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洪传时期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很小的时候,我就跟着爷爷奶奶修大法了。五岁,我就能和爷爷奶奶一起坚持每天炼功,去学法点学法。七岁的我写下的第一篇日记是这样的:“下午,我炼了法轮功。这功炼了是很好的。”稚嫩而工整的笔迹,是我对大法的第一份记忆。九岁的时候奶奶带我参加了当地的小弟子学习班,清晨,小弟子们集体炼功,下午在海边的青草地上,小弟子们一起学法。那几幅美丽的画面,依然没有褪色。

然而风云突变,九九年的七月二十后,谎言铺天盖地而来。读小学的我随着和奶奶的分开居住,也离开了大法修炼,曾经对大法的记忆好似被抹去了一样。从小学到初中的那段时光,沉沦而灰暗。在我消沉的时候,奶奶来到了我家住,并给我看真相光盘,同时帮我请回了《转法轮》这本宝书。从那时起,我每天都坚持学一讲《转法轮》,虽然我还不是太精進,但是慢慢学会了用法来对照自己。我很清楚的感到,每天的事情都可以从法中预见到,每天读的讲法都能够点化我该去的那颗人心。那些日子,我可以感受到层次的提高,每一天都不一样,不断在去人的观念,在师尊的呵护下成长。

有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出生,为什么我能在大法洪传的时期成长?答案很简单,这是我的誓约的一部份,也是我无悔的选择。其实肩负着同样的助师正法的任务。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是说大家都要干同样的工作,而是大家都要分工好,利用好自身的条件证实大法。

发真相资料、做真相资料

从新修炼不久,就听闻当地为奶奶提供真相资料的一个同修被绑架了。于是,奶奶失去了资料来源。师父没有落下任何一个弟子。我的电子邮箱里很“偶然”的收到了同修群发的真相邮件,里边有破网软件,从那天起,我可以独立的上明慧了。我每周五准时阅读《明慧周刊》,并时常和同修奶奶交流法理上的事,有新的经文就及时抄写下来传给奶奶看。就这样,明慧网一直没有断过,直到今天。

同修很快就从黑窝回来了,并为我们提供了新的真相资料。但是,真相光碟一直是我们地区的空白点,同修提供的更多的是纸质的资料,电子的资料非常少。我发现,现在的电脑已经普及,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有影碟机和电脑,那种包含了破网软件的光盘是急缺的,而且丰富的视频也更加直观的带给人们真相的讯息。说也神奇,当我萌发了做真相光碟的念头后,家人突然需要刻录一些照片,决定让亲戚给我们家电脑安装个刻录机。

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师父在另外空间就铺垫好了。我于是在一边学习常人技术的同时,也将学会的技术应用到救人方面。我下载了一些资料点技术的教程,一有时间就看。那时,我还在读初三,是最忙的时候,但我还是利用了周末等时间学会了很多技术,并利用外出的机会跑遍了批发市场购买空白光盘、光盘袋、信封、密封袋。编辑好祝福类的真相短语和光盘使用说明,外出打印。将光盘包装在信封里,风雨无阻,利用上学放学的机会跑小区,一家一家的,一个信箱一个信箱的送资料。因为我身穿校服,所以進入高档小区十分方便,来的次数多了,我大大方方的冲着小区里的老人微笑,他好像认识我一样也对我打招呼,说:“孩子,放学啦?”我知道众生都在等着被救度呀。

现在想想,当初也是个奇迹,在那么紧张的学习生活中,我依然坚持每天学法、抄法,并抓紧一切时间去钻研技术并做资料,而且还跑遍了各处发放资料。这样一做就是四年。这个小小资料点,只有我一个人独立运作,独立派发,这也为后来我建立小型资料点并教同修技术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由于没有打印机,我就想办法用手写的方式制作书签,到各个书店、图书馆发放我自己手写的真相字条。由于一次心性有漏,在发书签的时候不专心,一边用手机发短信和同学聊天,我被书店的店员发现并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家人过来领我回家后,家中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未修炼的父母发现了我房间里很多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他们极度害怕邪恶回访抄家,强制将我所有的资料转移,这是一次惨痛的教训。

我悟到自己不能够因这样而消沉,和当地同修交流后,我觉得我必须突破难关走回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管怎么样,都有我应该走的路。

读大学后,我有了自己的电脑,买电脑的时候我就想,这是我的法器,而不是用来娱乐的玩具。其实,这也是给师父的一个承诺了。电脑买回来后,我却没有完完全全履行我的承诺,虽然也开始学习技术、做资料,但是依然忍不住去聊天、去看常人的新闻、甚至玩游戏,而且非常执着照相,电脑里存了非常多的照片。电脑买回半年后,一天在我备份完一些学习资料后突然坏了,我当时的心一沉,想起还有一些大法资料在里头,心里一直求师父。我发了一会正念,再次开机,神奇的开了机,我马上把大法资料尽量备份了一些出来。结果关机后,就再也打不开了。拿去维修点维修后,电脑里所有的资料都不见了。我照的照片都丢失了。我也悟到,是我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买电脑的时候我向师父承诺,我会好好用这个法器,但是我却拿来满足自己的执着。我也悟到,大法弟子一定要善用自己的物品,它们都是为法而来,能成为大法弟子的法器,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千万不要让这些众生失望啊。

有一段时间,当地的一个大型资料点被破坏,许多老年同修失去了资料来源。当时又是神韵晚会光盘需要大量制作的时候。我思考了一天一夜,决定结束“等、靠、要”的状态,购买打印机,在自己家里开一朵真正的小花。我于是查找了一些资料,和爷爷一起将打印机买回家了。同时自己又添置了一个新的刻录机,这样,我就可以不再依赖同修,独立制作真相资料了。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

我主要负责刻录与打印光盘,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用心。在刻录的过程中,也是自己修炼状态的一个反映。有一次,我把刻录机带到同修家刻录,路途奔波,我的刻录机磕磕碰碰的,我当时就生了一个不正的念头:“这个机器很老了,再磕磕碰碰一下,不知道还行不行。”结果,它真的“不行”了,刻录一张光盘大概要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以前是十分钟左右一张。我和同修一起坐下来发正念,我也一直在跟这个刻录机沟通,归正自己的思想,明确它是我们的法器,能刻录真相光盘是它的威德,它一定好用。发完正念后,我和同修就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刻录,一切正常,真是太谢谢师父了!正念来源于法中,只要我们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定会出现奇迹的。

编辑真相材料、写真相文章

在一次搜索中,我发现当地的真相资料非常欠缺,同时专题性的真相资料也很少,也认识到自己可以通过学习为这方面尽一份力。讲清真相的项目很多,需要年轻大法弟子参与的项目也很多,主要是有没有这个心愿参与進来。恰好,我在学校中被要求完成一个编辑报纸的作业,并担任组长。那是我第一次开始学习怎么设计版面、编辑制作。我发现这并不是太难,做真相资料要的是诚心和替别人着想的慈悲。

我开始琢磨怎么样针对不同的人群设计不同的真相资料,我于是开始着手写针对不同人的真相信,设计不同领域的人需要的真相资料,并完善成一份真相传单。我设计了好几份资料,发往明慧网。有的刊登了,有的没刊登。每一份资料,明慧的编辑同修都细心挑选和修改,将不必要的版面删除,替换上合适的版面。好几次,看到同修的改动我都感动的掉下泪来,我强烈的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家都在默默补充着需要补充的环节,从而形成整体,发挥更大的力量。后来,设计到有一定的经验了,我主动担当起本地真相传单的编辑工作。收集每一个发生在本地的迫害案例,并整理成文,再進行版面搭配。真的十分感谢《明慧周报》的编辑同修与其它地区的编辑同修,他们在本地的真相传单上选登了许多对证实法非常有力度的文章,很多时候我可以直接拿来用。大家无私的资源共享,省下了很多的人力物力。要多借鉴同修交流的一些编辑传单的经验,我会继续学习提高,并争取能独立调查确认更多的当地新闻。

我从小就喜欢写文章,走入大法修炼后,我更感到责任重大,师父赐予我这支神笔,不是让我来享受常人中的名利的,不是让我抒发自己情感的,而是用于揭露邪恶、证实大法的。我开始提笔写真相文章与真相信,编排本地真相资料,哪里需要就做哪一部份。写作也是一个神奇的过程,当自己基点正确时,写的文章不但迅速,而且内容有力、结构清晰;当抱着各种观念写文章时,不但花的时间长,效果也差,看到的都是词藻的堆砌,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给明慧投稿也是净化自己的过程,投稿后总是关注自己的文章有没有发表,就是求名心;发表后的沾沾自喜,就是显示心;没有发表的沮丧,就是怀疑自己能力的心……很多很多的执着心在这个过程中都暴露无遗。一次次的清理中,这些心也越来越淡,不再关注自己的文章了。发表后的文章仔细阅读,也是看看自己写的不足的地方,争取下次写的更好。而明慧同修也给了我巨大的帮助,发表出来的文章,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仔细斟酌过,干净、实际,每一次都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越写我越感到自己有太多应该写的了,世界众生被各种各样的观念所阻碍,哪怕一篇文章只能打开一个生命的心结,都值得写啊,那是众生的期盼。当我萌发了救人的念头,师父就不断给我智慧,那些素材很轻易就积累到了,灵感也是源源不断的来,内心越清净,写的东西越好。

当然,能写文章的大法弟子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写一些修炼体会和评论文章,身在大陆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更重要的责任——直面邪恶,揭露迫害。这也是我应该迈出的一步。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羡慕国外的记者、编辑大法弟子,我觉得他们做的很多很好,素材很多。但是我忽视了,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啊,无论是世界哪个角落的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揭露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这场迫害,而我就在这个中心,为什么不利用好自身所处的地理位置和便利条件获取第一手的真实资料呢?

风雨兼程,我们一路走来。虽然,其中还有太多不尽人意之处,但是时时处处,都体现了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只要我们在法上走,师父一定能为我们做主。环境越来越宽松,但是大法弟子不能放松。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事还很多,写出来的,只是回顾过去走过的路了。师父说:“修炼中已经从最困难中走过来了,走好最后的路,要珍惜自己走过的路呀!不容易,你们走过来,这是在历史上前所未有过的这种魔难当中走过来。你们一定要珍惜。未来的辉煌,是你们在证实法中建立的威德,等待你们的一切是最好的。”[1] 每每读到此,我都梗咽了。我们没有理由放松自己,在大法中长大成人的昔日大法小弟子,更是要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法缘,善用一切师父为我们创造的条件,在未来有限的时间内发挥更大的作用。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