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为了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1997年初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多岁了,由于没文化,请同修代笔写出我前些天的亲身经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12年12月26日,我在小区外贴真相标语,被一名便衣跟踪,到小区里把我拦住说:这是你干的吧,把东西都拿出来!我当时兜里还有几张真相标语,心想:不能怕,我要给他讲真相

便衣说,你贴这是反党,是要推翻共产党。我告诉他是在救人哪。便衣手举着粘贴说,就这张纸上的几个字就能救人?你救谁呀!谁也救不了!我说:我救你呀,你就念“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就能把你救了!便衣说:你相信谁?我说,我相信李洪志师父!你呢?便衣说,我信江泽民!我说:你信江泽民就是恶的,江泽民的话不是法,你不懂法,你怎么执法,你是在犯法!你查一下法律,学法轮功根本不违法!便衣说:对你们就要恶,怎么着!我说,我是在行善,是为了救人。善人贴了恶人揭,你行恶,我行善,咱俩水火不容。便衣又问:你跟谁过?我说,我跟儿子过,你不是我儿子,可你也是个孩子,我得给你讲真相,救你,让你明白。

便衣又叫来了四个警察,叫我上车,我不上,他们强行把我抬上车,这时司机讲起了贪污腐败,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提醒我,让我给他们讲真相,我就从“三反五反”开始,讲到“文化大革命”,讲到批斗臭老九,共产党如何利用完了知识分子,就开始批斗,中共今天批这,明天批那,别看你们今天抓我,明天可能就会抓你们!三个小警察说:我们是傻瓜!我说:你们不傻,你们应该行善,江泽民就是坏,就是恶,你们说江泽民坏不坏?你们听江泽民的,还是听我的?他们三个齐声说:我听大妈的!我们没办法,是执行任务,一个电话就把我们弄来了,不来行吗?

随后,我又跟司机聊天,我问司机:你说今天抓的是什么人?司机说:是好人!一不偷,二不抢,善恶有报!我问,你怎么知道善恶有报?司机说,这是我五岁时我爷爷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经地义,谁不知道呀!我接着说,咱五个人都是好人,现在你们抓我,说不定明天就抓你们了。今天你们要不信我的,到那时大妈可救不了你们。他们听了都沉默了。

到派出所后,他们翻我的包。那个便衣说,我抓了个法轮功。我开始发正念,有个警察让我登记家庭住址,有个老警察说:你这么大岁数出来干嘛?我说:救人!他问:救谁呀?救你自己吧,你说你能活这么大岁数,你生活的也挺好,要不是在中国你早死了!我说:中国有共产党,外国有吗?人家不是活的更好吗?这个老警察听了沉默了。

这时我想起跟师父说:师父呀,我可不能呆在这儿,只有师父能救我,我决不配合邪恶!

随后,我接着给警察讲真相:你们知道吗,国外已成立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江泽民自己都后悔了(迫害法轮功)。警察问:江泽民承认啦?(我一个人坐着,他们都站着。)我接着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就是为了救人,他们仍不信。这时,出来一个老警察,我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扶着他的双肩叫了一声:老弟呀!老警察一怔:你啥意思?我说,我心里难受,我可怜你,心疼你,我救不了你我想落泪。他沉默,和我一起坐下来,和我唠家常。问我吃不吃药,我说:药好吃呀?没病吃什么药啊!这时过来两人说坐车走,我就拿我的包,警察说别拿了,一会还得回来,我说:我才不回来呢,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走了,就永远不回来,再也不回来!

在车上有四个警察,说要上我家去搜查。我就发正念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凡是迫害法轮功的每个人都要偿还,现在开始清算江泽民,下一步就该轮到你们了,谁打了,抓了,骂了,干什么了,一个也落不下,都得清算。现在你们还抓大法弟子,还抓善人,你们不知道,我给你们讲,就是要救你们!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就是讲真相。

这时又来一个警察,所长说,咱仨怎么这么倒霉!我说:你抓我就是为了听我给你们讲真相。小警察说:快讲,快讲!我就讲江泽民怎么行恶,迫害法轮功,怎么打死大法弟子,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有天象变化,灾难临头谁能躲过,只有相信法轮大法好才能躲过灾难!小警察拍着我胳膊说:你给我们所长说说。我就拍着所长的肩膀说,你千万记着,要善待大法,一定有福报!你千万别迫害大法弟子啦!不能随便抓人。又拍着他的心口嘱咐道:你可得记着呀,你是党员你退了吧,我给你起个小名,你退了党,你全家得福了,你何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呢,记住呀!

这时又来一个女警察,她说刚上班,夜班。我说:你还上夜班呀,怎么不照顾女儿?我就趴在她耳朵小声讲真相,说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接着问她,是党员吗?说是,我说,那就退了吧,她说:好,我退。当时我觉的怎么这么快、这么顺利就同意退了!我赶快说: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顺利”吧?她说行吗?我说行,接着我又问了一遍你叫什么名字,她说:我叫“顺利”。我说,退出来那邪灵就不在你身上了。

到我家后,警察跟我儿子说要搜查,他们進我屋子去搜,让我在外面等着。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让他们看不见,不许拿走任何东西,别的书都没翻着,拿了一本《转法轮》,一本《洪吟三》下半部歌词,和桌上的一本周刊。(这都是我包里的),连桌上的开抽屉的钥匙都没动(有师父看着不敢动)。

他们从屋里出来我把两本书抢过来,居委会的人说;把书交出来,一会还给你送局子呢,你也看不了,你还要他干嘛?我心里想以后得给你讲真相,你不明白善恶有报才说这话。

这时我问所长,你叫什么,姓什么?住哪里?他不敢说,女警察说,大妈问你住哪儿好给你送资料把资料送你家去。(我还就是这么想的!)我又半开玩笑说,你不说名不说姓住哪儿都不知道你傻啦?他说,你给我起个名吧。我说:你让我给你起名是让我给你退党吧?他一乐。紧接着女警察说,所长你也退了吧?我赶紧说,你叫田宇吧,他默认了接受了。女警察说也给我退了,我还没带姓呢(我想,所长肯定姓田让我猜对了!)

前后两个小时没事了。临走时有个警察说明天还来,结果第二天也没来,后来也没人找我。

警察走后我三儿子打电话给他哥哥姐姐弟弟说都回家有事开会(针对我来的!)。第二天女儿回来了,四儿子儿媳也回来了,谁都没提这事。就三儿媳说三道四,后来也没事了。就这样风平浪静了,其实都是师父给摆平了。

过了一天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看到我身后有光圈了,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上层次了。事后我也悟到肯定是我有执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一定要向内找,做好三件事,提高心性,让邪恶无空可钻,少让师父操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