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们娘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

“只有大法能救我!”

“只有大法能救我!”这是我儿子的一句肺腑之言。儿子今年三十岁,他少年时代开始性格变异、人生扭曲,放着很好的生意不做,成天玩电脑游戏,喝酒闹事。我说的话一句不听,动不动就操刀,弄的四邻不安,给亲朋好友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经济赔偿高达四万元。个人感情也屡遭失败。这样长此下去他也良心发现,也想改变自己,走一条正确的人生之路。尝试了各种办法,通过各种途径都无济于事,就是宗教信仰都没有解决他的问题。

最后一次是2012年新年到来之际,本来是高兴的日子,和女朋友会面,由于他性格的原因,导致心爱的姑娘和他再次分手。

这一次他彻底崩溃了:我怎么能这样,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痛苦至极,丧失了生活勇气,有了轻生的念头。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本能的想到了我,来到我身边,一眼看到大法经书《转法轮》,说:“妈,我也得看书了,跟你一起修炼大法,只有大法能救我!”接着又说:“我现在太痛苦,什么都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我知道只有这个大法能,师父能。您当年比我可惨多了,看您现在这么好,我可羡慕您了!”

从这一天开始,他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有生以来这才是真正的活着

正如他所言,大法不但救了他,大法更是救了我。我四十岁不到就失业,当时腰椎间盘突出,行走困难。孩子他爸身体也有病,只有一百多元的生活费,又整天家里外头酗酒,找茬和我打架。我这个人生来就爱面子,精神和生活双重压力把我击垮了,精神达到了高度抑郁。生活不能自理,整天想的是如何去死,每天都是在生死线上饱受煎熬。

就在这危难之时,有缘人把我领進了法轮功修炼大门,给我听师父讲法,教我炼五套功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与人之间是有因缘关系的;贫富是由人的业力所决定的;人生道路是早已定好了的;自杀是有罪的;以及失与得的关系等等。神奇的是我的腰病不知啥时候没了,干一天活不知道累。

那时是一九九八年的二月份,从此我人精神起来了,活的轻松快乐,每天就是高兴,有一种感觉就是我有生以来这才是真正的活着。那种幸福无与伦比。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从那时起大法就注入了我的心底,生命有了意义,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尽量做事先考虑别人,遇事随其自然,不和人争高低,不计较个人得失。

这十多年来我基本是属于那种打工族,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把大法弟子的美好和善良带到哪里。在外地一般都是人家请我照顾老人、伺候病人。病情复杂、情况各异。我对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态度和蔼、耐心周到,根据每个人的情况给他们读《转法轮》,戴上耳机听师父的讲法,他们都和大法有缘,非常喜欢听。

有位大妈有一次还看到师父的法身在我头的上方,她立即双手合十激动的说:“李大师来了,李大师保佑,谢谢李洪志大师!”那种场面真是感人,家人也都高兴。雇佣过我的人都说:这人太好了,总也没见过这样的人。

在家里面也是如此,我是我们家姊妹当中最小的。我以前是一个很任性、自私、爱耍脾气、体质极弱的人,修炼大法以后我整个人改变了。嫂子找我帮做饭收拾屋子,侄女搬家九楼我给打扫卫生,从窗户迈到外边阳台擦玻璃。外甥女生孩子剖腹产住院期间,晚间我让家人都回家休息,我一个人护理大人和孩子,白天我再回家做好饭送去医院。我们家人都说我变了。对婆婆好,给她买她老人家爱吃的,有一次我从外地回家,看到婆婆有困难,就把身上仅有的三百块钱都给了婆婆。大姑子、小叔子都说我要是不炼法轮功不会这样做的。

他们说的太对了,没炼法轮功前,我专门能和她们对着干。就在我跟儿子这十多年摸爬滚打那段痛苦的日子是最难熬的,也一度对儿子产生了怨恨心。我周围的人都气不过,劝我不要管他了,但我就是狠不下心,因为我修炼了大法,我要听师父的话:“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

为了挽救他,对他的生命负责,我对他不离不弃,好言相劝,给他讲大法法理,生活上照顾无微不至。他开店请小工,我给做好吃的。他喝酒打人家,半夜我一个人去找,拿钱送人家走。不论伤害到谁,我亲自登门道歉,经济赔偿都是我一个人承担。我时刻牢记师父的教诲:“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

听师父的话没错,我现在是苦尽甘来。儿子他经过学法、炼功,心胸开阔了,活的有了意义。认识到自己以前就是个大坏蛋,再不能那样活。对我从未有过的听话孝顺,立刻戒掉了喝酒闹事的恶习,内心充满着喜悦与希望。他感慨的说:“这功太好了,谁不修是傻子。”

大法救了我们娘俩的命,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