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法轮功学员2012年遭中共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

前言
一、监狱酷刑何时休?
二、判刑冤案
三、六一零企图维持迫害
四、政法委布置,公安局实施绑架
五、西丽洗脑班私设监狱关押无辜市民
六、非法劳教又添一例
结语

二零一二年,王立军事件、薄熙来事件相继爆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下台,中共江泽民集团不断被声讨,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运动越来越难以为继,中共的迫害力量越来越龟缩在政法系统之内,其它部门只有少数不明真相、是非不分者还在盲目配合中共行恶。

深圳,作为中共粉饰太平、伪造盛世的“橱窗”城市,二零一二年,中共在深圳的迫害既表现出力不从心,又表现出不甘心失败而愈加疯狂。据明慧网公布的信息统计,二零一二年,深圳地区至少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七人被送洗脑班关押,有一人被非法劳教,有五人被非法判刑,有一人被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另有四人已被非法开庭、未知是否判刑。

二零一二年,深圳中共市委书记王荣、市长许勤、政法委书记王穗明、公安局长李铭,要对其任期内所有的迫害罪行负主要责任。

一、监狱酷刑何时休?

二零一二年,深圳有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监狱迫害: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戴美兰被劫持到广州女子监狱迫害,因被威逼“转化”,压力很大,被迫害出高血压。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孙洁丰从深圳龙岗区看守所被劫持至韶关北江监狱迫害。

二零一二年,深圳有三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监狱酷刑虐待的情况被揭露:

◇优秀建筑工程师被严重剥夺睡眠,被毒打小腿胫骨

卢启奇,男,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在深圳工作的武汉法轮功学员,优秀的建筑工程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北江监狱。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广东省司法厅来人“检查验收”时,卢启奇向司法厅官员控告北江监狱十三监区三管区主任霍某等恶警们执法犯法,体罚虐待服刑人员,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同时严正声明“法轮大法是正法”。

霍某气急败坏,对卢启奇进行新一轮的残酷迫害,用剥夺睡眠的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法轮大法信仰,这是从二零一一年八月至十月,卢启奇的睡觉记录:

日期8/31-
9/1
9/29/3-
9/8
9/9-
9/12
9/13-
9/18
9/19-
9/28
9/299/3010/1-
10/5
10/610/7-
10/9
10/10
睡眠时间(小时)050313630303

从此睡眠时间记录表可以看出北江监狱的邪恶程度。其中九月十三日至九月二十八日的长达半个月的时间内,卢启奇总共只被允许睡四个小时。最后,卢启奇的身体极度虚弱,奄奄一息,身体不能保持平衡,精神出现混乱现象,头发白了很多。恶警们还厚颜无耻地说:“我们是在帮助你。”

恶警掐身体,用刺激性药物抹眼睛,用东西插鼻孔,插耳朵,踩脚趾等。恶人常用硬物敲打卢启奇的小腿胫骨,以致四个多月后,卢启奇的小腿前胫骨仍有瘀血肿胀。

恶人常用硬物敲打卢启奇的小腿胫骨,四个多月后,卢启奇的小腿前胫骨仍有瘀血肿胀。

卢启奇于二零一二年元月十一日出狱。

◇审计局优秀干部的睡眠记录表

庄文舒,男,一九七二年四月十九日出生,江苏省连云港市人,武汉水利水电大学硕士毕业,曾任校学生会主席、校研究生会副主席,毕业后在深圳市审计局工作,曾作为提拔处级干部的重点培养对像。庄文舒二次身陷冤狱。第一次冤狱是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广东省四会监狱遭非人迫害。第二次冤狱是在北江监狱。二零一一年三月至六月,北江监狱恶警们运用车轮战术对他进行轮番围攻洗脑两个月,没有达到逼迫他放弃“真善忍”信仰的目的,于是由恶警霍某主导,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开始,对庄文舒进行剥夺睡眠的迫害。以下是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广东省北江监狱剥夺庄文舒睡眠的犯罪记录:


日期


5/16


5/17


5/18-5/21


5/22


5/23-5/26



睡眠时间(小时)


0


1


0


不详


0

恶警们不仅剥夺他的睡眠,而且只给他少量的食物;强迫他长期坐小板凳,坐直不许动,导致庄文舒的臀部溃烂流脓血……

◇女副教授被长期体罚

唐丽娟,原黑龙江党校副教授,二零零八年四月在深圳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广东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残忍,包括:不让睡觉,睡就打,唐丽娟被打得胸内痛好长时间;不给饭吃,然后又说她绝食;罚做上下蹲,直到摔在地上动不了为止;强迫罚站,一站就是七、八个小时;强迫坐塑料小凳,臀部都坐烂了;有时还脱光衣服搜身……广东夏天比较热,长期这么做,她的身体都发臭了,然后恶警又借此来侮辱,不堪入耳。

广东女子监狱主要负责迫害唐丽娟的警察姓汤,还有一个姓赖的、一个姓张的。有十几个夹控犯人轮班看管唐丽娟一个人,使唐丽娟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很大伤害。

二、判刑冤案

二零一二年,深圳公检法司各机构,在中共“六一零”的统一操纵下,制造着迫害冤案。

(一)一审判刑冤案(四宗)

◇李红洲冤案

李红洲,陕西省渭南人,从小就有严重的头痛病,总好象头上有个盖子一样,每天一到晚上十点以后,头痛欲裂。还有严重的胃病,吃了东西常常呕吐,这些问题一直无法治愈。他曾学过多种气功,但效果甚微。学了法轮大法之后,这些病症不翼而飞。

李红洲修炼法轮大法后,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事为他人着想,在工作中非常敬业,在多家工作单位都是出名的优秀。如现任的公司,曾由于公司的经济不景气造成工资拖欠,其它部门的同事都纷纷离职,而李红洲下属的员工都因为小李正直的为人而坚持留在公司,让领导刮目相看,深受领导的好评。李红洲在几年以前的一家澳洲企业工作时,老板对他工作能力和品行信任有加。曾有过这样的故事,因为小李被无理迫害,这个外企的老板亲自到公安部门要求花钱帮小李回家,公司都非常尊重小李的信仰,看好他的为人。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李红洲被公安绑架,被非法超期关押,其本人一直是零签字、零口供,公安局预审科编造材料,但案卷因证据不足而被四次退检。有关律师表示,这早已超出法律程序,一般不能超过两次退检,否则必须放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下午,李红洲被第一次非法庭审,律师从各个角度进行了充份的无罪辩护,福田区法院当庭执行法官宋文凯也说证据不足,无法定案。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第二次非法庭审,法官仍当庭说此案证据不足。

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是不讲法律的,尽管检察院三次退检,但在六一零的操控下,却不能责令公安局立即放人;尽管法官说证据不足,却不能效法国际通例当庭释放,法官宋文凯还说“可能要补充侦查”——那意思无非是说,无论怎么罗织罪名、编造证据,最终一定要判下来,否则决不收手。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下午,福田区法院再次对李红洲第三次非法开庭,称搜集到所谓新证据。七月前后,福田区法院不顾法律和事实,枉法判决李红洲四年。

李红洲二零一一年三月被绑架时,妻子汤清华也同时被绑架,当时汤清华已有孕在身。李红洲被非法关押一年,孩子已出生,却无法与亲生父亲见面。李红洲在老家的老父亲听到儿子遭受迫害的不幸消息后精神失常。李红洲是独子,对父母一直非常孝顺,在自己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也常常寄钱给父母。

李红洲上诉到中院,被无理驳回,他继续向高院申诉,冤案终有昭雪的一天。

李红洲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福田看守所一年多,当局给家人的逮捕通知书上连任何负责人的签名都没有。可见,冤案制造者也自知理亏和违法,也知道终有一天会受到追究。

◇孙洁丰、邓天生冤案

孙洁丰、邓天生于二零一一年四月被绑架,十二月二十二日,深圳市龙岗区法院非法开庭。在法庭上,邓天生有理有据的进行了自我辩护,并建议相关人员举报公诉人捏造罪名诬陷被告人。律师从各个层面为当事人孙洁丰做了强力的无罪辩护,并要求尽快无罪释放。当庭旁听的人员听了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如梦方醒:按照中共现行的法律,原来炼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宣传法轮功并没有违法,而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在犯罪。经过孙洁丰、邓天生的自辩和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得龙岗区六一零的迫害阴谋破灭。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孙洁丰、邓天生被绑架已达一周年的日子,离非法开庭后也已四个月,但法院毫无结论。律师指出:按中国法律规定第一次开庭必须在一个半月内作出结论。孙洁丰的家人为此多次向有关部门包括法官许光交涉,他们只是推脱,既不作结论也不放人。

五月十五日,审判长江文秋告知家属,孙洁丰被判两年十个月,邓天生一年三个月。孙洁丰不服,已上诉到深圳市中级法院。

◇刘景泽冤案

刘景泽,刘晓光,卢春荣,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中共法院非法对刘景泽开庭。刘景泽的律师在法庭上做无罪辩护,法官与警察个个无言,默默的听着。刘景泽在看守所被迫害,看起来没有力气,人瘦了很多,也很憔悴。


刘景泽

刘景泽,男,三十八岁,原籍吉林省四平市人,现深圳户口,他八岁的大女儿在深圳市皇岗小学上学,学校发通知给刘景泽的大女儿,声称以后不允许她来学校上学了。刘景泽的妻子和孩子一直遭恶警骚扰和跟踪,造成家庭十分困苦。恶人每次来,都不出示证件,态度非常的蛮横不讲理,问其姓名躲躲闪闪,怕姓名被曝光到明慧网的恶人榜上去。刘景泽的家人同时遭到警察的威胁,威胁家人如果再往明慧网上登消息,就更加重判刘景泽。警察说他们什么都知道,天天都在关注明慧网。显然,警察非常惧怕他们的恶行被明慧网曝光。


刘晓光

刘晓光,男,三十三岁,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龙岗看守所。中共警察威胁刘晓光的家人,要他们把准备为刘晓光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辞退了,不然重判刘晓光。刘晓光在看守所也遭到恶警的威胁,叫其跟家人说,不要请律师,否则多判几年。刘晓光的亲人从黑龙江赶到深圳探监,被恶警蛮横剥夺探视权。

卢春荣,男,三十九岁,原籍广西南宁市人,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草埔看守所,卢春荣的妻子没有工作,在家里带一个六、七岁孩子和服侍两个老人,整天以泪洗面,不知怎么办才好。


卢春荣

二零一二年,据了解,刘景泽已被非法判刑三年。

◇王琴冤案

王琴,湖北武汉人,在深圳布吉一家公司做设计工作。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正在上班,被一群警察(国安)绑架,关押在深圳布龙岗看守所。原因是国安网警查到王琴在网上讲真相。二零一二年五月,亲属得知王琴被深圳龙岗区法院非法判了三年,王琴说自己没有做坏事,没犯罪,已上诉。

(二)上诉的二审冤案(一宗)

◇戴美兰冤案

戴美兰,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被罗湖区东晓派出所警察绑架,其后被罗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戴美兰无辜受冤,提起上诉,但卷宗却在三个法院中推来推去。

家属到罗湖法院,在咨询机搜索到有关戴美兰的信息: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遭绑,八月四日十时非法开庭,十时三十五分闭庭。所谓案情:正在检查。承办法官:彭峥嵘(副庭长),助理法官:李鸿雅(女)。

值班警察说彭、李两人出去了。家属向值班要彭、李手机号码,不给,只致电给彭、李知会一声,值班警察说彭、李转告,叫家属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再来。第二天早上,家属向彭、李二人要判决书,两人表示,戴美兰对判决不服已上诉,判决无效,过年前已把案件转交福田中级法院,叫家属找福田中级法院。

家属找到福田法院,福田法院表示案件没转来,并说,罗湖法院和福田法院都是属于中级法院,一样的。家属只好致电深圳市法院,而市法院的人称:案件还没转到我们这里,你还是找罗湖法院吧。

家属去请律师时,律师说深圳司法局通知不准接法轮功的案子。于是家属要求司法局帮忙找律师,而司法局干部李某不承认发过不准律师接法轮功案子的通知。家属遂要求李某给一张名片,李某一句话露馅:“不行,我担心你拿着我的名片去找律师。”

家属还去找过看守所、公安局、派出所、信访办、政法委、六一零、民政局,它们同样互相推诿,它们既要参与迫害,又不敢承认。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戴美兰被强行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

戴美兰炼法轮功前,身有重病,丈夫下岗,生活很困难,有时连五毛钱都没有,有一年过年没钱买菜,两个小孩同时得重病虚脱,她哭天喊地,可是政府部门没人对她伸出援助之手。后来戴美兰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日子好过了,一家最开心的时候,中共却把她家迫害得不得安宁。

(三)未宣判冤案

◇钟迎春、王翔宇冤案(三宗)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清明节,钟迎春、王翔宇、陈恒梅、英姐被绑架,钟迎春、王翔宇后来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宝安九围看守所,她们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与做人的良知,不配合邪恶的“转化”,被深圳六一零构陷罪名。

钟迎春,女,30多岁,深圳人。曾遭受非法劳教和洗脑班迫害。

王翔宇,湖南人,大约39岁,大学本科毕业,来深圳工作十几年了,一直从事技术工作,深圳宝安沙井一家港资工厂的工程师,曾被非法劳教二年。

深圳宝安区法庭通知钟迎春、王翔宇的家属说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半在2楼1号庭开庭,案件编号:深宝法刑初字第4805号。但是家属到庭时却被告知九月二十一日已秘密开完庭。

钟迎春的丈夫一直打算为钟迎春辩护,但是现在法院、检察院却说没有时间了,而且说钟迎春没有提出委托书,所以不能辩护。

法院方面的解释是,其法院的系统出了问题,导致审判时间出了差错。家属非常愤怒,强烈要求一定要从新开庭,要为亲人辩护申冤,不给开庭就告他到司法部。据悉,那法官魂不守舍,透露说一大早就有很多境外电话打进来。他说会给再开庭,但需要跟进时间。

(陈恒梅被深圳西丽洗脑班关押五个月后被转移到广东三水洗脑班,英姐也被关押在洗脑班一段时间才释放。)

◇庄严到深圳探视父母遭抓捕

庄严,长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退休后去深圳市照看父母。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被深圳市南山区桃源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南山第一看守所。恶警曾二次报检察院图谋迫害,二次都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第三次构陷原订三月十四日开庭,后延期至三月二十九日,深圳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是否判刑未见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有消息说庄严已回家。

◇杨斌冤案

据悉,深圳法院定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对法轮功学员杨斌非法开庭,详情暂未有更多报道。

(另:湖南湘潭市姚建平和湖北黄石市骆文于二零一一年在深圳被绑架回原籍,二零一二年也在遭受非法关押和法院审判。)

三、六一零企图维持迫害

中共掌控着中国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其迫害触角在全社会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每一个单位、每一个家庭以至每一个人,都深深感受到中共的恐怖高压。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六一零小组及其办公室,作为迫害的指挥机构,十三年来一直在为祸中华。二零一二年中共“六一零”不甘心失败,企图维持全面迫害。

◇基层社区仍被操控参与迫害

例如,罗湖区东乐路65号布心花园二期宣传栏二零一二年还出现诽谤法轮大法的文字。

又如,深圳南山区西丽大型社区桃源村,社区维稳办杨姓工作人员(女,阴险伪善)和警察陈雪松(谐音,可能是大队长)、林伟邦等人,盲目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打电话或上门骚扰,甚至抄家、抄人,还搞什么“回访”等,该社区的法轮功学员金兴旺、李丹等就多次被骚扰,有一批学员被抓去洗脑班或被非法劳教。福田区莲花北住宅区的社区工作人员及片警、保安人员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又如,深圳益田居委会人员多次骚扰住在益田村的法轮功学员钟萍,拿来“决裂书”给钟萍家属加以逼迫。深圳某知名软件公司总经理法轮功学员刘雪飞,多次受到深圳警察的骚扰,打电话让他去派出所。

◇“敏感日”四处骚扰

例如,在中共十八大前夕,十月十八日晚上,南山政法委、公安分局、桃源街道办、桃源村居委会、桃源派出所五人闯到桃源村法轮功学员李丹家骚扰、搜查。李丹家有一位卧床不起的老人,受到惊吓。他们骚扰完李丹家,又去桃源村其他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深圳海关被操控参与迫害

二零一二年,中共利用海关干扰新唐人电视台的“中国舞”国际大赛,有二十位中国大陆的参赛者在深圳海关出不来,或是在家却被公安威胁出不来。背后黑手是中共政法委。

◇与外地六一零相互勾结实施骚扰迫害

例如,湖南怀化法轮功学员许望珍,自二零零一年被怀化“六一零”迫害后,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期间受尽流离失所的苦难。由于长期处在恐怖迫害阴影之中,二零一一年被查出患脑瘤,在深圳经过一年多的治疗,二零一二年病情刚一好转,深圳“六一零”就与怀化六一零相互勾结,派人上门骚扰。

四、政法委布置,公安局实施绑架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力,一直是政法系统——包括中共各级党委的政法委、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司法系统(司法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等),其中,公安局(主要是国保大队)一直是主力打手,所有绑架案、劳教案和判刑案,几乎全是由公安实施或推动的。

二零一二年,深圳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数量有所减少,中共迫害已力不从心。

◇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上午九时左右,深圳法轮功学员缪丽君、张福英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巡警发现,四五个便衣冲上来,抢走缪丽君、张福英的包,进行非法搜查,然后将两人绑架到附近的武警检查站,接着再将她们劫持到沙头派出所。当日深夜,沙头派出所警察强行拉她们到一个不知名的隐秘地方检查身体,该处外面也没有挂牌,里边只有一个简单的化验室,一个X光室,一个量体重、血压的值班室。张福英因检查身体不合格,后被家属接回家。缪丽君被劫持到福田拘留所关押。缪丽君,五十多岁,四川退休教师,两年前来深圳给儿子、儿媳带孩子,操持家事。张福英曾多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清明节放假,钟迎春、王翔宇、陈恒梅、英姐在深圳宝安区沙井英姐的住处相聚,在节日大白天突然遭到深圳市六一零人员绑架。(后,钟迎春、王翔宇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四月初,深圳法轮功学员杨兵(阿静)在宝安区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一月,深圳曾X芬(三十六岁左右)被绑架到罗湖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深圳恶警又统一对深圳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住在龙华的温华生与福田区的韦磊娟(阿梅)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深圳宝安区的湛江吴川籍法轮功学员郭亚金被绑架。
(叶茂青、王凤琴未确定是否于二零一二年被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在深圳坂田被恶警绑架的沈阳法轮功学员高德娟仍被关押在深圳看守所)

五、西丽洗脑班私设监狱关押无辜市民

深圳南山区西丽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头目是周怀春,副头目是陈秋湖,人员包括三部份,一部份是中共在编人员,来自于司法、政法系统各个单位,有十二人左右,是执行迫害政策的核心层,其工资由深圳市政府财政支付。一部份是帮教人员,自称是“关爱协会”的,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起到帮凶的作用,其工资每月一千多元。还有一部份是邪悟的犹大,有五、六人,包括王宏发、高燕夫妇和刘天书、王小燕、李海莲等,他们甘心沦为中共的爪牙,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工资每月二三千元。

除工资外,洗脑班每个月的支出据说最少都是三十万元。迫害一个深圳户口的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得到七万元的经费。他们不仅多列帮教人员的名单骗领工资,还巧立名目,多列支出赚钱。以学习交流“转化”经验的名义多次到国内国外旅游,发放福利,装修奢华的办公室等。

二零一二年,西丽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如:

四月四日清明节被绑架的陈恒梅和英姐,被送到西丽洗脑班。陈恒梅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不配合邪恶的“转化”,被非法关押了5个月后,深圳市政法委、610通知广东化州政法委、610把陈恒梅送到广东省三水(广东省)洗脑班。陈恒梅的大姐打电话到三水与洗脑班人员理论,洗脑班的头头就打电话通知化州市政法委,让化州市政法委、610威胁陈恒梅亲人,给亲属施加压力,化州市政法委610又通知南盛街道办事处威胁陈恒梅的大姐,又通知笪桥镇镇委书记威胁陈恒梅的父亲,笪桥镇镇委又安排镇大队书记和村委威胁陈恒梅的亲人。

十一月八日下午,深圳宝安法轮功学员高淑华、张福英在香蜜湖被绑架到西丽洗脑班迫害,九日,高淑华因血压过高被送往龙珠医院,张福英继续被洗脑班关押。二零一二年度,张福英已是第二次被绑架,前一次是在四月份。

十一月十三日,被深圳警察绑架的辽宁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王凤琴也被送到西丽洗脑班迫害。

此外,四月十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的深圳法轮功学员邓辉,刚被监狱释放出来,又被关进深圳洗脑班。

另,深圳法轮功学员叶永凤,非法劳教期满后被从三水劳教所送进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

六、非法劳教又添一例

深圳法轮功学员杨兵(阿静),二零一二年四月初在宝安区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月初被劫持到三水女子劳教所。家人不能容忍亲人无辜受冤,请律师介入。

另外,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深圳法轮功学员叶永凤(原籍云南)被非法劳教二年,她坚定不妥协,被非法延期一个多月,被法制科接走,送进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

结语

二零一二年,打开法轮大法明慧网,会看到深圳地区法轮功学员和明白真相的世人,在元旦、中国新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日”和中秋节等节日,发给李洪志师父的问候比往年更多了。中共的迫害政策已越来越力不从心,在这种邪不胜正越来越明显的大势之下,作为一个可贵的生命,包括那些被动任职于迫害机构的人们应该做何种选择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