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迎冬被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致不能行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朝阳区四十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赵迎冬女士,近日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被恶警打断小腿,导致小腿萎缩,不能行走,去厕所都得爬行。

赵迎东的丈夫是盲人,家庭生活困苦。赵迎冬2009年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受尽酷刑。

因坚修大法,近期被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人举报,再次被非法劳教。

零九年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9年10月份,第三次被绑架遭劳教迫害,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因为赵迎冬坚持修炼大法,恶警不给饭吃,反诬她绝食,继而野蛮灌食迫害。更甚者,恶警指使的吸毒犯包夹强迫赵迎冬喝自己的尿,威逼不许往外说。

1.不给饭吃、无足够睡眠

因为不写放弃大法修炼“保证书”,被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恶警迫害,不给饭吃。当时赵迎冬被单独关在凉衣房,由吸毒犯二班班长郑梅包夹。郑梅和吸毒犯通道值班员两个人受四大队恶警的指使,让赵迎冬晚睡、早起。

集体吃饭的时候,四大队恶警不给包括赵迎冬在内的不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饭吃,必须写“保证”,才给饭吃。恶警不给饭吃,还向劳教所说瞎话,谎报法轮功学员绝食,强行灌食折磨。

当时有3-4名不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了同样的迫害,其中一名被单独关押在包房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灌食达两个月。

2.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强迫喝尿

恶警指使包夹长时间不让赵迎冬上厕所,赵迎冬实在憋不住了,吸毒包夹让她自己解决。赵迎冬就尿在了自己的漱口杯中了。吸毒包夹郑梅和吸毒值班员强迫赵迎冬把自己的尿喝了下去,还威胁赵迎冬不许往外说。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的恶警

四大队的大队长是杜敬彬,此人极其邪恶阴险,2001年,从外地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当狱警,以迫害法轮功为资本往上爬,先后被提拔为副大队长,后又被提拔为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攻坚队的大队长。在攻坚队,每个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单独关押。在杜敬彬的授意下,吸毒包夹人员利用各种方式迫害大法弟子。杜敬彬的阴险、狡诈、邪恶,被吸毒包夹人员背地里称其为“狐狸精”。

杜敬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曾在明慧网上曝光过。后来,杜敬彬被降为副大队长。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解体后,被关押人员合并到了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成立了四大队。从各个区、县公安分局看守所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后,先全部被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严管迫害,教“规矩”,包括剃阴阳头,跟狗啃的一样;唱邪党歌;背23号令。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实际上,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就是调遣处的延续。

杜敬彬这个恶人又被派上了用场,调到四大队,当上了大队长,迫害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大法弟子,包括普通劳教人员。每个受迫害者的背后,都有杜敬彬邪恶的影子。

另外还有姓宋的副大队长,姓康的小队长(管班),和不知名姓的四大队的劳教狱警。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所长朱晓丽,今年五十二岁,原来是中学教师。一九九零年,朱晓丽随支边的父母从黑龙江回到北京,做劳教所警察。一九九七年,朱晓丽为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女子大队大队长。二零零零年八月,朱晓丽任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副所长,主抓劳教人员的所谓“管理教育”工作。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今,朱晓丽担任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所长。

13901159752
朱晓丽(电话:13901159752)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北京女子劳教所所长朱晓丽多次谎称坚持“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对劳教人员依法、严格、科学、文明管理。几十年来,中共邪党就是这样一边用暴力迫害好人,一边用谎言掩盖罪行欺骗中国人。

在所长朱晓丽的幕后指使下,北京女子劳教所采用多种酷刑,如长期罚坐儿童凳、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在饭菜中下毒、毒打、电棍电击、高强度奴役等折磨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迫害致死、伤残或精神失常。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副所长陈莉,祖籍东北,由东北调过来的,原是一大队大队长,和朱晓丽一样,也是因为替中共邪党卖命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而被提拔重用。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极其邪恶隐蔽的。当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反迫害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为了逃避日后正义法律的审判,威胁利用包夹,让包夹作伪证,大部份包夹都做伪证。也有明白是非善恶的包夹拒绝做伪证,恶警就变相的迫害这些人,把她们调到大田队作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