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居京城救人忙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算是一名老弟子了。十多年在修炼的道路上跌跌撞撞,但是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我没有迷失方向,以法为师在正法的道路上走过来了。下面我就把最近在修炼上如何摆脱失去丈夫的痛苦和如何在北京救度众生的体会同大家交流一下

一、同化大法 从痛苦中走出来

二零一一年,和我朝夕相伴、相濡以沫的丈夫因突发脑溢血离我而去。丈夫的突然离去,使我饱尝了什么是祸从天降,泪水伴我度过了每一个漫长的日日夜夜,我几乎失去了独立生活下去的勇气。我的丈夫是个很有责任感、爱家、顾家的男人,于我而言,他犹如一棵参天大树,给我遮风、挡雨,家里家外凡事都不用我操心,大事小事都是他一个人去办,丈夫对于我而言就是不能离开的靠山,然而他却离我而去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大法给了我生存的勇气,我想到了师父说的“苦其心志”[1]。我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学法、炼功、发正念,以此来充实头脑想摆脱痛苦忘记过去。但是这一切做起来很难,脑中几乎都是丈夫的身影,处于要崩溃的边缘,经常是炼着功、学着法就会哭得不能自控。晚上睡觉整夜开空调、喝的水全是冰镇的。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多,整个人瘦了许多。

同修、亲人、朋友很为我着急。在这期间几个同修轮流陪我,放下家里的活陪我学法,帮助我在法上提高。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

渐渐的,我体悟了许多,有的人一生苦楚,都是被情所扰,爱情、亲情、友情等,让我们一生身陷其中。只有放下情才能摆脱苦海,解脱自己疲倦的灵魂。在这之前我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更没有用法来衡量自己,学法只是当作任务完成,每天看一讲《转法轮》并没在心性上有所提升,因而才导致我无法承受突然来的打击。

二、初到北京

女儿怕我在家孤单,执意让我去北京呆一段时间。我心里很矛盾,不去吧,怕女儿不高兴,去吧,怕做不了三件事。因为本地的环境相对来说比北京宽松,另外北京也没有认识的同修,心中感到无助,这种纠结困扰了我很久,最终我还是去了北京。

初到北京,女儿女婿白天上班,只有我一人在家。人生地不熟的我也很少下楼,只是在家大量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大约半个多月。后来熟悉周围环境之后,我便走出家门贴真相传单。这些传单是我从老家带去的。因为女儿不支持我出去贴传单、讲真相,我就等他们上班后,发完中午的正念就出去贴真相。先在我们家小区,开始有些害怕,每次出去心都提到嗓子眼,但慢慢的正念强起来。

大约出去贴了四、五天,被女儿察觉了,她很严肃的问我:妈妈出去贴传单了?这里可不象老家呀。我笑了笑说:没事,你放心吧,妈妈会注意安全的。女儿一看也真的没什么事,再加上她知道大法好,从这以后就不太干涉我做救人的事了。

再之后,我就到附近小区去,那里的小区和本地的环境不太一样,每逢节假日小区单元门上都插着邪旗,小区的保安都戴着红袖章,就是平时大街口上都停着警车还有便衣四处巡视。我在出去贴传单前都发正念解体邪恶,果然什么事都没有。从这以后我注重了发正念。

远远近近小区我都走遍了,传单很快就没了。这怎么办?又没有传单的来源。一次我上网偶然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也是一个外地同修来到北京,又见不到北京的同修,当时也很无助,但最终走出了自己的修炼之路。我一下子被点醒了。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中:“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2]师父这不是说我吗?就是安排我到北京来救人,我一下茅塞顿开,从此不再迷茫了。我开始自己制作真相传单,晚上写白天出去贴。日子久了,女儿看我写的太辛苦,就帮我写。再后来,女婿到单位里帮我打印传单,慢慢的,他们由原来的不支持,到没办法,后来成为主动支持。

三、身居北京救人忙

一个周末,女儿陪我到附近的一座商厦购物,在同营业员的交谈中,了解到她是河南人,我心中萌生救她的念头,但顾虑到女儿说:北京不象别处,这里的人很敏感,也很危险,你不能讲。我也不想让女儿担心,所以当时没讲。第二天,我发完中午正念后,就直奔商厦,上二楼找到那个女孩子,先从关心她的角度拉起话题,然后進入正题,结果她欣然接受退出团队组织。接下来,我把隔壁卖衣服的女孩子和门口搞清洁的人都成功做了三退。离开时,看到她们得救后的笑容,我非常欣慰,同时也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有欢喜心,要平稳救人。

我每天上午学法,发完十二点正念后出去救人。我首先破除语言障碍,因为北京外地人很多,有山东、山西的、湖南、湖北的等等,哪个省的都有,开始时听不懂他们讲话,我就用笔往手上写字交流,后来时间长了熟悉了各地的口音,渐渐可以正常交流了。

有一次遇到一位外国黑人小伙子,我瞅瞅他乐,他和我说话我听不懂,我就对他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他听懂了,向我直点头,乐颠颠的走了。

就这样风雨无阻,每天都能救十几个甚至更多的人。被我救的人各行各业都有,如大学生、教师、退休书记、保安、厨师、自行车修理工、中学生、小学生、司机、清洁工、营业员还有小商小贩农民工等。

四、面对多个民工讲真相

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了解很多外地民工还在迷中不知真相,于是我去工地救人了。每次我去工地都需要走很远的路,还得穿过火车道才能到达工地。虽然路途很远,但一想到有很多人要救就不觉得累了。这时的我已经成熟了许多,心想有师父的法身还有护法神为我护法就什么都不怕了,救人的正念开始坚实起来。

有一次一下火车道有二十多个民工在忙着干活有砌墙的,有搬砖的有拌水泥的,运沙子的,我心想:这么多人该如何救?于是稳住了心上前去和大家打招呼。先是和一位拌沙子民工交谈,交谈中故意把声音放大点目地是想让周围的人都听到,讲大法的美好以及现在的天灾人祸和贵州省的“藏字石”等。他认同我说的,骂中共邪党……。这一番交谈,周围干活的二十余民工都听到了,纷纷凑上前向我询问,就这样二十多人一下都退了。看出了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我,在离开时他们都向我挥手致谢。

回到家我马上到卫生间冲洗一遍 。因为工地环境很不好灰大,去一次工地头发身上脚面全是土面子,再加上北京的天气闷热的没办法,但这些和那些个宝贵的生命得救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身虽苦心都甜。

在北京短短几个月的三退救人中,我提高了心性,魔炼了意志,思念丈夫的情已经很淡了,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同化了大法,按照师父要求做的结果。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会更加勇猛精進,凡事用大法衡量自己不断修去人心提高心性,达到师父的要求跟师父回家。

以上是我修炼当中一部份体会在这里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