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

写在前面的话

前些天,同修在一起交流切磋时,同修就让我写交流文章,我没说话,心里也想写,可还是被“不愿动”的心挡住了,为什么我不能主动、积极参加大法弟子的交流法会呢?

根本原因就是旧势力的邪恶干扰和邪党文化的毒害。文革期间,我正上小学,小小年纪整天“斗私批修”,无论写什么,都是先写自己哪里不好,谁要是写自己好,就是不谦虚,表现自己,开会宣扬的都是斗,写作文还是斗,要不就是说别人如何不好,批老师、批同学。

直至今天写修炼心得体会这么神圣的事,那个毒汁马上就溢出来“我修的不好,平平淡淡”写什么呢!前几届的大法交流会我都没有参加,不正是因为这个毒在起作用吗?如果不是这次师父给予弟子的交流法会这次机会,我还很难认识至今还隐藏在自己心中的败物。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告诫我们:“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特别是在中国那个环境下,邪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搞了一套都是邪党的东西,所谓的党文化。”

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切磋时,总有说不完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炼故事,听别人交流时,对自己的修炼都是促進和借鉴。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每个人、每个神、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历史,都象故事。生命的过程,每个人都象一部历史的史册一样。”

大法弟子修炼这么多年,无论新老弟子都有自己的体会、感想、神迹,每个人都能写一本书、甚至每个人都能写一部“连续剧”,怎么能说没什么可写的呢?如果这样认识下去,岂不是让邪恶高兴了吗?

我们每天发正念都在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观念、不好的思想念头,走师父安排的路,可是在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面前,为什么又停滞不前了呢?我认为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是师父给予大法弟子修炼提高的平台,是修炼的路,是正法路,参与交流法会同样是助师正法、证实法,同时有力的震慑邪恶,是展现大法弟子神威的神圣之路,每个弟子都应该珍惜。自己不能主动参与大法弟子交流会,实际就是用邪党文化去思维,还认为是自己想的,还有旧势力的干扰因素、各种人心的干扰,想清闲、怕麻烦。我悟到这些后,思路一下子打开了,要写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一、坚定正念

我九五年底得法,当时对法还没有太深的认识,但我明白师父言简意赅的法理是我一生寻求的真理,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学下去,从此,常人追求的一切对我都没有吸引力了。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我丈夫是在公安系统工作的,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停止了我丈夫的工作,不让他上班,不给开工资,还给他连降两级,让他在家写检查,看着我,我也被单位开除了。他们让我写“不修炼的保证”、让我签字,我拒签,我丈夫单位的局长就让我们离婚。在乌云压顶的艰难日子里,我度日如年,给我修炼的路上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

我丈夫不准我在家炼功,一见我学法炼功,就连踢带打,还穿着皮鞋重重的踢我,但我忍住,我没有被吓倒,大法是我的全部,不管怎样我不能放弃大法,我照样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后来丈夫终于妥协了。

在修炼的路上,我跟随着师父走过来,风风雨雨,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邪恶的疯狂镇压迫害,更坚定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我一定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二、魔难出正念

我今年五十五周岁,自修炼一开始,我就坚信师父讲的修炼人没有病,我虽然在医院工作,可十几年我没看过一次病,没吃一粒药,单位每年体检身体,我也不去。

有时,邻居朋友托我挂专家号看病,我说:“您别看我在医院上班,谁是专家我还真不清楚,您要想看病就找我吧。”他们问为什么呀?我说;“因为我是专家呀。”他们又问“你怎么成专家了?”我说:“谁没病,谁不吃药,谁才是专家,您说是不是呀?”他们听了,都笑了。他们都知道我因为炼法轮功而受益。

但二零一二年七月下旬,我突然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反映,从左胯下到腿的后部象有一根筋抻不直,疼痛难忍,坐下站不起来,腿发软,不听使唤。躺下不能动,翻不了身。乘公交车提前一站就得做准备,活动腿脚,下车时,手要紧紧抓住车门,恐怕摔倒。

过去我炼功、发正念能盘坐一小时,现在盘腿都很费劲,而且左膝盖里面象裂开似的疼痛,有时只能坐三、五分钟,几天过去,我的心有点不稳了,怎么办?就去问楼下的一位护士,她说:“是不是股骨头坏死啊?赶快去医院拍个片子,别耽误了。”她的回答很刺激我。自修炼大法后,我不怕死,但我怕残,因为残了就面临修炼失败,那才是真正生不如死的痛苦,真是怕什么有什么。不过这一下反而使我惊醒了,我想:我跟师父修炼了十几年,大法弟子的金刚不坏之体,怎么会出个股骨头坏死呢?根本就不可能!

丈夫见我走路一瘸一拐的,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就是坐的时间太长了,一坐好几个小时,肌肉拉伤了。”这话根本不在法上,他从卫生室拿来两瓶“扶他林”,说:“抹这个吧,这药特别灵,不管多疼,抹几次就好。”当时,我真想用一下,去去痛,实在太难受了,但碍于面子,我想我不能给他留话柄,说不定哪天,他会反问我:不是修炼大法没有病吗?到时候我没话说,还是强忍着。其实这也是一颗人心。

我们院里有一个盲人按摩室,女儿看我腿疼,几次闹着要我去按摩,说特别管用,做一次就见效,做几次就好,我真想缓解一下,可是自己也觉的好笑,一个修炼法轮大法、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竟然去找盲人治病,全宇宙的众神还看得起你吗?!

常人说的我不相信,不能听,常人要我做的,我不能做,面临这个魔难怎么办?只有学法,我使劲的用手把腿搬上来盘上,大声朗读师父的经文《洪吟二》,反复念“怕啥”等,我又学习了《转法轮》第七讲,治病问题、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我用法对照自己边学边悟,学完后,我什么也没想,一下就站起来了,我立刻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那不是病。

还有一次,同修给我打电话,心里着急走的很快,我还特意找一找疼的感觉,可是腿一点也没痛,到那正赶上发正念,坐的还很好。我把这事和同修讲了,同修说:“她认识的一位同修和我年龄相仿,状态差不多,由于正念不强,已经下不了床了,还鼓励我一定要在法中归正自己。

我的腿时好时坏,就是自己的问题,一次背着我丈夫还是用了药,心里自我安慰,反正我不去医院,腿已经好多了,只剩一点了,赶快好算了,当时没啥反映,第二天感觉不对劲,反而厉害了,站不住。我立即发现,我做错了。后来左腿痛的不行,心想,别光让一边腿承受,右腿分担点吧,这个错念还真灵,结果就来了,两腿发沉,走路迈不开步,可真分担了,我赶快发正念,连忙说:“又错了,又错了。”

通过这一魔难,我亲身体会到:修炼人的念不正,你要什么、求什么,自己说了算,当严重的病魔迫害你的时候,真是对你能行不能行的考验。坚定正念、坚信师父、坚信法,不是嘴上说的,要想做超常人,就要有超常人的正念,真正从人中走出来,剥开人的这层壳,彻底清除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有些魔难、有些关,真得用很强很强的正念才能走过来,嘴上说的、心里想的、实际做的,不能有一点偏差那才是坚信,否则,就一定出问题。一个人要修成神,不扎扎实实、实实在在的修,能行吗?宇宙中的众神一眼不眨的看着修炼的人哪!

三、找回昔日同修

师尊在多次讲法中要我们找回昔日的同修。九九年以前,我和一位同修每天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我们一同去信访办,一同走向天安门证实法,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中共盖世太保组织六一零办起了中共邪教班,使昔日的同修走了弯路,从此以后分开,谁也见不到谁,没想到一别就是十年。

今年五月,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我真是又惊又喜,昔日的同修十年未见,此时心情无法形容,我急切的说:“赶快过来呀!”她说:“好,我马上过去。”心想这回可得好好切磋一下十年的修炼体会了。可是见面一谈话,我愣住了,原来这十年她根本没学法,用她自己的话说:“我这十年过的就是常人的生活。”我给她讲《九评》,她不知道。我告诉她神韵,她说:“神韵?什么神韵。”我告诉她退党大潮,她还是不知道,问我:“干嘛要退党?”“这是师父让做的吗?”她又说:“怎么会这样呢?你说的什么,我一点儿也不明白,我的心现在很乱,和刚才来时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这时,我的心也有些不稳,我尽量使自己静下来,一边给她发正念,一边两眼直盯盯的看着她,心里在问:“你是干什么来的?”

过一会儿,她诚恳的对我说:“我就想看师父的书,想见师父,我没有师父的书,也没有师父的照片,你能借我一本《转法轮》吗?”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我该怎么办?不由心里自问,她是来求法的,还是有其它用意?保护自己的心,不正当心也出来了,心里说:这么多年没见面,现在又要借书,我能给你吗?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不善的表现,这是邪党因素,报复心理,不能这样想,要正念正行。如果她真是自己神的一面清醒了,来找法,由于自己的顾虑心阻碍了她得法、得救,我怎么对得起师父,怎么对得起师父赋予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呢?

这时想起了师父的话。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她为什么来的,既然来了,就让她明白真相,何况她还是我昔日的同修,相信她一定能够被得度、得救,于是我送给她一本《转法轮》、二零一二年神韵光盘、《九评》真相光盘、《九评共产党》的书,还有为什么劝你退党的真相小册子。她又问我:“你还有什么书?”我说:“师父所有讲法的书,我全有,一共三十九本。”于是我打开书柜门,给她看,她很惊讶。最后我告诉她,你要立即发表退党声明,她说:“我再想想吧。”

第二天早上炼功的时候,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感觉两臂很轻,整个身体都在往起拔,而且不用炼功音乐一站就是一个小时,一点没有累的感觉,真切体会到“容心轻体”[1],我知道,我做对了,是师父在鼓励我。

之后,我每天帮这位昔日同修发正念。第二次见到她,我又和她聊了很多,并打开退党网站让她看,她什么都没说,静静的看着,我想再给她点时间吧。第三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已经在网上退出了邪党组织,我的心里高兴极了!我为同修能自己走出来寻师、找法而高兴,为又一个生命能在大法中得度、得救而高兴,更为同修能从新走入修炼而高兴。她还给我讲了她学法、发表严正声明、退出邪党的亲身体会,及身心的变化,她感觉到师父在帮她清理身体,她激动的说:“我太幸福了!”我说:“是师尊不愿意丢下一个弟子,是师尊的慈悲太洪大了!”

回想起我在修炼走向神的这条路上,我经历了数不清的坎坷,经历了来自家庭、工作单位、社会、公安邪党,还有我丈夫单位的重重压力。在功能的体现上,我听不到也看不到,我就认为我修的不好,不精進。我每天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2]。我记住师父的话,我就找自己哪地方有漏,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同时延长发正念时间,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不是来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只听师父的安排,宇宙中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验大法弟子。我的家决不允许邪恶之徒闯入,迫害大法的,助纣为虐的恶人、恶警谁也不能见我,因为它不配。

大法书,及做真相的打印机、刻录机、电脑等法器,我都放在我家的书柜里,有的同修看到之后就说:“你可要收起来,这么放可不行,邪恶一来那不全抄走了。”我没说话,再见到同修时,她又问我说:“东西收起来了吗?”我说:“没收。”我想,师父要我们堂堂正正的修炼,躲躲藏藏的,这对吗?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想,要真正按照师父的法去做,邪恶它决不敢动你。我听师父的话,用正念看问题,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所以十几年来,一直走的比较平稳。

就在这次写体会到时候,丈夫对我说:“十八大要召开了,包里别带东西,要出事,我们处长都让别干了。”看,共匪有多邪恶,我又不是他们单位的,碍他处长什么事呢?我心里说:旧势力黑手烂鬼、邪党,你们别想钻我的空子,你们是不被宇宙中承认的,你们面临的只有灭尽。

这是我第一次投稿,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也没想是否能发表,但我是用心写的,这次写稿对我的修炼是一次提高与升华的机会,因为我又一次从人中走出来了,清除了邪党文化的毒瘤,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思想观念,身心得到了升华。

叩谢师尊!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