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北医大硕士连遭迫害看中共法西斯行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最近,一位北京的高级知识份子在京城及外省连遭中共当局迫害,其遭遇引起了人们的相当关注:虞培玲,四十六岁左右,北京医科大学硕士,从事医学科学研究,因为给法轮功鸣冤讲真相,曾被北京法西斯当局两次非法判刑入狱达六年之久,迫害使她失去了工作、家庭及生活来源。为了回避北京恶警的骚扰,她被迫离开北京暂居外省生活。不幸的是,去年七月份,她与同伴传播真相福音时,又一次落难江苏省,该省东海县法西斯恶势力政法委和“610”对二女士进行百般构陷,多次非法庭审而不放人,大有不达邪恶目的不罢休之势。

一个受过高等医学教育的高材生,高级知识份子,国家的高科技人才,一个坚守信仰的坚贞女士,从首都到地方,从京城到外省,从本土到他乡,连遭中共邪政迫害,人们在为之叫屈鸣不平的同时,从中真真切切的窥视到中共的国家法西斯行径早已泛滥成灾,并且走向体制化、系统化、社会化,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此话再贴切不过了。

红魔发难十多年,遍地法西斯行径

一九九九年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利用中共恶党悍然掀起迫害法轮功的巨难后,“二次文革”席卷而来,从中央到地方,从京城到各省,从城镇到乡村,从机关到学校、厂矿、企事业单位,到处充斥着无耻谎言和法西斯暴行,特别是在中共各级政法委和“610”的操控唆使下,各级公检法司“只讲政治,不讲法律”,各级邪党委政府“只讲政策,不讲道理”,鱼贯而入的帮凶地痞更是“只讲发财,不讲道德”,执行着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的灭绝政策,使用一百多种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不论是在走亲访友、工作打工、正常出国,或进行讲真相活动,都会随时遭到恶徒们的迫害虐杀,在当地受到迫害,在外乡也会不幸遭遇中共法西斯暴徒加害,使这场无耻迫害走向了体制化、系统化、社会化、遍地化。

山东省莒南县法轮功学员王金龙,男,时年三十四岁,零一年八月,他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在阳谷县金斗营乡讲真相时被邪恶之徒抓走。在阳谷县公安局不配合邪恶之徒,绝食抗议,遭到多次强行灌食,最终被迫害致死。尸骨未寒被送往阳谷县人民医院进行遗体解剖(疑被强摘器官),恶警还恬不知耻地向前来领取骨灰的家属索要钱财。惨案发生后,阳谷县公安局安全大队长郭中席为首几个邪恶之徒,突然被调离,郭中席被调到阳谷县西湖乡派出所,看守所长被调到张秋镇派出所。

莒南县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王行垒,男,时年三十五岁,团林镇桃花峪三村人,原工作于莒南县磷肥厂。零一年四月,他因受邪恶的迫害被迫离家,同年八月二十一日他同德州、河北的两位学员在喷漆大法标语时,被恶徒发现后劫持,九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同年九月十日,阳谷县公安局通知王行垒的家属去认尸,公安谎说王因绝食而死,可王行垒的家属发现他的头部有瘀血。警察却不让其家人动遗体,并就地火化。

法轮功学员刘乃伦,是原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助理会计师。迫害初期,刘乃伦被单位恶徒宋增元、褚树刚、闫庆彬囚禁毒打摧残;后来遭到县政法委邪党书记李枝叶、县“610”头目类延成、邢献英、房思民、胡昌红等恶徒们的多种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刘乃伦到临沂河东区打工,在生活比较艰难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向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他与同伴在临沂河东区发放真相材料时被歹徒恶意告发,遭到当地派出所的绑架,在临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后,在零口供的情况下仍被河东区法院枉判四年,被投进泰安监狱五监区,受到包夹朱宝森等恶徒的毒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走出冤狱不久的刘乃伦在平邑县散发真相资料时,不幸遭平邑县郑城派出所所长赤成田等绑架劫持到平邑县鹅庄看守所,后来平邑县“610”操控公检法,伪造证据,在法庭上赶走正义辩护律师,监视恐吓刘的亲人。硬将刘诬判三年半刑期,再次投进了泰安监狱。

法轮功学员贾继堂,男,四十多岁,山东临沂市河东区西张官庄村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精神焕发。零二年曾被当地恶警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被恶警摧残的身体几乎垮掉。在劳教所里被中共邪党迫害期间,被恶警逼迫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恶事。出狱后,很愧疚,便写了严正声明,声明那些坏话坏事都是在中共恶警威逼下说的做的,全部作废,并将声明投寄到各级政府,遂被恶徒们定为重点加害对像,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他迫不得已离家出走,突然失踪,连他父母都不知其下落。就这样他拖着虚弱的身体到处躲避中共恶党的迫害。从零二年被迫离家出走,颠沛流离在宁夏、江苏、福建等省市的乡村城市,一直遭受着中共全国范围的恶意追捕,期间历尽惊悚,饱受生死魔难。(详情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山东临沂贾继堂遭中共长期恶意追捕)。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张学荣在清明节假期随家人到临沂市临沭县探亲,在发放神韵光盘时,被恶人构陷,遭临沭县“610”恶徒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4个多月,受尽非人折磨。后遭到临沭县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据悉,张学荣已被非法判五年。

山东沂水县法轮功学员陆丰田,男,三十多岁,他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运动的十多年来,一直被迫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去年四月二十五日,青州市公安国保大队,采用跟踪、监视、盯梢等特务手段,绑架了陆丰田,关押于青州看守所,七天后又将他转到秘密地点关押近两个月,实施长时间吊铐、电击胸部等酷刑,白天黑夜绑坐铁椅,脚上一直戴大镣,期间剥夺睡眠,企图用酷刑逼迫他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潍坊国保也派人来参与迫害。最后恶警达不到目的,无计可施时,又把陆丰田再次关入看守所。查体时,身体呈现“肝炎大三阳”,脚上被大镣磨破,流着脓与血……为阻挡北京正义律师介入,青州市国保、法院的刑庭人员驱车到山东沂水恐吓陆风田的家人,青州市司法局下文不准律师介入和陪同会见等,强行指定“律师”,十二月十日上午青州市法院对陆风田秘密开庭枉判十年重刑,并严密封锁消息。直到北京律师到青州法院询问此事时,陆风田的亲朋才得知些许消息。

北京医科大学硕士虞培玲,受过高等医学教育的高材生,从事医学研究,是国家的高级科技人才,憨厚朴实,文静而有涵养。二零零零年因上访讲真相,被北京法西斯当局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受尽折磨,出狱后,虞培玲在零五年因散发《九评》等真相资料再次被当局非法判刑三年,又被囚禁在女监八区遭到摧残。期间,虞培玲受到监区长黄清华等恶警的诬蔑贬低、毒打谩骂侮辱、包夹加害、单独关押、强拖进“心理咨询室”、连续罚坐硬板凳、不让她睡觉、打盹就用冷水泼、脚踹、被诬有癔病、不让买手纸、不让上厕所、多日不许换洗衣服,致使虞培玲臀部溃烂,长期不能愈合,身体极度虚弱。零七年才出监。连遭中共迫害使她失去了工作、家庭,没有了正常生活来源,为了回避北京恶警的骚扰,她被迫离开北京,暂居在了山东临沂市。去年七月二十九日夜十一点左右,虞培玲和山东省临沂法轮功学员王明香在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传播大法福音时,遭遇坏人构陷,被东海县桃林镇恶警劫持囚禁在东海县看守所,该县政法委和“610”随即操控东海县公检法机关对她们进行百般构陷,多次对二位女士非法庭审,皆因证据不足而未果,但当局不但不放人,仍然对她们非法长期囚禁,大有不达邪恶目的不罢休之势。

十多年来,这种法西斯行径一直在进行着,山东临沂如此,全国各地也是这样。

不仅如此,中共还将法西斯暴行和国家恐怖主义输出异国他乡,流毒海外,对法轮功创始人捏造罪名、全球通缉,并动用恐怖主义手段,派出黑社会和特别行动小组,阴谋暗害。通过驻外使领馆、雇佣流氓、打手,恐吓、殴打、喷水、扎轮胎等卑鄙手段,暴力干扰海外学员正常的炼功、洪法、讲真相、游行、集会活动,还凶残的制造了“南非枪击案”、“亚特兰大暴力行凶事件”、“法拉盛暴力袭击案件”等,并收买欧卫,极力干扰新唐人电视正常播出,暴力骚扰香港等地的退党中心、真相展点,制造恐怖事件,企图阻止神韵在世界各地的演出。每次事件发生后,亲共媒体世界日报、星岛日报、纽约明报、侨报等帮腔帮声,歪曲报导,误导民众。

但中共施展在自由国度的诸多劣迹及法西斯行径,只能自曝其丑贻笑于国际。而那些无知的暴徒下场都是可悲的,有的当场被警察抓捕押往警署受到司法审判或被驱逐出境,有的遭到恶报极其痛苦的死去。

共产邪教的危害远远超过法西斯

在世界现代史上,法西斯数十年的肆虐祸害,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灾难,而共产邪教在人间已经肆虐百年之久,它带给全世界、全人类的灾难危害,要远远超过当初的法西斯。

纳粹和共产邪教都是在剥夺了人民的政治、经济权利和独立思考的权利后,控制人民的言行、信仰和精神,然后屠杀它们认为要灭绝的不同群体,只不过纳粹屠杀的是以犹太人为主的“劣等民族”,而死于共产恶党刀下的则是形形色色的所谓“阶级敌人”。

一九三五年纳粹在纽伦堡举行了以“血统和种族”为中心议题的“自由的党代表大会”,并通过了种族歧视法案《纽伦堡法》,从而开启了对犹太人迫害的序幕。一批又一批的犹太人,从各地被络绎不绝地运到已建成毒气室和焚尸炉的各个灭绝营,其中规模最大的就是奥斯威辛,二战期间,共有二百五十万犹太人在这里被纳粹杀害。据统计,整个二战中有大约五百八十万德国及德国占领区的欧裔犹太人被纳粹杀死,是欧洲犹太人人口的三分之二。除此之外,吉普赛人、黑人以及斯拉夫人也被纳粹列入根除和灭绝之列。其中吉普赛人是纳粹试图灭绝的第二大群体,二战结束前,被他们杀害的吉普赛人约有二十一万九千人。

而共产邪教在祸害世界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刮起疯狂的共产邪恶主义运动,丧心病狂的杀害了数亿人!其中,危害人类最甚的当属前苏共、中共及柬埔寨红色高棉恶政。

前苏共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苏联平反委员会主席),由他统计的死于斯大林暴政的人数是四千万左右;前美国的国务卿,苏联问题专家布热津斯基的统计是五千万左右;前苏联莫斯科大学教授库尔干诺夫教授统计的是六千六百万。

而由中共鼎力培植援助的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为了夺得政权,在短短的三年多的时间里,杀掉的“阶级敌人”,竟然占全国人口的四份之一,其荼毒生灵之烈,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中共这个邪恶的西来幽灵,趁着中华内乱外患之机,悄悄踏上了华夏民族这块神圣的土地,几十年里,一直给中华民族制造动乱、苦难和悲剧。将共产邪教的恶毒机制发挥的举世无双。早期,中共投靠苏联、卖国种大烟起家、假抗日真内战夺权,建政后,闭关锁国,篡改历史,战天斗地,强奸民意,杀人如麻,八千万中华同胞死于非命。更严重的是,中共通过惨烈的政治运动,将中华民族传统的社会道德和正统的人文环境破坏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邪恶的唯物论、进化论、无神论、斗争论和马恩列斯毛党文化,将中华民族与上天的渊源关系几乎消除殆尽。

苏共与东欧共产极权相继垮台崩溃后,中共恶党依然披着一张马列邪教的邪皮,战战兢兢的继续奴役和屠杀社会民众,八九年六月四日,强迫人民军队在天安门广场用坦克、冲锋枪碾压射杀和平请愿的爱国学生,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屠城血案,又一次把法西斯凶残流氓的面目展现在世人面前。

在现代文明和世界民主自由人权思潮的冲击下,本应对人民悔罪反思的中共恶党,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汉奸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犯罪集团与流氓中共一道,冒天下之大不韪,挟持整个国家的暴力机构和一切社会资源对法轮功进行最惨烈、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对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善良民众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使用上百种酷刑摧残致伤、残、疯无数善良民众,非法劳教判刑数百万人,不计其数的民众被投进洗脑班、精神病院,三千六百三十八人被迫害致死,造成大量人员失所失踪,制造了无数家庭悲剧,并且强行活体摘除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然后高额贩卖牟取暴利焚尸灭迹,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其罪之大,在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其恶之极,草木山河为之含悲,大地风云因而变色。导致神州大地道德沦丧,法制溃退,民不聊生,天怒人怨。令现代文明黯然无色,整个人类为之蒙羞。

具大恶者,得大审判

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间,人类曾经在德国纽伦堡进行过历史性的大审判:国际军事法庭对犯下滔天罪行的纳粹德国诸多战犯和组织共进行了十二次公开大型审判,涉及的被告人数超过百名。审判不仅仅是针对纳粹头目、秘密警察和党卫队成员等,被告中还包括如工业家、军事人员、集中营看守、护士和一些不太著名的战犯等及四名德国法官也站到了被告席上。这场审判是第一次由一个跨国的法庭以法律的名义给战争的密谋者、组织者、执行者以公开的、公正的大审判,它提出了人类道义等深层次的问题,并首次出现了“危害人类罪”和“反人道罪”这两个罪名。对那些执行希特勒罪恶政策的大恶血债者,判以极刑,立即执行,对那些暂时漏网的罪犯实行全球终生通缉。

然而,历史总是不足以让人警醒。在距离这场审判不过才五十多年的时间,在中国这个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国度里,再次发生了惨绝人寰的悲剧:中共政权对信仰“真、善、忍”的民众进行了长达近十四年的迫害,而且迄今仍未停止。同纳粹的残忍一样,中共不仅对法轮功修炼者施以各种酷刑,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而且更加令人发指的是,为了牟取暴利,中共军队、武警和部份地方医院竟然有组织地、系统地强行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这前所未闻的罪行不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对人类文明的公然践踏。

朗朗乾坤,天网恢恢,多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全球三十多个城市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发起五十多个控告中共迫害元凶江泽民及帮凶共三十多个高官在内的刑事和民事诉讼案,被称为二战以来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江泽民则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国际人权法庭的千古罪人。目前已有多宗案件宣判中共官员罪行成立,凶犯有的狼狈逃窜,有的被逐出境。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成立并发布公告:彻底清算江泽民流氓集团、“610办公室”以及直接实行迫害的公、检、法组织,和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的管教人员与恶警,以及丧尽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谓医生等。这是继“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零三年成立,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之后又一个国际正义组织诞生。

越来越多的中华儿女看清了中共恶党的凶残面目,不再与其同流合污,觉醒的人们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面对中共这样一个充满蛇蝎毒疮的西来邪灵,面对这样一个逆天叛道的黑帮邪教,面对这样一个犯有滔天罪行的邪恶政权,谁去迎合讨好它谁就是在认贼作父、助恶为虐,谁还想做它的害人党徒谁就会受到天道淘汰与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