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师刘丽杰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受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二零一二年的最后一天,雪花纷飞的夜晚,凝望窗外洋溢着节日气氛的万家灯火,不禁想起了我们的好老师、好姐姐,更是好朋友——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刘丽杰。九月十日,刘丽杰被绑架,后被非法两年劳教,现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受迫害。


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的刘丽杰老师

今年的九月十日,正是教师节,本想给刘老师发去节日的祝福,不料竟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天晚饭后,刘老师去好朋友张淑华家做客,被四、五十个早已在楼下蹲坑守候的便衣警察绑架,第二天她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月十一日,刘老师和一同被绑架的十位朋友,被秘密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至今仍在囹圄中受折磨。

回想起初次邂逅刘老师,是在佳木斯杏林湖公园的法轮功义务教功点,那是一九九九年新年过后的一个早晨,也是个雪花纷飞的季节。当时我们一群年轻人有的正在读高中,有的刚入大学,刘老师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在法轮大法中结下的圣缘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在以后相识、相知的日子里,尤其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刘老师象姐姐一样关心我们,更象朋友一般开导我们,大家在一起谈理想、谈人生,谈如何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迫害,谈如何救度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中国人……每每想起这些,刘老师的音容笑貌不禁浮现在眼前,总觉得她就在我们身边。每逢佳节倍思亲啊,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心中急盼善良的她早日离开冤狱,同时呼吁全世界所有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帮助我们的好老师刘丽杰早日回到亲人身边。

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的刘老师,现年四十二岁,在佳木斯职教集团职业学院学报编辑部工作。她从小勤奋好学、品学兼优,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即使在人才济济的东北师范大学里,提到刘丽杰,同学们仍是赞不绝口,在她的毕业留言册上,不乏这样的评价:

“第一印象:文静而有礼貌,很佩服你的善解人意,你的知书达礼,你的独特的温柔。”

“最欣赏你的文采,怀疑你竟然没有去学文学,可惜了一个可以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学家。很佩服你的口才,有理有据,思维敏捷,如果从政,相信你一定官运亨通。你很是善解人意,四年来对我关怀备至,心中存在着感激却不知如何报答。世上有包括你在内的许多人的关怀,使我感到温暖,使我对生活更加充满了希望。”

“你的勤奋让我惊叹,四年来,你很少放松学习,是图书馆的常客之一,而且你对学习充满自信。”

可是,在博览群书,获得了的高等学历之后,刘老师在毕业留言册自我评价“最大的困惑”一栏中写道:何去何从。直到毕业后拥有了优越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后,刘老师心中困惑许久的终极问题仍然找不到答案——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为什么世上的人命运各不相同?等等等等。直到一九九八年,有幸看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从不轻易相信什么的刘老师被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彻底折服了。她发自肺腑的想要修炼法轮功,从此走上一条返本归真之路。

法轮大法不仅给了刘老师健康的身体,更是让她了悟人生真谛,知道应该如何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高尚的人。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刘老师一家屡遭迫害。

在我的记忆中,刘老师曾至少五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两次被劫持到向阳公安分局,三次被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佳木斯政府曾对她采访录像,后将录像剪辑歪曲后在当地电视台播放欺骗百姓;每逢节假日和中共所谓的“敏感日”,公安屡屡对刘老师上门骚扰或跟踪威胁,迫使她流离失所一个多月;她的工作单位曾以开除公职或调离岗位等威胁她放弃信仰。刘老师的表哥卢丙森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在大庆劳教所被管教虐杀,刘老师的父亲在巨大的恐惧压力下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刘老师年迈的母亲也曾多次遭关押迫害,刘老师的丈夫、姐姐等亲人也都承受着巨大的精神迫害……

记得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在刘老师准备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澄清事实真相的途中,刚到哈尔滨就被警察非法截回,并被向阳分局政保大队非法扣押了一天一夜。警察逼迫刘老师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还将刘老师和朋友们的火车票退款据为己有,并从刘老师的包内非法搜走了法轮功著作《转法轮》,以时任向阳分局国保大队长崔荣利(迫害法轮功已遭报死亡)为首的政保大队全体人员参与了此次迫害。

被放回家后的第二天,刘老师同往常一样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刚走到那儿,还没开始炼功,就被赶到那里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抓到向阳分局,整个非法抓捕过程被录像后在当地电视新闻中播出,因其极尽诬蔑、攻击之词,对刘老师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负面影响。

二零零零年七月初,刘老师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被恶人告发。从北京返回当地后,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刘老师被保卫派出所片警赵杰、李坦、王猛以谈话为名从单位骗至派出所,后又上报到向阳分局政保大队,经“批准”后,于当晚被非法拘留在当地看守所。

看守所的条件十分恶劣,伙食是每人每天两个作饲料用的玉米面窝头,一小盆盐水煮菜汤,经常在窝头中能吃出老鼠粪便,在菜汤中能喝出苍蝇、虫子、泥沙等,就这样的伙食却要我们每人每天二十元钱的伙食费。一个监室内,二、三十人挤坐在一铺大炕上,每天上下午要“码大排”,就是人挤人并排整 齐的坐着,还要目视前方、不准活动和说话。人多时,晚上睡觉一颠一倒的侧立着挤在一起,有时地上也睡满了人,几十个人的吃、喝、拉、撒、睡等都只能在这十几平方米的监室里进行,室内空气污浊不堪。更为恶劣的是管教、牢头和犯人经常对法轮功学员破口大骂,甚至拳脚相加。被非法关押二十二天后,刘老师才回到家中,家人被看守所索要了三百元钱的伙食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刘老师因有事去法轮功学员张淑芬家,被早已埋伏蹲坑在那里的市公安局政保支队的陈万友、向阳分局政保大队的崔荣利、于进军、秦仲利,保卫派出所片警岳亚文等人围困住。在不给开门的情况下,他们竟从外面爬上二楼,撬坏窗户强行闯入,对张淑芬家进行非法抄家后,又野蛮的将刘老师和朋友们带到向阳分局分别进行非法审讯和拘留。刘老师的家人在被市公安局政保支队支队长刘忱、向阳分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于进军分别勒索了一千元后,刘老师才被放回。此次,刘老师被非法关押了十八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佳木斯警察曾在一夜之间绑架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为了避免被迫害,刘老师无奈之下流离失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刘老师在被国安特务秘密非法跟踪、监视了一段时间之后,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陈万友、张冬辉等人强行从单位带走,并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录音带、《明慧周刊》和莲花灯等书籍物品。在被非法审讯期间市公安局长李树卿、国保支队与队长陈永德都曾到现场露过面。刘老师于当晚被非法拘留,后来,家人承受不住恶人的威胁和恐吓,被巨额勒索,勒索金额如下:陈永德:14000元;陈万友:4000元;张冬辉:3000元;司红昌(看守所副所长):1000元;顾某(看守所狱医):200元。另外,因招待陈万友、张冬辉等人吃饭娱乐等又挥霍了3000余元。看守所还向家人索要马甲和伙食费共计370元。此次刘老师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

二零零七年,佳木斯市公安局还曾给刘老师单位主管领导打电话,威胁要对刘老师如何如何。

特别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七月间,每逢节假日和所谓的“敏感日”,刘老师都要频频受到派出所和单位的滋扰,几乎是家无宁日。仅举一例可见一斑:

二零零一年年末的一天,保卫派出所片警赵杰等一行数人在晚七、八点钟气势汹汹的来到刘老师家要进门“看看”,在对家人软硬兼施后均未得逞的情况下,气急败坏的将房门砸得山响,弄得四邻不安,警察还扬言要用电棍将门撬开。第二天,房门已无法打开,原来是巨大的震动使门栓掉下来。

凭着对真善忍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信正念,刘老师在中共严酷地迫害中走到了今天。而今,我们的好老师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经多方打听才知道九月十日刘老师和朋友们被绑架的整个过程:

刘老师一九九五年嫁到一个医生家庭,婚后一直居住在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教授家属楼区内。今年九月十日晚饭后,她到好友——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护士张淑华家做客,听说当时四个彪悍的便衣警察拖胳膊拽腿的把刘老师抬下楼,张淑华家住的可是六楼啊,而且当时刘老师仅穿一件短袖薄衫,警察抬她下楼的时候连鞋都没让穿。

那天晚上佳木斯市公安局出动四、五十个警察,不开警车,清一色便衣,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同时分别暴力撬开三处法轮功学员的住宅。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把干坏事的下三滥手段都使出来了:国安监控、特务跟踪、谎称收费、撬门开锁、抄家抢劫、暴力绑架、随便录像、流氓语言……尤其荒唐和卑劣的是,八岁女童和七十岁的老妪共十五人无一被放过;抵制警察流氓行径的刘老师被四个警察强行抬下楼去,先被劫持到桥南派出所关押一宿,第二天被劫持到建设派出所。一位因受惊吓而晕倒的法轮功学员被用担架抬到派出所;警察砸门撬锁的土匪行径搅的四邻不安,张淑华的邻居开门看情况也被四个警察冲上去绑架,后因惊吓过度而病发住院;张淑华的儿子,一名大学毕业生,在家中遭警察殴打又被劫持到西林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非法关押;在建设派出所院里,闻讯赶来找寻亲人的法轮功学员亲属非常多。还有两名大学生为了阻止警察把自己的亲人劫持到看守所,躺在警车的车轮前以死抗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为找回自己的儿女哭喊着、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的来到派出所……一幕幕令人心酸的场景,使所有知情的百姓非常不解:难道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专门以绑架修炼的好人给百姓制造苦难为荣耀吗?

我还听说警察抓了人不给任何通知,家人们来到建设派出所、向阳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各处都是推诿搪塞、谎言欺骗,来到看守所也不让见人,反复多次去问都没有结果,只是有一次偶尔听一个警察说抓人的理由是“非法聚会”。四处求告无门,刘老师的家人在朋友的帮助下咨询了正义律师,才明白原来在法律上根本没有“非法聚会”这个名词,聚会就是家人、朋友、同学、同事等在一起吃饭或娱乐,冠以“非法”之说实在是荒唐,原来佳木斯警察抓法轮功学员都是胡乱编造的罪名啊。

后来正义律师亲自来到公安局纠正警察滥用“非法聚会”名词抓人的违法行为,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根本没犯罪。在事实和法律面前,警察抵赖不过,只好同意给律师劳教决定书,知道吗,这么多年来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劳教从来都不给任何手续。听律师说,在劳教决定书上,警察又把“非法聚会”改成了“非法集会”,律师说,“非法集会”这个名词在法律上是有的,但必须有两个要素,一是众多人在公共场所,比如市政府或广场等地,二是要有所诉求。刘老师和几位朋友在家里做客,佳木斯警察用“非法集会”的理由抓人实在荒唐,只因中共的执法人员不懂法,真是可笑可悲。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被单位开除、开除学籍、被抄家、抢劫、勒索钱财、被劳教,判刑,酷刑折磨致残、致死,尤其是近年逐渐被曝光出来挑战人类道德最底线的惨烈事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等等。

可是,自古邪不压正。国际大赦组织于九月十七日和十八日,连续发出两份紧急通告,呼吁紧急行动,营救被关押在中国的佳木斯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同时呼吁中共当局立即释放他们,同时确保他们在关押期间免遭酷刑或其他虐待。十二月四日,国际大赦第三度发文营救刘老师等佳木斯七名陷冤狱的法轮功学员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针对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发出了《追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刘丽杰等的责任人的通告》。

在国际享有盛誉的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和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多次报道刘老师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呼吁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好人。

朋友们,面对中共毫无人性的血腥迫害,刘丽杰老师一家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和平理性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人从中共的造谣谎言中清醒过来,越来越多的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正义辩护。目前已经有一亿三千多万中国人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就是人们所说的“三退保平安”。本着良心支持正义善良,还是认同邪恶的中共,相信在当前这个紧要的历史关头,聪明的您一定会做出的正确的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