才十一岁,由姥姥带着往返于派出所、法院、检察院间要人,当时都是步行,年事已高的姥姥,至今留下腿脚的毛病。孩子原来在班里是尖子生,父母被迫害使她受到很大打击,学习直线下降,而当时,不明真相的老师还叫同学孤立她,说孩子神经不正常、不让她上课。

后来,法院不通知家属,枉法冤判滑连有五年、田宗丽四年,分别非法关押于天津第一监狱和天津女子监狱。姥姥质问法院人员,他们回答说“我们也没办法”。

滑连有在监狱中受到严重迫害,二零零六年出狱回家时,精神不正常、乱喊乱叫、喝刷鞋的水,这样大概有半年后,才慢慢好起来。据估计,监狱可能对他施行了药物迫害。

十年后再遭绑架、判刑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北辰佳荣道派出所警察称奉天津市公安局的命令,绑架滑连有、田宗丽夫妇,非法关押在天津北辰看守所,并非法抄走家中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物品。

家属聘请了一位河北省律师为滑连有无罪辩护,北辰区公检法机构自知理亏,惧怕律师辩护,在非法开庭前三天,竟然勾结律师所在地的司法局,非法扣押了律师复印的所有案卷材料,并威胁律师事务所与该律师解约,使律师无法到庭辩护。

在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的非法开庭之前,北辰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法院、派出所、居委会等机构曾找到滑连有的孩子,连哄带骗的说要给滑连有指定律师,并语带威胁的“问”孩子是不是也炼法轮功。

九月十一日上午,家属重新聘请的两位北京律师接到北辰区法院通知在第六法庭开庭,律师到庭后,法院只让律师和滑连有的孩子进去,欺骗其他家属说等过一会儿开庭时再进去,而在法庭外的警察对庭外守候的亲友及法轮功学员进行驱赶,并用摄像机对周围的人群进行录像,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被法轮功学员当面质问时,自知理亏的恶警却狡辩说自己是“综合执法的”,然后七、八个人赶紧收起摄像机灰溜溜的走了。

庭外其他家属等到十点半还不能进法庭,再三追问下,方知法院人员早已从地下车库悄悄跑到卓远慈济医院(监狱医院)对滑连有非法开庭。当时孩子和律师要通知其他家属,被法院人员强行阻止,谎说他们会通知。北辰法院在中共的邪恶操纵下,对病床上的滑连有非法判刑七年。

滑连有绝食反迫害已近八个月,据狱医讲,他的脏器已经衰竭,生命处在危机当中,随时有猝死的可能。日前滑连有已被从滨海监狱转到天津新生医院。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滑连有的家属去新生医院看他,看到他身体极度虚弱,面容苍老,只能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告诉家人他之所以“绝食”是抗议政府对他的迫害,亲属们都非常担心他的安危、要求监狱放人。对方说,只有人快不行的时候,相关指标达到要求才能办“保外”,问其“相关标准” 是什么时,对方却顾左右而言他。

目前滑连有的妻子田宗丽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北辰看守所。这样一个好人之家就这样被中共反复摧残,这就是中共治下社会的真实写照。奉劝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人迫害大法的一切都要偿还的,上天迟早要算这笔帐,还可能殃及你的家人,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不要再贻害自己及其家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