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种环境中实修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些年来,通过不断的学法修心,在法理上升华,不断的用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在救度众生的路上兑现着自己的誓约,在师尊的慈悲呵护、鼓励下,在修炼的路上走到了今天,渐渐走向了成熟。所以,我将在修炼的路上实修自己、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经历、以及体会写出来,向伟大慈悲的师尊汇报,也与广大同修交流。

一、在工作的环境中救度众生

我工作的环境到处都弥漫着邪党文化因素,无神论的思想在我身边的人群中根深蒂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神的存在,对天灭中共更加反感。刚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时,遭到了同事们的群起而攻之,我感到了救度众生的艰难,但我没有退缩,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我单位里的人群就是我生命体系中的众生,救度他们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深知修好自己的重要性,实修自己,是救度众生的前提。

于是,我每天坚持学法,到学法小组学法,在家里有空闲也学法。在学法中,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在工作中远离名利上的纷争,不计较工作中利益的得失,处处体现出一个修炼人的风范。

我们学校每年六年级的课程安排是学校领导的一大难题。六年级的课又苦又累又没有多大利益上的好处,所以谁都不愿意带。每年学校领导都找到我,我不讲任何条件的就应承下来,并对领导说:“我们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对工作中的事不能挑拣,所以我服从领导安排。”领导说:“如果都象你这样境界高,我的工作就好做多了。”我趁机给领导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中共的谎言,大法的洪传,讲天灭中共。领导从开始的反感到慢慢认同了大法。但一直到去年,因我对学生讲真相而遭受迫害,领导迫于“610”的压力不再让我带了,我才停止带六年级,改带其他年级。

在我离开六年级之前,领导召开了一次同科级教师会,让我在会上介绍教学经验,让我把教学方法留下来。几次因为对学生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诬告而被校领导从中拦截,不让信息上传。这使我真切的感到大法的威德,佛法无边。

同事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之处,也感觉到了只有大法弟子才令人信赖,也看到了大法弟子做人做事的脚踏实地。所以再讲大法真相就不再反感,并且慢慢的接受大法真相。在单位里讲真相的环境开创出来了。

单位里就我一个大法弟子,但有师在有法在,我同样觉的我时刻都在大法弟子的整体之中。我校是体制改革后多校合一的学校,在校内有多名曾经担任过校长职务的领导,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很反感,我并不动心,继续寻找一切机会,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耳闻目睹我的一言一行,亲眼见证大法让我身心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劝三退就水到渠成。前后劝退五名曾当过校长的领导,其中三名现已退休,有一名历经三年的讲真相过程,最终将她劝退。在这个过程中,先后有一部份同事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看到这些生命的得救,我感到无比的欣慰,衷心的祝愿我的有缘人的生命拥有了美好的未来,他们背后巨大的生命群也都得到了救度。这是佛恩浩荡,才给了众生无边的福份。

学校是传播邪党文化的地方,也是毒害众生最集中的地方,邪恶因素无孔不入。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次,我去学校阅览室,一般是很少進去的,因领导叫我写一篇教学论文要找点资料。我慢慢翻动书架上的书本,突然发现书架上竟然摆着几本诬蔑大法的《学生课外读物》,当时室内只有我一人,我迅速取下书架,翻开一看,原来是几年前从上面发下来的一批课外读物,当时正在往学生手中发时,被我发现,在我劝说下,领导停止了发放,将剩下的一部份当废纸卖了,没想到还遗落几本在阅览室的书架上。这几年,学生借书还书,在阅览室出出進進,不知又毒害了多少学生,我暗自埋怨自己粗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当时怎么就没想到上这地方来看看,以绝后患呢。我急忙翻遍所有书架上的书,一共只有四本。我拿着这四本书走出阅览室,带回家中,将它烧成了灰烬。为众生清理了一层毒素,也为众生明白真相打开了一道屏障。

今年六月份的一天,我走進教师办公室,突然诧异的发现一块展板放在我的办公桌后,上面竟是诽谤宗教、大法的内容,而且还有丑化师父的漫画。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决不允许邪恶这样逞凶。校长也在办公室,我忍不住的问了一句:“校长,这展板是谁做的?”校长回答:“上面发的。”我心里翻腾起来:不能让这邪恶的东西留在办公室,不能让办公室的教师们受到它的毒害。我对着展板发正念:铲除展板背后的黑手烂鬼,不允许它毒害众生。然后,毫不犹豫的提起展板走出去,将它反靠着放在了走廊尽头的角落。校长眼睁睁的望着,也没吱声。

我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就看见副校长走到走廊的尽头,又将展板提回来,往楼下而去。(办公室在三楼)。我寻思着:他是不是准备挂出去,如果是那样的话,学校教师、学生、还有家长又将面临被毒害,救度众生的环境将被破坏,而且因为学校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人员出進流动量大,一旦挂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迅速走出办公室,问副校长是不是准备挂出去,他没有回答我。我继续说:“某校长,这不能挂。这是诽谤佛法,诽谤佛,犯的是天罪。挂出去对你不好,对学校也不利!”这时,一位教师也从办公室追出来,对副校长说:“校长说,上面说了,叫把展板挂在学校显眼的地方。”我又说:“挂不得,挂出去大家都不好。”这位教师继续说:“校长说是上面说的。”我对副校长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只是说说,他也不会跑到下面来盯着看你挂没挂。你说是不是?某校长。”还好,以前对他们讲过真相,他们没再坚持,副校长还笑了笑说:“不挂,不挂。我拿下去放在库房里锁起来。”听了这话,我放心的返回办公室,校长也没说什么。就这样不了了之。

下班后,我仍有些放心不下,先到校园里显眼的地方转了转,后又到不显眼的地方看了看,都没发现展板,这才确信邪恶展板被锁了起来,我舒了一口气。我体会到这是无边的佛法的又一次伟大的展现。

二、在生活的环境中救度众生

我是上班族,没有充足时间和精力外出面对面讲真相,所以就将讲真相,救度众生溶到生活中,利用生活中一切可以接触的人,去救度他们。生活中处处可以接触到有缘人,上下班的路上,去集市场,看望亲友等。有一次,去养老院看望我的舅爷,我婆婆的弟弟。舅爷七十多岁,在那个阶级斗争年代因地主成份而一生单身,老来瘫痪在床,无人照顾,被送進养老院。我有时提些食品去看望他,然后将他住的房间清扫、整理一番。给他讲真相,他很赞同,认同中共的邪恶,躺坐在床上经常念“法轮大法好”。这次,我照例又去给他清理房间,给他翻晒堆压在房间的被褥。

这时,养老院的院长走進来了。她问我是老人的什么人,我说是外甥媳妇。她又说:“我看见你来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是忙出忙進。除了你,很少有人来看他。即使有人来,也只是在房间里站一会儿就走了。上次我还看见有一个人,只在房门外(房里面有异味)站着对他说了几句话,门都没進,就走了。只有你,每次来都把他的房间弄的利利落落的才走。”

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对别人要善,要为他人着想。我舅爷是孤老,没人照顾他,我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她笑了笑说:“啊!”接着,她谈了养老院的情况,她说养老院的条件差。本来每年都有一笔专款拨来养老院改善条件,但名目上虽有,一层层发下来,等款子到养老院就所剩无几了。我趁机给他讲共产党的贪污腐败,在国内老百姓怨声载道,在国外已经是四面楚歌了。接着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洪传全世界,在国际上受到很多褒奖,声誉很高。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最后讲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她很专注的听着,最后爽快的答应退出中共邪党组织,高兴的接过我递给她的大法真相资料,还有神韵光碟,连说:“谢谢,谢谢。”并说等晚上再叫上副院长,还有院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一起观看神韵晚会。我真切的感到生命都在等着得救,众生都在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在正确的选择自己生命的未来。

有一次,我到电站去交电费,刚好窗口只有我一人,窗口里面也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交完钱后,我就对她讲大法真相,这位工作人员很善良,很认同大法好,不费劲的就劝退了,我送给她神韵光碟,她乐意的接受了。这时,从工作室里边门口走進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约五十岁左右。我一看,心里掠过一丝不安的感觉,为了安全,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师父的两句法打入我的脑海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立即铲除心中不安的念头,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刚给这位工作人员劝退了,那位就進来了,这明摆着就是来听真相的。我心中发出一念:一定要救他,铲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正准备开口,没想到这位工作人员倒先说了,她指着刚進来的人对我说:“给他讲,给他讲讲,他是党员。”又指着我对他说:“她是法轮功,你不是身体有病吗?叫她给你讲讲。”我马上接过话头说:“法轮功祛病有奇效。”他望着我高兴的说:“啊,我要跟你好好谈谈,我们到厅里去坐。”

我随他一起到厅里坐了下来。他说他看过法轮功的资料,但还是没弄清楚。他问了我法轮功群体是怎么回事,我们师父为何去了国外,国家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又为什么不顾国家的反对仍然不放弃修炼,我们为什么不要反党等等,我都一一做了解答,并讲大法洪传形势,中共栽赃陷害,迫害法轮功,贵州“藏字石”,天灭中共,三退大潮。他边听边不住的点头,还不时的竖起大拇指。他告诉我,他有严重的颈椎病,还有风湿,肺病,很痛苦,他想炼法轮功,但他是党员干部,而且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全靠他的经济来源,他很清楚共产党的邪恶,他不想因此对他的工作有影响,最后他同意退出邪党组织。又问我:“炼功动作难不难做?你能不能做一遍给我看看。”我回答说:“动作很简单,容易做,我可以做给你看看。”于是我给他演示了五套功法。他又问我有没有炼功方面的资料。我说有教功录像带,只是没带在身上,过几天再给他送来。我走时,送给他神韵光碟,简单的介绍了神韵的内容,他很高兴的接过去,表示一定会看。就这样,几天后,我给他送去了教功录像带,还有一些真相资料。他说先熟悉一下,目前炼功还有顾虑,等共产党垮台了他再炼。听了他的话,我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悲悯,中共的邪恶让这个生命徘徊在大法门外,阻碍他得法。但同时又感到欣慰,毕竟他的生命有了未来,以后还会有得法的机缘,那就随缘吧。我告诉他那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对身体有好处。他高兴的答应着,并连说“谢谢,谢谢”。又一个生命得救了。经历这次的救人过程,我认识到:在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有了救人的这一念,师父就会开启我们的智慧,加持了我们的正念,顺利的救了人。

这些年来,凡是在生活中遇到的人如:来家里送纯净水的、修水管的、送货上门的、灌煤气的三轮车司机、集市场的每一位摊主、路遇的能说上话的人等等,都是我讲真相的有缘人。其中有一部份人也做了三退,没有退的,也让他知道大法的美好。有时在假期也与外面的同修一道到附近农村去讲真相,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充实我未来的世界。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救人的艰难,同时也体验到“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的喜悦和幸福。

三、打语音真相电话救度众生

从二零一零年起,我开始打语音真相电话。开发这个项目,是在同修的建议下做的。因为我们这个小地区没有这个项目,其他项目都有同修在做,我想我应该配合整体,填补项目上的空缺,也应该走自己修炼的路了。我是上下班,仅仅在工作的环境和生活的环境中救度众生,救度的范围和对像就有一定的局限性,打语音真相电话就可以扩大救度的范围和对像,还可以有针对性的打。

首先我买到了能打语音电话的手机,然后是同修帮忙解决拨打方法、改串号、语音电话下载等等一系列技术方面的问题。从此,我就走上了打语音真相电话的修炼之路。

每到假期休息时间,我就背上挂包,装上收集到的电话号码,拿上我的法器——专用打真相电话的手机,骑上自行车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就开始打电话。开始做这个项目时,有些不习惯,因为这不是打普通电话,而是在行使神圣的使命,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随随便便的提起包就走,拿起电话就打,是要用神的正念去对待,而不是用人心去做事,否则就成了做常人事。每次出发前,我都在家发好正念:清理所到之处的环境,清除接听电话众生背后的黑手烂鬼,要让众生接听电话,明白真相,得救得度。然后再出发。

有一次,因为假期忙于其它事情,又想趁假期出去打电话。所以,放下常人事,匆匆吃过早饭,没来得及发正念,提起包,骑着自行车就走。到了地方,我拿出抄有电话号码的本子,翻开一看,里面没有电话号码,是另外的内容。我感到奇怪,内容怎么变了,再仔细一看,原来拿错本子了。这个本子的封面与抄有号码的本子封面是完全一样的。我真是太粗心了,走了这么远的路,却带错了本子,我只好随手拨打号码,还好,没耽误救人。

接着下一次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出发前我吸取上次教训,在拿电话本子时仔细的看了内容,才装進包里。到了目地地,我拿出电话本,再拿出手机。谁知,打开手机一看,手机没电了。原来上次打完后,电已经就不多了,放下一个星期,竟忘了充电,这次出来电自然就没有了,我非常沮丧的转头回家。我意识到这是我修炼有漏了,连续两次打电话都出差错,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一切事情的出现都与修炼因素有关。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段时间我因为忙于常人事,学法时不静心,发正念也走神,有时报了点还没换掌。把打真相电话当成了常人事,完成任务式的。有时电话打完了,就想:卡里不知还剩下多少钱了,心里盼望快点打完。而不是想:这次电话又有多少众生听完了真相,救人效果发挥到了怎样。没有心系众生的念头,干扰就来了,用人心做神事,怎么能做好呢?找到这个原因后,一段时间内没有外出,有空闲时间就在家静心学法,同化大法,让心性在法中升华,并在心中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彻底清除干扰我打真相语音电话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任何生命都不得从中阻碍,谁阻碍谁有罪,谁阻碍谁進无生之门,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

再出去后,一切不顺的事情都烟消云散,而且,以后再也没出现过类似的情况,电话越打越顺手了。众生的接听率高,有的听完了连放二十四分钟的真相。(包括“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洪传全世界、中共腐败内幕、三退大潮等内容)。有的听完真相电话后,在电话那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接听时招呼家人一起过来听,有时白天打电话,电话那端的人说:“我现在没时间听,你晚上再打来吧。”于是,我记住这个号码,晚上再拨过去,众生接着听。也有个别骂人的,我都不动心,给众生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

对那些在生活中接触过的面对面讲真相有抵触情绪的人,我就有针对性的打语音电话,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在我们单位有这样一个同事,我给他讲真相时,他避而远之,送他真相资料,他也拒绝接受。有一次,我在外地拨打他的家宅座机,放语音真相电话,他正在接听,就听到电话那端他妻子大声喊他的声音:“谁的电话,听的这么用心?”他小声说:“别吵,法轮功打来的。”“啊,是法轮功打来的,我也听听。”我就感觉到夫妻二人正在电话那端一起听电话,一直听完了十六分钟的真相电话。后来在单位里再次遇到他时,给他讲真相,他欣然接受,送给他神韵光碟他接过后高兴的说:“谢谢你,我回家一定要好好看。”

在接近两年时间里,我深深的体会到:打语音真相电话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提高的过程,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也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如做事不细致的心、急躁心、怕心、对待众生的分别心等。师父说:“你能利用这些形式升华了,你就是在证实法、证实神与救度众生,是不是这个样?(鼓掌)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中修炼就是承认那些体系的生命,也是在救度着一切众生。”(《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正法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救度众生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在修炼的路上,师父时刻都在鼓励我,让我看到了轮回中自己曾经在历史上扮演的角色,看到了我与一些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使我了悟人生真谛,懂得生命只有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千言万语道不尽对伟大慈悲师尊的无限感恩。唯有勇猛精進,不辱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会在有限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