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善良职工王奎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分公司综合配液厂(聘部)职工王奎先生,五十四岁,无论在什么岗位,干什么工作,他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干的很出色,他为人正直,不贪不占,人们公认的好人。由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二零零一年被单位安排干工人岗位,十三年来遭当地公安警察、六一零洗脑班、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分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迫害,曾被吊铐六十多个小时。

多次绑架勒索、抄家抢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旬,法轮功学员王奎到北京去证实法,被天安门广场便衣、警察绑架,关进天安门分局铁笼内,随即被大庆中直办绑架到大庆驻北京太阳岛宾馆,关押二十四小时之多。井下作业公司保卫科副科长(姓白)给法轮功学员王奎等人戴上手铐,井下综合配液厂保卫干事刘玉民、工会干事姜涵、党办主任刘微坐飞机去北京,他们的食宿、飞机票一切费用都强行让王奎家属出,六千五百元——六千八百元人民币。

井下作业公司保卫科副科长(姓白),把王奎绑架到让胡路区龙南怡园派出所。王奎被非法关押在让区独立屯看守所三十天。期间,警长张波勒索井下综合配液厂油料、修车费人民币二千元以上,经手人井下综合配液厂党支部书记史文良。片警杜影索要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千多元的保健品。怡园派出所警长张波、片警杜影,因为迫害法轮功尝到了“甜头”,二零零一年张波经常找井下综合配液厂党支部书记史文良,扬言要抓王奎,史文良告诉他们说:“人家工作干的好,好好过日子,不犯法,你抓人家干啥?”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晚,警长张波、片警杜影伙同怡园派出所(朱)教导员,派警察在法轮功学员王奎楼下蹲坑,在王奎走出家门时,张波利用刑警把王奎绑架,当晚,张波强迫王奎坐铁椅子十二个小时。十一月十四日下午,张波、杜影把王奎绑架到独立屯看守所,警察听明真相拒收。张波、杜影不甘心,又把王奎送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后,他们又把王奎绑架到让区独立屯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第三天法轮功学员王奎正念走脱。

二零零五年初,王奎堂堂正正回单位上班,独立屯拘留所、龙南公安分局(怡园派出所该制)国安特务背地里虎视眈眈。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下午十五点多,龙南公安分局副局长鲁德景指挥治安大队警察邢建国、李姓警察、一女警和一名国安特务(小个小脸小眼睛),他们着便装,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房门,进门不由分说,对王奎实施绑架,一共绑架了四名法轮功学员。王奎问:你们是警察吗?放着贪污腐败、打砸抢不管,专门来老百姓家绑架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你们心里不有愧吗?邢建国回答“有愧。”十八日晚,李姓警察(36、七岁)强迫王奎坐铁椅子、戴手铐。刑警徐洋非法审讯,王奎拒绝配合。龙南公安分局把法轮功学员王奎非法关押到大庆龙凤看守所,至五月三十一日放回。

被劫持到五常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上午,在大庆油田公司“六一零”授意下,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分公司党委书记魏玉阔(已退休)、“六一零”主任马耀强、副主任刘杰(已遭报死亡)伙同下属综合配液厂党总支书记范翼、前线一队队长杨晓峰等人,以去(通河)施工的欺骗手段,将法轮功学员王奎欺骗绑架到臭名昭著的五常洗脑班。

他们开两辆车(其中一辆车尾号为:黑E:ZZ2811,谎称井下宣传部的车、估计是油田公司“六一零”的车),车内有井下作业分公司“六一零”副主任刘杰、油田公司“六一零”两人,年轻的姓王、另一个开车的人五十岁左右。另一辆车是综合配液厂的,乘坐四人,综合配液厂党总支书记范翼、前线一队副队长贾有庆、厂长司机蒋金刚、及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奎。

刚刚进入五常地界,王奎问范翼,你什么意思?范翼不好意思的说:“王哥,送你去五常‘学习’几天。”王奎告诉他们,你们三个人是在绑架我,五常洗脑班是迫害好人的黑监狱,不听他们的,轻则打骂重则吊铐、上刑。范翼马上给井下作业分公司、“六一零”副主任刘杰打电话,告诉刘杰不跟他们去了,车掉转方向,往大庆市开。刘杰不断的让上级给范翼施压,大约十三点多,范翼他们将王奎绑架到五常洗脑班。

遭恶魔般的迫害:吊铐六十多个小时

洗脑班的恶人们,个个象疯子一拥齐上,将法轮功学员王奎按到地上,强行戴上手铐,王奎的双手背都抢掉了皮,至今还有疤痕。恶徒们把他架到黑屋,双脚尖点地,双手被手铐吊铐在铁管上,背吊高度可调,使被吊铐者达到脚尖点地、胳膊反背角度最大、全身重量落在双脚尖上,全身上不去下不来,痛苦程度无法形容。

洗脑班头目付彦春,不断登场,一会揪头发向上拽、打嘴巴、一会用脚踹肚子,踹腿踢脚,满嘴脏话、咒骂,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付彦春的每一次兽性发作,都造成王奎身心的巨大痛苦。付彦春每天派来犹大搞“转化”,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劝善,付彦春、犹大等他们不听。洗脑班的恶徒们”把王奎吊铐六十多个小时,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王奎手指盖大的汗珠往下掉。除吃饭、解手,其它时间全在吊铐。

五常洗脑班副头目莫振山,经常不让解手,语言恶毒,他明明知道法轮功是被诬陷的,为了几个钱、为了能蹭上几顿茅台酒、经常喝多胃疼,不能上工,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他扮演红、黑脸,每天胁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写诋毁法轮功的所谓“认识”他暗中使坏、见风使舵,打小汇报,借着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会,出卖良心牟取私利。

后来王奎被迫害的出现昏迷,洗脑班在四月十三日早七点三十时多,才把昏迷的王奎放下来,看王奎稍微清醒,七、八个恶徒一拥而上,按住身体、胳膊,莫振山按着王奎的手写“三书”,王奎没有配合这些恶徒们。

六十多个小时的吊铐,王奎的手面、手腕被手铐吊铐出道道口子、流血、留下伤疤,手、脚肿胀,行走困难,双脚不能上翘,腰腿疼痛,镶的牙被付彦春打掉了。五常洗脑班怕恶行事实真相败露,不好向各方交代,从五月至八月初,由朱宪福等二、三人,看着王奎在五常洗脑班(计生局院内绕圈),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关押至八月五日才把他放回。

据说,送一名法轮功学员,大庆油田公司付五常洗脑班一万元人民币,五常洗脑班还勒索井下作业分公司综合配液厂两万元人民币。他们不但勒索各单位的钱物,还采用流氓手段勒索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有的家属被逼迫送钱物、请他们喝酒吃饭。有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不配合,他们就恫吓、恐吓法轮功学员。

原五常洗脑班书记朱宪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号人物,他正邪不分,善恶不辨,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百分之百的卖力,他管理洗脑班日常生活,迫害的“大总管”。

付彦春的女婿万文博,小名阿名,男,二十九岁,无业,洗脑班的主要打手。他卑劣的将大法师父的法像,强行往法轮功学员臀部(裤裆)塞,吊铐法轮功学员期间,万文博不断的踢学员的脚,使法轮功学员蹲不住,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付彦春的二哥二嫂付彦伯、辛淑荣,六十多岁,无业,洗脑班的主要看守、帮教、做饭。朱宪福的妹夫王青,五十七、八岁,无业,洗脑班的主要看守、帮教。老战(犹大),坏事干绝。

部份参与迫害者姓名及电话:井下综合办公电话5972669

稳定中心主任:马耀强(已退休)手机13349497333办公电话5971385
井下综合配液书记:范翼手机号:13351795555、井下综合配液站:杨晓峰手机号:13091667515
井下综合配液站;副队长:贾有庆手机号:13115390225
井下综合配液站厂长的司机:蒋金刚手机号:13339499499
地址:大庆市让胡路区井下作业分公司邮编:163453区号:045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