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三、民族的浩劫,人类的巨难

1999年7月之前,在辽宁省绥中县前所镇古城有一家美容店,店主是位40多岁的普通妇女,名叫苏菊珍。许多年来,苏菊珍一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多种疾病,小腿经常浮肿,然而,自从1996年炼法轮功后不久,她的这些疾病全都奇迹般的消失了,连皮肤也变得光滑润泽。

不仅如此,炼了法轮功的苏菊珍还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好人,事事为别人着想。她自己非常朴素,但帮助人却毫不吝惜。对到她店里来的贫苦人,她不但免费服务,还常常给他们钱,就连精神病人到店里她也毫不嫌弃地给他们洗脸、梳头、换衣服。因此,她多次被当地政府评为“先进个体户”。苏菊珍还常常资助贫困学生,带着生活用品和米面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自己掏钱修补当地的西河桥。因为她的无私奉献,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当地电视台曾要求采访她,被她婉言谢绝了,她告诉别人,“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会这样做的。”

就是这样一个一心只为别人好的善良人,如今却仅仅因为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

据知情者披露,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始终坚持为法轮功伸冤,苏菊珍多次被警方劫持迫害。在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等处期间,更因坚持信仰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一次,苏菊珍被狱警王艳平叫到禁闭室。在那,王艳平强迫苏菊珍脱光衣服,用电棍电遍了她的全身,电了整整一夜。苏菊珍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还有一次,狱警邱萍和几个暴徒把苏菊珍拉到沈阳一家医院的精神病治疗处,开了好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派专人逼苏菊珍吃……

当被马三家恶人迫害成植物人的苏菊珍被带回家时,人们发现昔日漂亮能干的她已伤痕累累,目光呆滞,不会说话,没有记忆,不能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老父亲终于活着见到女儿走出高墙,但女儿已经不认识他了。后来,家人在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现在,苏菊珍仍不能正常思维、讲话。苏父由于伤心过度双眼接连失明,苏母每日伤心叹息,二位老人在无望的期盼与悲伤中苦度终日。

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操纵他控制下的国家机器,置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等公民权利于不顾,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等群体灭绝政策,丧心病狂、惨无人道地迫害坚持信仰,冒着危险向领导人和人民反映事实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所采用的迫害手段形形色色,集古今中外邪恶残暴之大成,不仅有肉体酷刑,还包括了强行洗脑、仇恨宣传等精神折磨,以及为消除法轮功学员在家庭、社会、工作单位的立足之地而实行的各种连坐制度等。其中仅肉体酷刑就达百余种。最常见的如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其中包括放在嘴里放电,电击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烟杆铐”、“狼牙铐”、背铐;橡胶棍、狼牙棒、地牢、水牢、死人床、坐板;抽人的鞭子有皮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蹲小号、坐铁椅子、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水,冬天往头上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暴晒;不让大小便;连续半月不让睡觉;对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性骚扰甚至强奸;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泼洒汽油放火活活烧死;超级限强度的电针摧残等。而且,在这些酷刑的施暴对像中,妇女和老人占了相当比例。由于受到这些酷刑的残酷折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被公安拘押一小时内便死亡;有的在经历数月生不如死的痛苦之后死去;还有的则被浸泡在水牢的污水中达数月之久后死亡。

如果不身临其境,生活在今天和平环境下的人们,是根本无法想象这场迫害究竟血腥残暴到何等地步的。类似苏菊珍那样的遭遇,在大陆法轮功学员中绝非个别,而是举不胜举,许多人的遭遇远比她还要悲惨;类似摧残苏菊珍那样的行为、事例,绝非个别狱警和执法人员所为,也绝非只存在于个别劳教、监狱场所和个别地区,而是众多狱警和执法人员共有的恶行,普遍存在于大陆的各个劳教、监狱场所和各个地区。

尽管如此,在中共铁网般的新闻封锁下,这场空前血腥残暴的迫害仿佛根本就不曾发生过一般。但无情的历史却忠实并且毫无遗漏地见证了一切,见证了在今日的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付出了怎样的勇气和代价,经历了多少暗无天日的日子。

招远市是山东省东北部的一座小城。北宋的时候,政府为了招集流亡者,使他们回乡安心农耕,就把这个地方取名叫“招远县”。这个名字被沿用了近一千年。一千年后的一天,一个招远的农妇在田里干农活时却被警察抓走,并被活活打死了。

她的名字叫赵金华,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1999年9月27日被抓走,10月7日被打死。警察们一边打一边问赵金华还炼不炼了,她至死都说“炼”。就这样,当局开始全面迫害的两个月后,第一起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修炼而被打死的事件,就在山东这个宁静的小城里随随便便地发生了。从这以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就没断过。

2000年2月,一位山东潍坊的59岁退休工人在街上行走时,被街道办事处抓走,因为她不愿意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活活打死。她的名字叫陈子秀。根据美国《华尔街日报》从潍坊发来的消息,暴怒的地方干部用高压电棍和警棍殴打她,电击她,还让她赤脚在雪地里跑。据目击这一事件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瘀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000年2月21日去世。而将陈子秀活活打死的凶手们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反而因此而很快得到奖励和升迁。

曾被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曾铮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所有的人一进劳教所,到调遣处,一进门听到的头两个字就是:低头。然后第二个声音就是电棍啪啦啪啦放电的声音。电刑就是说,成了家常便饭了。我看到的,(有,就是说)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被绑在椅子上,而且是用4~5个彪形大汉,电她的阴部,电她的头部。电到她大小便失禁,人昏迷过去了,很长时间醒不过来。还有老太太,五十多岁的学员了,来了以后就强迫你写保证,不写是吧,(不写)4~5个警察把她的衣服脱光了,把她踩在地上。夹着4~5根电棍电她。电的那个电流太大了,她不由自主地就往起蹦。他们4~5个警察拿脚踩着她,她都往起蹦。电完了前面电后面,就像烙烧饼一样。浑身都是一个一个圆的,黑的,焦的。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也是这样电,没有人能幸免。”

法轮功学员陈刚在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时说:“曾经有一次就是打我嘛,先是打,打得浑身都伤了,然后再把人绑起来,腿脚绑在一起,手绑在后面。再把脖子和腿折起来,绑在一起,塞在床底下再往下压。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是喘气都喘不过来,几乎就是窒息而死。而且腰几乎就断了,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被这样……他之后就变得残废了。”

据明慧网消息,经民间渠道核实,截止到2004年4月11日,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达939人,其中有27人死于当年1月1日至4月10日3个多月的时间里。而被迫害致死的实际人数还远大于此。根据中国官方内部统计,早在2001年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实际死亡人数就已高达1600余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摧残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践踏了多少炼功人最起码的人权和自由。

种种事实表明,江氏集团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建立起了一个精密、完整和庞大的杀人武器,这个武器具有一整套系统的运行机制。凭借着它,江泽民的一句话就可以迅速的把这场迫害推上一个更残酷的等级;凭借着它,诋毁法轮功的一个谎言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里在所有国内和部份国外的华人媒体中播出;凭借着它,一个新出炉的迫害政策就可以迅速的从上到下贯彻到全国各地的每一个劳教所和监狱。只要这个杀人机器在,就会不断地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有些不明真相的人对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抱旁观态度,他们以为,在这场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轮功学员,并不包括其他人。从表面上看,事情好象是这么回事,但透过现象看本质,从更大的范围来审视,其实每个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在这场迫害中受害的绝不只是法轮功学员,而是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甚至是整个人类。

从经济上看,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耗费了国家的巨额财力、物力和人力。你想,无论是在全国各地抓捕法轮功学员,还是扩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建立洗脑中心及基地;无论是利用整个媒体诋毁法轮功、发动造假宣传和进行全国范围的信息封锁,还是用金钱来刺激和鼓励大批的人参与迫害法轮功;无论是把大量特工派往海外,用来监控,干扰,诋毁海外法轮功学员,收集黑名单,买通一些海外中文媒体对法轮功进行攻击,还是慷慨地对第三世界国家提供无偿援助,以换得他们在联合国人权会议等场合投票反对针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哪一件事少得了钱呀!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那几年,中国近四分之一的财力都被耗费在这场迫害中了。仅2001年2月27日,江氏集团就一次性拨款40亿元人民币,用于在建筑物上安装大型监视仪器监控法轮功学员。2001年12月,又一次性投入42亿元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仅辽宁省马三家劳教院就花了5亿元盖新监狱楼。另外,单天安门一地搜捕法轮功学员,每天开销就达170万到250万元,每年约6亿2千万到9亿1千万。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为其效力,这些人的工资,奖金,加班费及补贴等每年可达上千亿元。

近年来,大陆国民的总体收入虽然在上升,但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已名列世界前茅。在少数人暴富的同时,广大的城市下岗工人和落后地区的农民,生活仍十分贫苦。耗费于迫害法轮功的巨额国民收入,本可以用来改善这部份人民的生活,现在却被浪费来迫害一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不仅让他们在生活上陷入困境,而且也严重阻碍了广大城市下岗工人和落后地区农民生活的改善,给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巨大压力和不良后果。受害的都有谁,还不清楚吗?!

从政治上讲,对法轮功的迫害则使江氏集团的专制独裁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凭借着在这场迫害中急剧膨胀起来的个人权力,一向无德无能的江泽民,肆无忌惮地将自己的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和国家法律法规之上,凌驾于中共和国家的意志之上,将整个中共和国家完全当成了他个人和其小集团的掌上玩物,为非作歹,无所顾忌,以至中共十六大后,江从总书记的位置上明退暗不退,至今仍操纵着中国政坛,这不能不使本来就步履艰难的中国民主化进程再一次严重受阻,也不能不使一向滞后的大陆法制建设发生严重倒退。迫害法轮功的这几年间,在江的专制高压和纵容推动下,人治取代了法治,自由与人权横遭践踏,贪官污吏、恶警坏人愈加张牙舞爪,横行霸道,冤假错案层出不穷,有法不依、无法可依、无法无天的现象在大陆更加泛滥成灾。

再从国际影响来看,文革后,大陆的经济虽然获得了较快的发展,但中国在国际上的人权形象一直不佳,始终是全球少数几个人权记录最差的国家之一。而对法轮功的迫害,则使中国本来就不佳的人权形象变得更差。几年来,众多国家、国际组织和社会团体纷纷谴责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践踏大陆人民人权和自由的暴行。2001年5月30日,国际特赦组织公布了2000年的5个“人权恶棍”,江泽民名列其中。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部执行长舒兹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江泽民列入名单,因为他迫害弱势团体,压制言论、结社和宗教自由,以此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权力。他特别提到中国政府非法取缔法轮功。国家元首被国际组织列为“人权恶棍”,这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可见,让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在国际上蒙羞的不是教人一心向善的法轮功,而恰恰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暴行。

光是以上这些事实,已足以充分说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给我们国家、民族所造成的灾难性影响。但是,这场迫害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最严重的危害还不止这些,而是它对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道德良知的彻底毁灭,是它对社会稳定和安全的根本保障的彻底摧毁,是它对人性根基的彻底颠覆,这种危害甚至波及了整个人类,其损失是无法用金钱和数字来计量的。只不过由于它的影响首先是在无形的精神领域显现出来的,所以至今未能被更多的人所认识。

自从1999年那个夏天以来,江氏集团不仅自己疯狂迫害法轮功,还千方百计把所有的中国人都往他们的战车上绑,逼迫每个人出卖背叛自己的良知,成为受他们操纵的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协同他们一起犯罪。为此,他们一方面开动宣传机器,拼命向所有人灌输他们制造的谎言,实行全民洗脑,以欺骗民众,煽动仇恨;另一方面,又通过各种系统的连坐制度将每个人的经济利益(包括公职、考核、孩子入托、入学、就业等等)都和迫害法轮功直接挂上钩,对全体国民进行威逼和利诱。如2002年5月,江氏集团曾下发内部指示,要求用金钱来刺激保安人员抓捕法轮功学员。在广东省,保安抓一个“还在炼法轮功的”就可奖励3000元。不仅如此,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的各级官员还被加官晋爵,劳教所的狱警、派出所的警察被当作“英雄”受到表彰和奖励,就连劳教所中被利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也都纷纷被减期。与此同时,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人,轻者将面临失业、失学,重者将被抓捕、关押。

在江氏集团的这种专制高压和利益诱惑下,人性中善的一面被无情践踏,恶的一面则受到无所顾忌的纵容与鼓励;有良心敢讲真话的人坐牢送命,昧着良心迫害讲真话者的人却升官发财。一时间,神州大地,假话泛滥,诚信扫地,良心泯灭,看风使舵、投机取巧、随波逐流和明哲保身成为社会流行的趋势,人们在“集体无道德”的大潮中变得越来越自私和冷漠。难怪有人说,这场迫害的实质就是要把好人变成恶人,把恶人变成更恶的人。

几年来,江氏集团还将他们迫害法轮功的黑手伸到了国外,千方百计把其他国家和海外华人一起拉下水,跟着他们共同对法轮功犯罪。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使尽了一切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如以经济利益甚至以出卖领土,与一些外国政府进行交换,使这些国家背叛自己的良知和所恪守的西方价值观(尊重天赋人权及信仰自由),对中国正在发生的群体灭绝罪行保持沉默,甚至个别国家还协从犯罪。在江氏集团的胁迫下,个别外国公司甚至也让自己的员工签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否则即遭解雇。江氏集团还通过邀请总编辑、编辑和记者到中国参观,对对方进行投资等手段来拉拢海外媒体,使得这些媒体对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保持沉默。而对海外华人媒体,江氏集团则采用收购、投资或派驻相关人员到媒体工作的方式,使这些媒体逐渐变成他们在海外的代言人。对一些敢于发表迫害真相的媒体,江氏集团则采用封网,或扬言停止他们在中国发行刊物等威胁手段使其噤声。江氏集团还通过中国领使馆,以到中国投资的优惠条件,赞助社区、校园活动的方式,拉拢收买海外某些华人社团侨领、学生组织领袖,致使有些人出卖良知,对法轮功学员参加社区、校园活动横加阻拦,甚至个别地区还大打出手。可见,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中,被毁掉的不仅是中国人的道德,整个人类的良心都受到了致命的一击。

文明的大厦向来都是以道德良知为基石的。一个“集体无道德”的社会,也是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干的社会,人们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撒谎成性,心里装满私欲和仇恨,伤害他人从不感到羞耻。在这样一个畸形变异的社会里,人们的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谁都无法获得他们所祈望的安全和幸福,受害的最终将不只是某一部份人,而是所有的人,整个民族、国家以至人类的未来都将因此被葬送。

种种事实表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犯下的罪行,无论是其迫害手段之多之邪恶,还是迫害范围之广之系统;无论是迫害中所散布的谎言之大之深,还是迫害扭曲人的精神良知之邪恶之严重,以及迫害所带来的危害所波及的方面之多,都堪称是人类历史上对信仰的一次最系统、最卑劣和最邪恶的迫害,也堪称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

四、“天安门自焚”:彻头彻尾的大骗局

中共夺权后,其政治运动不断。每次运动中,当权者为了制造打倒政敌的合法理由和依据,取得民众的支持,毫无例外地都要利用他们所控制的宣传机器,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连篇累牍地抛出大量让不明真情者觉得言之凿凿的所谓“罪证”,以此将对手置于死地。今天,上了年纪的人都还记得,当年刘少奇就是这样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罪大恶极的“叛徒、内奸、工贼”;中共的总书记也是这样一转眼成了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类似的例子简直不胜枚举。

由于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知情权,善良的群众几乎每一次都对中共媒体告诉他们的这些有鼻子有眼、有根有据的事信以为真,直到当年的冤案被平反之后,他们才又被告之,这些宣传竟没有一样是真的。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自己被骗了。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谁没有这种上当受骗的经历呀?经历得多了,许多人也就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了达到借运动整人的政治目的,独裁者、弄权者是什么罪证都敢捏造,什么弥天大谎也都能造的出来的,在他们控制下的官方宣传机器,根本就无任何诚信可言。

本来,文革过后,国家政治生活中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早该彻底结束了,岂知多年来,它却始终阴魂不散,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中,更是借机还魂,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迫害者最害怕世人知道真相。为了欺骗民众、煽动群众、制造仇恨,挑动群众斗群众,五年来,江泽民一伙动用各种宣传工具,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栽赃、诬陷、抹黑。造假宣传中,谎言一个比一个大……致使许多善良的人上当受骗。这之中他们用来欺骗民众的一个最大的谎言,就是所谓“天安门自焚”。

李洪志先生曾明确强调:“自杀是有罪的”(《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因此,真心修炼法轮功的人怎么可能去自杀呢?这不与法轮功背道而驰了吗?如果事情真象中共媒体报道中所说的那样,“自焚”是法轮功学员为了追求“圆满升天”而为,那么,在1999年7月20日之前,全国有上亿人炼法轮功,为什么没人“自焚”呢?还有,现在国外有那么多人炼法轮功,怎么也没“自焚”的呢?为什么恰恰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年半之后,才出现“自焚”呢?显然,只要你肯动脑筋认真想一想,就不难看出,中共媒体的报道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那么,“天安门自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能对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的节目进行一番仔细分析,你就会发现,所谓的“自焚”,实际上不过是由江泽民一伙导演的一场拙劣的漏洞百出的闹剧。下面所举的只是几个最明显的漏洞:

1.天安门广场并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从不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火点起来一分钟之内备齐几十个灭火器及灭火毯?

2.“自焚”的画面远、中、近景俱全,多部摄影机多角度同时拍摄,最近的拍摄距离“自焚”现场不到二十米。若非事先安排,岂能如此完备?

3.新华社对于敏感新闻的发稿向来需要经过多次审稿,但这次两小时内就发了英文稿,动作快得令人起疑;

4.“自焚”的“王进东”全身烧得漆黑,却能声如洪钟地坐在地上喊口号;

5.夹在“自焚”的“王进东”两腿间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

6.“自焚”中严重烧伤的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割开后四天就能清脆地说话和唱歌,完全不合医学常理,一些西方医学专家不禁惊呼中国创造了“医学
奇迹”;

7. 如果把中央台“自焚”录像的镜头慢放,人们还可以发现:“自焚”发生的时候,刘春玲的头部被重物击打,然后她才应声倒地……与其说她是被烧死的,不如说她是被打死的!

因此,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表声明称:“中共当局并企图以今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于2003年5月14日向全世界公布:大量证据显示,“天安门自焚案”是一件性质严重的重大阴谋案,并涉及恶性谋杀和栽赃陷害。

面对上述事实,就连中央电视台制作“天安门自焚案”节目的女记者李玉强也不得不承认“自焚”有假。2002年初,李玉强曾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公开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这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天安门自焚案”决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栽赃,从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直到今天,拙劣的谎言被一个又一个抛出……

为了在李洪志先生的“生日问题”上做文章,《人民日报》1999年7月29日头版报导,现年80岁的老人潘玉芳声称1952年为李洪志先生接生,当时使用了“催产素”。文中还说她对这件47~48年前的往事“记忆犹新”。然而根据《哥伦比亚百科全书》,催产素的分子结构是1953年才被发现的!应用于临床,是1953年以后的事了。不知那位老人当年用的是哪家药厂生产的“催产素”?

1999年7月22日以来,中共媒体一直宣称炼法轮功死了1400人,后来又升级为1700人。且不说这些说法不敢接受任何第三方的独立调查,就算是真有这1700例,就算是炼法轮功的人数真的只有1999年7月22日以来中共媒体宣称的200多万,那么法轮功修炼者的年平均死亡率也不到万分之三,远远低于中国人口万分之六十五的年平均死亡率。这种宣传恰恰反映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异功效。

中共媒体指控李洪志先生靠卖书敛财,其实李先生作为法轮大法著作的作者,通过国家的合法出版机构出版发行,得到收入,是理所当然。从1996年以来,任何人都可以从互联网免费下载所有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资料。如果李先生真的想卖书敛财,怎么会这样做呢?

江泽民集团用来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个借口是所谓法轮功不让人看病。中央电视台断章取义的引用李洪志先生在大连讲课中的片断作为证据。可是,李洪志先生讲的是在修炼过程中不要用气功给别人看病,以免伤害炼功人的身体,中央台删去上下文,把他歪曲成不让人去医院看病。

中央电视台在2001年12月16日晚的《新闻联播》和接下来的《焦点访谈》节目中报导了北京傅怡彬杀父母杀妻子的消息,把傅怡彬杀亲人归罪于法轮功。可是,细心的观众会发觉这个傅怡彬的神态不正常,他说的话总是前后矛盾。

象这样一个一会儿说可以乱砍动物,一会儿又说朋友手上扎根刺心里都非常难受,一会儿说妻子是行尸走肉,一会儿又说和妻子甜甜美美非常美满的人,他的思想能是正常的吗?

事实上,根据知情人提供的情况,可以知道傅怡彬这个人其实至少在1993年就已经精神不正常了。据知情人原北京居民马瑞金说,“他(指傅怡彬)有一个亲戚在黄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经是同事。大概是在93年的时候,他的这个亲戚就和我们说过,说他经常就是不穿衣服,一丝不挂的就到处乱跑,家里人怎么管都管不住。”

傅怡彬还在电视上说,因为他一直在修“善”,“善”心有了以后,最后就要有一个杀心,他必须得起杀心。如此荒谬绝伦的疯话,居然被中央电视台用来在全国播放,是中央电视台疯得更厉害哪,还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肆无忌惮的欺骗观众?

因为篇幅有限,我们无法在这里将中共媒体这些年来炮制的种种谎言一一予以曝光。但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可以想知,连“天安门自焚案”这样的弥天大谎都敢捏造的人,还有什么谎言制造不出来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