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这几天,我整理了一下十几年来的修炼经历,想写的很多,但都很平淡。虽然平淡,但也包涵了我修炼所经历的酸甜苦辣。现在走过来回头一看,什么也不是,剩下的只有修炼人的幸福。

走進法轮功

九八年正月初八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一天。那天我到朋友家拜年,朋友给我讲了她修炼法轮功的事,走时,她送给我一本《转法轮》,说这本书很好,你拿回去看看。

晚上,我没看上几页书,蒙蒙中就睡着了。半夜里,突然大烧大冷,全身疼痛无比。我想到是不是这本书在起作用,就叫丈夫快把书放抽屉里,这样,睡了两天才好,不敢再看这本书了。

过了几天,我到朋友家去还书,讲了这段经过。她说:“哎呀!你根基真好,是师父在管你,给你消业,净化身体呢。”我听了很震惊,这么神啊!从此我便开始修炼,参加小组学法,晚上就梦到有个圆东西在我小腹旋转。

从那时起,我就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心性在提高,身体也越来越健康。以前,我以为自己很善良,听了师父的讲法,才知道自己离宇宙特性“真、善、忍”很远了。修炼前,我性格要强,一点不如意,就闹个没完,学功后,看淡了名利,真是一身轻松。什么都没少,整天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快乐极了!

乌云压顶——北京上访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真是乌云压顶,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全部国家机器二十四小时铺天盖地的恶毒攻击师父和大法,毒害着全世界的人。单位领导来家干扰,我从没动摇,就知道师父是最正的,讲的法理都是叫人做好人,没错。他们很怕我讲真相,要我说假话不炼了好交差。我说:师父教我们的就是“真、善、忍”,我能给你们说假话吗?他们说:这是上面压下来的,我们没办法。我想上面是谁呀?那不是中共邪党吗?哪里散布的谎言,就到哪里去讲真相。于是,我和本地同修来到了北京。

刚到北京,跟一位同修来到一个地方,那里汇集了来自全国各地不同阶层的大法弟子,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生活很苦,整天啃着馒头,渴着自来水,有的睡街头,有的睡桥洞。有的大法弟子完成了证法的心愿就回去了;有的说法不正过来,就不回家;有的卖掉房子,供给生活艰苦的同修一起证实法。那种场面是任何团体都不能比的,那真是一块净土。

我们准备第二天到信访办,晚上来了几位重庆的大法弟子,刚坐下来学法,就被跟踪来的重庆恶警将这个环境破坏了。我在收拾被子时,发现了七百多元钱,我问是谁的,谁也没应。最后我将钱给了最先来的山东大法弟子。我们也被带到当地驻京办后,被带回到本地。坚定正念——破除洗脑迫害

我从北京上访回来后,当地象炸开了锅一样,地方政府、公安、单位、家庭层层施压,让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但他们都休想达到他们的目地。

有一次,单位领导找我说:要你去参加市里办的“学习班”(洗脑班)。我说:我家上有老下有小,现在又面临着下岗,生活来源都成了问题,我没找政府来解决困难,自己想办法开了个小店养家糊口,你们还好意思来干扰我?我肯定不会去的。他说:如果派人强行带你去,怎么办?我说:除非你们给我迫害的失去知觉,否则休想得逞。他们看吓不了我,又派来放弃修炼的人给我做工作说:你就去吧,胳臂是拧不过大腿的。我说,师父曾说过:“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1]她说:那谁能做到呢?我坚定的说:我能做到。正是这坚定的一念,邪恶想迫害我的阴谋没能得逞。后来听去了洗脑班的同修说:他们每天都点我的名。我说: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我现在才真正悟到师父要的就是弟子坚定的这颗心,弟子的一切由师父做主。

后来,恶人还不死心,就操控我孩子来干扰我,孩子跑到我的小店里又哭又闹,把店里的东西搞得乱七八糟,并说让我去死。她还说:你们局长跑我单位去了,搞得我很没脸面。当时,师父经文《建议》已发表,我想就按师父说的去做,给局长讲真相去。

我怀着慈悲的心来到局长的家,很客气的和他们打了招呼,说明来意。我说:你们有事直接找我,不要利用孩子来迫害我,平时孩子在家很孝敬我们长辈的,可今天受你们操控后,要我去死,给我店里也搞得一团糟,如果我不是修炼法轮功的话,我是受不了这个气的,可能真在一气之下去死了,是不是这样,就达到你们的目地了呢?

当时,他们家电视正播放谎言片:某某练功走火入魔了,自杀上天去了。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真不是政府电视上说的那样,真的是在做好人,非常理智的,我们师父说过自杀是有罪的。局长说:我们想要她一起帮你,怎么这样呢?我说:你们不明白真相,是利用我孩子一起犯罪呀!你们以后不要迫害好人了,这样,你们会得福报的。

局长老婆很好奇的问了“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也一一给他们讲清楚了。我说:修炼人就是西天取经的孙悟空,能分明正邪。局长笑着说:你不要再讲了,再讲又多个法轮功了。给局长讲完真相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小店,孩子已经走了,晚上,我还有点不想回家,心想孩子怎能对我这样?可转念又想,我是修大法的,一切要走正,师父要求我们为别人着想,怎么能和常人较劲呢?他们在压力面前也不容易。摆正心态后回家。这时孩子正在凉台上望着我回家啦!我们象什么都没发生过,和好如初。这之后,也没人来找我参加洗脑班了。

做真相资料——遭绑架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晚上,我到别处做完真相资料回家,刚准备学法,听到外面有人喊我丈夫的名字,我粗心大意的开了门,一下子冲進来六个恶徒说:我们是某某公安的,某某说那里的资料都是你给的。我说:没有的事。话音未落,他们就开始强搜。我很镇静,没多想,只想决不配合邪恶,不让大法受损失。

他们乱翻一通,刚要翻到我存放资料的地方,邪恶头子说:他们不会放那地方的。我想师父又帮我啦!当时邪恶要带我走,女儿刚進门,看到这种情景吓哭了,拦在我面前说:“不行。”不让邪恶带我走。我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说:喊也没人听见。我说:你们白天不敢迫害,只敢夜晚来行恶。

他们强行给我带到黑窝,穷凶极恶的逼我、打我。我什么都不说,他们就不让我睡觉,使尽各种手段都没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就要到我店里去搜。

他们又将我强行拖上车,来到我们的店面前,到那里后,我很自然的打开了别人的门店,邪恶抄了后,一无所获。他们不死心,就去问别人这是不是我的店?邻居答道:这不是她的店,难道是你的店啦?(他们都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在保护我!)恶人被搞得很没趣,灰溜溜的又将我带走。

恶人说我很顽固,把我非法关進了看守所,我進后就开始绝食,不配合邪恶。他们找来我丈夫给我做“工作”。我私下对他说:请你帮我把什么地方收一收。他吓的乱跺脚:“哎呀!你该不是个头吧?”我说,修炼没有头尾之说,没事的,你放心。他说:你都到这里来了,我还怎么放心啦!你说了吧,他们会马上放你回去的。我说:他们是骗你们的,千万不能乱说的。

后来,恶人又多次找我的亲朋好友来劝说:说我妈也急病了,丈夫也倒床了,孙子没奶吃了。我对恶人说:你们必须马上放我回去,好人一天都不能在这里呆。但我想修炼人家里决不会有事的,即使是这样,也是在帮我承受,他们也会得到福报的。

我静下心来想,不能怪那位当时没把握好的同修,也许他在压力面前只是一时没做好吧。我应该好好向内找自己,是哪些执著心让邪恶钻了我修炼的空子呢?我找到了欢喜心,显示心,对常人的依赖之心等等。我不断的背法、炼功、发正念,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全盘否定邪恶的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我走出了邪恶的看守所。

跌倒了爬起来——后来一段时间,由于自己没好好学法,在邪恶的环境中被安逸心带动,放松了修炼,被邪恶钻了空子,再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极端邪恶和犹大的邪说中,我跌倒了,给大法抹了黑。

回家后,慈悲的师父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安排同修给我送来《转法轮》和“新经文”,当时看了之后,我痛哭流涕,悔恨万分。决心以后好好学法,好好修炼,不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从头修很难,每向前走一步都艰难,各种执著挡着不让我向前。我顶着各种压力,突破重重困难,在修炼大法的路上前行。看同修做的那么好,自己掉了队,心里急啊!可越急魔难越多。师父又安排同修来帮我学法,从法上提高,并带我出去讲真相救众生。

讲真相——救众生

开始讲真相,心性不到位,讲的效果也差。第一次,我给女婿讲真相,他赶我走。并说:你是不是不想我和你女儿过了。很难听的一些话。他还告诉全家人,让他们一起来攻击我,连年迈的父母都来生气骂我。我开始找我自己,带着急心和有求之心,是我没讲好真相,他受邪党毒害很深,很可怜。我就在大法中不断归正自己,修出更大的慈悲心,还得要救了他们。后来我给我弟妹讲真相,很善意的对她说: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请你们有什么事不要急着去告诉父母,他们年岁大了,一时怕受不了。我给你们讲真相,完全是为你们有个好的未来啊!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啦!她终于明白真相,并同意三退了。再后来,我便经常给父母讲真相,他们说:我们现在都明白了,就是害怕邪党害你呀!现在他们天天在念“法轮大法好!”

有次我给亲家讲真相,他很坚定的说:你说的我信,我都这样了(亲家身体不好),还有什么不信的。后来被女婿知道后,又告诉了我女儿和丈夫。女儿回家后,又哭又说:家里刚过安稳点,你又到处说,你再被迫害,怎么办啦?我说:难道自己家亲人也不能说吗?女婿回来后,我没生他的气,而是很关心的问他:吃饭了没?我给你弄去。不管怎样,我不能放弃救度众生,我要利用一切机会潜移默化的给他们讲。丈夫骂我没脸,我想如果我世界里众生不能得救,那才真没脸见师父呢!

女婿尽管还不听真相,但他很孝敬长辈,他父母身体不好,很头痛。有一天,他说:很佩服我们这边家,一家人无病一身轻。我便趁机给他说:我们师父说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你们也是受益者,只是你们不悟。我看你们家很崇拜毛魔头,很喜欢看打仗的电影,喜欢唱什么什么歌曲。这些因素很不好。古人有句话说是:人死了要入土为安,毛魔头是没入土的,他建立的暴政,杀了八千万中国同胞,这些冤死的生命能放过他吗?这天大的罪,他一个人是还不了的,那么谁崇拜他,谁就要帮他还,多可怕。因为你们一直泡在邪党文化里看不清,修炼人是看的最清楚的。你看我们家就没有这些东西,一片正气,邪恶不敢靠近。他连连点头,丈夫和女儿在那听后也震惊的看着我。

外孙女出生后,是我一手带的,我要做家务,学法炼功,还要讲真相。可外孙女却很听话,女婿很感动,也夸我给他孩子带的好,我就给他讲:我就是按“真、善、忍”教育她的,从不娇惯她,让她按正确的方式健康成长。从此后,我再给他讲真相,他终于接受了,并同意“三退”。就象师父讲的:“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着,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3]

摔摔打打走到今天,每次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走过来,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弟子对师尊苦度的感激之情,唯有精進谢师恩!不当之处,请同修帮助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