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人人明真相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

一、全科人人明真相得福报

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医院大约有一千多人,这几年,通过医院里大法弟子们不懈的讲真相,反迫害,被大法救度的人很多。

九九年,我因病走投无路的时候,幸遇大法,修炼后顽疾消失。此后,我曾被调过几个科室,每到一处,我都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首位。每到一个新科室,老职工都了解我的情况,凡是认识我的人,都不得不认可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工作中,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堂堂正正的与周围的人相处,不失时机的向他们传递大法福音。知道人类将面临大难,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三退可以保命,科里的医生、护士纷纷做了三退。

甲型流感盛行时期,我科里的护士边干活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说:围在我身边就感觉安全、踏实。对病房里的住院病人,我利用与病人谈心的机会将大法福音传递,病人边打点滴,边看真相资料。值班室里的小册子、《九评》常年不断,谁躺在哪儿谁看。哪个医生、护士的亲友有病了来就诊,看完病后,我就被他们邀请到值班室,让我给他们讲真相,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明大法真相病恢复的快。

有一位尿毒症病人,每周需透析三次,最后,又查出来膀胱肿瘤需要做手术,否则透析也没用了。因费用太高,病人及家属悲切切的准备放弃治疗,听完大法真相后,坚决要学法轮功,他说:“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就把命交给大法吧,活一天算一天”。出院后三年没再回来。三年后的一天,当他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大家都惊呆了,误认为他早死了。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两年前,我被调到一个检查科室,那时,科主任连打水,扫地都安排不下去,有几个还说我从来就不干这活。我来后,早晨提早上班拖地、打水,年轻医生、护士都看在眼里,我也不多说话只是天天干。有一天,以往从来不拖地、不打水的年轻医生问我;“大姐,天天这样干不委屈吗?”我笑着说:“锻炼身体不感冒,又做好事,何乐而不为?”他若有所思。

第二天,这个小伙子上班后操起拖把就拖地,大伙吃惊的问:“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小伙子边擦边说:“锻炼身体不感冒又做好事,何乐而不为?”从此以后他经常打水、拖地。下午闲暇时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邪党腐败,他们都愿意听,渐渐的他们都三退了。发神韵光盘时,每人一盘,我要求他们看完后谈体会,大家反响都很好。

今年科里特别忙,一大早病人就排长队,常常为插号而争执,每次我负责排号时,总是把重病人排在前面,病情急的先做。本院医生、护士甚至副院长带病人来,我都按原则办事,有时个别科主任说我不讲人情冲我发火,我会严肃的告诉他:“耽误了重病人会发生危险,闹纠纷,做事不能只考虑自己。”时间长了,大家看到我一身正气,科主任、医生、护士都佩服我。

我進这个科室晚,可业务技术掌握的很快,主任遇到比较复杂的病人愿意与我合作,说和我配合工作心里踏实、放心。我们科里经常利用闲暇时间一块吃饭,每次吃饭前,大家都先念:“法轮大法好”,场面一片祥和。

去年年底,两个对大法态度特别好的年轻医生都被提升为科主任。一位护士常年不愈的顽症痊愈了,有些爱感冒的现在也很少犯了,大家都说得福报了。我也经常利用给病人检查的机会让很多有缘人得救,他们也都在大法中受益,很多患绝症的病人因此延长了寿命。

有一天,科主任及工作人员都抱怨工作量大可奖金太少,大家都骂这个恶党体制分配不公,我们从食品安全、药品安全谈到天灾人祸,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我借机念了师父的经文《法正》:“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1]我笑着说:明白大法真相一定得福报,日子会越过越好,有付出你会有回报的……

三个月前,我们换院长了,这位新院长早就明白大法真相,做了三退。上任后,他对医院里的一些问题做了调整。有一天,科主任眉飞色舞的告诉我们:“某姐的话真灵,经过院领导研究决定:由于我们科工作量大,我们科拿全院奖金前三名的平均数。法轮大法真好,我们人人都得福报了。”

救人过程中我也承受了很多,曾被同事恶意构陷,被领导批评,我及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归正自己,继续做我该做的。

师父说:“可是历史不管经过了多长时间,三界造了多长时间,来这里的众生来了多少,都在盼望着在历史漫长岁月中的这一刻。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2]

二、引领迷失的小同修回归正路

女儿从小就经常被我带到集体学法小组学法,经常念叨她炼法轮功。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七、八岁的孩子看到电视里对大法的诬蔑,又想到被关押在洗脑班的妈妈,她陷入极度的恐惧中,一度放弃了大法。以后的日子里,我给她讲大法的事情,她总是回避,丈夫也阻拦。我不想落下她,有时强迫她学,她就反感,我很伤心。

师父说:“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3]“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3]

我是孩子的母亲,我有责任带好她,而强迫、埋怨不是把她推出去了吗?太可怕了。后来,我改变了方式。常常带她到同修家玩,我们交流,她旁听。有时,该晨炼了,我没起来,她就将我叫起。她看电视,我就智慧的说:“你的普通话真好听,你给妈妈读法听吧。”她就真的盘上腿开始读起来。读完后她说:“妈妈,我知道你是用这种方式引导我学法。我也知道大法好,可我就是害怕,每次你出去发资料我就在家担心。奶奶说:‘共产党太残忍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心里很矛盾,想学又害怕。”我告诉她修炼就是去执著,怕心也要去。从那以后,我有时间就陪她学法、发正念。

有一天晚上我们去同修家看了“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光盘,我边看边和同修切磋。回家的路上,女儿低头不语,我问她:“想什么?”她沉重的说:“妈妈,我这么久没好好学法了,刚才听你们说时间很紧了,等你们修上去,我在半空中怎么办。”我笑着说:“现在精進也不晚。”她自己也大笑起来。她真的走回来了,经常和同学讲法轮功真相,帮我整理大法真相资料,和我一起出去贴不干胶。

想写的很多,在这正法最后时期,我要牢记师父的教诲,学好法,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