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市王洪玉遭受的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我叫王洪玉,今年四十二岁。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我因在大街上讲真相,被山东龙口市恶警绑架并在晚上八点钟送进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我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内的大夫在王琪的指使下强制给我灌食,用粗管子从鼻子插进胃里,往里灌牛奶、再后来由于长期绝食再加上零三年在淄博王村劳教所四十多天日日夜夜坐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导致臀部溃烂了一个大洞,大夫当时检查是褥疮无法医治,才办了保外就医(从那时遗留下病根),在零六年进看守所不长时间又犯了,流脓不止。恶警王琪在我强烈要求下,强拉到医院进行所谓的“检查”,我看见他对值班女大夫低声咕哝了几句,那个女大夫似看非看地检查了一下身体,给开了一管药(好像当痔疮治疗的),回到看守所我就把它给了其他刑事犯。

为了给我栽赃,目的是为了给我非法判刑,他们竟然把在我家非法抢劫的大法书籍及手抄本《转法轮》加大倍数,而且调查同监室的经济犯孙××问我是否坚持炼功?孙××在被蒙蔽的情况下说了实情,谁想到成了他们“定罪”的依据,判决书下来时,孙××气的把自己的名字挖了去,多邪恶呀,自己在大法中造业还找个垫背的。

我于零七年四月十二日被龙口市国保大队在身体检查不合格的情况下,被强行塞进了山东女子监狱。在监狱内曾受恶人邱秀欣、乔瑞梅、段红利、高芬、徐永卿等人的多次毒打,精神与身体上受到严重的摧残,最后他们把三个椅子靠背绑在一起逼迫我站在椅子背卡成的三角形的空当里,前面椅子背顶在肚子上,后面的椅子背正好卡在腰上,就这样从早上六点一起床一直站到午夜两点钟,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椅子卡成的三角形空当里站着,站的时间长了,脚肿得很高,两条腿膝盖以下用手一按就像发的馒头似的一个大坑,大半天都不能复原,最后这只残腿(二零零二年因逃脱洗脑迫害致残)上厕所抬不起来,而被台阶蹭破,由于长期腿肿血液循环不好,一直流脓流水,罚站一直持续了五个半月。改成体力劳动迫害,伤口才慢慢愈合,所以留下的疤痕至今清晰可见!在这期间恶人乔瑞梅在恶警薛延勤的指使下,一连三天不让上厕所,实在憋不住,尿湿了裤子还不让换,大冬天又湿又冷也只能穿着湿裤子站到半夜,夜里十二点左右,恶警孙晓丽来叫我写所谓“保证书”,我说“不写”,她没说什么,灰溜溜地走了。

我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调到六监区(老、残监区)强迫体力劳动,在这期间因不配合迫害受到恶人张丽荣的毒打,受其迫害的还有济南法轮功学员张伟(五十多岁的老太太)。

张伟被六监区恶警邓艺霞等人强迫常年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使其从一百二十斤体重一年之内长到一百六十、一百七十斤,整个人都变形了。张伟在无法忍受刑事犯(杀人)张丽荣的毒打折磨下,被迫写下“三书”,每个月还要配合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对张伟严重的精神摧残使她长期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恶人张丽荣却得到恶警邓艺霞的立功奖励。

同时在六监区受恶警邓艺霞等人指使,犯人王秋霞等人毒打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刘青梅(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将刘青梅扒光衣服,强迫她坐在水泥地上,还拿风油精往她嘴里灌(大法弟子刘青梅现在还在黑窝里受迫害,血压经常高至190-200,经常被逼住院进行药物注射,就是不放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