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10副主任难逃610魔咒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王广平(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曾任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神秘倒地猝死。中共媒体新华网报导称王心脏病突发猝死。这个五十四岁的610办副主任恰巧是在六月十日猝死的。而十一年前的这一天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610办公室”的成立日子。

610魔咒下的“死亡位置”

二零零一年王广平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升任广州市公安局610办副主任,后升为反邪教处副处长(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到二零零六年调国保支队专管“维稳”。据明慧网报道,经王广平亲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其送洗脑班的有三千三百一十人次,破坏真相资料点七十八个,非法劳教三百九十五人,非法判刑十六人。生前多次公开表态不相信报应的610副主任王广平猝死于六月十日当天,似乎天意使然。

610的魔咒仍在继续,不到两年时间,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广州市委政法委副秘书长、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突自缢身亡,年仅五十五岁。祁某生前分管内部安全保卫支队,即臭名昭著的国保,紧跟江派在广州迫害法轮功。虽然中共媒体称此二人“因连续工作,积劳成疾”,但王广平、祁晓林暴死的消息仍被中共严密封锁,不允许媒体追踪报导,并禁止谈论此事,但事件已迅速在中国政法委系统传播,并引起极大震动。

薄熙来下台及周永康失势后,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为了升官发财紧跟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何靖才被双规,正应了“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这三个曾经积极迫害法轮功,掌握大量维稳资金,耀武扬威、显赫一时的官员,均不得善终。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背靠周永康家族的周氏心腹和得力助手、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涉嫌严重违纪,已经被免去领导职务,是被实名举报而落马的副省级高官,李春城已被宣布立案调查。其妻曲松枝也被免去成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职务。

去年,随着王立军、薄熙来到周永康江系血债帮主要成员的一个个落马,政法系统的恶报更加集中、频繁。据一月二十四日出版的第三百一十一期《新纪元周刊》“四百五十三人被查 政法委大坍塌”一文称,北京消息人士透露:原政法委某位高官最近向高层递交报告,内容包括,过去三个多月以来,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多达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公安局系统三百九十二人,检察院系统十九人,法院系统二十七人,司法厅(局)五人,非公检法司系统的有十人。另外,还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杀身亡。这份类似私人备忘录的报告表示,许多地方政法系统工作处于半瘫痪状况,人心涣散,悲观失望的情绪十分严重。

据明慧网报导,近几年,越来愈多执迷不悟,为了眼前利益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政法系统的官员和警察厄运连连。610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在中国政法系统内部早就是众所周知是“死亡位置”,很多人遭遇报应及在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了解真相后,都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以至后来政法委内部需要电脑抽签从其他部门调人担任。愿意一直留在此位置上的人,多是很想借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的邪恶之徒。

男盗女娼的中共官员

与“枪杆子”政法系统平行的“笔杆子”宣传系统积极参与迫害的官员也屡遭厄运,“南周”事件后,中共江派常委刘云山的心腹随即被抛出,中央编译局局长、中共副部级官员衣俊卿因淫乱问题被解职。

中央编译局是专业从事马克思邪恶主义思想研究、政党研究、政府创新、中共邪党中央文献翻译、研究、编辑出版的机构。一月十八日,《钱江晚报》在一篇文章中,针对衣涉婚外情被解职事件评论称,这些人“剖肚之后,人们看到的,尽是男盗女娼。”这充分显示了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危机”。

多年来,“满腹盗娼”的衣俊卿一直卖力配合江氏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充当江派抹黑法轮功的笔杆子,衣俊卿曾任黑龙江“反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委员会副主席,期间写了不少关于诬陷法轮功的所谓理论文章。

再如,衣俊卿先后担任黑龙江大学哲学系主任、黑龙江大学副校长、校长、党委副书记期间,原黑龙江大学哲学系学生戴蕤,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开除学籍,曾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黑龙江戒毒劳教所等处受尽折磨,精神几近崩溃。二零零二年五月再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因迫害法轮功,衣俊卿于二零零七年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列入追查名单,并被公布参与迫害的犯罪事实。(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追查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肖晋东等的通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581)。

二零零七年三月,衣俊卿调任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部长后,更是卖力配合江氏集团,多次利用自己宣传部长的身份,到处做报告诬蔑法轮功,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据明慧网消息,黑龙江省曾于二零零一年四月成立专门用于攻击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邪教”委员会(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由黑龙江省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界的部份人员组成。衣俊卿曾任副主席。在互联网上,可查到该委员会大量攻击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在黑龙江省委“610办公室”的指挥下,联合黑龙江省通信管理局筹备建立覆盖全省的手机短信平台。在敏感日和重要活动期间,向全省民众发送诬陷法轮功的信息。

善恶有报的深入解读

俗语讲“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恶报表面上的原因或是权力斗争、或是生活作风,或是贪污腐败不一而足,但是,如果将这些人在迫害法轮功期间的所作所为翻开,就不难发现,他们几乎都是在江氏集团长达近十四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的积极参与者,他们罔顾真相、不思悔改、一意孤行,为了达到个人向上爬的目的长期积极参与迫害。

那些参与酷刑折磨、洗脑的610人员和政法委各级官员,到头来自己恶疾缠身、猝死或自杀,以参与迫害换取政治资本向上爬的,或被调查免职、或已沦为阶下囚。那些利用舆论工具,颠倒黑白、造谣诬陷、加剧迫害的,最终落得千夫所指、为人不齿。

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弘传,让上亿人走上修炼真善忍的返本归真之路,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弘传。然而,江泽民出于妒嫉,倾尽国力,发起了长达近十四载的迫害。利用谎言欺骗世人,使用绑架、非法关押、百种酷刑、洗脑、甚至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等惨绝人寰的手段迫害坚持信仰的善良民众,血债帮成立各级“610”特务组织,配合各级政法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期的、大规模的迫害。血债帮之罪恶已令人神共愤。

年初,以中国北京为代表的中东部大部份地区爆发了长时间的雾霾天气,空气中毒素含量之大,令人畏惧。那些为了眼前利益制造毒害的人不但毒害了他人和环境,是不是自己也终将成为毒气的受害者而自尝恶果呢?让衣俊卿们始料不及的是,当他们用中共的理论、马列主义的大棒打击人类最古老的道德基础和正信的时候,他们自己也处于社会道德沦丧的危机中,在劫难逃了。

不久前,明慧网发表文章劝诫曾参与迫害的人,《自杀不是出路 赎罪才是出路》。希望那些还有时间和机会赎罪之人,回头是岸,因为对他们来讲,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