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资料点工作中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我是几年前才参加资料点工作的,在此之前也参加了一些证实大法的项目,但从没有想过能参加资料点的工作,总觉的那是一项非常神圣的工作。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按照我当时的心性和能力,是想也不敢想的事。后来,由于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天象的变化,再加上我地区出现的一些情况,急需有人参加此项目,有同修就叫我要突破。我心里也想突破,但一想到那些机器什么的,我心里就怕的要命,就找借口说可能史前安排我做原来那些项目,没有安排我做这个项目,其实是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怕心,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这种状态,就点化我叫我自己做,我这才惊醒了,我想到有慈悲的师父呵护着弟子,有伟大的法指引着弟子,我怕什么呢?正念出来了,怕心弱了,没有了,我堂堂正正的建起了资料点,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几年来在资料点的工作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弟子,呵护着资料点。

1、比如资金问题。我是专门单独存放在一个地方,外出买耗材,也是单独放在一个钱包里,清清爽爽,过年过节时,有同修总喜欢送我几个包子、粽子之类的东西,我觉的同修之间不在这上面用心,虽然是友谊赠送没什么,过了也会让我起不好的心,我就告诉她,已经把这些价值多少钱放到做资料的钱里了。

还有刚开始的时候,同修给钱时,我总是说不缺钱不缺钱,拒绝,有同修说这样也不对,这是她的一颗心,所以现在都是顺其自然,给就收下,不给也不要。几年来资料点从来不缺钱,因为有师父呵护着,我家里的日常生活开支很少,有时到年底才发现一年中也没有买过糖盐之类的,真的很神奇,当然极少数时候也会遇到资金短缺,在发正念时,我曾为此不自觉的流过泪,向内找后发现是要去自己的钱财之心了,这颗心一去,马上就恢复正常了。

2、比如技术问题。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学会复印、刻录光盘,一段时间后,一位同修跟我讲还要再突破、再突破,我一有再突破的心,师父就安排同修给我买来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给我装系统,教我如何上网、下载、打印、装订等等,手把手的教,废寝忘食,经常忙到凌晨一、两点钟(在此我深深的感谢同修)。等我学会了这些后,同修又让我再突破,他不给我发送三退名单了,让我自己发送,他告诉我不难,在电脑右下角一点,就能找到需要用的东西了,我听了一头雾水,感到好难啊,但是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呵护,我心里不断的念叨不难,不难,我就对照“中老年人学电脑”那本书,把拼音字母(小写)和要用到的(比如“回车键”“空格键”“找字”我自己能懂得)用小纸条写好,分别贴到键盘上,这时师父又安排一位很长时间不见的同修和一位新同修,教会了我用拼音打字,学会了发送三退名单。

3、买耗材问题。开始买机器时,都是一个同修和我一起去买,后来我想同修很忙,我是大法弟子,不要有依赖心、等靠要的心,要跨出这一步,其实我已是个霜花开满头的人,按照常人的想法,这些都不太适合我们这样的人做了,但我是大法弟子,发出的应该是神念而不是人念。所以几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穿大街走小巷,進出在我该去的地方,做着我该做的事。一直都在平稳的运行着。

几年来,在资料点的工作中,让我感触最深的首先是心性提高了,心的容量增大了。记的最初的一台激光复印机,是一位同修不想做了,她亲自把一整套的东西拿到我这儿来的。当时我还提醒她,如果不做以后会痛苦的流泪的,她不听。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使用这台机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让我不理解的是,这位同修先后在其他同修面前,都是流着泪说我抢了她的机器,其他同修纷纷责备我抢别人的机器,那时的我真的觉得很委屈,没有向内找自己,没有认识到这是旧势力黑手在间隔同修,只是用人心在看同修,后来多名同修与我切磋,我自己加强了学法,能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心的容量增大了,间隔我们的花岗岩一下崩塌了,我整个人变的轻松了,现在这件事早已成为过去。回过头来看看那时的我,真是很可怜很可笑,现在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就知道要向内找自己的不足,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

还有一点感触最深最深的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能走正修炼的路。有一次一个同修拿来一份东西叫我打印,还说要发下去,我看了个开头,觉的不正,我没有被人的情带动,告诉她不是明慧网的我不能打,也告诉她不要乱传,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又比如打三退名单中有“進”字,找了很长时间找不到,就怀疑电脑上只有“进”而没“進”,就想打“进”算了,后来猛的一惊,这就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师父的法已经讲明了,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怎么会没有呢,就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和业力,清除旧势力的干扰,再找,一会儿“進”字出来了,我真的很高兴。

以上是几年来做大法资料点工作的一点心得体会,还有很多没有修好的地方,今后一定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更加精進,平稳的做好三件事,让我家小花开的更加灿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