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

(一)利用工作之便,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二零零二年,我从中国大陆来到海外。由于我英文不好,为了生活,在一间公司打工。二零零三年我找到当地重点讲真相的地方,就是在旅游景点,向海内外游客,尤其是大陆观光客讲真相。我知道在哪里都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证实法之路,于是我为自己做了如下的安排,由于我是公司的临时工,所以请假方便。我时常下午三点请假,坐地铁路程约一小时,然后参加下午四点开始的在景点上的炼功、向游客发真相资料、及发正念、洪法活动。《九评》发表以后,也在现场发《九评》、劝三退。还利用其它时间用手机向中国国内公、检、法部门打电话讲真相,营救大法学员。首先从明慧网下载电话号码,再记录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人名,还有恶警的人名,事件内容。出门前先发正念,电话拨通后,先谈迫害真相,再讲法轮功真相。《九评》发表以后,还介绍三退大潮。其中也劝退过警察。

在公司虽然我是临时工,但我工作认真负责,老板一直让我留下,我在那里工作了三年。当时自己也不太会讲真相,公司里员工大部份是当地华人,心地善良,对中国发生的迫害法轮功事件不是很清楚。我就把自己的《转法轮》书借给她们一些人看,多少让她们知道了一些真相。还有两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我告诉她们真相以后,还买了两本《转法轮》书分别送给她们。

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我用一年半时间白天做工,晚上读夜校,取得一张文凭,换了一间公司。二零零九年四月,公司主管需要我参加一个全国的资格认证考试。当时感觉有点压力,再加上新的工作没有经验,经常被其他同事指责,一时爱面子心、怨恨心、怕吃亏的心全部出来了,此时自己修炼也不是很精進。考试前四天,十一岁的儿子出车祸,腿被撞断,我心里非常痛苦。但我明白我应该度过这个关。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小时候算命先生说过这个孩子过了十一岁再说。记得在考场上写答卷时,我的心里仍十分痛苦。接下来工作也不顺利,最后终于与同事发生口角。师尊说过:“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1]

(二)参加法会,提升自我,修去执著

我觉得修炼到了谷底,我需要充电。孩子因为腿伤停学在家。家公、家婆与我们同住可以帮忙照顾。我决定先辞掉工作,利用两个月时间到美国专心修炼,这时在美国的家人也积极邀请,主意定下来。当时突然世界各地H1N1病毒流行,出国人员大减,机票大减价。在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时,遇见一位会讲华语的官员,顺利拿到签证。

到我准备走时,儿子已重返学校,只是腿骨里面的钢钉还没有取出。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参加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及一系列讲真相、洪法活动。参加完法会回到美国住家,家人说先生打电话说家里的儿子在学校跌倒,腿又从原来的地方摔断开,又送去医院动手术。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一时间有想回国的打算。但是很快,我悟到是旧势力想干扰、破坏我参加救度众生的活动。

我还是留在美国,期间在美国同修的帮助下我去了法拉盛。去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设立的讲真相点。在那里,师尊将有缘人送到我身边。让我现场帮他们三退。我住在法拉盛同修的家里与当地同修一起学法、炼功、讲真相。我也参加了神韵的推票活动,我去过公园、地铁站、大商场用简单的英文向当地人介绍神韵,欢迎他们去观看。渐渐地在证实法的活动中我忘记了孩子给我带来的痛苦。我也自己买票观看神韵。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在另外空间一定是激烈的大战,我只想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在美国的修炼使我受益匪浅,心的容量也加大了。当我从美国回到家时,先生说我的资格认证考试成绩出来了,是“A”。

(三)回国探亲,讲真相,劝三退

从美国回来,我找了一间新公司。二零一一年我利用假期回中国探亲,顺便向大陆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并带回三退名单。二零一二年我再次利用假期回中国,并与母亲同修商量好,去她的中国老家讲真相、劝三退。时间安排的很紧,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学法、发正念、见亲戚。我和母亲同修找话题切入讲真相。期间先生打来电话,告诉我由于我没有报个人所得税,现在必须补缴税款。如果超过期限,也就是我回来的时候,我会收到法庭传票。当时感觉我的心又开始疼痛。我没有收到政府和公司任何有关报税的资料。不管怎样,晚上还有一家亲戚要讲真相。我必须调整心态,先劝退他们一家再说。我又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大法弟子在一线讲真相救人,回到家等待她的是法庭传票。师尊一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相信师尊会帮我解决这一切。果然在师尊细心安排下,先生帮我补缴了税款,问题解决了。就这样我带着二十几份三退名单回到家里。师尊说过:“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大?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他被迫害的这么严重?也可能是在为很多他背后的生命承受,他要保护的、他要救度的太大太多,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因素和他要救度的生命的因素所致,业力或者是承担的历史因素太多,也许还有解不开的积怨,还有完全解不开的死结,有的只能用人的生命来换取,所以才造成了在被迫害中这种复复杂杂的形式。有些是旧势力干的,被干扰中师父也是在将计就计,无论怎样师父有师父的标准,旧势力干的都得偿还。”[2]

(四)上RTC平台,与同修一起救度众生

今年同修建议我上RTC平台,参加打电话救众生活动,自己心里也十分渴望。很快同修帮忙在电脑里装好了软件。刚开始在平台上打电话,我是照着讲稿念,再慢慢的我把讲稿改到适合我的语气。在平台上打电话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拒绝听真相;有的说一些不敬的话;有的只听真相不三退;有的讲方言没法沟通。我尽可能把话讲得慢一些让人能听懂,但随着电话被挂多了以后,思想业和各种人心开始干扰我,心里开始感到沮丧起来。我对一起打电话的同修抱怨:“不退是他们自己本来就不想退,不是我不尽力。”可同修笑着劝我道:“向外找?”同修的话提醒了我,我是应该向内找。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许多执著心:怕心、急躁心、求安逸心、还有爱面子的心。总是觉得自己打电话的效果不如其他同修,而时常自己在下面打电话,不上平台。还是应该多上平台,多学多听有经验的同修是怎么讲的。在RTC平台上感触颇深,从一开始同修带我一对一辅导打电话到现在我可以与同修轮流打电话,期间各国大法弟子给了我很多帮助。有的发来电话号码、有的发来讲稿、有的大胆提出宝贵意见。使我在平台上提高很快。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各国大法弟子给我的支持、关怀与鼓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越最后越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