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长期绝食抗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被劫持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里玉书、胡爱云、李佩贤等多位法轮功学员坚持长期绝食抗议迫害,其中里玉书多年绝食抗议迫害,屡遭强行灌食。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十多年来,监狱的恶警们利用刑事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手段令人发指,致使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一、里玉书多年绝食抗议迫害 屡遭强行灌食

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里玉书,原大兴安岭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与其他修炼法轮功的群众一样,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里玉书在加格达奇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一月,她被劫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集训监区,三月从集训监区又被劫持至一大队。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病犯监区)。正在绝食抗议迫害。以下是里玉书遭迫害的几个事例。

二零零六年,里玉书被单独隔离(在四楼小屋)进行所谓“严管”。她因为炼功、发正念,遭受包夹恶犯王新华、袁安芬的毒打,俩恶人把里玉书从床上拖下来,头往暖气管上撞,拳打脚踢。一次里玉书炼功,恶犯袁安芬的脚踩在里玉书的脸上。她们给里玉书灌食的时候,管子上全带着血丝,灌食的时候还往里边加入大蒜,辣得里玉书在地上直打滚。后来犯人向桂芬换下了王新华,她还照样打骂里玉书,灌食放大蒜更多,她们说这是赵英灵院长指使的。这些恶犯头有警察给的特权,出入自由,为所欲为。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恶犯包夹等人把里玉书从床上拽到地下。一会儿,恶警狱长包锐等人进来了,她们就把里玉书拖到走廊,里玉书高呼:“法轮大法好”。包锐一伙一边翻里玉书的床铺,一边恶狠狠地说:“把嘴封上!”在她的唆使之下,来了防暴队的恶警,三十岁的大小伙子,对里玉书连踢带打,并用脚狠狠的踩里玉书的身体,用胶带把里玉书的嘴上缠了好几圈,又将里玉书的手背过身后去。包锐恶毒的说:“把衣服扒下来!”又上来了几个人,将里玉书的衣服和裤子连扒带剪地扒下来。里玉书所有的衣服,无论冬天还是夏天穿的,内衣和外衣,全部被她们抢走。里玉书的床上一片狼藉,床铺和装杂物的箱子都被翻了。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二零一一年二月的一天下午,病犯监区长赵慧华唆使刑事犯打手毒打里玉书,她们打完,仍然喊王姗姗(十一监区的犯人打手,二十八岁)过来,打里玉书耳光,用毛巾塞嘴,又用胶带缠数道。里玉书还是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来,李英利、邢国辉象疯了似的,掐里玉书的嘴,王姗姗也在旁边威胁,里玉书的嘴被他们掐破了,顿时肿了起来。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狱长白英贤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住院处来“看”里玉书,把原来的两个恶犯包夹又换成了四个包夹,她们是刑事犯李玉波、邢国辉、王淑贤、白玉明。监道长杨秋香告诉白英贤给里玉书穿上犯服。随即,刑事犯高福艳拿着束缚带要绑里玉书,说是狱长批准的。因为几年的迫害,里玉书已是骨瘦如柴。为了把里玉书捆得紧一些,恶犯高福艳把束缚带,重新扎了几个眼,里玉书经常被捆得紧紧的,手和脚被勒得发紫。因为捆得过紧,有时他们解束缚带时都很费劲,没有一点活动余地。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六日,恶警大队长赵小帆又带着恶犯高福艳来捆漠河县法轮功学员里玉书。高福艳凶残至极,每次都凭借恶警撑腰强行给里玉书穿犯服的机会,下狠手打里玉书,有时用胳膊肘撞里玉书;高福艳有时抓住里玉书小腿往床栏上猛劲用力撞,使里玉书疼痛难忍,过后行走困难,腿伤一个多月都不好;高福艳有时抓住里玉书的头发用力往栏杆上撞;有时抓住里玉书两腿倒控过来,将脚绑在床栏上,再揪着头发捆绑;恶犯高福艳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令她的同伙都震惊地目瞪口呆,不敢看。

二零一二年七月中旬,十监区院长赵慧华,队长戴莹等恶警,教唆恶犯张芳菁等十多个恶犯,对长期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里玉书、李佩贤强行灌食,强行翻她们的东西,强行给她们剃鬼头,对她们拳打脚踢。把她们所有的衣服上油印“犯”字,连床单、被面都不放过。她们为了抵制迫害,不穿带犯字的衣服,只能光着上身,穿着裤衩去卫生间和洗漱间,恶人们耻笑她们,感到非常开心,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此疯狂,已经到极点了。

二、胡爱云绝食抗议迫害,遭野蛮灌食

胡爱云,家住哈尔滨市香坊区幸福乡曹家。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一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一处绑架,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送入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二日,胡爱云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期间“犯护”(利用医生工作之便杀人,判刑后在监狱被狱方用来当护士)商晓梅利用灌食之机对胡爱云进行迫害,每次都故意用胃管用力把我胡爱云的鼻子插破,管子取出时会流很多血。商晓梅给几个大法弟子灌食都用同一根胃管,给一个人灌完食后,用过的胃管不但不消毒,连洗都不洗就用来给另一大法弟子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六年九月,队长陶丹丹指使十几个犯人封住胡爱云的嘴,戴背铐,强行从小号绑架到十一监区(专门强行迫害大法弟子、高压“转化”大法弟子的“攻坚队”)。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胡爱云绝食抗议一监区的恶行,要求无罪释放,在绝食的第五天,“包夹”犯人盛巧妹不顾犯护郑冬梅(负责灌食的)阻拦强行给胡爱云灌浓盐水,造成严重脱水,头晕、腹泻、呕吐不止,直到晚上八点多犯护商小梅来给打点滴,说是稀释稀释体内浓盐。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胡爱云再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到现在已四年多了。在绝食期间,犯人李艳萍等人借强行灌食之机迫害,把胡爱云身上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挠破多处。犯人张秀圆用手指抠胡爱云的眼睛,掐咽喉。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何颖杰用很烫的开水给胡爱云灌食,灌食用的胃管是一次性的,可是却给法轮功学员们多人反复使用多达九十多次,而且从不消毒,只是在水里糊弄涮一下,残留的食物还留在胃管里,就接着灌下一个或下次再用。

三、李佩贤又被绑架回监狱一直绝食抗议到现在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五十多岁,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几个月前因腹中长一个特大的肿瘤,加上其绝食抵制迫害,李佩贤被“保外就医”,然而没过多长时间,李佩贤又被绑架回监狱,现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她一直绝食抗议到现在。

李佩贤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和女儿李瑶光在光荣四区向百姓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被恶人构陷诬告,而遭铁锋公安分局刘刚、刘守义,铁锋光荣派出所刘志东等十几人绑架,铁锋法院竟将其母女非法冤判五年,二零一零年十月劫持到哈女监遭迫害。

李佩贤绝食反迫害,经常遭遇野蛮灌食,在齐齐哈尔看守所遭迫害期间已患子宫肌瘤,一直在哈女监监狱医院住院,身体长三个瘤子,生命垂危,监狱不得不让家人以所谓“保外就医”把她接回家。

回家时,李佩贤被折磨得都变了样,皮包骨,骨瘦如柴。刚刚回家不到半年,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李佩贤在法轮功学员牛凤钦家被恶警绑架,第二天被铁锋派出所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据了解,恶警此次绑架迫害蓄谋已久,一眼线自称跟踪李佩贤已多日。

李佩贤现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她一直绝食抗议到现在。

对只为坚持自己信仰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胡爱云、李佩贤等残酷迫害,只能说明中共邪恶至极、即将灭亡。希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有识之士明真相,伸张正义,不再追随中共,害人就是害己。更希望社会上的正义人士来关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这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营救她们走出这人间地狱,彻底解体“六一零”这个邪恶的组织,彻底结束这场长达十三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