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迫害开始后自己人心太重,但心里始终放不下法,不大学法,法理就更不清,这样跌跌撞撞歪歪扭扭的跟着,还自以为是在法上,其实是怕心在作怪,用变异的人心掩盖自己。二零零五年,在师父的慈悲召唤下,我又从新回归到法上,在同修的帮助下认真学法,特别是师父发表的新经文。

通过学法,我对法理有所认识,明白了这次迫害的深层原因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知道自己应该做好三件事。这样我开始和甲同修配合,做《明慧周刊》和一些资料真相,但还是小范围的供应,和大多数同修还是不接触。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地区出现了严重的迫害案例,不到一个月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得到的消息比较及时、准确,同时想到要尽快把这些消息上网,曝光邪恶,赢得国内外大法弟子的援助,和我配合的同修就担负起了这个责任,因为原来负责这项工作的同修都被绑架了。

走在我市证实大法的前沿和专业技能比较强的多位同修,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们在外面比较安稳的同修怎么办?当时一种强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扭转我地的被动局面。从那个时候我俩就开始制作资料,而且资料比较全,谁要什么都有。几年来,甲同修负责技术,我负责外运,保持单线联系,甲同修从来不知道我送给谁,接资料的也不知道资料来源,那时我没有过一次同时接触多名同修的时候,我认为甲同修是技术同修,更不应该接触更多的同修,而且认识甲同修的人很少,我俩几乎就在同修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做着证实法的事,比较封闭,也许在当时环境下就应该那样,有力的稳定了当地的修炼环境。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

二零一零年十月的一天,乙同修说有件事要与我商量,她说:“想制作二零一一年的真相挂历,但是缺少人手,也没技术,没地方,还涉及到耗材。”我说:“好办,只要咱们有愿望,师父就会给安排最好的。”我和甲同修见面一说,她就说:“技术没问题,装订机已经到货。”原来她也早有此意,从此我俩就开始制作挂历,因为我俩都要上班,制作的数量还是很有限,同修们都认识到真相挂历的救人效果,愿意去发,供不应求。乙同修说:“真相挂历需要量大,而且时效性强,咱们得找个合适的地方做。”

当时我就想起一位同修大姐,我和大姐并不熟悉,只是去过她家一次,感觉她比较单纯、观念少,修炼路走得很稳,从没受过迫害,而且居住环境比较适合。我和乙同修去大姐家那里看一下,并且说明来意。大姐很高兴,说:“那太好啦,我正想做点啥证实法的事,发愁不会干哪!”我们又和大姐的丈夫(未修炼、但明真相、非常支持大姐修炼)進行沟通,他说:“没问题,你们忙不过来时,我还可以帮着你们做。”

一切事情就这么顺利,乙同修和我都说这些事就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一批又一批的精致挂历,从大姐家中运走, 很快发到世人手中,很多世人争着抢着要。同修们共同配合,在制作和发放的过程中发生过很多感人的故事。

一位小伙子正好要结婚,一位大法弟子送他一本漂亮挂历,他高兴的说:“我正愁结婚录像时,手里没啥拿的,我抱着挂历录像行不?”同修告诉他:“那太好了,你多大的福气呀!”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要到离市里二十里地的集市去救人,她不修炼的老头骑着三轮车送她去,她大大方方的在市场上喊:“挂历,挂历,谁要谁得福报,看懂了,避大灾,避大难!”有的不但自己要,还给亲属要,有人怕得不到,就要围着抢,她就嘱咐:“排好队,一人一份。”没得到挂历的人急切的问:“那我们哪?”她又拿出准备好的小册子、护身符赠送世人,这样大量的真相资料在很短的时间内发到了世人手中。(其他同修不可效仿,视自己的修炼状态而定)

一会儿,一位好心人急匆匆走来:“你们快回去吧,远处有坏人要举报。”她想:没事,我们做的是救人的事,我们走的是另外空间,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坏人看不见我们。他们很快离开现场,安全返回。

我们地区大法书籍比较缺,靠外地同修送,我和甲同修就摸索着学起做书,开始做《九评》,每周五十本左右,熟悉一点后做大法书,谁请大法书我们只收成本费。陆续的开始做神韵和九评光盘等,我俩都是上班的,项目越来越多,感到时间紧,我们就协调其他有能力、有条件的同修参与進来,有的负责打印、有的负责装订、有的负责刻录,有的负责包装,有些资料点什么都能做,有的负责技术,技术同修又把技术交给了分担项目的同修。这两年中,很多同修都走出来了,大家互相配合,比学比修。我们的路越走越宽,环境越来越好。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乙同修说项目同修应组建学法小组,这天神奇的事发生了,我俩想到的同修我都巧妙的遇见了。从那天起,每周一次的项目小组的集体学法坚持至今,从未间断。这位做挂历大姐的家里自然就成为同修们取送资料经常来的地方,细心的大姐把每一份资料,不论光盘还是真相小册子或是大法书籍料理的非常整齐,这样同修很快就会得到所需求的资料。

现在我们地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项目的每个同修通过参与小组学法,整体配合、遇事向内找,比较稳步的走在正法修炼路上。没有谁指定谁,都是自己主动的去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事。

现在同修又在协调着找回昔日同修,并及时和他们组建学法小组。虽然我们还存在一些不成熟的地方,但是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现今保证了各个救人项目基本稳步的進行。

我悟到什么事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那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法身的具体安排,只要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和师父的正法進程,一切都顺理成章。

还有让人意想不到的两件事。同修丙,夫妻都修炼,丈夫被非法劳教,她也比较封闭。一次我偶然遇到她,说有空坐坐。我们约定一个地点,我从包里掏出书,我们只是在一起学法,给她的感觉是我的变化非常大,正念很强,竟敢在包里带那么多的大法书。

同修丁,也是夫妻修炼,她丈夫被几次非法庭审,邪恶想构陷,她很迷茫。一次路上相遇,当时她还不认识我,我从包里掏出一盘神韵光盘赠给她的同事,那时候给她及同事显现的是我包里是满满的一兜子光盘,其实也没那么多。她俩一样的感觉是自己要精進了,堂堂正正的做自己应做的事。大概就是“相由心生”吧,自己的正念之场、想要同修形成整体的心态,带动了她们,这两位同修很快溶入整体,做着适合自己的证实法的项目。这也是后来这两位同修自己谈到的。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的几句话:“正念很足的、坦坦然然的,做自己该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

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