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三口之家被迫害致家破人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父亲张庆生与母亲孙玉华都是黑龙江省火电三公司职工,父亲是工程师,女儿张慧曾是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本科生。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洪传之际,一家三口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三口之家充实幸福,却因坚持修炼“真善忍”被迫害家破人亡……孙玉华2004年被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分局绑架55天后迫害致死;现年57岁的张庆生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一看守所。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

一、妈妈被野蛮绑架五十五天后遭迫害致死

作为一名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孙玉华2000年2月依据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在北京被扣押并由哈尔滨(黑龙江)驻京办事处劫回哈尔滨并非法关押在哈尔滨航运看守所十几天。

2000年夏天,黑龙江省博物馆举办诬蔑法轮大法的展览,孙玉华看完展览后,在留言本上写下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随即被扣留并非法关押至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那时二所是个很破的二楼(据说是个危楼),现在的一所二所的楼是03年下半年建的。当时天气很热,每个监室人很多,大多数人都得立着睡觉(叫什么立刀鱼,也就十几公分宽的地方睡觉,有闲的地方也不让睡)。大约十天后,孙玉华开始绝食,大约第七天后被释放。

2001年中共江泽民、罗干团伙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后,中国民众被中共制造仇恨的造谣宣传所欺骗。孙玉华与张庆生和任鹏武及任鹏武的妹妹任明明四人在2001年2月16日晚上去哈尔滨市呼兰县(2004年呼兰由县变为区)腰堡(卜)乡发放法轮功揭露自焚伪案的一些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随后被呼兰县公安分局绑架,被带到公安局办公室后,遭到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原政保科科长常江海(已遭恶报死亡)、王可达、陈景跃等人的刑讯逼供(张庆生和任鹏武殴打得最严重)。任鹏武、任明明、孙玉华三人绝食抗议,在看守所遭到野蛮灌食(灌浓盐水,腌菜用的大粒盐用水搅一搅根本没融化,还加了什么不明东西,有个参与灌食的人对孙玉华说今天这里加了点“佐料”)。第三天夜里,任鹏武出现生命危险,当班警察不予理会,后来不行了才往医院送。据把任鹏武背出监室的人说任鹏武的身体越来越沉,很可能没到医院就已经被迫害致死。

随即张庆生被非法劳教三年并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看守所把孙玉华和任明明送到呼兰中医院,大约十几天后分别勒索了五千元钱后办理所谓的“保外就医”。一个多月后,以哄骗的方式再次绑架任明明并随后投入劳教所。张庆生和孙玉华的家和另一个租的房子被非法抄家,抢走台式电脑一台、复印机一台、油印机一台,大白纸若干、复印纸若干、条幅若干等价值三万余元物品。

2004年1月14日,孙玉华在家属区去邻居家办事返回途中,被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兆林、王可达、颜廷辉、徐兴武、徐汉斌等人野蛮拦住,拽着头发强行拖入早准备好的警车内,绑架至呼兰区公安分局,并抢走孙玉华随身携带的1500元钱和钥匙。在副局长姜继民和国保大队陈兆林的授意下,对孙玉华进行了残酷的殴打,刑讯逼供一直到天黑,才把孙玉华拖入公安局后院的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对孙玉华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两台台式电脑,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两台、录音机一台、录像机一台、光盘一箱左右、光盘贴若干、真相日历若干等价值五万余元物品,连电脑桌都搬走了。据参与的警察说拉了满满两车。

孙玉华被非法关押后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呼兰区看守所赵连贵和狱医姜海龙等人对孙玉华长期灌食迫害,这个狱医姜海龙根本不懂医,每当灌食时,他都找几个刑事犯将孙玉华绑在铁椅子上,几个人按着头,把一个象鸭嘴形的铁制东西插进孙玉华的嘴里,再摇动后面的把儿,鸭嘴就把嘴撑开,再把一根粗胶管从嘴里插入胃里。由于姜海龙什么都不懂,每次都用钢卷尺测量嘴到胃的距离,总是把胶管插来插去,反复折磨人,每次都灌得孙玉华满身都是。孙玉华的咽喉全部都肿了、发炎。后来不灌食了就每天打两瓶点滴(说是盐水),孙玉华开始不适,说一打就不舒服不想打,警察就找人看着不准她拔。

一直这样过了三十多天后,孙玉华开始便血,接着就开始出现神智不清,别人说什么她也一字不差跟着说什么。2004年2月底,才把孙玉华转到呼兰中医院。3月8日,孙玉华被迫害致死。

二、女儿张慧17岁被非法劳教,回来后被迫失学

2004年1月14日孙玉华被绑架的当天傍晚,女儿张慧接到一陌生女人的电话称“你妈妈出车祸了,在医院你快来吧。”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女儿张慧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中文系。

张慧在呼兰各大医院寻找均无果,回到家楼下时被呼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然后强行塞进面包车,然后拉到电厂派出所进行强行拍照和审问。大约到了半夜11、12点钟左右将张慧戴上手铐拉到外地一个不知名的楼房。每天有五、六个人以谈话为名对张慧进行非法审问,其中一个姓付的男人称自己是这儿的校长(很可能是五常市洗脑班的付艳春),有610的徐波、省戒毒劳教所的吕培红等人。张慧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和绝食,一个姓肖的队长(肖贵鹏)指使几个武警将张慧强行塞进铁椅子,将手脚铐在铁椅子上,再将铁椅子翻转,椅背着地(由于手脚都被固定的很紧,铁椅子背部是空心,所以腰部承受自身体重和铁椅子的全部重量)先后两次,每次大约半小时左右,直接导致张慧的两只手腕到胳膊部份麻木,腰部手掌大小范围长时间麻木没有知觉,几个月后才开始好转。每天三班每班由两个武警看着张慧在一个铁栅栏分开的里间,墙上和地上是特殊的海绵(泡沫)材料(大概怕被迫害者撞头),有一个简单的床没有被(后来太冷给了一个军大衣),外间是武警呆的地方,有个窗户日夜拉着窗帘,屋里点着灯。大概第三天因为拒绝回答他们的提问,张慧被铐在铁栅栏上不准上床。据有个小武警说,当时孙玉华也在那个地方遭受迫害。

2004年1月18日,张慧被强行戴上黑头套,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004年2月26日,张慧又被转移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张慧拒绝写所谓“三书”,被先后两次上挂(即两手背铐在二层铺的梯子上),第一次铐了三天四夜,第二次四天五夜,第二次下来时两只手肿的像馒头一样,一按一个大坑,两臂疼痛难忍,两腿浮肿,无法伸直,不能蹲下,不能行走。前后大约一个月左右,每天睡很少的觉,有时几天不让睡觉,除了被上铐的时间就是被罚蹲或罚站,身体从120斤下降至大约90几斤。后来,张慧被允许干活(挑筷子、装牙签、做小装饰品等等)。

2004年12月9日,张慧从省戒毒劳教所回家。2005年初,张慧多次找到原学校(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院)要求返回学校上学。但系主任以各种借口推脱,张慧被迫失学。

三、父亲张庆生屡遭迫害至今深陷囹圄

遭受劳教迫害回家后,2003年11月18日,张庆生在哈尔滨市呼兰县腰堡乡发放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随后被呼兰县腰堡乡派出所绑架,张庆生因拒绝说出姓名,被派出所的警察殴打,肋骨被打伤,疼了几个月。

后来张庆生被呼兰区法院诬判三年,随后投入呼兰监狱迫害。2006年11月18日,张庆生恢复自由。

2011年10月18日,张庆生骑电动车去市场买菜时,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拦住,并不由分说,一顿殴打,声称电动车是偷的,随后,将张带到松北区乐业派出所电厂办公室,并抢走家中的门钥匙。恶警非法抄家,抢走五万余元现金、两台笔记本电脑、四台打印机、光盘两箱左右、打印纸一箱左右、大法书籍几十本、录音机一台、固定电话一台、一拖七刻录机一台、五部手机、U盘两个、新电话卡30张、MP3四五个、长条音乐播放器四个等等。另外,一条金项链、一对金耳环(孙玉华与张庆生结婚时所买,共8克)也不翼而飞,张庆生收集的邮票和粮票、新一分钱等纪念品也没了,扣押清单上面也没有。家里的一万元存折和张庆生的股票账户也被扣押,哈尔滨松北分局的李刚称下判决后才能归还。

在张庆生被绑架的当天中午,张慧在上班的路上也被哈尔滨市松北区乐业派出所蔡景祥等人绑架,当天晚上张庆生和张慧被劫持到乐业派出所。第二天,张庆生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一看守所,张慧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一个月后,张慧被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放回。

2012年7月31日,张庆生与法轮功学员杨秀英、文淑范被强制戴着黑头套劫持到法院。当审判长侯振宇说有申请回避的权利,张庆生要求呼兰区法院回避。张庆生住处属松北区,是被松北公安分局绑架,之后移交到松北检察院,两个月以后却在呼兰区法院开庭。张庆生和杨秀英的家属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律师向法庭提出:移动审理应有移交审理的相应法律手续,律师没有看到相应的法律手续,所以要求呼兰区法院回避。律师还指出,书记员身份不是法院人员,而是穿着警察服装的公安人员,不符合开庭的司法程序。审判长侯振宇却荒唐的说地区规定不一样,你们的地区不可以,我们这可以。之后休庭近二十分钟后宣布择日再审。

12月28日呼兰区法院再次非法开庭,公诉人有两个,男的叫赵国华,女的叫曲桂红,曲桂红歪曲事实说张庆生是在2011年10月18日被入户核实人口的片警发现,家里有真相资料,随即被绑架的。张庆生当庭提出质疑,并说出自己被绑架的真相。辩护律师指出,片警没有权利闯入任何人的住宅进行所谓的“人口核查”。

随即,曲桂红又拿出“物品扣押清单”。张庆生再次提出质疑:这几张清单是在被绑架到看守所十多天后,刑讯逼供时,被迫签的。当时连续非法审讯二十多天,每天只可以睡二、三个小时,并在审讯室被大灯烤着。辩护律师称,张庆生提出刑讯逼供的事情,应启动不当证据排除程序,法官没有理睬。

公诉人赵国华称2004年的所谓“漏罪”。张庆生又再次指出2003年11月份被绑架到看守所一段时间后,被带到哈尔滨的什么地方非法关押。刚开始因为张庆生绝食,一个姓肖的队长给他上刑,被铐在铁椅子上,把铁椅子倒过来压他。折磨的够呛,后来市610的徐波等人又欺骗:说你妻子也在这儿绝食,都不行了,你说吧,编一个,我就放你妻子回去。(注:当时是04年一月初,张庆生的妻子孙玉华是1月14日被绑架的,3月8日被迫害致死)。赵国华一看张庆生讲出当年的真相,又威胁说“认罪态度”如何如何。

辩护律师指出,这次“追加诉讼”撤销了,又将2004年这个无理指控与11年的非法起诉并案处理,本就不合法。另外,辩护律师还发现,2004年的扣押清单上,张庆生一家三口的签名是伪造的,很明显是书写清单的警察写的。

公诉人赵国华和曲桂红轮番诬陷张庆生,被张庆生及律师一一驳回。退庭后,法官表示一月份再和律师谈一谈。

四、希望善良的人们共同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如今家破人亡。妈妈孙玉华先后四次被非法关押直至迫害致死。爸爸张庆生被非法关押三次,一次非法劳教三年、一次非法判刑三年,现在又再次身陷冤狱。女儿张慧也被两次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劳教一年,被迫失学。家中被三次非法抄家共计近十万元合法财产被抢。后两次全家被绑架,家中根本无人,与抢劫无分别。

这是一场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团体的残酷迫害,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道德底线。这个家庭的悲剧仅是全国千百万个被迫害家庭的一个缩影。希望社会上的善良人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营救张庆生,帮助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早日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