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5)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五、恶人榜

(一)原揭阳市委书记万庆良

万庆良,1964年2月生,广东五华人,现任广州市委书记。2003年3月至2008年3月历任中共揭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揭阳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对揭阳市迫害法轮功负主要责任。

万1984年毕业于梅州嘉应师专中文系,在校期间思想偏激,很左,毕业后靠走后门拉关系,分到梅州市宣传部,先后担任过宣传部副部长、蕉岭县委书记、广东省团委书记等职。万庆良任省团委书记期间(2000-2003年),为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卖身充当中共的急先锋、马前卒。在广东青年、学生中大搞各种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宣传和活动,如:揭批,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签名,宣誓表忠,强制广大青少年写“保证书”、“决裂书”,积极配合媒体宣传对世人大量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欺世谎言,等等。

由于万庆良在迫害法轮功上不遗余力,深得广东邪恶势力欢心,2003年3月被黄华华提拔到揭阳市主政。在揭阳,万庆良领导和指挥着当地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势力,授意肆意拘捕、关押、骚扰、酷刑折磨和司法外杀害揭阳法轮功学员。

万庆良授意建立的所谓“德育基地”,实际上是黄华华树立的迫害法轮功的样板,它以军训为名,蒙骗、毒害揭阳市所辖县、市、区的中学生,实行强制洗脑。据了解,“基地”持续办班,每期5天,到2006年8月已开办了五十多期。每期到“基地”洗脑的中学生众多,每人上交费用195元。所强制的“德育”内容是宣誓,唱颂中共的歌曲和观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图片展等。学生如对唱邪党的歌曲稍有不从或不够卖力,所谓的“军人”便对学生大声辱骂、拳打脚踢,并强制学生发毒誓。

2005年9月,揭阳“610”派15名特务到外地培训,回来后冒充法轮功学员,妄图以“讲真相”等形式骗取本地法轮功学员的信任,套取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来源和资料点情况,以达到迫害法轮功、继续愚弄揭阳人民的目地。

2005年10月14日上午,国际司法正义促進协会和人权法律项目向美国联邦北加州地方检察院,以酷刑罪控告到访的中共广东省省长黄华华。黄华华吓得魂飞魄散,出访行程才走了一半,就赶紧逃回广东,对广东法轮功学员实施疯狂报复。万庆良狼狈为奸,在揭阳部署一系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如10月18日晚,首先在揭阳市榕城区望江广场放映诬陷大法电影,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10月21日《揭阳日报》又对此做报导,更加恶毒攻击法轮功;如授意揭阳市公安局从十月底至元旦前对全市法轮功学员進行大搜捕,等等。

(二)揭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孙潮列

孙潮列,揭阳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凶手之一。1999年7月迫害爆发,孙已任揭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一直凶残迫害法轮功弟子。在迫害中,孙升为揭阳市政法委副书记(享受正处级待遇),特别是万庆良(广东省邪恶头子黄华华的亲信)就任揭阳市委书记之后,两人狼狈为奸,更加疯狂的迫害全市法轮功学员。因孙的关系而進入揭阳政法系统的若干人员,如“610”恶警潘军阳、恶人孙映生等等,为了升官而死心跟随孙,孙从而带领一批人走進了罪恶的深渊。

据知情者透露,孙潮列原籍揭阳渔湖京冈人。早年当兵,曾为江泽民死党张万年的警卫。孙潮列倚仗张万年这张牌,在揭阳呼风唤雨,形成一股恶势力。许多揭阳的“达官贵人”反而来巴结孙潮烈。例如,孙潮列任榕城区公安局副局长不久,其母在京冈祖屋去世,孙潮列竟顶风大办丧事,大规模一连热闹了好多天。出殡那天,榕城区公安局警车及其它职能部门共几十辆公务车为其开路。揭阳建市至今,许多遭揭阳人痛骂却能大行其道的人,大都和孙潮列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揭阳人都知道,孙潮列的背后有个张万年,哪个官员有问题了、要官了,跑一下张万年路线准没错。

(三)普宁市政法委书记王少鸿

普宁市中共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公安局局长王少鸿自2004年来普宁后,普宁市法轮功家学员所遭受的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判刑、劳教和强制洗脑等迫害,都与此人脱不开关系,都是他直接策划、布置和具体实施的。王少鸿为人极其险恶,狡猾奸诈,工于心计,想在迫害法轮功上捞取政治资本,满足自己的私欲。

例如:2006年一年间,普宁三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江惠婵(七十三岁)、郑妙君(七十多岁)和黄庭銮(六十三岁)相继遭非法判刑;大南山中学女教师吴春梅,流沙东上塘村江佳茵、江蓝蓝姐妹和占陇陂头村法轮功学员吴锡源等遭绑架,被劫持至广东省洗脑班强制洗脑几个月;李绿文被非法劳教二年,李绿文的儿子李敏宇(英才中学教师),李敏宇被拘留十五天后失踪;老年法轮功学员刘淑华也被拘留十五天;年底,老年女学员苏章美(七十二岁),陈惠玉女士和苏旋娟女士等被非法关押在普宁看守所。这些学员都先后遭抄家。这都与王少鸿有着直接的关联。

王少鸿,男,现年四十六岁,身高约1.65米,略胖,籍贯揭西县棉湖镇贡山村人,兄弟多个,其妻许某某是普宁流沙东郭厝寮村人,在普宁法院对面卖茶叶、照相,有一女儿,二十岁出头。

王少鸿从小就想要出人头地,荣华富贵。读书毕业后被分配到普宁市工商局工作,凭着他的滑头和有点文笔工夫被领导赏识,不久就被提升为股长,在单位里,献媚上司,看不起同事,经常和同事吵架。在此时,他结识了一位普宁还未发达的老总,瞄准了这个人,凭着小聪明,认定这人在中共天下,将会发达,所以经常给小恩小惠,后来这个老总的股票上市发行,真的发达了,他攀上了这棵“大树”。

后来他借助老总的关系调到揭阳市工商局当科长。不久调到揭阳市公安局当科长、办公室主任。2003年任惠来县公安局长,不到一年,即2004年到普宁公安局当局长。到普宁之后,他不干正事,专门迫害好人,普宁社会治安日益下滑,凶杀、抢劫,破门入室盗窃经常发生,市民心里惶恐,没有安全感,给普宁社会治安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王少鸿独霸专横,排除异己,专用邪恶之徒,被他重用之人,都是心狠手辣之人。他经常到城东派出所去,因城东派出所所长连锡雄是他的跟班,那里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都很邪恶,法轮功学员江汉泉家经常遭骚扰,江佳茵、江蓝蓝姐妹,李绿文、李敏宇父子,苏章美老人和陈惠玉、苏旋娟两位女士的被绑架就是他们行的恶。

(四)揭阳市公安局国家安全保卫支队王榜金

王榜金,从这个名字上看,他的父母是想让他在金榜上留名,光宗耀祖,然而他从广州警校毕业来到揭阳市公安局工作以来,并没有在金榜上留名,却以放走特大制作毒品犯、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出了名。

在中国大陆社会治安恶化,百姓无一日安宁,政府机关到处买官卖官,在这种环境中王榜金如鱼得水,靠拍马屁投其所好,很快得到领导的赏识,他办理的案子总共不到五个,就被提升为市公安局刑警科科长。上任不久,在2001年初将一名特大毒品犯从市公安局七楼放走,按正常情况王榜金要受到纪律处分,可他不但没有受到处分,还被调到惠来县公安局任副局长,警察们议论纷纷,真是金钱万能、政匪一家。

由于王榜金没有群众基础,在惠来县公安局也干不下去了,又找关系调回到揭阳市公安局国家安全保卫支队任副支队长,他知道揭阳的警察对他评价极差,只有到国安支队才能站住脚,原因是国保支队长温宝华是王榜金的老乡,都是普宁人,“610办公室”主任张友才也是普宁人,他们互相勾结,利用职权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紧跟其主子江泽民干尽了坏事。

(五)揭阳市红十字会慈云医院院长黄宏汉

迫害以来,揭阳市红十字会慈云医院院长黄宏汉积极执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邪恶政策,迫害本医院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迫害伊始,慈云医院头目就迫不及待的与揭阳电视台狼狈为奸,在医院职工大会上演恶毒的“揭批”丑剧。院长黄宏汉威胁、恐吓职工李少芳等四人,要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缴交大法书籍,否则予以开除。李少芳怕被开除,违心的交了大法书,并在高压下说不炼了。黄宏汉还要李少芳写“体会”在大会上宣读。当李少芳如实的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经历写出来交给黄宏汉时,被黄宏汉当面撕掉了。黄宏汉再次以开除为要挟,逼李少芳在大会上违心的宣读了医院办公室主任林汉城胡编的栽赃陷害大法的所谓“心得体会”,这和殃视(中央电视台)的造谣手法如出一辙。而这个所谓的“揭批大会”在揭阳电视台上播放后,進一步毒害了全揭阳市不明真相的广大民众。李少芳则从此活在内疚自责的阴影下,不久得癌症身亡。

邢培松曾是医院评选的优秀职工,医院公认的好医生,从他身上人们都能感受到大法修炼者的高尚品德。迫害开始后,他与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严管”、被调离重要工作岗位、被扣压工资,被迫每周、每月写“思想汇报”。黄宏汉为了“名誉上搞臭法轮功”,在年底评选优秀职工时,怕邢培松再次被评选上,就交代医院的职工说“炼法轮功的不能评为优秀”。邢培松后来被医院非法开除、劳教,都与黄宏汉有关。

法轮功学员杨惜芝,修炼前对名利很追求,为了个人利益经常与科室的同事闹矛盾。学了大法后,她看淡了名利,病人送的红包也不要了,一心一意的干好工作。然而,只因杨惜芝说了“大法好,要坚修到底”,医院两次将她调离科室,最后一次被调离医务工作,在院内食堂干最苦而收入又最低微的杂工。黄宏汉为杨惜芝放弃大法,采取了多种卑鄙手段,甚至对杨惜芝的家属施加高压,進行挑拨离间,教唆其家人以离婚相要挟。

医院将拒绝放弃大法信仰的职工刘少鹏(主治医生)、邢培松、杨惜芝等从收入较高的科室调到收入少的科室,后连基本工资都被削减。还威胁收回住房。当时主抓迫害的副头目阮道武公开说:“就只给你一点稀饭喝,让你饿不死,看你还炼不炼。”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郑建光夫妇也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黄宏汉辞退。

黄宏汉还搞株连迫害,要求科室人员严管法轮功学员,若有不符合他的要求则施以连坐处罚,看管人员曾玲就曾经被罚款五百元,以此煽动世人对大法的仇恨。

法轮功学员因无辜被迫害而上访,每当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北京因上访遭绑架时,黄宏汉总是急忙派人去接回当地,继续加重迫害,而途中成千上万元的花销款就从学员的工资中非法扣除。尽管有关部门规定被非法劳教期间工资应照常,可黄宏汉或是一分不发,或是每月仅发几十元。如刘少鹏被非法劳教二年,医院恶人将他的工资全部扣除,一分钱不给,他的家人处在饥寒交迫的境地,去医院交涉,医院才往刘少鹏工资账号中每月只输入几十元。

黄宏汉和医院办公室主任林汉城除了积极配合揭阳市公安局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外,还多次积极要求多个派出所警察对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并配合东兴办事处绑架学员送洗脑班迫害。

不仅如此,黄宏汉还在医院还私设监狱,肆意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派一批后勤工作人员日夜夹控,一次一次逼迫学员放弃修炼,残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例如,二零零零年因刘少鹏到北京上访,黄宏汉就在医院内私设囚禁室将他非法囚禁一个月,刘少鹏绝食抗议遭残酷灌食。杨惜芝也曾遭非法拘禁。

迫害至今,法轮功学员多次跟黄宏汉讲真相,告诉他修炼人没有违法、不参与政治,信仰无罪,善恶有报,黄宏汉却执迷不悟,甚至对法轮功学员叫嚣:“共产党对你们太宽容,我这世是不会看到共产党亡的”。并至今仍在找借口不给法轮功学员安排工作。

(六)更多迫害责任人如下:

张友才,揭阳市直接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之一,现任揭东县公安局政委。1999年迫害发生后,张友才长期担任揭阳市“610办公室”的头目,揭阳市法轮功学员之遭受非法抓捕、劳教、判刑,都与该恶人直接指使有关。

陈志辉 揭阳市“610办公室”头目    宅电3263757   手机013502569866
郑志生 揭阳市“610办公室”副头目   宅电3263755   手机013822033138
杨耿光 揭阳市“610办公室”副头目   宅电8228729   手机013502603729
赖仲龙 揭阳市“610办公室”副头目   宅电8224563   手机013924433638
潘军阳 揭阳市“610办公室”股长             手机013822969755
王学斌 揭阳市公安局局长,办公电话0663-8225938,宅电0754-8553388 ,手机013822980358
黄玩标 揭阳市国安局大队长
张主任 东山区“610办公室”头目  手机013502690429
郑万欢 榕城区“610办公室”头目  手机013822984163
陈楚开 揭东县“610办公室”头目  手机013612420119
陈志辉 揭东县“610办公室”头目 办公电话3276610 宅电3269757 手机013502569866
罗海平 惠来县“610办公室”头目  宅电0663-6691137 手机013902756137
吴应智 惠来县“610办公室”副头目 宅电0663-6688389 手机13802321389
蔡妙群 普宁市政法委副书记   宅电2221039    手机13502676039
陈映坤 普宁市“610办公室”副头目 办公电话2248366 宅电2235818 手机13076593388
林得权 普宁市“610办公室”副头目 办公电话2255161 宅电2252658 手机13903083659
黄汉强 普宁市“610办公室”副头目 办公电话2225060 宅电2227566 手机013822909678
陈记华 揭西县“610办公室”办公室头子
庄纯发 揭西县“610办公室”成员      宅电(0663)5514288
李记木 揭西县“610办公室”成员      宅电(0663)5587688
柯居雄 揭阳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办公电话8614299   宅电8635848 手机 013902761808
张晨阳 揭东县看守所所长    办公电话3268600   宅电8219113 手机013502688783
郑锐鹏 揭东县拘留所所长
刘福森 揭阳市伪中级法院审判长
林光  揭阳市榕城区伪法院审判长
江照明 揭阳市榕城区伪检察院检察员

六、部份恶报案例

(一)林曙东、郑松居、郑所长三名警察车祸死亡

2005年3月5日上午10时多,林曙东、郑松居、郑所长等四人在普宁到惠来的高速公路上,由于车后轮爆胎,车上当时坐着的五人,四人当场死亡,只有一公司老板平安无事。

林曙东是王局长(原揭阳市公安局长)的秘书,33岁;郑所长33岁,郑松居41岁,都是年轻人。他们几个人不分好坏,只听上级的命令,积极传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件,还谩骂法轮功。郑所长在担任炮台镇副所长期间就积极抓捕法轮功学员多人去迫害。

(二)揭东县赵埔村治安主任涂桂明暴病身亡

涂桂明,广东省揭东县赵埔村人,治安主任,此人自2000年6月以来,多次对本村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干扰,每逢敏感节日就强迫学员“签名”,叫其不要炼了,三更半夜带一群恶警抄学员的家。此人于2003年农历正月二十一日暴病身亡,死时47岁。

(三)原揭东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惠春迫害无辜 祸及家人

原揭阳市揭东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惠春(现已调至揭阳市东山区公安局任政委),多次指使部下抓捕法轮功学员、抄法轮功学员的家。2004年陈惠春的妻子突然得了脑瘤死亡,2005年2月份他的儿子(年仅26岁)又出车祸死亡,短短96天之内其家里走了两人。

(四)揭西县东园镇派出所所长林建彪暴病死亡

林建彪,男,46岁,钱坑镇人,东园镇派出所所长。在任所长期间,不遗余力对本地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威胁、迫害。此人于2005年4月10日在棉湖一酒店暴病死亡,两天后才被发现。

(五)普宁市警察许华长肝癌晚期

广东普宁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警察许华长, 40多岁,99年7.20中共流氓政府开始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许华长受邪党谎言毒害,认为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曾多次上京抓捕法轮功学员,同时谩骂大法。2006年得了绝症—肝癌晚期,现在医院,肚子都肿了,法轮功学员向他和家属讲真相,不听,真是可怜可悲!

(六)惠来县公安局长许楚璋食道癌晚期

许楚璋,男,现年四十多岁,籍贯普宁人,于二零零四年底调任惠来县任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在职期间,许楚璋积极组织、指挥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二零零七年初,许楚璋感到身体不适,一检查已是食道癌晚期,遭了恶报。

(七)原揭阳市东山区公安分局谢戊庚被单位开除

二零零八年过年,得知原揭阳市东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谢戊庚,在内部整肃中,因打麻将赌博被单位开除。有人说他很倒霉,可另外一位明白真相的朋友说谢戊庚是遭恶报,因他多次积极参与绑架、审讯迫害法轮功学员。

(八)普宁占陇志古寮村村长李俊毫身亡

普宁占陇志古寮村村长李俊毫,44岁,于2002至2003年,经常带镇政府干部及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恐吓骚扰。该村民众劝他说“迫害法轮功要遭报应”,他不听,并指派自家亲戚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监视。李俊毫于2005年正月二十九日,自己驾驶私家车往东莞外出办事,在葵潭路段(高速线)撞上一辆正停于路旁维修的集装车。据说,死时整个人头抛出路旁。(李俊毫在未做村干部前就已经是黑社会小头目,欺行霸市,鱼肉乡民。自从做上村长后,更是变本加厉,私吞公款,卖田搞基建从中夺利。)

(九)普宁占陇镇陂头村吴家严遭车祸

占陇镇陂头村村委人员吴家严,几年来经常带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迫害,2005年3月4日再次到法轮功学员家,恐吓说“若要继续修炼法轮功就要抓到政府办学习班”,3月13日吴家严与一位村民骑摩托车外出,撞上了汽车,脑积血,住進医院。

(十)揭阳市东山区凤潮村陈树书患病

揭阳市东山区凤潮村地安人员陈树书(别名:汉弟),男,曾告发并协助恶警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 可是事隔不久,到玉浦村卖纸钱时,站在铺门口突然歪嘴,送到慈云医院医治,不觉好转,后送省医院医治,花去医药费数万元。

(十一)揭东县锡场镇锡西村林立成植物人

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锡场镇锡西村林立,1999年8月到派出所恶意举报本村修炼法轮功学员,不久(2000年)遭报应,得脑血栓病瘫痪,后变成植物人,全家苦不堪言。

(十二)揭阳东山区东山村治安员乌龙车祸身亡

2000年黄历正月15日夜,揭阳东山区东山村治安员乌龙配合江氏集团迫害本村大法修炼者,抄家抢走大法书,并扬言要烧大法师父法像。该人一个月后就遭恶报,驾驶该村轿车在东山村路口树兴酒家门前,与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被撞得血肉模糊,当场死亡。

(十三)揭阳路篦村治安员吴老徐等三人身亡

吴老徐,揭阳市路篦村治安员,自从大法被迫害以来,他多次带恶警三更半夜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逼迫学员签下保证书。结果这些学员还是被抓走,关在镇里过大年。以前学员也多次向他介绍法轮功,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他听后冷笑着灰溜溜地走了。不料壮实的他,于2001年上半年身患绝症死亡。

吴造溪,司机,经常到揭阳车站,散布什么我村炼法轮功的人如何如何。此人于2001年暴病身亡。

吴炎连,一贯耻笑法轮功学员并诋毁大法,学员多次向他洪法,他不往心里去。结果原本身体结实高大的他于2003年9月死亡,时年52岁。

(十四)揭西县刘汉峰被撞死

2004年6月4日下午5时,揭西县“610”恶人带领20多人到一个法轮功学员家,强行将法轮大法创始人的法像抬走,并且想抓走法轮功学员,后经法轮功学员家人(儿子、女儿、女婿未修炼法轮功)制止后,人未抓走,但法像却被强行抬到门外街边。村里的人问为什么要抬走人家的像,参与者刘汉峰(28岁)说:“法轮功,惹事给他们做。” 结果,6日晚,刘汉峰开摩托车载妓女,当即被撞死。

(十五)普宁市两中学校长被法办 梅峰中学两任校长一死一下狱

普宁市教育线组织各学校师生搞“”揭批”、 “签名”,迫害无辜生命,助纣为虐,破坏大法,现恶有恶报: 塘双湖中学校长赖少龙,毒死其妻,已入狱;关中学校长陈明炎,挪用公款,被单位开除,遭法办。

梅峰中学是广东普宁市重点中学之一,位于梅塘镇辖区内,属市直管,学生众多。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学校校长为了追随恶党的命令,制造紧张的形势,组织学校师生、教职员工收看诬陷大法的节目,学习邪党文件,大搞所谓“揭批”、 “签名”,人人必须表态,毒害无辜的生命,对大法犯罪。该校两任校长现均已遭报:前任校长方德荣,后调往市教育局当副局长,因贪污事发,二零零五年被判刑(看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后任校长林基潮得了癌症,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五年身亡。

(十六)普宁市部份官员遭报

丁伟斌,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曾任普宁市委书记,因经济问题被双开、判刑。

赖振才,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曾任普宁市长,被判刑入监狱。

许伟谋,自2003年担任普宁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以来,对普宁市抓捕绑架无辜法轮功学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2005年期间患严重心脏病和胃病,上省城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

周光林,曾任普宁市检察长,二零零零年因经济问题入狱。

陈映坤,普宁市政法委副书记,原“610办公室”头目,多年来直接组织指挥抓捕法轮功学员、抄家,2006年患严重风湿病,不能行走。

黄植辉,曾任普宁市委常委兼流沙镇委书记,因经济问题被判刑三年。

黄少壮,原流沙镇镇长,因经济问题遭报,被判十五年徒刑。

整理这些案例绝非仇恨,更无辜灾乐祸之心,而是善意的提醒,完全是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度发生。不要以为职责所在,奉行上级的命令就可搪塞,神目如电,秋毫不爽!

结语

迫害逾十年,揭阳市法轮功学员承受的无名苦难,换来了众多世人的觉醒。这里选录几个世人明真相的小故事。

50多岁的老许,在一家酒店做保安,他看真相资料后明白了,不但动员全家人退出了中共邪党的组织,还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被法轮功学员无私的行为所感动,硬要拿出50元钱作为真相资料费用,但法轮功学员坚决不肯收。后来他向法轮功学员借了大法著作《转法轮》拜读,自此更觉得事事顺心,失业的儿子也找到了工作,他儿子领工资后,老许拿了一百元钱找到法轮功学员,说什么也得让他把钱收下做真相用,说是要圆了他的梦。

另一位是2006届大学毕业生黄小妹,她看了大法真相资料后,明白了真相也认清了恶党的邪恶本质,立刻写了声明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还拿出一百元钱给法轮功学员做真相资料用。法轮功学员说:我们制作、发放资料、光盘只是揭露中共诬陷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希望世人不要受恶党造谣宣传欺骗,不要在无知中对神佛犯罪。只要世人能明白这些就够了,我们不需要任何回报,更不要世人的钱物。但是小妹一定要他收下,并表示这是自己支持大法的一点心意。

还有一位叫洪姐的,白塔人,出嫁于海丰。2006年回娘家参加当地举办的活动时遇到的一位阿姨,是法轮功学员,跟她讲真相。她恍然大悟:以前整天看电视的造谣宣传,信以为真,连大法的真相传单都不敢看,到今天才明白了被谎言毒害得这么深啊!洪姐当即为自己及家人写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声明,还向阿姨要了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说要带回家给亲朋好友看,让他们也赶快明白真相,临别时洪姐激动的拉着阿姨的手不断的说:“我今天能遇见你真是太幸运了、太幸运了!”

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来没有成功过。在此奉劝那些人仍在作恶的人员马上悬崖勒马,以实际行动将功补过,否则面临的将是正义的审判和必然的恶报。

回首过去,几多悲壮,几许欣慰。揭阳市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严酷的红色恐怖迫害中,没有屈从于邪恶,没有以暴治暴,而是和平理智的向人民讲清真相,用自己无私的付出、用自己高贵的生命,捍卫了真理和公义,帮助了无数人远离邪恶谎言毒害的深渊,走入美好的未来。这种大善大忍的精神将万古流芳,永存于天地之间。

下载:附录一: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下载(4KB)
下载:附录二: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下载(3KB)
下载:附录三: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下载(3KB)
下载:附录四:被广东省洗脑班劫持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1KB)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