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兄妹患绝症 妹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下面我谈一谈我是怎样由一个病魔缠身的人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

我今年五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八个年头了。我是一九九四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时三十七岁,按理说正值中壮年,身体应该是最健康的时候,但恰恰相反,我身体却很不好。在我十三、四岁时,父母得绝症相继去世,留下我们兄妹五个,上面四个哥哥,我最小。

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因右腹部里长了一个鸡蛋大的疱块,很疼,而且伴随着低烧住進了医院,经检查诊断为:附件炎。打了三天消炎针后,发现疱块消失也不疼了,烧也退了,医生说观察两天如果没事就可以出院。可是一天还没过完,左腹部又开始疼,再做B超,结果左腹部也长有同样大小的疱块,又开始低烧,疼的无法行走。不知怎的,突然间腰椎颈椎剧痛,甚至老想吐,而且无论坐或躺着,五分钟不到必须得更换姿势,否则疼痛难忍,拍片检查,结果腰椎颈椎骨质增生,而且还挺严重,此时的感觉是身体哪都不好了。

由于拆迁,婆婆和我们一起暂时都住在丈夫单位。因为我们婆媳关系一直很紧张,如今我病成这样,婆婆也不闻不问,她每天买菜都要经过医院也不去看我,我不仅身体疼,心更疼。

这时三哥来医院看我,说几天前他腰疼尿血,去医院后确诊为“多囊肾”,并说这是家族遗传病,兄妹中都有可能遗传上,让我也查一下。正好医生進来查房,我说明了情况后,要求做B超,等诊断下来一看,我也被遗传上“多囊肾”了。我不解的问医生,这病最终结果会怎样?医生说:最终会导致“尿毒症”,无法医治而死亡。听到“尿毒症”三个字,我一震,母亲就是因患“尿毒症”而离开我们的啊!当年母亲身患绝症的情形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年我还不到十三岁时,母亲因病住院了。母亲住院时一直是我在医院照顾,当时由于母亲身体里面的毒素排不出去而导致昏迷,腹部积水,肚子胀的很大,医生就拿一根针头直接插在妈妈肚子上,这时看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妈妈痛苦的皱了一下眉头,一会儿黄色的水从针头里流出来,眼前的一切把我吓傻了,小小年纪的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恐惧,感受到了孤独无助。我在一旁不停哭泣着,却没有能力帮助母亲减轻痛苦。后来母亲还是被“尿毒症”夺去了生命,去世时年仅四十九岁。

人真的很渺小很脆弱,“多囊肾、癌症”对我而言是一个概念,都是绝症。此时,想起妈妈被病魔折磨的整个痛苦过程和结局,难道这也将是我今后的痛苦过程和结局吗?我彷徨了,我迷惑了,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于是,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但是,我女儿才读小学二年级,小时候我过早的失去了父母而生活得非常痛苦,我不能让我的女儿这么小就没了妈妈!我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身心痛苦不堪。由于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感到得了绝症医院也治不了,就绝望的出院了。

后来几个哥哥都查了,除了二哥外,其他三个哥哥都遗传上了这个病。

后来大哥、二哥到家来看我,言谈中,细心的大哥感觉到了我似乎是在交待后事,于是安慰我,别悲观,甚至还举例:一个晚期癌症病人因炼气功而康复的事,我似信非信,也想试试,因为求生是人的本能。

第二天早上,我想到公园里去找气功锻练,但是当时肚子、腰椎、颈椎疼的不能行走,于是丈夫就用自行车推着我去公园。当时我以为人们所说的气功就只有一种,可是到公园一看才知道,原来这功、那功的都是气功,我不知所措的边走边看。当走到法轮功这里时,突然感觉到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这对一个满身疼痛并患有绝症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于是我当即决定:我要炼法轮功!丈夫看我站在炼法轮功那里不愿走,他着急去上班,便对我说:那你就在这里吧,一会我抽时间来接你。然后就走了。我问那些炼功人,我可以炼功吗?过来一位女士回答:可以啊。接着递给我一本《法轮功》,并说:你先回去看看书,明天来我再教你炼功。

我捧着书如获至宝,自己走回了家。在我捧着书回家的路上,就已经感觉身上不疼了。按我当时的状况,我一个人是走不回来的。因为我当时就是因为走不动路由丈夫用自行车推来的。回家后我迫不及待的捧着《法轮功》就读起来,我被书中的法理深深打动,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同时我的人生观也彻底的发生了改变。明白了人生的坎坷不顺和人有病的真正原因,懂得了不失不得,善恶有报的道理。我还没开始炼功,只是看完了一遍《法轮功》,病就奇迹般的好了。

我很激动,又很兴奋,甚至感觉到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沸腾,我很想告诉所有的人我此时的感受。我的第一感受是:如果我能早点看到这本书,我们婆媳关系就不会那样僵,我的身体也不至于那么糟。此时,我盼丈夫快下班,盼女儿快放学,我要与他们一同分享,甚至激动的一个人在房间里急速打转,最后,我等不及了,直接跑到婆婆那去:“妈!我要炼法轮功了!”婆婆头也不抬,慢慢吞吞的回了一句:“嗯,那好啊。”我接着说:“妈,以前都是我不好,不懂事,惹您老生气,都是我的错,以后绝对不会了。”这时婆婆很吃惊的看着我,然后语调委婉的说:“哪里,我也有不好的地方嘛!”就这样,我们僵持了十几年的婆媳关系,瞬间被真诚化解了。说实话,当时如果不是因为书中教人向善的法理打动了我,我是绝对不会主动去认错的。

过了两天我去公园,学了全部五套功法,走入了修炼的道路。我的腰椎、颈椎包括肚子都不疼了,疱块不翼而飞,也不低烧了,身体彻底好了。我也活得开心了,活得明明白白了,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也健康了。我的改变,使我的家庭发生了很大变化。婆婆一遇到老邻居就夸我,说我媳妇现在如何如何的好了等等。

记得修炼前查出腰椎颈椎骨质增生时,我去按摩医院看病时交了两百元,按摩一次十元,我去按摩了两次后,认为不管用就再也没去了,因为按摩医院离我家有十站路,汽车的颠簸使我疼的受不了。我现在再也不受病痛的折磨了。

我修炼后,因为我身体的变化,觉得法轮功这么好,就将功法介绍给我的亲人,想让他们也受益。我的大哥、三哥、四哥支持我修炼法轮功,但是他们却不炼。他们在一九九四年都检查出身患遗传绝症“多囊肾”,分别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相继去世,他们在临终前才想到找我要法轮功的书看,但为时已太晚,但是因为他们在临终前有那么一念,他们都走的非常安详、平静。

我的二哥身体本来很健康,也没有家族遗传病。但和许多常人一样,不相信气功能祛病健身。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受了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不相信大法,而且还诽谤大法,我给他讲三退的事,不要做中共邪党的陪葬品,他不相信,也不愿退团。二零零九年他突然得了肺癌,于二零一一年五十九岁时痛苦地离开了人世,去世时脸上充满了痛苦和挣扎。

我若不是修炼法轮大法,后果也不堪设想。所以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法轮大法又给了我一次生命,健康了我的身体、净化了我的思想,法轮大法是真正的修炼的高德大法。世上的人啊,不要听信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选择一条光明的生命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