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法轮佛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

一、三次神奇事

我是一名法官,是一九九五年八月喜得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其中较为严重的是腰椎骶化,第五活动椎与胯骨长在一起,形成假关节,睡觉时不能自如翻身,想翻身必须用双手帮忙搬腿,另一种严重疾病是重度神经衰弱,睡觉老做恶梦,醒后记不清梦中内容。

一九九五年八月的一天,经一位医生介绍,我知道了法轮功,当日就在当地教育书店请了一本《法轮功》,吃完晚饭开始看书,到后半夜一点钟,看完了这本书。我翻身下床,竟然没用手帮忙搬腿,就能下床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回到床上,躺下翻身下床,折腾了几次,确实翻身不用双手帮忙搬腿了。我几十年到处求医都没治好的一个顽症,看了几个小时的大法书症状就消失了!使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竟是这样的神奇!又是这样的超常!

当时我才四十二岁,双眼突然重度花眼已达三个多月,报纸上的字一个也看不清,天天上眼药水,而看大法书竟能一连看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看不清字的现象,没有眼疲劳的感觉,这是我第二次亲身感受到,大法是这样的超常!

后半夜,我睡着了,梦中我上了一个象公园划船一样的小船,开始小船在油漆路上飞快的跑,然后在依山傍水的草地上跑,以后又在一个很大很大一眼望不到边的烂泥塘子里跑,飞快的跑,烂泥塘子水面上浮着一块黑一块黑的,梦中的我疑惑:乘坐的这是什么呢?是船吧没有帆,还能在陆地上跑,是车吧没有车轮,还能在水里跑……这时看见烂泥塘子中不少在挣扎,高喊:“救命啊!救命啊!”的人,我一看原来水面上浮着的一块块黑的东西,是人的头发,每一块黑就是一个人,我喊着怎么到这来洗澡,这不越洗越脏吗?我忙着这边拉一个,那边拽一个,忙着往小船上救人……一着急,从梦中醒来。

这个梦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醒来后记得十分清楚,大法的神奇使我第三次亲身感受到,大法的超常:我不做恶梦了,我能清楚记得梦中事了!早上,我把梦讲给家人听,他说你上法船了!后来才知道师尊是借他的嘴告诉我:我上法船了!师尊来度我!让我助师救度众生!

以后,随着看师尊的《转法轮》等大法书,炼功修心,我患的风湿性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乳腺炎、咽喉炎、胃炎等多种慢性疾病也不治自愈,月经也恢复了正常。使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和幸福。

一九九六年,因为我全年一片药也没开,公费医院给我全年没开药奖金五十元钱。从一九九七年开始,我就再也没办过公费医疗证,因为我坚信身体没有万一。这些人间奇迹,是现代科学永远也无法达到的。

二、法轮佛法能改变人心

得法前,我以为自己是个好人,学了大法,按真善忍宇宙大法对照自己,充其量是道德下滑后人群中的“好人”,离真善忍做人的标准那可是相差天地了,我知道了真善忍才是衡量好人的唯一标准。所以在工作中,家庭中,以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思想得到了净化、升华。不断的通读《转法轮》大法书,思想不断的得到净化升华,对社会道德下滑再也不推波助澜。

一九九六年,一个用户给我送二千元感谢费,我谢绝了。一个外省来访者没有了回家的路费,没钱结算住宿费用,需要五百元钱,我就送给了他五百元钱,他非常感动,连声说谢谢,我告诉他:要谢就谢我师父,因为是我师尊洪传的真善忍宇宙大法改变了我,使我懂得了真正的好人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天书,在当今道德急剧下滑世风日下的环境中,唯有大法直指人心,唯有大法能改变人心。

三、师尊就在我身边呵护

得法几个月之后,我有幸参加了大连法轮功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临去的头一天,我就觉得左半边身体象没有了似的,非常轻。交流会当日会要结束时,我看见一个白色的大法轮从会场中心上空飘过来,从我们这一侧会场人群中落下去,当法轮落在我身上时的一瞬间,立即感觉整个身体的右侧非常的轻,从此至今,头疼病再没犯过。

我目睹了大法的神奇,法轮的旋转,我知道是师尊用法轮给弟子净化身体,下午在大连火车站等车时,一位功友说师尊来了,有人看见师父上午在交流会会场中心转了一圈。

我们感动,我们的师尊,就是这样的伟大,不为名,不为利,只是付出,只是给予,人的观念怎么能理解佛恩浩荡呢?

二零一一年春天的一天早上,我骑自行车在马路上正常行驶,一辆轿车一个急转弯,把我撞了,“噹”的一声,撞的自行车调了头,我摔在马路上,当时穿着薄毛裤,“咕咚”一声,摔的挺重,我喊着师父救我!司机吓坏了,说大姨上医院吧?我说没事,你走吧,我知道是师尊法身保护了我,车轮可能是来取命的,可是一点事没有,我谢师尊救命之恩!

二零一二年春天的一天晚上,同修开车,我们三名同修去离城六十里的农村给同修安新唐人电视接收锅,临去时,气温温和,所以车加了零号油,到那后,车往同修院里开时,车的一个轮胎陷在了院门口,用玉米秸垫上才把车从陷坑里弄出来。

晚上天气突然降温,回同修家取第三个锅时,发现陷坑冰得邦邦的,一位同修说今晚我们可能回不去了,天气太冷,零号油发动不了车。另一同修说没事,有师父帮忙!同修说也只好请师父帮忙了。

晚上十点多钟,我们安完了第三个锅,上车返城,车正常发动,车速一点都没减。

第二天,风停了,太阳出来了,比前一天晚上暖和多了,同修的儿子去弄车,发现气温太低,车根本发动不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