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又一年 迫害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一年岁尾的两个月内,哈尔滨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邪恶中共的绑架迫害,特别是大面积非法抓捕行动,使多位善良人士身陷囹圄,多个家庭处于巨大痛苦之中。转眼又一年,正逢二零一二年岁尾年关、家家团圆的时刻,亲友们对高墙铁窗内的法轮功学员更感担忧与惦念。

疯狂的大面积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当天凌晨五点钟左右,哈尔滨市公安局、各区公安局、派出所在邪恶迫害指令下,对所谓“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统一实施非法抓捕。这次非法抓捕事件蓄谋已久,邪党将这次行动命名为“零点行动”,就是在2012年的零点之前进行绑架。

不法警察多用万能钥匙打开法轮功学员家的门,不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抓人,如土匪一般。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祁亚茹、张宝泉、郭玉兰、张盛国、侯英华、李秀柏、肖春燕、何建民、李文春、刘淑梅、肖洋、肖昆、赵喜东、曾淑玲、牛家辉、刘彦波、郝莲琴、王传玺、刘景洲、王美芳、宫文义、李秀红、柳庆生、李学君、徐海波、武义、李春光、蔡宁、曹淑珍、宋广华、小萧、丁小梅、王艳文、向桂兰、曹淑珍、康敏、刁俊华、肖云芳等。

而在此次疯狂绑架案前后,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他们是:刘宝才、张庆生、杨秀英、刘万军、王岩、贾丽清、于华芝、王慧、鞠志远、向晓燕、刘守信、郭淑惠、田庆玲、华凤霞、张冬梅、刘建民、王新宇、茅卫君等。

持续迫害,多人被非法劳教、判刑

此后,这些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而遭受严重迫害,多人出现了生命危险。但不法警察并不甘心,公然置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于不顾,再次将他们非法押送至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1、四十岁的曾淑玲被南岗国保大队绑架到鸭子圈看守所迫害,出现血压测不出、不能进食。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她仍被非法劳教二年,被人搀着走出看守所,又用担架抬进了前进劳教所。

2、五十六岁的郭玉兰被迫害的高血压为二百四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香坊法院仍冤判她。

3、近六十岁的宫文义,自被绑架后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状,不法警察企图把他投入劳教所,均因严重病状被劳教所五次往返拒收。

4、七十九岁的李文春老人被香坊公安国保大队王殿滨等人绑架,老人年事已高,却仍被强行送至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关押了十八天,随后被非法枉判。

5、于华芝,已被迫害双目失明,高血压(200),心脏病等生活不能自理,在非法庭审中,她是被领上法庭的。

现已知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曾淑玲、刘艳、田庆玲、刘彦波、向桂兰、刘景洲、武义、徐海波、牛家辉、刘健民。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宝泉(四年)、郭玉兰(三年半)、祁亚茹(四年半)、肖昆(七年)、肖洋(七年)、张盛国(九年)、侯英华(九年)、赵喜东(四年)、李文春(三年缓期五年)、郝莲琴(七年)、王竹云(八年)、鞠志远、李秀红(三年)、贾丽清(八年)、于华芝(四年)、柳庆生、向晓燕、李学君。

在监狱、劳教所,他们又因坚持信仰而又遭到恶警们——中共培养出来的“职业打手”的折磨,承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

1、曾淑玲,被前进劳教所一大队队长王敏和恶人班长王芳用电棍电击并泼冷水,强迫写“三书”。曾淑玲被迫害的连续的吐血水,刚刚好了一点,扶东西能走路了,又强迫干活。不能干就强迫成宿干,最后被扔进猪圈。在二大队,因干不了活,一直被强迫坐小板凳。

2、田庆玲,在前进劳教所仅仅几个月,就被迫害得下肢瘫痪,家属接见时,是由人背出来的,已无法行走了。七月上旬做了畸胎瘤手术,却仍被关押。

3、王慧,被劫持在前进劳教所短短三个月,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丧失了自理意识,不知道洗漱,不知道上厕所,不知道收拾东西,无意识的在宿舍地板上小便,卫生巾垫了几天也不知道换。平时,她总是愣愣的盯着一处看,也不怎么吃东西,不怎么睡觉,人十分消瘦。不法警察不仅不同情王慧的遭遇,却认为她是装的。恶警付敏用警棍打她,恶人王芳扇她嘴巴、打她。队长王晓伟也总是刁难她,逼王慧干活,喊她、骂她、推搡她,说她装疯卖傻。在高压下,王慧的精神状况更加糟糕。有一次她痛苦的哭喊着:“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是好人啊!好人为什么要遭这么多罪啊!”

4、刘景洲,被绥化劳教所警察石剑等人吊铐、电棍电,嘴和半边脸被迫害的肿起来,一只手被迫害的很长时间不好使。

5、祁亚茹,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这个黑窝里,她和其他大法学员被剥夺睡眠,期间还要遭受虐待、侮辱、打骂等,被强制必须“转化”,放弃信仰。三个月也不让家属接见。祁亚茹现在走路直不起来,由人扶着行走。

6、李学君,六十八岁,被非法判刑并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身体原因现被非法拘禁在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八楼——所谓“特殊人员”住院处内。人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处于昏迷状态,却仍被非法关押不放。

几经生死,为何坚忍不屈

不同于世俗人生的起起落落,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而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有的多次遭到恶警绑架迫害,甚至几经生死。如此坚守,是因为他们的生命在佛法中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新生。

1、赵喜东,在黑龙江电视台俄语编译中心工作,他担任过翻译、编辑、记者、主持人,集摄像、采访、编辑、配音、翻译于一身,在人才济济的黑龙江电视台,是公认的才子。他却在内心深处常常思索:人生中的追求何时是尽头,却总也找不到答案。精神上的失落、生活中的烦恼,使得他经常借酒消愁,久而久之,变成了须臾离不开酒的瘾君子,妻子劝说也不听,两人关系一度非常紧张,妻子几次提出离婚,他很苦恼,也想戒酒,但是见了酒就没了命,怎么戒也戒不掉。修炼大法后,淡泊名利,处处为他人着想,谁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助;在居住的小区里,他经常把所居住的楼道打扫的干干净净。酒也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身心得到前所未有的安宁,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2、郝莲琴,从小就体弱多病,经常住院,生活不能自理,总得别人照顾。婚后一直是丈夫忙里忙外。自从修法轮佛法以后,郝莲琴全变了,简直脱胎换骨,就象换了个人一样。不但全身的病好了,身体健康了,性格也变了,总是乐呵呵的,凡事先为别人着想,同事、朋友、亲戚谁有事她都主动帮忙。家务活她全包了,对丈夫照顾得无微不至,丈夫脸上总是流露出满意的笑容,郝莲琴的婆婆也高兴得合不拢嘴,每到休息日或节假日,郝莲琴总是买许多好吃的看望老人,进了门就忙里忙外,给老人做可口的饭菜,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郝莲琴的婆婆经常说:谁说法轮功不好我都不信,我儿媳妇就是学法轮功变好的!

3、齐亚茹,小时候身体就非常不好,满腿长的红斑点,疼痛难忍,体质极弱,曾经卧床几年,到医院检查也不知是什么病。后来又患上了严重的乙肝病,什么活也干不动,还得需要家里拿出大量的钱来看病。修炼法轮功后顽疾消失,不但身体健康,而且整个人变得心胸宽阔、善良可亲。高龄的老公公耳聋眼花、行动缓慢,她总是耐心侍奉,非常孝顺。

邪恶逞凶一时,世人已渐醒

在这场迫害中,一面是法轮功学员对信仰的坚守,在艰难环境下仍不断揭露邪恶,讲清真相,一面是中共邪党对正信的摧残,气焰嚣张,暴行惨绝人寰,令世人充分见证了孰善孰恶、孰正孰邪。特别是法轮功学员家属,对迫害的态度从惧怕、不理解转为对迫害的抵制和对亲人的支持,纷纷挺身为亲人申冤。

1、张宝泉的妻子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宝泉被无端绑架了五次,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他的家人也不断的承受着打击和伤害,还被敲诈勒索近四万元。如今丈夫再次被绑架,伴随他走过风风雨雨的妻子,多次去派出所和公安局要人。了解真相的她,毫不避讳的向警察讲述法轮功的种种好处,因为她深知丈夫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继而给他们的家庭带来的幸福美满。

2、贾丽清的弟弟与丈夫

贾丽清被绑架后非法关押在鸭子圈看守所,家人多次要求见面均被拒绝。弟弟与丈夫都认为贾丽清是那么好的人,却要遭到这样的迫害,于是决定找律师为贾丽清辩护。在没有任何帮助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到一家家律师事务所去寻求法律援助,结果找遍了哈尔滨的律师事务所,却没有敢接这个案的,都说内部有规定,不让接法轮功的案子。但他们仍不放弃,最终多方联系,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贾丽清做无罪辩护。

3、向晓燕的丈夫

因妻子向晓燕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同在一个单位的丈夫,面临着来自单位领导的压力,他的工作也有了变动。但他并不在意,他知道不能抛弃这么好的妻子,而且坚持每周去看守所给向晓燕送东西,安慰在难中的妻子。

尽管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严重迫害,但大多亲友尽可能的为受难中的亲人聘请正义律师,捍卫亲人的合法权利和尊严。在邪恶的非法庭审中,面对公诉人提出种种的诬陷,律师们遵照《宪法》一一驳回,并为法轮功学员们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官及公诉人或是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草草收场;或是恼羞成怒,百般阻拦律师辩护。一次次正义辩护,就是一次次对邪恶的震慑,一次次敲醒迷中世人。正如一位参加过庭审的世人说的:就是判了(法轮功学员),谁都知道那是违心的。

风雨又一年,迫害知多少。迫害中,追随中共的邪党人员积累着必将偿还的血债,而法轮功学员虽然承受太多的无名苦难,越来越多的世人却从迷蒙中清醒,而这正是法轮功学员十三年的真诚期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