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路上化解魔难的“及时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中共恶首江泽民利用中共的专制体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造谣、诬陷、绑架、虐杀,一时间使无数世人被蒙骗和煽动,仇视大法,陷入了随恶逐流的危险境地之中。

为了挽救世人,十几年来,我们与大陆千百万大法弟子一起坚持讲真相,反迫害,几乎踏遍了所在市区的街街巷巷、毗邻乡村的山山水水,在走向神的路上历尽千辛万苦、风风雨雨、重重魔难,但无时无刻不感到师父的亲切呵护,突遇魔难时神奇化解的“及时雨”,至今让我们难以忘怀。

专程来接的“特殊班车”

二零零五年夏季的一天,我们几个同修到远处山区村庄发放真相资料,由于许多地方需要步行又道路不够熟悉,等我们发完资料赶到市区边时,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

此路段较偏乘客稀少,公共汽车早已停发,出租车也杳无踪影,要从这里步行回家至少要一个半小时,况且经过一个下午的跋涉,我们确实感到有些疲乏,望着朦胧的夜色真有点感到惆怅,多盼望有辆车来啊。

突然我们眼睛一亮,远处真有一辆公共汽车缓缓驶来,经过面前时我们试探着招一下手,汽车竟意想不到的停了下来,并打开车门,正是我们要找坐的那路公共汽车。当时我们高兴的上了车,司机很客气的让我们坐好,车驶动后我们诧异的询问司机怎么这么晚还有车,司机说他是末班车到站后吃完饭,突然转念想回家看看,就开车路过这里,看到我们招手就让我们上车了。好心司机把我们送到家附近的车站才在我们的道谢中离开。

此时我们豁然明白,这特殊班车一定是师父派来专程接我们的,不然这事巧的就无法解释。

玉米地里的“小导游”

二零零七年七月下旬的一天上午,我们在几个村庄做完真相后,回返途中遇到一片约七八里方圆的玉米地,要绕行需很长时间,我们为了节省时间,决定从玉米地中间小路抄过去直奔公路。可一进玉米地就和想象的大相径庭,此时节玉米长得比人还高,杆叶密密匝匝,田间小路弯弯曲曲,绕来绕去,如同入了迷阵一般,一会走着走着前面是一个大水洼,一会又是一片围着篱笆的果树林,一会又莫名其妙的走回了原地,就这样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找到出去的道,甚至从哪条路进来的也搞不准了。

傍午时分,大地里一个人影也没有,想问都没地方问,如此转悠咋是头?这时我们想到师父,请帮我们尽快走出去。说来神奇,也只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就骑着自行车跌跌撞撞的赶了过来,(因小道坑洼不平)我们迎住小孩赶紧问路,只见小孩爽快的应一声说“跟我走”,小孩前面骑车带路,我们在后面紧紧跟着,约十五六分钟我们终于走出了这块玉米地。

当我们以感激的目光投向小孩致谢时,小孩摇晃着脑袋说一声:“我走了。”就骑车消失在前面的村庄里。

天上掉下来的奖励

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三年多时间里,是中共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最疯狂的阶段,妻子先后三次进京上访五次被绑架关押,我本人也被邪恶围攻监控,免除领导职务,尤其是每次进京证实大法清白,都遭到了邪恶抓捕迫害,同时未经过我们就在经济上肆意罚款和克扣工资,仅二零零一年一次就抢劫了我们四千多元。

邪恶的迫害,给我们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尽管粗茶淡饭,日子还是过的相当艰辛。就在我们这支不敷出的岁月,每年年底我都被某大报刊评为优秀通讯员,每次奖励两千元,这在以前十多年的业余写作生涯中是从未敢想过的。况且发生邪恶迫害后,我一年也只写十多篇稿,与政治有关的根本不写,竟奇迹般获奖。我心里清楚,这雪中送炭的奖励是师父对弟子的关怀和鼓励。

十里相送的“陌生朋友”

二零零七年十月下旬正值深秋季节,我们几个同修到山区农村发完真相资料后,顺山间小路往回走,下山穿过一片农田后,突然一条三四丈宽的溪河挡住了去路,溪河里到处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深的地方没过膝盖,而且深秋时河水很凉。

我们环顾左右,四周杳无人影,除了河水、山林就是庄稼,要趟水过去裤子、内裤都得湿透,过河后还要走很远的路,真叫我们犯了难,我们犹豫的在河边转来转去,这时又想到了只有师父才能帮我们,我们从心里想着师父。

十多分钟后,一辆农用拖拉机好像从大地突然冒出来一样开了过来,我们走过去请那位司机帮我们过河,这位四十多岁的庄稼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且过了河问我们到哪去后,仍径直往前开,我们说:“我们下车自己往前走吧。”那位司机爽快的说:“赶上我顺路,我送你们到车站。”拖拉机连续过了两个村庄,又顺大路开了七八里地,把我们一直送到有公共汽车站的地方。这朋友般的慷慨相助,让我们下车后真有点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语言来道谢,只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有福报”,那位司机憨厚的笑着、听着,连连说:“记住了,记住了”。

小伞战败山猫子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我与妻子外出做真相,路过一山村外的果树林时,两边果树林的中间有一条小路,路旁长满杂草,约有一丈多宽的距离。我在前面走着,妻子因故暂时被我落下很远。

在经过路边草丛时,突然一只猫一样的动物呼呼叫着像箭一样蹿了过来,快的令人猝不及防,(后来看清是北方叫山狸子的动物,野性很大,发作起来很凶)我只好用随手携带的小折叠伞阻挡。此东西动作相当灵敏,牙齿和四爪都非常尖利,左扑、右扑像闪电一样,容不得你有半点空闲思考,我用小伞抵挡着,几分钟的时间也不知被扑了多少下,最后利用它竖起身毛目露凶光喘气的时机,我转身跳到路边有利位置,并发正念除恶,使其不再追击。

缓过劲来细看小伞被抓的伤痕累累,骨架分离,而我穿着短袖衬衫、薄料单裤却没受一点抓伤、咬伤,神奇小伞保护大法弟子,可佩可叹。

十几年来,虽然江泽民一伙邪恶利用中共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但世人渴望真相、期望大法弟子救度的大潮是任何邪恶都阻挡不了的,真诚信赖大法弟子,帮助保护大法弟子的感人事件,在神州大地千千万万、万万千千的发生着,法轮大法最正、最好已经在越来越多的世人中深深扎下了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