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晚期 学大法绝境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我叫香云,今年五十七岁。二零零九年六月份,我逐渐感到身体不适,饭量大不如从前,肚子经常饱胀,不舒服,几次检查也没查出来什么问题。几个月过去了,情况越来越糟,走路都费劲了,这才在市人民医院确诊为卵巢癌晚期,胸腔积水,腹腔积水,肚子大的像个要生小孩的孕妇,而且属于网状多发性,癌细胞满肚子都是了,不能手术,只能抽水,化疗。医院偷偷告诉丈夫说我顶多再活几天,回家料理后事吧。

为了让我看到儿子结婚,将儿子的婚期提前了。结婚那天,我坐在主婚席上,下面的人看到我就像看到了一具骷髅,参加婚礼的人无不心情沉重,有的人甚至在下面偷偷流泪,可想而知,当时我是啥心情。回想自己短短的人生,争强好胜,因为丈夫外面有女人,整天和丈夫打,儿子是结婚了,可还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女儿,这眼睛怎么闭的上啊!

儿子婚礼后的第二天,一位过去的老邻居姜大姐打电话给我,让我炼大法,说我一定能得救,我苦笑着回绝了。这时我几乎翻身都困难了,肚子大的随时都能爆炸。过两天姜大姐又一次来电话,让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我,躺着坐着都可以念,只要诚心诚意的念就行。我被她的真诚打动了,就试着念了几遍。说来也怪,没念几遍就感到肚子舒服了不少。又念了两天,肚子明显变小,身上也有点劲了,家里又开始为我安排化疗。奇怪的是别人化疗都得先补充白蛋白,而且过程极其痛苦。而我这一次化疗,根本就不用补充白蛋白,而且化疗过程都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相反还感到身体很舒服,医生都觉得奇怪。我心里明白这都是念“法轮大法好”起的作用。

回来后我急忙将这一切告诉了姜大姐,姜大姐也很为我高兴,又给我讲了很多大法的神奇故事。

我深深被感动了,并认清了中共打压法轮功,煽动民众仇视大法都是别有用心的,我决心修炼大法,证实大法。法轮大法又使我燃起了对生的渴望,这期间经姜大姐及另一位大法弟子无私帮助,我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好。

后来我打听到我市里的病友,大部份都已离开人世,没走的也都被判了死亡日期,听到此消息我惊呆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住院时别人都比我轻,我这个最重的不但没死,经化验检查癌细胞全部消失。更让我不敢相信的是,和丈夫混了好多年的那个女人,主动提出断绝与我丈夫的关系,真是奇妙。

就这样,我这个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大道。期间师父为我消了几次大业,如今的我,人白净了,胖了,骑自行车哪都能去。女儿放假我和家人到车站接她,她见到我这样,高兴的抱着我又是哭又是笑。

一直以来我就有这个愿望,想将这一切都写出来,证实大法,让世人都看一看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希望有更多的有缘人能够得法,跟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