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是师父给我拽上来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修炼十五年来,从修炼那一天开始至今我没去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片药,甚至没用过任何化妆品(参加聚会适当修饰除外)皮肤反而比修炼前还好。

我在这十五年中遇到过:甲状腺肿瘤、近半年的腰椎剧痛整宿无法入睡、带状疱疹、两次痔疮(第一次二小时消失,第二次四天过去)等病业关,都是在师父的帮助下走了过来,也是十分神奇的。都是师父看到弟子有了一点点正念后,给弟子拿下去的,在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过去我年轻时是专门搞政治宣传工作的,也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受邪党毒害较深。什么气功,什么修炼,根本不信。在气功高潮中有许多人搞什么发气,别人都有感受,可是这些东西对我不起作用,我也更不相信。但骨子里却总有一种要寻找人生更深层的东西的愿望。

接触法轮大法后,我从心里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喜悦,这个适合我,这才是我要的。天天美滋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高兴。坚持每天早上参加晨炼,只炼动作,听听讲法录音带就完事了,也没有修炼圆满的概念。虽然炼功了,只是一种感性的认识,不知道学法的重要,别看师父讲了那么多,我也没有真正听進去,抱着几十年形成的人的观念,只重视那个炼,不重视修,不重视学法。可是师父煞费苦心的拽我,只要我往床上一躺,师父的讲法带就在我耳边播放,大约放了近一个月。那时悟性很低,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是师父在帮我,让我听法,去冲洗我脑中的邪党的毒,要不然我这个“听党的话的、党叫干啥就干啥”中毒极深的人,很可能因为对法理解不深而在邪恶考验下放弃不修了。在此,心中万分感谢师尊,感谢师尊的洪恩。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在这个十恶毒世中,凭我们自己那点悟性怎么能走到今天呢?

回想自己修炼十几年来,自己每走一步都是师父给我拽上来的,在我刚刚修炼时,在我耳边播放讲法带,让我听法;当我不坚定时,派同修帮我;在妹妹同修被非法关押,让我迷茫、消极时,帮我神奇的联系上同修,使我从消极中走出来;在我把妹妹当成拐棍时,妹妹同修两次被非法关押,师父又派法理认识较好的同修,帮我从法理上提高,从依靠别人的状态上走出来;妹妹同修回来以后,由于邪恶的洗脑,状态极不正常。如果没有同修在法上的帮助,我很可能会分不清,从而会走偏。正因为师父给了我跟同修学习交流的机会,使我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上。

迫害十几年,除了妹妹两次被非法关押时,我受到骚扰外,总算走的比较稳,妹妹回来后曾说,我不希望你走我的路。我心想,我绝不走那条路。可是修炼是严肃的,如果我们一放松,一有没归正的地方,邪恶就会乘机而入。

在我偶然一次去同修家办事,被蹲坑的警察非法关進派出所,虽然当天返回,但给法造成一定的损失。看似偶然,实际也是有原因的。修炼人如果不在法上修就会出问题。回来后,我静下心来加长时间看书学法,抄书,调整状态。因家人受到惊吓,害怕我再出事,所以我也很少出去,但当时我们好几个同修同时被抓。有的当天回家,有的被非法拘留。由于当时同修之间比较封闭,没及时形成整体,失去了营救同修的最佳时机,让邪恶钻了空子,本该十五天回来的,却没见同修回来,具体消息又不准。同修想营救却无法和该同修家人联系。而我与该同修原来是同事,与他们家属认识,别的同修根本不认识其家人。正着急怎么和我联系呢?在我外出时,师父法身安排我与同修见上面,神奇的在马路相遇。把其家属的电话给了我,让我与家属联系。因我也是在她家同时被绑架的,我们家这边也很害怕。但是同修被非法关押,如果我不去牵线,营救同修根本无法進行。我是此事的当事者,我又要去向警察要这个同修,那个怕心可想而知。难,怎么办,后退不行,我是义不容辞的。怎么办?我横下一条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有路也要走,没有路也要趟出路来。我心里求师父给弟子加持,去掉怕心,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管多难,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一切都是最好的。由于同修家属特别不配合,连要他的电话都搪塞,而且反复说不让我们管,但在师父加持下最终将电话给了我。这样我们走上了营救同修的路。

在营救同修时,我们没有任何线索,家属不让管,又不提供任何线索。我们几个同修商议好方案,互相配合,一路走一路正念不止,不敢有一点懈怠,不敢有一点杂念,我们不能有一点偏差再让另外空间邪恶钻空子捣乱。真是看似根本没有路,神奇的出现变化。我们深深的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念正,符合法在那一层次的要求时,师父就帮助我们。由于我们去的是关押犯人的地方,那些地方的人对谁都象犯人一样恶语相待。我们出发前互相叮咛:一路发正念不止,并强调“慈悲”对待众生,在任何情况下不能动一点恶念,把每一个接触的人都当作是要救度的众生。正因为基点放对了,师父就帮助我们了。几次都是我们不知道怎么進行下去的时候,出现神奇的转机:本来不知道往哪走时就来个人给指路;本来拘留所拒绝的事,我们不放弃,一人交涉时其他人发正念,转而他们却给我们提供了情况;本来家属扬言“我不管你们的事”,却神奇般的将她们聚在一起,并主动提出以她们为主去要人,我们只配合就行了;本来其子女说,让她在里面呆着去吧,却转而背着我们去要人了,等等。后来经过同修加持正念配合,家属想方设法要人,使同修在较短的时间回来了。

由于当时邪恶属于一次行动,还有同修仍被非法关押。我与同修又配合走上了营救同修之路。

这个同修家属愿意配合,所以能和家属面谈。我们约好同修家属,调动他们正的一面,扭转我们“犯法”的概念。我们是好人,是恶警绑架了我们,不让我们过好日子,这样家属才有了要人的愿望。但谁知另一家属到来后把刚正过来的气氛给搅了。因为我们的目地是为了营救同修,不能被常人带动。我们都先清自己空间场调整状态,及时控制局面,最后家属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答应和我们一起去要人。家属在得知我也是当天被绑架者之一,那个同修也被非法劳教过,邪恶也不断骚扰我们的情况后,很感动,坚持一起配合要人。在去公安局要人时,不知道具体办案人是谁,问他们哪个部门管,他们耍官腔,说冠冕堂皇的话,无法找到人,正僵持在那时,旁边的警卫人员看不过眼去,帮我们出主意找信访办。他们是怕人上访的,不知情的人根本就找不到,而且那地方很难遇到人,我们无意中遇到一位老人,不但告诉我们在哪里,而且告诉我们怎么才能進去,真是师父派来的,要不是老人的指点,不可能找到那个隐蔽极深的信访办的。

在找信访办、在看守所、在公安局的过程中,也是师父帮我们打开了本没有的一条条路。在这过程中,有心性的考验;有面对渺茫的感觉;有邪恶的种种理由;我们都凭着坚信师父、坚信法的信念走了过来。并且我们走过的地方都留下大法弟子善的力量,使被邪恶操控的人的恶的一面无法起作用,最后也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在同修集体发正念中,同修奇迹般的回来了。

但在营救同修要人时,又有别的同修被绑架。部份同修认为我们要人又导致同修被绑架。本来我们是在做最正的事,又顶着那么大的压力,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是没有那种感受的,但却被误解,我心中回响着师父的法,心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走师父安排的路。

由于邪恶不会放弃作恶,我们修炼没有结束,旧势力虎视眈眈,以各种借口干扰师父给弟子安排的路。

过一段时间又有同修被绑架,此同修家人十分明白真相但不知道如何做才好,当我知道情况后,我想证实大法的事不要等,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只身和同修家人向邪恶要人。虽然我没做了什么,可是师父却给我力量。我们去要人时,由于不知道同修关押在何处,顶着烈日的酷晒又不知路如何走,走了好多冤枉路,而且是正在开修的马路,坑坑洼洼,尘土飞扬,在崎岖路上行走。我这个六十岁的人象小伙子一样走在坑洼不平的小路上。本来走的路很远,又是很热的天,但我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本以为回家后得累的够呛,但是我那天身子出奇的轻松。就好象没走这些路的感觉,浑身轻飘飘的,我知道师父鼓励我呢,现在该同修已经回家。

我虽然是个老弟子了,但是自己感觉与精進的同修相比相差很远。大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做的很差劲。可是自己在正法时期当上了大法弟子,师父想方设法把我们拉上来,给我们提供修炼的机会,推着我们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让我们树立威德。凭我的悟性、凭我当时的思想境界,让我刚刚在被邪恶非法骚扰回家后,再去找邪恶要同修还真是很难很难。如果当时被绑架的是另外一个人,我是不会参与向邪恶要人的。因为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做这件事了。我是被动的、不得不做了。这不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吗?

通过这件事自己体会很深:一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感谢师尊的洪恩。二是对师父讲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有了更深的体会。三是只要我们事情做对了,基点放对了,念正,符合法在那一层次上的标准,师父就会给我们打开看似无路的路。正如师父说的:“你们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你们在哪方面走对了、走正了,关着的门就得开,路就会扩宽。无论哪个项目,一路都是这样过来的。”[2]

自己实际是个很不争气的,可是师父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种种事都安排的周密而细致,是师父连拉带拽才把我拉上来的,也是无法言表的。本来跟做的好的同修比,实在没做了什么,也有许多遗憾,也有许多该做还没做好的。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