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五十一岁,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七日有缘喜得大法,有幸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后,无论是在病业关与心性关中,还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迫害中,我总是记住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教导:“你怎么修?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十四年来,我没有轰轰烈烈的修炼故事,只是脚踏实地的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当然有时做的好,有时很差劲,但心系众生,尽量不错过救度众生的机会。在救人的过程中,体会到,体察到众生渴望得救的心情,以及他们得救后受益的喜悦,这里略举几例。

一、老县长夫妻明真相走入修炼,成为活媒体

我有一亲属老年夫妻,男的八十一岁,女的七十六岁,家住大城市,虽是亲属,从小出门,很少交往,男的一直在邪党政界当领导,当过县长,被邪党毒害特深,退休后,身患多种疾病;老婆婆更是从小体弱,老病号。由于身体不好,她已吃素,而且皈依佛门二十多年,在山南海北的庙堂找过很多的所谓名师,可把身体搞成了一个多病的躯壳。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她打来电话,边哭边说,我身体不好,生命走到尽头,在家呆不下去了,要来你家住,要死就死在老家,一了百了。

接电话时,我的第一念是,只有我师父能救你,是你得正法的时候到了。于是当即满口答应了。七月二十三日正值炎热,气温38度,他们不顾家人的劝阻,怕在路上出现病危,还要他们的同事护送,从很远的大城市来到我家(很偏僻的农村)。一下车,老婆婆由两人扶着,穿着很厚的衣服,揣着棉被,腰痛得已成90度的弯,一步一步慢慢的移進家门。吃完饭后,她开始述说着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才知道她在原来不好的基础上,又患了腰椎间盘突出,痛的不能下床,生不如死,夏天见了冷水都凉到骨头缝里去,又整天整夜的出汗,出的是冷水,一天要换十几次衣服,全身无力,饭碗,刷牙,盛水的杯都端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几次到某城市甲级医院,请教授手术,上了手术台,找不到病处,只好放弃。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来到了我家。

这一来家庭重担完全压在我身上,加之她吃素,卫生讲究更是麻烦。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海:“你骑车满城市跑,也不一定碰到好事做。你天天这样干,也不一定碰的着。”[1]我只有一念:她现在虽要我帮助,我吃点苦不算什么,修炼路上发生的事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师父安排她来得法的。于是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解体阻止他们得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在生活上也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他们,就做饭一事,为了尊重她,素菜,荤菜,从餐具,切菜,炒菜,都严格要求。帮她洗澡,洗头发,洗衣服,洗被褥,还为他们创造特殊防冷防寒的条件(因为她是县长太太,生活比较讲究)。我就一切顺着他们的需要和执着去做,使他们心情舒畅,增强了他们活下去的信心,她体会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炼功人。

他们来了一个月以后,我要上班,时间就更紧张了,每天晚上十一点左右睡觉,早晨三点半起床炼功,其它基本上没有五至十分钟闲谈和休息时间。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他们由于受邪党毒害太深,听信央视流言,当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时,他们总是能说一套邪党的宣传,时不时喊我看诬蔑大法的新闻,对我干扰很大,当我讲修炼的事给他们听或要他们看大法书时,她总是说她在佛门中修炼了二十多年。我不动心,请师父加持继续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解体阻挡他们了解真相的邪恶生命,解体旧势力阻碍他们得法的因素,有时请同修配合发正念;二是修好自己,用身心健康和一言一行来证实大法,用大慈悲心来体现大法弟子的形像,从不怨不恨,有时有点情绪马上向内找,问题就解决了。并不厌其烦的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讲给他们大法的弘传,大法的美好,大法的蒙冤,举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例,和大法弟子在残忍迫害下不放弃修炼的信心。他们明白了,开始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慢慢的两个人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老婆婆从病危中闯了过来,没有吃药打针,身体明显变化,判若两人,一个月后腰直了很多,走路一身轻。老头子五个月后就开始戒烟,两个星期就戒掉了多年来几次下决心戒都没戒成的老烟龄,他很受感动,天天虔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可是老婆婆虽然承认大法好,也非常尊重大法弟子,却总是不進门修炼,他们每年要在我家住大半年时间,有同修认为我吃亏太大,影响我做三件事,都为我打抱不平,其他亲戚更不理解,我不为所动,能解释的解释,不能解释的一笑了之。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如一日,对他们的付出,感动启发了他们。在二零零八年的一天老婆婆正式進入大法修炼了,放弃了她二十多年在其它法门中的一切,而且还成了一名很精進的大法弟子,他们见人就讲:“殃视”播放法轮功的事,完全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谎言,我亲眼见证炼法轮功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法轮功师父伟大,大法弟子了不起,是大法救了他们,并把我对他们如何好的事情,在她们娘家及分别住在几个大城市的所有亲属亲戚扬名了,无论在电话里,还是初次见面,所有亲属亲戚都能熟悉的叫出我的名字了。

特别有一次,当地政府几个邪党人员到我家骚扰,他俩挺身而出,说服反驳邪党人员,解体着邪恶,证实着大法,真是成了法轮大法的活媒体,特别是与她曾经一起吃素修佛的人,在她对大法的弘扬带动下,有的得了法,也成为大法弟子了,有的明白了真相,这样一来使无数的生命得救了。到这里,我深深理会到,师父度我们多难啊!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同时谢谢帮助我们的同修和配合我的家人,从中使我悟到很多法理,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付出多少,得到的更多;帮助同修的提高,更是自己的升华。只要听师父的话,学好法,有救人的心,精進实修,再忙再累,什么也不耽误,同时也成了精進的动力。

二、反迫害也是救众生,关键时刻不含糊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本镇两个邪党人员拿着一份表到我处,对我说了一些什么什么,这表上什么都没有写,但是对我施加压力,要我签字。我除了对他们讲大法真相外,其它一句都不含糊的说:表上写的什么我不看,更不签字,什么开除丈夫工作,儿子不准上大学,不安排工作这类话我已经听厌了,动不了我心,同时你们谁也掌握不了他们的命运。我的一切只有我师父说了算。当时来的一男一女邪党人员,象是定住了,面面相觑,脸色变白,好久才说一句:怎么交差。碰巧丈夫单位明白了真相的领导進来了,也不知他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两人灰溜溜的走了。以后这两人员再没進过我家的门,在其它场合碰上,对我非常客气,问这问那。

同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七日,隔三天过年,一位镇政府监控我的邪党人员到我家,说什么到镇政府开会,去一趟就回来或要家人陪同去,我坚决不去,并说:要过年了,要多学我师父的法还来不及,不学你们那一套。当时家人都受了骗上了他们的当,她们都发怒帮邪党人员“做工作”,逼迫我配合他们。整整一天,不是这个来,就是那边的电话,那时也不知道发正念,我只是没有一丝毫动情和动心,只有整天背着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直到傍晚,邪恶解体了,丈夫无可奈何拨打镇“610”头目电话,说明我的情况,“610”头目说算了。丈夫换了口气对我说:还是你行。过了年正月初二才得知,大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全镇骗去开会的学员都被送進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很久,有的送了劳教,而我在师父呵护下,在家里过年。这个故事成了我给家人和其他人讲真相的好例子,成为他们破除邪党谎言、识别邪党骗人的伎俩,多了一面镜子。以后那个监控我的邪党人员也没有再来过我家。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有人叫我丈夫的名字喊开门,丈夫没警惕把门一打开,一群恶警窜進房门,电灯没打开,有的上楼,有的东窜西窜,我从床上爬起来,不知出了什么事,我大声喊:干什么的,是贼还是强盗?!几分钟后他们聚集在客厅,这时我开了电灯往沙发上一坐,他们站着,尽管他们披着邪党的皮(制服),我为主,他们为副,一问一答查清了他们的来龙去脉。原来是当地政府“610”带领几个当地派出所警察,秘密抓捕一位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我和家人,个个理直气壮的说:你们无法无天,披着××恶党外衣半夜非法私闯民宅,你们代表了谁,知法犯法,就不怕我告你们,你们看我们这一家子,丈夫怎么样,儿子、女儿怎么样(意思是说:我们一家人都是不错的人)。一名所谓副所长,哆哆嗦嗦明知故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吗?现在还炼不炼了?”我轻松的回答,“哦,你还不知道我炼法轮功,我多年受迫害,公安局早有我的名,你去查吧!”说完,我正气凛然的起身把外门一关,说:告诉你们,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你们不要跑,为了我家人身安全,为了我家的合法财产,我要“610”为头的某某(叫他的名字)楼上、楼下带我丈夫去一一清理,看你们来几个人,还有没有藏坏人在我们家里,你们这样侮辱人格,半夜闯入我闺女的房间,窜入我八十多岁老母亲和亲戚小女孩的房间,恐吓了她们,你们谁负责,哪个负责?他们目瞪口呆,哆哆嗦嗦老是解释,我们是执行任务,请原谅,算了,算了……大约半个钟头过去了,我们才放他们走,中间过程丈夫、儿女正义的插了很多话,扫了他们的邪风,解体着邪恶,最后,他们灰溜溜的出门。走了很远的地方,我女儿还高声送着他们:你们这就是××党干部的形象,我要在某某地方扬你们的臭名。

故事还没有结束,第二天,邻居说:昨晚发生的事,我一直在屋外听着,你们真的了不起。过一天,我和丈夫分别把这事讲给了明真相的村书记,村书记说:“太无理了,这事碰了年轻小伙子,那天晚上的祸就闯来了。过两天我去镇上开会问清楚,一定给你们说明,一定的。”又过一天,我在一户人家碰上一个明真相的镇干部,他说:前天晚上,镇上派出所集体行动到了几户修炼法轮功的家進行搜查,谁躲开了,谁怕得不得了,谁怎么样。我说还来了我家呢,我把事情经过又复述一次,他说:怪不得他们一字不提,只有互相埋怨,互相咒骂。从此以后他们再没有来骚扰过我。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只要弟子正念足,邪恶真得掉头就跑。

十几年来,除了那些特殊场面外,邪党人员平时来我家“回访”或做什么“转化”,对人的一面,我热情招待,总是茶烟酒水果饭当先,然后不同成度讲大法真相,他们走的时候,我边谈边远送他们。得到的回音大多数是你太热情了,你太善良了,我们是来做你的转化的,而被你把我们转化了。

师父啊,我一定牢记你的教诲:“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3]

三、半斤废旧品引得众多人得救

一天,一个收废品的来到我家收购,有一类是废塑料,他一称四斤半,我脱口而出,老板除半斤。看他的表情,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又重复一句,除半斤。我说这塑料是盛了饮料的,里面有点水分。他震惊的说,你不是一般的人,我五十多岁了,走了几个省县做生意,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我祥和的接了话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接下来话匣子打开了,就跟他讲起了大法真相,他很容易接受了真相,他是邪党党员,真名退出,诚心诚意接过护身符,珍藏在钱包里,接受了真相小册子,走的时候慎重的说,我是包头,下雨天我们不好做,把家属带到你家来,你给他们做“三退”。过了几天,他真的带来了五个男子汉,老远就叫着我,象小孩子样,手拿着皮包,戴着护身符,滔滔不绝的讲着,说他差点出事了,是护身符救了他,叫我快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当然来者都是有缘得救的生命,都接受了真相,并要了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他又来要新的真相资料。

在二零一零的一天,他来了(他是外省驻我地县城收废旧生意的),说他儿子儿媳都是研究生毕业,儿子在某银行工作,儿媳在某城市法院工作,还有其他成员也是知识份子,还有孙子,全家都来这里过年,我们已经另租了一套房子,等着他们来,今天特来要法轮功光盘和资料,他们一定会看。过了年他又来了,他说他们全家都看了,儿子把东西都带回去了。我问今年过年还来不来?他说再不来了,这里生活条件太差。这时我的喉咙梗塞了,说不出话来,他们真的是为了明白真相而来,看着众生渴望得救的心情,我们不精進能行吗。半斤废旧品三毛钱,引得这么多众生得救,其实只要弟子心性到位,一切都是师父早已铺垫好了,只等弟子去做。

四、我家亲戚都用真相币

自二零零零年起,我就开始在一元的纸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开始时一次用一张,两张。后来师父肯定这种救人的方式时,我就更有信心,加大力度,尽量使用真相币,师父经常利用别人的话鼓励我。一天来了一个收旧手机的商贩,我招呼他進了屋,接待后直说:你听说过法轮功吗?她爽快的说:经常在钱上看到,当然我顺理成章讲清真相。她连说,你太善良了,我们有缘,有缘,我相信,相信。象这样的例子经常碰到。

从二零零一年起,我利用一切途径在银行兑换新币做真相币,开始做就正念的跟钱沟通:现在宇宙在正法,你们碰上了,你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特别能被大法利用,你们都是有大福份的,同时你们都有责任帮助大法弟子去救度众生,彻底解体邪恶,法正人间时,师父一定会给你们好的去向。当然不是每次都这样叨叨的念着,只是从收币到把真相币用出来整个过程,长期保持着正念,已养成了习惯。一般一个星期能用二百张左右的真相币。为了多用真相币,我理智采用多种方法,利用有利条件,一个星期购物一次,这样能用大量的真相币。我如果是收了真相币,我就立即有意告诉对方,快看这钱上有字,对方识字的就叫对方念,不识字的我就念给对方听,然后讲真相,效果很好。坐车也基本都用真相币,

实际用惯了,得心应手,很容易,没有压力,很自然推给对方。不过千万不要忘记了,是师父时刻在保护我们哟。这个项目我不但自己做,我还启发家人亲戚一起做,首先给他们讲清真相币的目地,同时注意安全,做起来方便,经常给他们讲做大法事,能救度众生会给他们带来相应的福份,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因为现在他们还未修炼,他们或多或少都做得很好,下面我反馈几例他们的信息:

亲戚甲是在街上卖自己家里种的蔬菜,说:有人给我真相币,我就默然的收下,我找给他们的真相币,大多数能接受,个别的不要,就说现在哪个不知道法轮功好。

亲戚乙做生意,用的多一些,他们说现在哪个不知道,其他的人不都在用吗,我们找给别人的真相币,从来没有人说不要,有的接了真相币,还要念一遍,赞扬一番。

亲戚丙是青年高中生,更有趣的说:我付车费和其它另用,如果有人不要或问我是哪来的,我就回答对方,如果我要知道我用的每一张钱是哪来的或是谁给的,那我累得不能活了。

亲戚丁说我每天把真相币给孩子买早餐,买零食,没有人说不要。

亲属戊每隔一段时间主动要真相币,她总是说容易,容易,非常容易,你们怕什么我收的钱,真的有很多字的,现在都在用,我的要好同事看到我包里有真相币,抢着要。

亲属己说:我根据他本人现在的状态情况,我每隔一段时间,不告诉他,放一到两张真相币在他的钱包里,久而久之,他见了真相币也习以为常,认定大势所趋,大大方方的用出去,无意中谈到此事,他说到处都是,还起到了震慑邪恶,弘扬大法的作用。

如果到现在有条件使用真相币的同修,让我们携手迈开一步来试试吧,从使用一张做起,他是救度众生的好铺垫,现在我家很多亲戚,我都定期的给他们对换真相币使用了。

五、改建房子讲真相

二零零七年,我家改建房子,从农村习惯来讲,都要请地理(看风水)先生,选择良辰吉日,我丈夫虽是无神论,有事来了还是要按老风俗应付,建房未开始,动工前,我和丈夫商量好,我修大法,一人炼功全有受益,我们全家都是有大福份的,这次我们建房子不请地理先生,我们说了算,丈夫很尊重我,我说就是某月某日早上六点整,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我在屋里发正念,你和砖工师傅在基地起手动工。整个建筑过程中,还要定几个时间,都是我说了算,结果整个工程关键时间天气很好,一切顺利。

在建房期间,我和丈夫都上班,除星期六,星期日有时间外,中间我还要挤时间做饭招待他们,在这万忙中,我有条不紊的安排家务外,从不耽误学法炼功,发正念,特别不放过救人的机会,从砖工,木工,运输司机,送材料的老板,油漆工以及所有民工,因为双方时间紧,我总是利用吃饭或中间休息时,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根据实际情况,个别先垫好基础,能在集体听真相时能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就砖工来说,砖工头是我们附近的,他平时身体不太好,患尿结石多年,他在其它地方做砖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时做半天,回家打针,到我家做砖工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启发其他人念,从开始到整个工程结束,从未因病误过工。更神奇的是,一天上午中间休息时间,其他民工都在喝茶,吃水果,他从厕所出来,手里拿着一粒豆子大样的石子,激动的说:你们快看尿结石,小肚子内胀得厉害,我上厕所,石头从小便蹦出来了,真神奇,真是托“法轮大法”的福了,今后我也要炼法轮功。

又一天,放第一层水泥板的民工来了,在吃早餐时我给他们讲了真相,每个人都接受了护身符,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我们高空作业,工作危险,需要护身符。过几天又放第二层水泥板,我在厨房准备早餐,突然厨房里多了几个人,有熟悉的,有陌生的,用不同的称呼喊着我,有的喊法轮功快给我们护身符,上次拿的给了妻子,有的说给了儿子,有的说给了谁、给了谁,多给我们几个吧,我们会珍惜的。热闹的场面,一段时间才平静下来,丈夫家人都乐开了,都从正面弘扬大法帮着说。

整个工程建筑时间长,我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三句不离法轮功。他们人多嘴多,提出的问题多,我耐心的给他们解答,加之他们更深入的了解了我们家庭和睦,人善良,孩子听话,工作出色,不随波逐流,同时我们对他们招待处置不一般,他们看到了炼法轮功的人确实不同,整个工程结束,他们百分之百先后不同成度明白了真相,百分之九十的做了三退,在安全上,民工们连粗皮都没伤一点,都心情愉快地离开了,很多原来不认识的民工,成了我家的朋友,他们都说怪不得你坚定修炼法轮功,这么有福气,运气,真是天合人意。

六、明真相 村民得福报

大约是二零零五年八月份的一个傍晚,天干地燥,我在屋里听见外面好大的声音。喊喊闹闹,象出了大事,我出门一看,只见那边后山起火了,烟雾浓浓,火焰冲天,山脚下七、八户人家手忙脚乱,跑着叫着,各自把东西、家具、特别是液化气罐往外搬,人群越来越多的聚集帮着忙,原来是从隔壁村远处山背引来的大火,已烧了一百多亩山地,还烧到了后山半山腰,我跑到离山脚远一点的房子停下来,一群小朋友有的站着,有的坐在地上带着小弟弟、妹妹,还有老人家,都在很有节奏的连续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跑过来急促的说:“细伢子(孩子们的地方方言),你们的声音太小了,大声念。”她看见我喊“某某,着火了,我把你给我的法轮功护身符早挂在近发火山边的窗户上,跪着喊求法轮功师父保护。你快帮我们念,你专做好事,你念的更灵些。”

大约十几分钟,眼看就要進屋的烈火微下来,也没有一点风,更神奇的是,离那住着七、八户人家的几栋房子十几米处,大火熄灭了。乡亲们换口气休息,谈论着:真是法轮功保护了我们,大神保佑了我们把火灭了,我们的财产得到了法轮功的保护。过后才知道现场参与者几十人,大多数都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连平时不太表态的男村民都默认了。

说到这里我还要啰嗦几句,在我们村庄里,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修炼大法,基本家家有人明真相,户户有人念大法好,由于他们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受益匪浅,有的生意兴隆,有的家庭兴旺,有的在马路中间人家看似她出了车祸,她却安然无恙,一场虚惊。有一个突发肝癌晚期病人,他是一个无神论,加之家庭环境比较紧张,医院判他三个月,并且要死得很痛苦。我理智耐心无数次给他讲大法真相,物质上精神上关心他,照顾他。明真相后,师父给他延长了一个月的生命。他利用最后一个月有限的生命认真的看了一遍《转法轮》,向我提了很多问题,我一一给他回答了,整个病期没有大痛苦。

还有一位老太太,当年九十二岁,由于现在社会败坏,道德标准低,后代待她一般般,单独一个人住一栋大房子。她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每隔一段时间去看她,她每次感激的流泪,常说:我一个人住,一点不怕,还讲一些神奇故事。她临终的头两天就不能说话,不能动,连亲生儿子看她,喊她都没有反映,而在临走前四小时,我最后一次去看她,喊她,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能跟师父走。我摸摸她的手,她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开,还清楚小声说:好啊!记……得……啊!她虽然这一生受苦了,师父一定会给她一个好的去向。

要写的太多,要救的人更多,写到这里我对师父的法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让我们同温师父的法吧:“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4]。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炼路上讲真相救众生的点滴体会,其实还有很多执着心阻碍着我,失去救人的机会,在我身边有很多擦肩而过的生命没有得救,不过现在我更加珍惜师父赐给我们向内找的法宝,任何时候向内找,只有精進更精進,才能兑现久远之前自己对师父的承诺!才能完成这一神圣使命。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