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610警察违法 济南历下法院称“涉法轮功不立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李凡丽递交了两份行政起诉状,分别以自己和八岁女儿陈清悦的名义起诉济南市历下公安分局。近日,历下法院回复李凡丽,涉及法轮功的案件不能立案。

一、历下法院声称涉及法轮功案件不能立案

李凡丽及其女儿被济南市历下六一零迫害的情况曾在明慧网披露过。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李凡丽带着其八岁的女儿从济南东站准备乘火车回老家,被六一零警察搜查并带至泉城路派出所。六一零警察又到李凡丽家,将李凡丽的丈夫带到派出所。随后,全家三人在派出所被关押了二十四小时。李凡丽仅仅八岁的女儿陈清悦被迫目睹警察非法审讯其父母、警察威胁恐吓其母亲等。后李凡丽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其丈夫和女儿回家。进入拘留所后第二天,李凡丽因身体虚弱晕倒,经急救血色素只有四点五克,被接回。此后,陈清悦渐渐暴露出被惊吓后的恐怖症症状。为此,李凡丽向历下区公安分局多次反映,要求对孩子道歉、平复孩子心灵的伤害。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七日,李凡丽以自己和女儿的名义,分别提出了行政诉讼,起诉于历下区法院。

历下区法院很快拒绝了陈清悦的起诉,但暂时接受了李凡丽的诉状。陈清悦的起诉内容是要求道歉,历下法院表示不属于行政案件诉讼范围,不能受理。李凡丽的诉状要求最初是撤销行政拘留决定、赔偿火车票损失二百六十三元(因火车票已经购买但是没有能够乘坐)、赔礼道歉等。经过两星期左右,历下法院通知李凡丽修改了部份诉求,修改为单纯要求撤销行政拘留决定书。此后,李凡丽多次询问,历下法院一直说在研究,要求等待。到十二月份,有人透露可能会不给立案。二零一三年一月初,立案庭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正式告知李凡丽不能立案。李凡丽询问为什么,电话中说此案经过反复研究,各个领导都知道,建议李凡丽找一下曹副庭长。李凡丽给曹庭长打电话,曹庭长过了两天答复说:涉及法轮功的都不能立案,同时建议李凡丽可以找一下信访。

李凡丽的案件,得到了群众的广泛同情。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本来就没有道理,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具体的真相。但是这一次历下六一零为了迫害法轮功连带逼迫了李凡丽只有八岁的女儿,更加惹得天怒人怨,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法院本来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最后一个让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可是,“涉及法轮功的案件不立案”,这一下彻底暴露了中共对于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毫无道理、根本没有法律依据。周围的人们一致谴责这种不讲法律、不讲道理的恶行,谴责这种不讲法律、又不让法院立案的暴行。

二、济南六一零为了逼迫李凡丽撤诉,将其丈夫绑架到洗脑班

其实,在历下法院不立案的背后,济南六一零已经预先策划、实施了一场迫害,目的是直接逼迫这个家庭撤诉。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让李凡丽一家高兴的日子。因为经过几个月的苦难折磨,这一天早晨,陈清悦主动进了学校,没有在校门口磨蹭。这是她渐渐走出心理阴影的标志。其父母都很高兴。谁知又一场迫害在逼近这个家庭。济南六一零要直接逼迫这个家庭撤诉。

济南市六一零将李凡丽的丈夫绑架到洗脑班。李凡丽的丈夫陈广昌是执业律师,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多,陈广昌刚从外面进到律师事务所,就有济南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善民和济南市六一零、历城区六一零等人在办公室等候着,同时在场的还有律师协会、事务所的领导。李善民以胁迫的方式,要求陈广昌去“宾馆”(其实是济南市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实质就是臭名昭著的洗脑班)去“交流观点、统一思想”。陈广昌询问是否可以另外安排时间,因为工作很忙,李善民回答是执行市委任务,必须去。其实在另一间会议室里挤满了警察。表面的客气之下,是准备好的劫持威胁。到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后,“法制培训中心”声称他们有权扣留陈广昌,强调晚上回家必须请假。这显然是剥夺人身自由。这一切都给李凡丽全家造成巨大的干扰、威胁。女儿陈清悦刚刚从恐怖症的阴影中走出来,现在其父亲又被强迫“学习”、失去人身自由,济南六一零的这个做法,真的毫无人性。

济南六一零又给律师协会以及事务所施加压力,间接逼迫陈广昌。由于六一零机构打着中共邪党、公安局等名义施加压力,律师协会、事务所都很紧张,所以要求陈广昌配合学习,如果不然,事务所就可能不再续签劳动合同、或者律师协会不通过年检等,陈广昌律师的执业就会遇到障碍,李凡丽一家就会断绝经济来源。

济南六一零对陈广昌的这一次强迫洗脑,并没有明确说明具体的原因。这一直是一个谜。这个谜底终于在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揭开。当天,陈广昌告知“法制培训中心”:交流问题已经谈完,以后不再来了。“培训中心”主任毕思良说需要向领导汇报,去了另一间办公室。不久,“法制培训中心”的另一个工作人员胡科长过来陪同陈广昌,经过长时间的沉默,胡科长开口询问陈广昌:“明白了吗?”陈广昌回答:“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胡科长询问:“撤诉吗?”陈广昌律师觉得很奇怪,就问:“撤什么诉?哪一个案子呀?”胡科长说:“历下法院的案子。”哦,陈广昌律师明白了,原来他们指的是李凡丽在历下法院提起的行政诉讼。陈广昌律师就说了:“他们对我孩子太过分了!”胡科长说:“唉,哪里有这么认真的事呢!”陈广昌律师没有答应撤诉,就回去了。

在历下法院答复不立案之前,迫使李凡丽一家撤回行政诉讼的起诉,是济南六一零的如意算盘。“法院不立案”是一个极端严重的事件。“涉及法轮功的案件不立案”这个事实本身,就是对“迫害法轮功系违法”的直接证明,等于向全社会宣告“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济南六一零不愿意事情走到这一步,所以他们提前采取措施,通过逼迫陈广昌,试图让李凡丽提前撤诉。但是,六一零的这一场计谋没有得逞。“涉及法轮功的案件不立案”这个事实,最终仍然被法院说出来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