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四)

目前仍被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十三年来,中共在大兴安岭地区迫害法轮功,犯下了滔天罪恶。法轮大法一九九三年传入大兴安岭,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大兴安岭地区有几万人在修炼,他们从中获得了身体的健康、道德的回升以及思想境界的升华。但江泽民在强烈妒嫉心的驱使下,江氏集团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大兴安岭地区几任地方官员、公检法人员对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施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经不完全统计,大兴安岭地区至少已有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至少还有七位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在各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正在遭受各种酷刑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的摧残。

1、刘景勋仍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遭折磨

刘景勋和谭政荣夫妇。刘景勋,男,七十一岁;谭政荣,六十五岁,夫妻两人都是呼中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呼中区国保大队共十一人绑架了刘景勋、谭政荣夫妇,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和真相资料。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刘景勋被非法判刑四年。谭政荣被枉判二年缓刑三年。国保大队长范伟信及恶警刘玉民等八人,对刘景勋进行毒打,不让他吃饭、睡觉。刘景勋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在泰来监狱十监区的恶警杨中付指使下,不让刘景勋睡觉并且天天晚上折磨他至凌晨,白天照样逼他出工劳役。

2、李巍、宋玉兰、李淑娟被非法判刑、劳教

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法轮功学员李巍、宋玉兰、李淑娟二零一二年分别被当地中共政法委等机构非法判刑或劳教。其中,李巍被非法判刑五年,宋玉兰被非法判三缓四监外执行,李淑娟被非法劳教二年。

女教师李巍被非法判刑 丈夫被迫离婚

李巍,女,五十三岁,黑龙江省加格达奇实验中学退休教师。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李巍送给加格达奇卫东派出所警察王占一张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文艺演出光碟,不料王占向派出所所长汇报,李巍遂被加格达奇公安局卫东派出所伙同加格达奇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从那天起,李巍一直被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至今。

这期间,加格达奇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去北京调查李巍的女儿对法轮功的态度,逼其签字。搜查李巍以前在北京的情况,弄黑材料图谋加重迫害李巍,并两次非法抄家,令李巍的丈夫与女儿身心备受伤害,李巍的丈夫被迫与她离婚。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加格达奇法院欲对李巍非法开庭,因家人知道开庭准备见李巍,加格达奇政法委得知后,以李巍情绪不稳为由,阻止法院开庭。家人信以为真,都各自回家。待家人走后几日,法院却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加格达奇法院先对李巍非法判刑三年,大兴安岭地区政法委不同意,逼法院枉判李巍五年。非法判决书已下达多日,他们也不通知家人。现在李巍已上诉大兴安岭中级法院。

宋玉兰、李淑娟遭绑架

三月十五日,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宋玉兰(47岁)和李淑娟(50多岁)被加格达奇长虹派出所警察怀疑贴法轮功真相粘贴而被绑架、抄家,关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宋玉兰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被判三缓四,监外执行。李淑娟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哈尔滨劳教所迫害。

3、塔河宋春媛屡遭迫害 如今仍被哈尔滨女子监狱关押

宋春媛,女 ,现在五十五岁,是塔河铁路退休工人,在一次大车祸中不幸身体致残。宋春媛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宋春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成为大家公认的好人。可是,这样的好人却几次被劫持到看守所及劳教所,如今宋春媛又被冤判四年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特大车祸中致残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六日,天下着大雨。黑龙江塔河县铁路的一群工人正坐在行驶的7500上(俗称摩托嘎子),当时年仅十九岁的宋春媛也在其中。对面来了一辆火车,由于能见度低,当司机发现对面火车时已经来不及了。

火车撞到了7500车,并压在了上面,车上的工人当场死了十一人。等救援人员到达现场时发现:宋春媛被撞到了两条铁轨的中间,遍体鳞伤,脑袋上撞了一个洞,昏迷不醒。后经检查发现宋春媛腰椎等处严重受伤,最严重的就是肾脏:一个肾摔离了原位,另一个摔成了肾积水。从此以后,宋春媛就开始了漫长的到处求医的生涯,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担忧和痛苦。后来,宋春媛又暂住在上海求医,这一住就是六年。其间宋春媛做了几次大手术,身上留下了将近一尺长的刀疤。医生说她的肾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了,留下来就为了让它当一个漏斗用。在求医的这十几年里,宋春媛花了十多万钱,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严重的负担。

一九九二年,单位不再承担宋春媛的医药费,宋春媛只好从上海回到了家里。回家后,宋春媛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直由家人照顾,即使在炎热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时不时还得加上铁护腰,坐起来时必须要靠着东西,否则就腰痛得受不了。由于肾脏的排毒功能减弱,宋春媛也用不了别的药,只能天天吃着中药维持。由于病痛的折磨,宋春媛变得脾气暴躁,经常发火、骂人来发泄心中的烦恼。

修大法身体康复

一九九八年,朋友向宋春媛介绍了法轮功,一听说炼法轮功是从根上去病,再也不用吃药了, 宋春媛可高兴了,从此,她就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修炼了一个月后,宋春媛从来不敢离身的棉护腰奇迹般的拿掉了!也没有了以前换洗时冰镇的感觉了。宋春媛终于摆脱了在炎炎夏日也不能离开棉围腰的恶梦。从那时起,宋春媛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后来,宋春媛一般的家务活都能干了。

学法轮大法后,宋春媛的脾气和以前判若两人。宋春媛对人和善,也不随便发火了,而且经常无偿清扫公共的楼道,帮助他人,和邻里也相处愉快融洽。认识她的人都说她不象五十多岁的人,显得很年轻。

坚持信仰 被关押劳教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宋春媛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宋春媛五次被绑架,一次被劳教、如今又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宋春媛去北京向人们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到了门头沟公安局,之后,他们把宋春媛劫持到北京城子派出所,他们非法审讯,问姓名、地址,宋春媛不说,就被罚蹲。晚上不让睡觉,不让坐。白天,警察们都坐在阴凉里吃着冰糕,扇着扇子还热的不行,宋春媛却被六个恶警轮班逼迫在烈日下曝晒四个多小时,他们又把宋春媛用手铐吊铐在离杂草和垃圾近的树上喂了一夜蚊子。他们早晨又把宋春媛吊在风口的树上冻。这时宋春媛已经几天没吃饭了,吃了就吐。

恶警们又把宋春媛绑架回门头沟公安局。刚到公安局,一个三十多岁,一米七的男恶警就打了宋春媛一个嘴巴子。最后,宋春媛被绑架到大兴安岭新林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罚款四千元。释放回家后新林区塔尔根片警、居委会经常到宋春媛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二日,宋春媛、沙晓艳、刁凤珍三名法轮功学员到塔河县复印店印法轮功真相传单,被坏人构陷。塔河公安局许峰带着史伟、杨凯、韩玉清,塔尔根派出所王喜全等非法闯入宋春媛家,将其绑架。宋春媛的女儿因与杨凯抢《转法轮》,被以“阻碍公务”为名非法关押七天。宋春媛在塔河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后被保外就医。

被冤判四年劫持黑龙江女子监狱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多,塔河县公安局李军带着史伟、杨凯、王国义、韩德刚、塔林派出所片警李延国,开着警车闯进法轮功学员宋春媛家,李军下令把宋春媛家的两台电脑搬到了警车上,将宋春媛劫持至塔河看守所。

李军是宋春媛冤案的主要办案人。塔河公安局上报的宋春媛的案子到法院检察院时,法院检察院没上报,打回塔河公安局。可是李军坚持给宋春媛判刑,第二次上报。宋春媛被非法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又被冤判四年,被塔河县公安局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妈妈遭迫害 女儿也被绑架、关押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宋春媛多次被迫害,现在还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女儿吴丹也因为妈妈受迫害而屡遭迫害。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塔河公安局恶警许峰、史伟、杨觊等数名恶警伙同塔尔根恶警王喜全等闯入宋春媛家抄家绑架,吴丹也因为与女恶警杨凯抢回家中的大法书《转法轮》被扣上“阻碍公务罪”,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

多年来宋春媛一直与女儿吴丹相依为命地生活。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晚十点多,塔河公安局史伟、杨凯等恶警闯进宋春媛家,将穿着睡衣拖鞋的吴丹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迫害,李军等恶警审讯,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十三年来塔河公安局、塔河国保大队、塔河塔林派出所、塔河县塔林社区居委会、新林公安局、塔尔根派出所等恶人对宋春媛、女儿吴丹、及亲朋好友的骚扰迫害没断过。现在吴丹一看到警车心里就不舒服,一看到警察,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4、原教委书记里玉书长期遭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折磨

里玉书,女 ,现在六十二岁,大兴安岭地区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退休干部,家住漠河县劲涛镇林海街。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在加区再被非法抓捕。被加格达奇区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二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监区(病号监区)。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一月,里玉书被劫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集训监区,三月从集训监区又被劫持至一大队。里玉书等八位法轮功学员头一天就被吊至最高处,坐在地上腿绷直、嘴触膝盖形成个圈,难受至极。只要动一下,恶犯王威就不分脸、腿到处打,每个人疼的汗湿衣衫。

里玉书从二零零三年八月长期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早已经瘦的皮包着骨头。杀人犯商晓梅(原职护士)对里玉书连续灌食长达五年,至二零一一年仍在黑龙江省女监医院对里玉书进行灌食迫害。里玉书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里玉书与家人在一起

二零零三年九月中旬,法轮功学员里玉书、田桂清、丁玉、王洪杰、关应欣、张淑哲在监舍被打。恶徒给关应欣、田桂清野蛮灌食后,恶犯用绳子把木棍绑成十字架,把六位背靠背绑在十字架上,坐在地上不许睡觉,闭眼就用牙签支眼皮,用针管往眼中打水。恶犯宋立波在灌食时超量加盐,把胶管插胃里,一周才拔出来一次,然后再插再拔出来时,胃里那端是黑色的。

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一月期间,法轮功学员里玉书、张淑哲、丁彧、王洪杰和田桂清为抗议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绝食,共被插管灌食四十七天。不法人员插管插进去,一周只取出一次,插管都黑了。在这期间,每天六位学员每两人被强制戴背铐锁在一起,背靠背坐在地上,不许上床睡觉,被关在便衣库里。十月份,里玉书被关入小号,当时身上只穿线衣线裤,小号内只有一条小板床,手被扣着在小号中苦熬了四十多天。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里玉书被不法人员野蛮的将胳膊扭到背后绑上,致使胳膊受伤。看管迫害她的犯人是宋丽波、王凤春、郭淑贤等。

二零零四年初,里玉书和非法关押八监区五楼监舍的法轮功学员被锁在床头上,绝食三个月。晚上恶徒不让里玉书睡觉,强制一天二十四小时坐背铐。后来里玉书被关在一楼职务监区单独包夹;包夹人恶犯有:宋丽波、赵艳华、赵丽萍等。八监区恶警区长郑杰、李桂荣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里玉书已经绝食十个月,每天还被用绳子绑着双手,被胶带封口,但她没有屈服。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里玉书被劫持到九监区并被关小号迫害。

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左右,里玉书在九监区被关押禁闭,她一直绝食,生命已经万分危急。恶警帮凶女恶犯王新华、向秀芬、单玉琴等三人,强行给里玉书灌食,手段极其残忍。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里玉书被劫持到攻坚大队迫害,绝食两年多了。里玉书绝食期间手脚被绑上,暖气漏水,她被泡在水里。

从二零零六年十月份恶警们把里玉书由病号监区队调到医院住院,被非法关押在远离人群、没有监控设施的病号监室。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黑龙江女子监狱病犯监区将牡丹江法轮功学员曹迎春、里玉书等关进病犯监舍三楼进行迫害,恶警把窗户、门用报纸遮住。病犯监区恶警名单:曲华、隋宏涛、张晓颖、区院院长赵英玲、书记于英民、指导员张秀丽。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零年遭受的迫害

里玉书已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三年零四个月,反迫害绝食,被关押在十监区(病号监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恶犯蔡琳、袁安芬是包夹,在恶警纵容下每天打骂里玉书。恶人蔡琳体重最少一百七十斤,往里玉书身上压、坐。

里玉书不承认自己是犯人,拒不穿囚服。蔡丽平、于英民等恶警指使刑事犯将里玉书从走廊拖到监舍屋内,十三组组长王丽不制止对里玉书的种种暴行,反而助纣为虐,亲自帮忙,里玉书的手、脚用束缚带被“大”字型的绑在床上,里玉书的嘴被她们用黄胶带封住,而后用被子盖住里玉书的头部,过一阵让里玉书透口气,这样的捆绑折磨长达两、三小时。

二零零八年初,自从赵慧华任恶警院长后,为了利用邪恶犯人王新华,将恶犯王新华直接提升为道长,以让她挣高分、早减刑为诱饵,让她去“包夹”法轮功学员里玉书。在赵慧华的驱使下,恶犯王新华 、陈晓霞肆无忌惮,称王称霸,胡作非为一直捆绑迫害里玉书。院长赵慧华以减刑为诱饵驱使陈晓霞,每天一直捆绑法轮功学员里玉书,里玉书现还在十监区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早五点五分,里玉书立掌发正念,包夹李英利就上来给里玉书几个耳光。另一包夹邢国辉三十七岁(一米七十多的个子,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她是十监区的监区长赵慧华新找来的打手,也上来打里玉书的耳光。

不一会儿,住院处的恶犯杨秋香(贩毒犯),也过来帮凶,毒打里玉书。恶警恶犯们把里玉书从床上打到地上。李英利象个恶魔一样,凶狠地踢里玉书的胸部,痛得里玉书二十几天不能正常呼吸,不敢抬胳膊,枕头上都是血迹。李英利把枕巾泡在盆里洗去罪证,恶警恶犯们一直打里玉书打到九点三十分。

二十三日下午,里玉书不配合她们穿囚服,她们把里玉书从床上毒打到地上。恶犯高福艳极狠毒地用脚踩里玉书的小腿,里玉书疼痛难忍,里玉书被她们毒打了半个小时后,又被强行穿上囚服。里玉书喊:“法轮大法好”。李丹用胶带将里玉书的嘴缠上好几圈。把里玉书的手背到身后,用胶带缠住。王鑫华又拿胶带将里玉书的身体胳膊手缠住数圈。

二十四日上午这一伙恶人打手又来了,里玉书仍不配合,她们将里玉书从床上毒打到地上。杨秋香打里玉书的耳光,用脚拼命的踩里玉书的小腿。李丹、王鑫华、邢国辉、又用胶带缠捆里玉书。

二零一一年至今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几个刑事犯把里玉书劫持到大组一组,现在里玉书每天都被捆绑,恶犯付丽敏参与对里玉书灌食迫害。目前,里玉书已在中共监狱遭受了十年(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至今)多的迫害,从二零零三年八月至今,九年多她一直在绝食反迫害。

里玉书被严管迫害,监狱不让她丈夫接见。她丈夫每次千里迢迢的去看望她,只能在接见室里默默含泪等待二个小时,然后含泪而归。

5、松岭王玉红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已三年多

王玉红,女 ,四十二岁,黑龙江大兴安岭松岭区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冤判六年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兴安岭呼玛县伪法庭对王玉红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由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受理此案。在伪法庭开庭过程中,王玉红等法轮功学员当庭指出办案警察韩朝等人对她们采取刑讯逼供等违法犯罪事实,法官和公诉人等人无动于衷。在开庭过程中,王玉红的女儿遭到警察的恐吓。

王玉红被枉判六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王玉红等七人被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遭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不得不两次大手术

王玉红在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长期处于被病痛折磨状态,高血压持续在220左右,整天头晕目眩,还经常体内流血。有时王玉红高血压达240,已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中的医院抢救三、四次,监狱仍不放人。二零一一年九月,王玉红做了一次刮宫手术,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中旬,由于大流血不止、又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手术是在哈尔滨市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做的,此医院不具备做这种手术的资格,是在外请的医生。

两次手术,王玉红的家人就被胁迫交纳近两万元钱,就连外请医生的三千元钱,也是家人买单。王玉红手术期间,监狱不让家人陪护,家人只有拿钱、签字、着急的资格。

6、七十二岁的刘春勋仍在泰来监狱遭受迫害

刘春勋,男,七十二岁,大杨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三月末,刘春勋去大兴安岭呼中区女儿家,大杨树公安局伙同松岭区公安局非法把刘春勋绑架。刘春勋被冤判三年徒刑被绑架至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

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公安局是关押犯人的,精神病院是治疗精神病人的地方,可是中共邪党却把众多的修炼法轮功的好人、健康人非法关押在这里。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下,这里成了警匪勾结扼杀善良的刑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邪恶的暴行罄竹难书,而且还在继续。但是善恶终有报,对法轮功犯下的罪恶必将被清算。所有罪犯都将受到天理及人间正义的审判。

在此,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全体法轮功学员、家人和善良的百姓强烈要求中国监狱管理局、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检察院、法院、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部门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