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领我走上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

一、得法、真修、为讲真相铺垫道路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我找到炼功点和学法小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道路有了转折,命运开始改变。每天早上四点到炼功点炼功,晚饭后去学法小组学法,看师尊讲法录像,从不间断。在不断的学法中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佛法,师父是来度人的。我们来到人间当人不是目地,目地是返本归真,返本归真就要修掉自身不好的东西,提高思想境界才能回去。这个法太好了,以前从来不知道这个理,没有人讲过。我一定要坚修这个法,所以我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与同修们的比学比修中提高很快,仅两个月的时间师父帮我消病业,净化身体,胃疼、上吐下泻,吐出血块和黄水,便出脓血,但学法、炼功、上班照常,一周就都好了。从此以后敢喝敢用凉水了,一直到现在什么胃病、气管炎、咽炎、产后受风、头痛、神经衰弱等满身的病全好了。

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伟大,不但病好了,思想境界得到升华,改变原来爱争斗的性格,与人为善,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帮助别人。工作中尽职尽责,部门工作和个人工作都获省、市表彰。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实修自己,淡泊名利。因此领导和同事,还有曾经有过矛盾的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并说:你看某某的变化就知道这法轮功不错。我就把几本《转法轮》拿给某些领导和同事看,他们都觉得好,有的也炼了一阶段。这也给我在以后的讲真相中铺垫了道路。

二、用实际行动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江贼利用共产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全国各地抓人、毁书,电视报纸整天宣传诬蔑大法,真象天塌了一样。那时我修炼一年的时间,深明大法的法理和在大法中亲身受益,我就知道是共产党在造假,搞运动,所以学法炼功一天不落,电视不开机,不听、不看。

当时我也想过用什么办法去揭露邪恶的谎言,制止迫害,恢复我们的修炼环境,还大法和师父的清白,也没想出好办法。大约在九九年十月份,同修拿来一份复印的传单,题目记不清了,内容是揭露江泽民主张迫害法轮功的,于是就到复印社复印,然后回来粘贴,发往住户和报箱,以后有新内容就去复印,一直到有资料点时,我家就成了资料转运站,同修送来大包资料我分发给其他同修。那时我都带很多张,有时二百张,发十个楼门也不觉累,从中去掉很多怕心。

那时集体洪法挂条幅、喷字、放真相小喇叭我都积极参加,一次和同修把小喇叭放在八层楼顶,定时到早上七点播放,正对着市场,市场上的人很多都在静静的听了四十多分钟。邪恶慌了神,不知用什么办法凿开我们上的大铁锁,人们纷纷议论“这法轮功平反了,又让炼了,原来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啊!”

那时无论在单位,在乡下,走到哪接触的人我都把大法的福音、美好告诉他们,揭露邪恶的谎言。由于我单位领导和同事有的看过大法书,也明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有个老领导说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一个傻的,都是好人。所以上边邪恶办洗脑班,他们保护我,不让我参加,免遭洗脑迫害。

三、第二次進京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正是邪恶最疯狂的时候,全国各地大法弟子前赴后继不断的涌向北京天安门去证实法,让全世界的人民都了解中共在迫害大法弟子。师父说:“人家说你是邪法,你都无动于衷,我说就不对劲了。”[1]我悟到:没有大法就没有大法弟子的一切,我决心放下一切去北京用生命捍卫大法,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我请了年假和一位同修顺利到达北京,二十二日上午我们俩去天安门广场。那天天阴冷,飘着小雪,游人比较少,我们从西往东想找人多的地方打横幅,这时武警过来盘问,三个恶警拽我俩上车。同修喊“法轮大法好”,我在车上高喊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恶警拿着警棍向我打来,同修制止“警察不许打人”,他又来打同修,我就拽警察喊:“不许打人”。他骂着脏话,又来打我,这样几个来回,把我俩胳膊、腿都打青了,但也不疼,是师父为我们承受了。

后来把我们送走,关在前门派出所的大铁笼子里,里面已经关了六十多位各地来证实法的同修。恶警提审大法弟子连打带骂,邪恶至极,各地恶警也来认人。大家谁也不报姓名,一起高声背诵《论语》、《洪吟》,高喊窒息邪恶,邪恶的气焰被压下去了,晚上警车又把我们拉到西城看守所继续迫害。我为自己在天安门没打出横幅感到很愧疚,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这次在天安门没做好,很惭愧,那么从现在起,我一定要做好。

在体检时,原来血压不高的我竟然180,我明白是师父在加持我。恶警让大家吃饭,我不吃,我要带头绝食抗议,有几个同修也不吃。年三十早上,恶警伪善的拿来饺子、瓜子、糖,我依然不吃,心里背法,想起哪段背哪段,心态越来越稳,正念越来越强。大年初一的早上看到走廊里恶警拽大法弟子去灌食,我在的监室绝食的同修也被带出去。我看到这边放着粥,不喝的就被带到那边强制灌食。我喊“我拒绝灌食”,恶警举起警棍骂着脏话要打我,我直视他的眼睛没有怕,他的手在大法弟子的威严下垂了下去。开始量血压又是180,我被强行灌食,那邪恶的场面无法形容。我流着泪在心里说,这是什么世道啊,大年初一对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野蛮灌食、迫害。

当天中午看到走廊里一男两女同修被叫出去,我的直觉是放他们出去了。这几个人都非常坚定,那个男同修一直不配合邪恶,被扣着手铐和脚镣。我想我也该回去了,果然听到喊我出去,从这一刻起,我们四人第一批闯出魔窟。初二到家,初八上班,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因我去北京前就这样想的,我一定上班前回来。同修在正月初六也回来了。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四、学好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一年三月末,因同修的丈夫诬告,我被迫流离失所后,去同修家被蹲坑的恶警非法抓捕,送到邪恶的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邪恶的魔窟里精神、肉体上备受凌辱和摧残。在恶人不分昼夜的围攻下我迷迷糊糊时,他们拿假经文用欺骗手段使我摔了大跟头,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清醒过来我痛苦万分,当即正告邪恶我做错了,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作废,回来反思自己这是学法不深的缘故,只是从感性上认识法,没有达到理性认识大法,所以我下决心要学好法。

师父说:“我想呢,就讲这么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2]我悟到学好法是讲真相的基础,所以重新工作后,我有空就背法学法发正念。

我接受同修的建议:让我看十遍七二零后师尊的新讲法和经文。我按年份写了目录,一遍一遍的不知看了多少遍,每天保证学一到二讲《转法轮》,法理越来越明白,我更明确救度众生是头等大事。

随着学法的深入,讲真相正念强、效果好。凡是来我办公室的同事和来办事的人我都给他讲真相和办三退。不管在哪遇到有缘人就讲。一次我去书记办公室办事,他又提起我流离失所的事,很不满意。以前也对他讲过真相,因为他九九年刚调到我单位十天就赶上了迫害法轮功,主抓这项工作,记的他上午打吊针下午就下去迫害,这次怕我影响到他的升官,所以很恼火。我耐心和他解释说:“是别人诬告了我,我想暂时回避一下,过几天就回来,也请了假,可是你们却小题大做找到我老家,我想回也回不来了。你要怨就怨你的上边,怨江泽民搞运动迫害好人。我们炼功的都是好人,你看看某某村的老头老太太他们炼功就是想得到一个好身体,你看他们哪个象夺你们权的,你今后不但不能抓他们,还要保护他们才对。”他说,那上边布置来的任务,我们作为党员干部不管能行吗?我说你干嘛那么认真,应付应付就行了呗,我的为人你都知道,要不炼功能这样好吗?他一直在听,从那以后他态度有所改变。

我重新工作后来了几位新的领导不认识,副书记找我谈话说:“大姐,我来后就听说你这个人可好了。”我说:“是啊,修真、善、忍的人都是好人。”我也讲给他真相。他说领导班子研究考验你一年,按一般干事待遇。结果超过九个月也没恢复我的高级职称待遇。

通过学法我悟到正法时期修炼与个人时期修炼不同,不能一味的承受,哪里有问题就是我该去讲真相了。一次,我又找书记要求恢复我原来的待遇,可是去了几次,不是来人找他就是接电话,话没说几句他就说你回去吧,下次开会研究,去了六次也没解决。

我就找自己差在哪里呢?我正念也发了,也学法了,怎么就这样搪塞我。通过学法,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我的基点没摆正,是为了找他办我个人的事,没有从救他这一根本目地去讲真相。中午休息时我发正念,就想:书记年纪轻轻的,因迫害大法却遭了报,得了糖尿病,中午食堂就餐,好菜、好饭他吃不了,吃玉米窝头,妻子也做了手术,有多少钱、官再大有啥用?真可怜!不知不觉的我眼泪流下来了。我决定上班时间一到再去和他讲,不提任何求他的事,请师尊加持弟子。

一点刚到,我就上楼找他。進屋后,他说:你又是为那个事来的吗?我说不是为那个事来的,不为那个事我就不能和你唠唠嗑吗?你今天无论如何也得给我半个小时时间和你说点话。今天中午大姐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心里难过极了。他说为什么?我说:为了你。我想你不明真相,迫害法轮功,意味着什么,结果你知道吗?我担心你呀,毕竟我们都共过事,你也挺善良,你也是被欺骗的。今天我必须好好给你讲一讲。

于是我就滔滔不绝的讲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叫人做好人,讲我自身的例子,又从天安门自焚造假栽赃讲到大法洪传全世界,讲到善恶有报的例子时,也有他认识的人。记不清讲了多长时间,他一直听我讲,主要内容讲的差不多了,这时有人来找他,他说:大姐你回去吧!这周五班子开会一定研究。结果周一上班时间问题解决了,恢复我原来的职称待遇。

过大年单位组织联欢会,大家唱歌,我和同事在左前侧坐着,书记边唱边走,拿到刚得到的纪念品向我坐的方向走来,当众送给了我。我很高兴,高兴的是他明白真相后对大法弟子真诚感谢,同事们说书记高看了你,从此以后他真的没再布置什么迫害法轮功的事。就在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会邪恶猖狂时,单位上下一直很平稳,没有绑架大法弟子的事发生,一直到我退休,后来他也调走了。

我单位新调来一个“六一零”办公人员,每周末值白班就安排她和我在一起。关心我的同事叫我不要和她讲,怕她讨好领导告发我,我想她越是这个身份,我就越应该讲,怕她无知的迫害大法弟子而造业。一天她在门卫看电视,我说你看电视上演的也不都是真的,天安门自焚造假都能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你说它什么假造不出来。她静静的听着。我说你干这个工作不怎么好,管法轮功的部门容易造业,我看你这个人很好才告诉你,千万别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是修佛的,并举了一个居委会主任举报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例子。她说:我听明白了,我也讨厌那些居委会的人,老去挨家挨户的调查,登记人家法轮功,我能把握好自己。后来我又進一步给她讲了真相,并劝她退出邪党组织,她也同意了。我帮她声明在位时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现在她早离开了那个位置。

五、广传九评劝三退

自《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发表后,我看了好几遍,书里写的共产党所做的坏事都是事实,我亲身经历的,见到、听到的也很多,人人要都看这本书保证都能退出。开始时,我当面发给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后来多了,就到住户发。我单位党校校长负责上邪党党课,一次我送给他一本九评,过后我问他你看这书写的怎样,他说写的太好了,谁写的?我说是神写的,真的,写的那么真实。当时就给他退出邪党组织。我单位的同事大多是邪党党员,把当官追求名利看的最重,对他们劝退较难,可是现在师尊延长正法结束时间,就是让我们多救人,抢人,如再不抓紧他们的下场多可怜。大法弟子的责任、慈悲心促使我在这个邪党严厉控制的地方,用师尊给我的智慧理智的去做,有不少在职和退休的同事、领导相继退出了邪党组织,为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牢记师尊的教诲,在日常生活中如购物、洗浴、理发,经常换地方讲真相劝三退,出门办事打车乘公交,上门维修的,收废品的,遇到有缘人都不错过,他们基本都退出。

一次出门打车,全程十分钟左右,车前方挂着毛魔的象,我先发了一会正念,然后问司机:“你挂着这个干什么?”他说:“保平安呗”。我说:“共产党贪污腐败,他是共产党的头头,他已是死人了,你说你挂着死人的象能平安吗?不但不平安还对你不利。”他说还真是这个理,我以前不知道啊!我又讲了基本真相。车就要到站了,我劝他退了团,给他一本《九评》和《神韵光盘》以及护身符,劝他拿掉毛魔象,告诉他,有护身符,在车上常念“法轮大法好”就保你平安,他连说谢谢姨。象这类的故事很多,不一一赘述了。

同学、亲属、同事有什么喜事邀请我去,不邀请的我知道了主动去,这在常人时是做不到的,为的是利用这难得的机会救人。我大学同学基本都是邪党党员,有科研院所的负责人,有党政机关干部、警察等。同学孩子结婚和同学聚会的机会,我带去大法资料,《九评》等发给他们,然后劝退,这次不退的下次保证能退。

一次一个女同学孩子结婚,席间主人敬酒,我不喝,他们不解,我就故意的说:“你看哪个修大法的喝酒啊!不信你问问我的老乡同学。”指我左侧坐着的公安处长同学,此同学说:“是,炼法轮功的不喝酒,他们都是好人。”真是一语惊四座,其他人点头称是,主人再不劝我喝酒了,吃完饭我抓住机会,把同学的俩口子和当新郎的儿子劝退。处长同学当晚要返回,我送他到车前,我说:“今晚你说的那句话我太感动了,以前我讲你不理解我,没曾想今天我也不知如何想起问你,可是你讲出的话超出我的想象,我给你本《九评》看看,可好了!”他说我看过了,我说那你就退出邪党的组织吧,我一直在关心你这个事,给你取个名字,你的姓加个善字。他说行,我以后尽做善事。

一个男同学,是某研究所的部门负责人,在晚上主人招待的歌会上,他竟唱起了邪党的歌曲,我听着心里不舒服,第二天,我给了他一本《九评》,要他回去好好看看这本书,等下次再见面时很容易就劝退了,从此再也没听他唱邪党歌。就这样我班大部份同学都退了,个别老师也退了。仅大学同学就退了五十多人。

我的亲人基本都退出邪党组织,可是外省姨家的人还没退,零七年春天那场大雪过后,我和母亲(同修)去外省的姨家串门,表姐都六十多岁了,我是第一次见面,九天时间串了好几家,凡是接触到的有二十多人都退了。

心想事成这是常人的吉利话,可是每当我一想到要给谁劝退的时候很快就能巧合的遇到。我悟到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有一天,我想到了一个花店老板朋友,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我想要给她三退,一天去参加婚礼的路上坐车过站了,下车正好遇见了她,我说正想找你都找不到,这么巧,不坐过站还遇不见你呢!就这样当场给她退了团。象这些事例太多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六、去农村老家讲真相劝三退

我的老家地处较偏,交通不便,几乎没有几人修大法,从二零零一年起,我和同修三次去那里发过真相资料,沿镇政府所在地到我家二十里地的沿途村庄发过一遍,我村的附近村庄也发过。自九评发表后,我和同修又去一次,我回家时也随时去发,主要是发九评和神韵光盘,淳朴的乡亲们也听闻到了佛法,了解了真相。但他们怕心较重,针对这些,我回家时让母亲陪我挨家串门,讲真相劝三退。母亲不识字我让她发正念,每次回去都能劝退十几人,几年来我们村我认识的人,基本也都退了。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返程等车时,通过讲真相我了解到此村没看过大法资料,他们那没有炼法轮功的,信主的多。我讲时他们很爱听,并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告诉他们主要是这大法太好太正,与做什么工作没太大关系。我就想我一定要来这个村庄送资料。师父要求我们“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3]于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个周末,我只身一人坐下午四点的汽车,去二百里外的那个村子。我先到县城,再打车到那个村子,正好晚上七点多,外边行人少,我把真相资料逐户的送到大门里面,边发正念边送,很顺利。返回娘家要走四里路穿过一片大树林,有坟包,一条大河坝,以前别说黑天,白天我都不敢走这条路,可是我是大法弟子,心中有师父,有护法神保护,一点也不怕、也不冷,明月照路,身体象踩着云团似的轻飘飘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家。

七、默默圆容补充,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做上了协调工作,这可能是自然形成的吧。起初,发现协调同修忙起来有做不到的事,我看了也不想说,也不做,用人心去想,怕他不理解,通过学法我提高了认识。大法弟子是整体,要整体提高升华,发现不足就应该圆容补充。

当发现有同修不重视集体学法,三天两头不去学法小组,我就去找,有时和协调同修一起去。还有七二零后一直没走出来的同修,带修不修的爱打麻将、打牌的且怕心较重,我看着真着急,和同修们反复去找他们切磋,鼓励他们赶快去参加集体学法,赶快走出来。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在等着我们这些人,一直延长正法结束的时间,师父在为我们承受,再不走出来就来不及了,如何跟师尊回家?有的同修哭了,觉得对不起师父,便写了声明,以前做错的事和言行作废,去了学法点,有的自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他们现在三件事都做的很好,讲真相发资料救人。

正法的進程,把我也往前推了一大步,一朵迟开的小花,在我家绽放。零八年年末,本来是自己做自己发,偶然的机会,我担起我片同修的真相资料工作。从对电脑一窍不通,到现在能熟练上网下载、打印、刻录等都能做。为安全起见,减少中间过程,再忙也一个人承担,从睡眠和吃饭中挤时间,而且质量上要保证,我也要向师父学习,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所以同修们很满意。

除此之外我还学会了用手机讲真相的技术,打语音电话发彩信,改串号等,并承担起教本片同修手机讲真相的技术。我以前对手机只会接和打,短信都不会发,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真感到是师尊为我开智开慧。

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天晚上,片警来找我,我没回避,他说:“你现在不归你单位管了,归我们管,你还整不整那个事了?”我质问他:你说的是什么话啊!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做好人,整什么事了,你不要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这对你不好。他说:“就要签个字按个手印,是上面布置的。”我说我不能签,你看哪个好人总签字画押的,我是好人。你说的上边不就是共产党吗?难道共产党让你杀人你也杀吗?他说:“你说的什么话呀,你现在不签以后市里来人你也得签。”自始至终,他一句法轮功都没敢提。他临下楼时,我正告他:保护一个修炼人功德无量,迫害修炼的人遭恶报。从此他再也没登我家门骚扰,包括其它邪恶都没来过。

结语

在正法修炼中,为维护和证实大法,我两次進京,两次進省,三次被非法抓捕,两次被拘留,被非法劳教两年,被撤过职,被罚过款,扣发工资。在十四年的风风雨雨、摔摔打打的修炼中,在师尊的呵护下我走到了今天,但按照大法和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和精進同修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如在心性提高向内找的方面做的不太好,争斗心、怨心以及邪党文化还没彻底修掉,还有很多该救度的人没得救。我一定牢记师父的教导:“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4]我一定要努力学好法,向内找,实修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非常庆幸,庆幸自己出生在这大法洪传时代;庆幸我得到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庆幸自己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庆幸我有慈悲伟大的师尊领我走上回家的路。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