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没有丢下我 我还有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九六年的一趟远门,使我喜得大法,学会了四套功法,看了三讲《转法轮》,很遗憾没有全部看完,埋下了一粒种子,当时我十六岁。

二零零零年参加工作,住集体宿舍晚上睡觉总是有一个陌生面孔出现在眼前,满脸皱纹样子很可怕,每天都害怕睡觉,就连白天睡觉也是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动不了起不来,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十分难受。睡觉对于别人来讲是件好事,但对于我来讲却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亲戚同修说我该学法炼功了。

就这样我正式走入修炼。当天晚上睡觉,感觉身边坐着一个人,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心里暖暖的融融的,特别踏实,当天就睡了个好觉,从那以后再没做过恶梦!炼功第三天晚上做梦打死一只带毛的动物,毛极细极软,在我眼里它只有蜘蛛那样大小,我轻轻的用眼镜盒一拍它就死了,还把它的身体拧成几节,同修说那就是真的有东西在干扰。我每天只要有时间就跑到同修家学法,当时的信心很足,修炼半个月左右,单位组织的爬山活动中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前一年活动从山上下来睡了两个小时后身上还是又累又乏,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今年轻轻松松的走了回来,还去上了班,完全没有累乏的感觉,而且我上学时的胃病也不翼而飞了,大法实在是太神奇了!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

修炼是严肃的,我没有真正的领会到修炼的意义,没有真正的从法上认识法,不知道该怎么去修,其实就是学法不深也没有参加集体学法,更没有和老年弟子交流,使我走了很大的弯路。睡梦中过色欲关时,几次都没有过去,醒来后懊丧的不得了,精神和心理上的压力很大,主要是没有真正从心里认识到,就随着思想业认为自己不行就这样下去了,对修炼失去了信心,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成了下士中的下士。

二零零三年,我和丈夫为了结婚而结婚了,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经常出差,丈夫是个走半个月也不会打电话回家的人,更不要想他会去主动关心别人。不管我在家付出多少为婆家付出多少,他不但不承认,也没有任何赞同的话,我对于他来讲和空气没什么区别,因为我修炼了,即便这样我们的家庭也算和谐。怀孕后我就再没看大法书,完全放弃了修炼,慢慢的心性越来越低,原先的忍耐和谦让越来越少,人的东西越来越多。孩子出生不久,丈夫背叛了我,孩子七个月了,丈夫也不和我同房睡,在自己强烈的要求下,我怀孕了,后又去堕胎,造下了重大的罪业。那时的我完全是个常人。丈夫不会因为我做了人流而去关心我,他又出差了,没有一句询问的话,没有一个电话。慢慢的我的抱怨越来越多,修炼时所有能忍耐的事情,到那时都做不到了,觉的自己受够了这种没有生机的生活,还觉的自己还很年轻,有好多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享受还没有得到,我变回常人,甚至不如常人,争斗心,求常人的卿卿我我,对情的执著,导致我后来喜欢上了网上聊天,后出轨背叛了丈夫,那时连常人还不如,这一错就是四年。二零一零年我们离婚了,给孩子也带来了很大伤害。

我强烈的追求感情生活,旧势力就安排好了这一切,后来找的那个人和丈夫是完全相反的,很会体贴人,很健谈,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还很说的来,总有说不完的话,精神物质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乐在其中不能自拔。我们非法同居了,更可恶的是他还有家室,常常在良心的不安和对情的执著中挣扎。如果不走师父安排的路,必定走的就是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是死亡的路,不归路,绝对没有好下场。后来他原形毕露,动辄动手打人,而且是大打出手。我执著的心在一次次绝望中死去,即便物质生活很丰富,但我并不快乐,他的铺张浪费和损人利己的行为使我明白我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自己扪心自问我本不是这类人,怎么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是因为对情的执著,我被情冲昏了头脑,抛弃了最基本的做人原则,为了情把自己弄的非人非鬼,细想“情”是什么?是死灰一堆,是最靠不住的东西。这时我想起了曾经修炼时的美好,悟到了我今生来世的意义,此生除了修炼大法,其它的都毫无意义。

我好想回到过去啊,但深知自己犯下的重罪,没有颜面面对纯洁神圣的大法,更不敢求师父。这一切师父都看的很清楚,是师父慈悲,不想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安排了同修给我讲真相。听到真相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心想师父没有放弃我,我一定好好修,弥补过失。我与同修接触的事他知道后更是大打出手,扬言要打死我,还要把我关在铁笼子里,还把孩子关在厕所坑里不让动。因为修炼时我只看过《转法轮》,有针对性的讲法全然不知,正念很少,那时都是同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增强了我的正念。最后的三天他天天打我,逼我放弃修炼,因为他知道,我修炼后是不会再和他在一起的。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把孩子送走,他打我时,也没有停止给他讲真相,就这样过了两天,第三天下班他又去接我。当时我想回去肯定是挨打,为了讲真相挨打也认了,再给你最后一次听真相的机会。现在看这样想是错的,不能主动去挨打。最后的晚上,他要烧我的乳头,毁掉我的下身,当时就想不容许你这样对我,打累了最后他用棉被捂我的头,逼我承认学大法和见同修是和别的男的有不正行为,只要我放弃修炼他就会放了我,不计前嫌给我更多的补偿,否则就捂死我。那一刻我头脑是清醒的,我一直在发正念,背《洪吟二》<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我一直在求师父救我。在不透气的最后一刻,想到这是对我生死的考验,心想生死又何妨?死也要跟着师父走,被子突然揭开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我没必要再讲什么了,该说的该讲的都已经讲了,只是盼着天快快亮起来,赶紧离开这黑窝。师父不允许他再打我了,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操控,他也没有先前那么恶了,只是说:“你××命真大,我真想拿刀捅死你”,其实他就是旧势力安排来取命的,折腾够了,他打起了呼噜。那时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对同修的感激,下定决心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不管生活有多么的艰难,我都再也不要离开大法了,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头上感觉有法轮在旋转,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天亮了各自去上班,他扬言晚上回家继续打,我斩钉截铁的告诉他,我不会再回去,不会再去做伤害别人的事,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任何瓜葛。当然他是不会同意的。后来我凭着正念和同修的帮助平稳走了过来,没再纠缠下去。其实是师父不容许他再胡来。银行卡里的二十万现金,还有房子的首付手续我都留下给他了,不是我的一分也不要。后给他妻子发短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以及给她的伤害,但是给人家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写到此提醒如果有和我一样执著于情的同修,快快放下吧,一切都是空,千万别和我一样付出沉重的代价后才放下,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没有师父我是不会走到今天的,是师父给了我重生的机会,这个机会我会好好把握。

出来后生活成了主要问题,我每个月只有一千二百元左右的工资,孩子幼儿园上托,一个月要将近九百元的花销,也很发愁,我欠孩子的太多了,我对不起孩子。当晚做梦,我小学一年级的李老师带我去找我的前夫,我在一边等着,不知老师和他说了什么,回来时我缠着老师的胳膊,只见老师笑眯眯的象是心中有数的样子什么都没说。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在帮我,给我安排了以后的路。写到这我已泣不成声,无以言表对师父的感恩之心,唯有化成精進的动力,让师父少操点心。我和丈夫离婚一年,他还没有结婚,家人和同修都让我搬回原来的房子住,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孩子,房子归丈夫和孩子所有,我有居住权,丈夫打电话也乐意让我们回去,我和孩子搬回去他很高兴,他在外面也吃了很多苦,也学会了顾家,比以前要珍惜家了,后来我们又领回了结婚证。我很珍惜现在的修炼环境,不管丈夫做了什么,我一直在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他表现也很好,孩子有了温暖的家,性格也越来越开朗了。我的心归正了,一切都归正了。感谢师父,是师父为我和小弟子安排了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人言有限,此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心情才是对的,我知道要给师父争气,好好修炼,再也不能给师父丢脸了。

这几年我落下了很多,悟到只有加倍的努力,才能赶上,我把这一年积攒下来的工资一万元给了资料点,平时从买衣服的钱里攒点也用来证实法,没有法就没有我。每天尽量的坚持做好三件事,把以前没有看过的经文补上,看到师父关于色欲心方面的讲法时,我捶胸顿足,哭的头晕眼花身发软,懊悔不已。自责是没有用的,赶紧往前赶,往前赶。师父没有放弃我说明我还有希望。

看着同修做的那么好我很受触动,圆容好师父要的才是我们要做的,师父要求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自己便成立了家庭小资料点,减轻了同修的负担。广传神韵做主流也是师父要的,所以经常给一些开小车的人发放,效果挺好。一次路过夜市,看到人挺多,心想把我书包里的宝贝赶紧送出去,自己便下车凑了过去,要了五元钱的烤面筋,吃是次要的,送光盘是主要的。先是问了一个人,她说看过,家里有修炼的人,演的很好。转身给卖冰粥的大哥送,他说看过了,经常在电脑上看大法的书籍,我问他是不是上的明慧网,他说没有,我随机送了他一个破网软件,他说:“法轮功的资料我全看,说的特别好,我就相信,这个世界如果离开了‘真善忍’就没法生存。”我很受感动,他还介绍一个人让我发,说他也经常看,这时又围过来几个人,我顺着他指的人送了一个破网软件,给旁边的人发完了最后两张,准备回去。我离开的时候还能听到他们在很有正气的说,我就觉的法轮功说的有道理,我就爱听,你一言他一语大家议论了起来,场面很壮观。回去后我不断的感慨,真是象师父所说的“众生醒来存正义 全民三退恶党毙 同协力 千古文明从新起”[1]。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这也是师父对我讲真相的一个鼓励,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差我们正念的去做,其实走出来很容易,师父时刻就在身边保护着我们,我们还怕什么哪。一次发神韵光盘,发到了一个便衣手里,先前并不知道,开始和他讲神韵如何好,他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前两次我没表态,后又问,我心想这么好的法堂堂正正的有什么不好说的,我说是。“你家就在这住?”,我说嗯,“你看你家孩子长的多帅,你就干这个?”我告诉他法轮功没有错,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别听电视的诬陷,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只有中共在迫害,善恶必报是天理,大法是救人的,不然我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和你说这些。这时旁边的一个摊主很气愤的说:“唉,你快走吧,他套你哪,你还讲,他就是抓这个的”,当时我全然没有心动,说;“我看你就是个好人,再恶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他的脸一下就红了,他说自己就是好人。我心里想,师父就在身边,谁也动不了我,我就是来救你的。他说:“现在马上就开十八大了,人们就专抓你们这些人,你还敢出来讲?”我笑了笑,心想我们就是为了救人,他一直在看他的手机,但始终没动,他问我:“这么多人你为什么要给我,怎么不给别人?”我说:“我就看你长的善良,象有缘人,所以才和你说,人在疾病和自然灾害面前是最无能的,只有靠神佛的保佑,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希望在灾难面前你能平安幸福!”临走时他说:“谢谢你啊”,我说不用谢,就这样轻松走开了。别管发生什么事,只要第一念能想起师父就什么都不会有,只要保持正念时刻在法上,我们就是安全的。这是师父给我出的一道考题,同样也是鼓励,回天路上我刚刚迈开了步子,要平稳的大步向前走,兑现来世的嘱托,还需要加把劲,精進再精進,我的责任很大,担子很重。

带好小弟子是我的责任,在学法上我和孩子已落下了很多,尽量的弥补吧。孩子很懂事,悟性也高,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坚持听三讲,说的话都是师父的原话。孩子的变化很大,学校的老师都喜欢他,平时在生活中很注意收集电话号码,只要是在马路上或什么地方发现名片、邮单不管多脏都要捡起来揣在兜里,回家给我还要高兴的说上一句:“妈妈,又有几个人要得救了。”在家里看着我做家务忙不过来,占用了学法时间,他就主动帮我收拾家,洗衣服,擦地。看着孩子这样,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这时他还要安慰我说:“妈妈没事,吃点苦是好事”。九月份孩子上一年级了,现在的学校只要是一入学,就被强逼加入邪党团队,这个问题我们早有准备,孩子说妈妈我是绝对不会加入的,不仅不加入,还不能受到毒害。当时我们有两个方案,一是走过场参加仪式但是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让一切邪恶解体。二是在宣誓当天请假,但必须得提前得知消息,那就得求助于师父了。计划比不上变化,一天孩子放学回家,说:“妈妈,我和你说点正事,今天学校宣誓了”,我迫不及待的问:“你怎么做的?”孩子说:“我当然没宣了,老师和我们说了以后,我都没有心理准备,只是在心里说我不要加入,我不参加宣誓,我不要听邪党的歌,就在心里求师父,并一直发正念!师父就给我堵住了耳朵,只能听到同学的说话声,完全没有了邪党队歌的声音。当时一个高年级的姐姐带着全班宣誓,说宣誓是很严肃的,不准全班同学乱动,我当时就想它不值得尊敬,全班同学也不能尊敬它,我又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我的眼睛看到谁,谁就开始捣乱、折腾,于是我前后左右把全班都看了一遍,于是全班的同学都开始捣乱,闹腾。在宣誓的关键时候老师喊我们几个去领英语书,领回来后仪式还没有完。我继续发正念不要听到,刚想完,老师就接了个电话,说光领了书,还有英语磁带没有拿,我们又去了一趟,回来也正好结束了。”就这样顺利的躲开了向邪党宣誓,我听到后内心十分的喜悦。只有法能改变人,孩子今天的表现全是因为学大法而归正的。带好小弟子也是我们的责任。

在这正法的最后关头我又走回了大法,这简直是太幸运的事了,还好我又走了回来,否则不堪设想。今天的我是幸运的,幸福的,同样责任也是重大的,艰巨的,我深知自己犯下的重罪,怎么才能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只有一个办法──听师父的话,还需要我们用真心去修,善心去做,把握好师父给安排的每一次过关机会。

层次有限,希望与同修共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帮助过我的所有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红潮末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