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得法 神奇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

一、神奇的得法经历

在我没有得法前,我的天目就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许多事情。从小天目就打开的,就有宿命通等功能,我看到一切物体在另外空间都是活的,常常和身边的东西沟通。和枕头说话,和自行车交流。主元神也能够经常出去玩,去另外空间的天池喝琼浆玉液。

在我记事时,就有个很大很大的佛经常和我说:“孩子,你是我身边的神,你到地球上是有使命要完成的,完成之后你才能回到我的身边。”每次我想看清楚这个很大很大的佛到底长什么样子,可是就是看不到他的样子。在我的心里一直认定他就是真正的永恒的永恒,是最高最大的神。同时也觉得自己这辈子一定可以看到天书,让自己回到天上的家。完成使命后,回到很大很大的佛身边。

小时候家里人都是有信仰的,我也常常和家人去教堂,总觉得他们信的神不是我要找的那个真正的永恒的永恒。

我是2008年10月份得的法,现在回想起我的得法经历,都觉得不可思议,慈悲的师父为了让我得法安排的非常巧妙。我在2008年的5月份由原来的公司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做大区经理。在10月10日左右,我给我所负责的区域里的一位小客户商打电话,简单的沟通了一下,之后就将这个小经销商的事情忘在脑后了,这种小客户一般我们都是要半个月之后才电话回访的。据这位同修事后告诉我:我们当时短短的两分钟通话,我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从电话里他听出我是一个修行的人(相信神是存在的,有信仰的),但同时也是有很多困惑的问题一直解不开。平时我工作再忙,到家8点左右就将手机关掉休息了。这位同修连续几个晚上打电话给我,我的手机都是处于关机状态,直到他打电话给我的第三个晚上我生病上医院挂水,将手机开着,好和家人联系上,他才打通我的手机。我在电话里问了他很多我的问题,有的问题他回答了,有的说不能在电话里直接讲的,于是我们约定在周末的时候,我去他那个城市找他。

事后同修还告诉我一个神奇的事情,就在我们刚刚通电话的时候,移动公司发了条短信给他,告诉其手机话费还有几元钱。这位同修知道我们要聊很久,于是他叫我等一下,去充下话费再和我聊。这位同修当时在的是一个小城市,店铺关门的都很早,他上街找到充话费的小店,店主已经将卷帘门拉下来一大半了,店主还和他开玩笑的说:“平时这个时候我早关门了,今天就是特意等你的,不然我早关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陌生的人是那么的信任,敢于去见他。于是我和公司请了一天假,也没有告诉家里人我上哪里去,只是说去出差。在路上的时候,我负责的代理商都一个个的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月的货款就在昨天和今天早上打到公司账上了,我当时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些代理商这个月都主动的把货款结清了,平时都要电话催的。经过5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见到面。见到这位同修的第一面,有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

我到这个同修的宿舍之后我就开始问我的问题:“谁才是真正的永恒的永恒的永恒?无字天书到底存不存在?我是带有什么使命来到这个世上的?”这个同修和我聊了几天之后和我说:“你不要着急,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的话,你到这个城市呆一段时间,我会告诉你一切的。不然不好告诉你什么的,只能告诉你最简单的内容,而且我觉得你能够修炼,要想修炼豁出来一切才能够行!”后来,我得法后,他找到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之中讲:“也就是说,目前能不能走入大法弟子中来,那对他们确实有很大的障碍。有特殊的能走進来,什么都豁出来的他就能走進来,否则的话现在是走不進来的。”看了这段法,我才明白。

于是我到那位同修的城市,没有几天,他就找来了MP4,将《转法轮》打开,告诉我必须一口气看完,不许跳着看。

二、第一次看《转法轮》的神奇经历

记得那个晚上第一次看《转法轮》,宿舍房间里灯并没有打开。看着看着我就看到这个电子书上的字一个个的都在闪烁着金光,再看的时候就看到字的每一笔画,象我小时候看过的电影里面的叠罗汉一样,一个叠一个的往上无限的叠,看不到尽头。看到师父《转法轮》里有关于天目的那一讲的时候,明白了小时候我所看到的一切,知道了另外空间的存在是实实在在的。

看到《转法轮》第九讲里:“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明白了为什么我看别的书不会有这种情况,看《转法轮》会出现每个字金光闪闪,五光十色的情况。知道这是一本天书,是真正能让我回天上家的书。

看过之后第二天一早同修和我交流,你看过有什么想法。我告诉同修这是一本天书,是能让我回天家的书,李洪志师父是真正的永恒的永恒。(这仅仅是我那时的认识)

就在我看过《转法轮》的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看到一个很年轻的佛(当时不知道是师父),举着一个法轮一下子就放到我的小腹部,我知道这是下法轮了。下了之后我整个人和我盖的被子都飘起来了,当时的大周天一下子被师父打通了。飘了一下子之后我又回到床上,紧接着我又看到师父对我层层的身体進行再造。当时只觉得兴奋,现在觉得师父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了,没有师父我们根本是无法修炼的。

三、师父法身的神奇保护

在没有看到书本版的《转法轮》之前,我是没有看过师父的法像,不知道师父在人世间的长相,也不知道另外空间师父法身是什么样子的,会有什么不同的变化。(引导我得法的同修是关着修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里讲:“因为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

就在我得法半个月之后,有一天我骑着自行车上街,当时的天上还下着小雨,在我过一条比较窄的马路时,马路上一辆车子也没有,就在我到马路中间的时候,分别从二边开过来十吨以上的大货车,形成将我夹在中间的局面,不好后退,也不好前進。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个时候我耳边听到一个声音和我说,站在这里不要动。同时我感觉到有个人死死的抓住我的自行车,不让我动地方。等那二个大货车擦着我左右二边交会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很大很高的佛,大概有二米高,头发是蓝蓝的卷发,披着袈裟,很慈悲的看着我,我明白刚刚是这个佛护着我的。

过后我和同修交流,他很高兴的告诉我,保护我的佛就是我们的师父,是另外空间师父的法身。

四、相信师父 神奇般的没有被迫害

就在2009年我参与的一个很大的证实法的项目小组里所有同修都被绑架了,我们每天都是见面的。

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陆陆续续的有几十位同修被绑架。知道这个情况的其他同修很担心自己会被他们说出来。

当时我对法理的认识没有那么的深,只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当时的认识是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宇宙上下没有谁动得了师父的,作为师父的弟子他们也肯定动不了的。

就这坚定的一念,在师父和正神的加持下,我没有被出卖,也就没有被绑架,同时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的帮助下,及时的将这些被绑架的同修情况,恶人的信息,发给明慧网

五、帮助同修发正念,同修神奇的闯过来

在我知道这些被绑架的同修所关的地方之后,我就坚持每天去近距离发正念。

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黑窝里的邪恶,拼命的往被关押的同修空间场压,同时也拼命的往同修的肉体里钻,钻進去之后又分成无数个锋利的小刀头,比人世间最好的钻头锋利很多倍,去割同修的肉。(这层空间就是恶人对同修肉身上的各种各样的折磨)邪恶想通过同修肉身的痛苦,摧残同修的意志力,让同修出卖同修,出卖大法,出卖师父。

我们同修近距离发出的神通,在另外空间就变成一件很贴身的那种衣服,穿在被非法关押在里面同修的身上,另外空间的邪恶的武器就是戳不破那件衣服,邪恶怎么也攻不進去。

据回来的一位同修和我交流,当时她被邪恶迫害的昏迷过去的时候,她看到邪恶要往她体内钻,同时她看到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上穿着一件金光闪闪的盔甲,(就像古代人上战场穿的那种)邪恶怎么钻也钻不進去。

我们都悟到当时的情况是:在外面的同修发正念的同时,里面的同修如果正念很强的话,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发出来的神通会被师父变的更加的坚不可摧。如果自己的正念不怎么强的话,其他同修们发出来的神通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师父和正神也在加持保护大法弟子。

六、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 神奇的改变了恶警的状态

师父在《彻底解体邪恶》中讲到:“大法弟子的证实法与救度世人的正念已经使起负面作用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处于完全解体中。目前只有少数邪恶的烂鬼被旧势力集中在劳教所、监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因此,使邪恶的迫害还在局部地方严重存在。为了彻底清除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大陆各地区的大法弟子,要向这些邪恶的地方集中发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

对师父讲的这段法有了深刻的认识之后,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到劳教所的附近发正念。有一次,是某年某月某日,我上午一到的时候就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比平时多出好几倍,我就不停的发正念,发到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我才看到邪恶被灭掉很大一部份了。

后来从劳教所回来的同修告诉我,那天正好是里面的恶人准备“转化”同修的最关键的时候,特意从省里请了二个迫害大法弟子的“转化专家”,结果有一个恶人中午吃饭的时候酒喝多了,下午就闷头睡觉,睡到晚上来接他们的车子到才爬起来。有一个恶人的喉咙沙哑的就是发不出声音来。后来,有几位同修没有“转化”和邪悟。事后,那几位同修说,差点过不去。

还有劳教所里面负责“转化”的恶警,要么那天腿疼的非常厉害,要么严重的感冒,要么打不起精神上班,他们都休息了好几天,上班也是混时间。结果“转化”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里面的同修的正念也越来越强。

每次我发过正念之后,看到里面没有被“转化”的同修身边,都站着好多的师父的法身和正神,将同修紧紧的包围在中间,保护着同修。

而里面已经被“转化”的同修身上就有另外空间的旧势力下的机制,这种机制不断的往同修身上输送邪恶的能量,同时不断的抽取同修身上正面的能量,就是想毁掉同修。

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和里面的同修又乘胜追击,不断的发正念,里应外合,将旧势力在那个劳教所所下的盘和一切机制,从根子上把它捣毁了。表现在人类的空间之中,那个劳教所的“转化率”越来越低。

这方面的例子还有很多,篇幅有限,不一一列举了。其实一切美好源自大法。我很幸运,生逢得遇这旷古难遇的大法、得遇慈悲伟大的师尊。我无怨无悔,如果再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会义无反顾的选择修炼大法,选择做师尊的大法徒。

叩谢恩师!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