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受益的三代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母亲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母亲过去总也没精神,抽个空就想睡觉,三天这不舒服,两天那不舒服的,可现在精力充沛,而且心胸变得宽阔,过去想不明白的事,现在都想通了,整天乐呵呵的。那时我十四岁,虽没有正式走入修炼,但从母亲的变化中,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感受到法轮功“真善忍”中散发出的纯善纯美的美好。

二零零五年我额头上长了一个小红点,开始也没有在意,可过一段时间那个小红点开始变大,颜色变深,并且向上延伸,母亲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这是皮肤萎缩的一种,很少见也很难治愈,曾经也接触过这种病例,经过一段时间治疗也没有好转,所以建议我去北京的医院看看,后来父亲又带我去市里医院检查,医生让每星期至少要打一次针,一个月至少要打四次。一次就要好几百元钱,这么高的费用,对于我们农民的家庭是根本就支付不起的。

在这时,我和母亲都想到了修炼法轮功,师父可以救我,从那时起我开始一遍遍的读《转法轮》,每读一遍都感到不同的内涵,让我明白了人生活着的意义,让我明白为何要重德行善,为何要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沐浴在伟大的法中,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病,一天母亲说:“你皮肤颜色变浅了。”我照照镜子看到那块皮肤颜色已接近正常肤色了,通过学法炼功,不久皮肤完全恢复正常。

二零一零年我也已身为人母,我的女儿出生了,因为我要上班,所以孩子由婆婆带,我休息时再接回家。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婆婆给女儿倒了一奶壶的开水,转身去拿别的东西,没想到女儿竟拿起奶壶喝水,一下就把舌头给烫了,因为当时已经到了晚上了也没去医院,第二天女儿的舌头、舌头根都被烫成了白色,婆婆带女儿去了医院,医生说烫的还挺厉害,给女儿开了点消炎的药和口喷。因为我在上班,所以只能给婆婆打电话询问情况,婆婆说女儿啥都吃不了,只喝了些牛奶,下午给孩子炖了个鸡蛋羹也吃不了。

第三天我中午下了班,把女儿接回家,等女儿睡醒午觉,我给女儿买了罐八宝粥,喂女儿吃了一口,女儿说疼不吃了,粥都喝不了,也只能继续喝牛奶了。这时我突然想到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得福报的好多例子,我便教女儿念,本来女儿还不会连句子,可这天我只要念一遍,女儿便紧跟着连着念出来了,并且念完后显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到晚饭的时候我煮了点面条,给女儿热了点奶,可能因为连着喝奶不想喝了,我想女儿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就试着喂她点面条,她张嘴吃了一口,也没说疼,看上去和平时一样,我就又喂了她一口,她又和平常没烫着时一样很自然的嚼着咽了,我问她还疼吗?她说不疼。一个小时前还疼的无法喝粥现在一下就好了,我知道女儿也从中受益了,我的泪水一下子溢满了双眼,用尽世上最华丽的词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慈悲伟大的感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