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安排接圣缘 幸得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十八年前,刚刚步入所谓人生不惑之年的我,饱览人世百态,历尽风雨沧桑。如同师父《转法轮》第九讲“怎么吃苦中之苦”一章节中所列举的那样:“这个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单位不太景气,人浮于事这个状况不行,单位要改革,要承包,多余人员得下来。他也是其中一个,一下饭碗丢了。这是啥心情?没有地方开支了,怎么生活呀?干点儿别的还不会,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刚到家,家里老人病了,病的很厉害,着急上火,赶快送医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钱住上医院了。回家给老人准备点东西,刚到家,学校老师找上门来说:你儿子把别人打坏了,你赶快去看看吧。刚处理好这个事回家了,往那一坐,来了电话说:你爱人有了外遇了。”我当时的境况虽与师父所举事例不尽相同,但境况之复杂离奇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在我身心濒临崩溃的绝境之时,幸遇师尊垂怜,把我从无边苦海中捞起,登上回归的法船。

一、师尊慈悲、缜密安排—接缘

就在那年年初,我刚刚考上高中的孩子,突然面部浮肿,呈重感冒之状。服药打针四天不见疗效,反又增加脖筋暴胀,胸脯隆起,饮食难咽,上下楼吃力等症状。经当地医院诊查,心脏周围已全是积液,病情严重非常,建议立即送往我国一大城市肿瘤医院救治,并帮助带了举荐信。匆忙之下,我在连坐票都没买到的情况下,带着孩子乘上了火车,一到站首先投奔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亲戚小明(化名)家落脚,以期得到相助。谁知一到家门,小明已于前一天因病去另一城市参加法轮功学习班了。茫茫人海,举目无亲,孩子此时已时有呼吸困难之感,真叫我欲哭无泪,苦不堪言哪!人生地不熟,只能靠的士引路,找到了要去的医院,也联系上了举荐信中的胸科专家教授。

几经周折,给孩子作了临时处理和全面检查,确诊为恶性胸腺瘤晚期至病危,医院拒绝收治。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犹如晴天霹雳,让我在昏天黑地中欲生找不着门,想死又不能,无奈绝望到了极点。情急之下,凭着与专家刚建立的这点关系,我苦苦哀求让孩子住院,以尽一个做家长的苦心。就在办理入院手续的当天,小明从学习班返回。得知孩子生病的消息,立刻意识到师父找弟子的良苦用心。在学习班上,当小明领悟到法轮功不是普通的气功,而是救度众生的佛家修炼大法时,小明煞费苦心想找到一个能说服我让我也能亲耳聆听师父教诲的理由。因为小明十分了解我受无神论毒害甚深,固执己见,超越我认知范围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于是小明将从学习班带回的《法轮功》一书拿到医院送给孩子看,告诉孩子只有这个师父能救你。孩子天性单纯,也没告诉他得的什么病,没有疾病的压力。看到书爱不释手,看到师父的照片似曾相识,只是出于对气功的一种喜好,随即比划着学炼,当天病症减轻,很快外部症状消失。相隔五天,医生按常规给孩子再次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惊奇的发现检查结果与入院时做的记录差异甚大,立即组织专家会诊,又作了骨穿等项目的检查,均找不到答案。甚至连病症到底是淋巴瘤还是胸腺瘤也无法确定了,只好作观察治疗。在此期间,孩子长了身高,增了体重,生龙活虎,怎么也不安心在医院呆了,非要到学习班去找师父。

为了孩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决定参加又一城市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临行前的凌晨,我起床给孩子做早餐,无意间看到租住的房间屋顶处旋转着一七彩光环,耀眼夺目,我脱口喊了声:“呀,法轮。”其实,之前我连一眼也没看过书。孩子病成这样了,除了医学,其它的我什么都不信。可这眼前的景象着实让我惊叹不已。当时因忙于给孩子送饭,准备去学习班的事宜,顾不得多想。白天,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忽然感觉右手第四手指肚打记忆起就脱掉几层皮无法愈合的创面处和大拇指外关节处几年前长出的一肉瘤内有东西在转动,参加班后才知道那是师父打出去的法轮在为学员调整身体不正确状态,我还没進班时就由师父管了。

到达目地地安排住宿后,我把随身携带的半成品毛衣拿出来编织,发现五根毛衣针一根不剩全部丢失,纳闷不已。以我当时的境界怎能知晓这其间的玄奥呢!为时八天的学习班十节课下来,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质的变化,身体曾患有的心脏病、甲状腺、贫血、咽炎、气管炎、腰酸、背困、脚后跟痛及卵巢肌瘤手术后遗症等病不翼而飞,右手第四指手指肚创面复原,大拇指肉瘤消失,走路生风一身轻。身心的巨大变化中,源自灵魂深处迸发出-种震撼:我的孩子有救了!众生有望了!我得度了!

二、寻法入道、喜得真经—启程

结束了八天的学习班(每期办班安排十天时间,因师父考虑到学员的工作和学习班期间的费用,就利用双休日加场两节课,缩短为八天),我以一种全新的心态返回医院,与医生商量关于孩子出院的事宜,遭到医生拒绝。说孩子入院时已病危,是经过了专家的担保才同意收治的。既已接收了,我们就要对孩子负责任。加之家人对法轮功也不了解,就继续让孩子留在医院观察治疗。十几天后,医院原先为孩子设计的若干个疗程突然改变,医生说孩子可以出院了,但留下医嘱:一不能让孩子遭风寒感冒;二不能再上学读书,更不能做任何户外运动,否则就会肌无力。一出院,正赶上师父在辽宁某城市办班,我带着孩子直奔学习班,入道得法,喜得真经,开启了回归的旅程。回家后,孩子继续读书,参加校篮球运动,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成了家生子了。真是奇功显神威,佛恩浩荡啊!

三、学法得法、修心悟道—真修

师父在《转法轮》中阐述了生命的来源和生命的意义。师父浅显易懂又博大精深的法理,为我这个迷失在世俗中且造业满身的生命,指明了回归的路标。使我不再怨天尤人,明白了此生遭遇的所有苦难都是自己生生世世轮回中做了不好的事情产生的业力所致,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是大好事。了悟了生命的真义,我很坦然的回到现实中,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新做人,把自身的修炼溶到自己所生存的每一个空间中。

这里就单从我的工作单位说起吧。我的单位清水衙门,工作繁杂还得不到眼前实惠,在变异人眼里没有社会地位。然而社会中尔虞我诈,你争我夺,为了个人利益不惜伤害他人的败坏习气在我这样的工作环境中也是展现的淋漓尽致。我也深陷其中。虽不擅与人争斗,但当发觉别人务虚撒谎、投机钻营、争权夺利的时候,自己做不到视而不见。当感觉自己遭人算计被人侵占了利益的时候,虽不会明争,但心里也是嫉愤不平,在朋友熟人面前窃窃发泄。久而久之,对周围环境看什么也不顺眼,索性一度哪怕是扫大街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于是设法找关系调离。活的很累。就在山重水复的时候,天上掉下了馅饼。我国一位学术界专家是我一特别关系,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一权威部门的负责人要他举荐一专业技术人员,待遇从优,还可携家属前往安居,他瞬间想到我是最合适的人选。然而面对这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好事,我没动心,我放弃了。因为我已走入修炼,从大法中已了知了做人的真义,工作贵贱、环境好坏对我已不重要了,我所在乎的是怎样把僵化了的人际关系改善过来,开辟一个祥和、互谅互解的工作氛围。那就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站在他人的角度想问题,设身处地的为同事着想,善待曾经中伤过自己的人,帮助曾经侵占过自己利益、陷入困境中的同事。同时主动为单位领导出谋划策,改進单位的瘫痪面貌,挑起工作重任,深入单位所辖下属几十个部门业务指导,身先士卒,只做工作,不要报酬,感染了基层人员的尽责意识,工作很快全面铺开,链条式服务。

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被公安绑架十三个小时,解禁后途经我的家门未進直接去了我指导的单位。是我的单位领导追寻我的行踪,说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还顾得上工作?硬把我送回了家。其实,一个世人怎能了知一个修炼人心底无私的胸怀呢?一年时间,所开辟项目达到了省标国标,工作业绩名列全省前茅,改变了我单位历年来在本行业中倒数的现状,引起了上级部门的重视和关注,为日后工作局面的打开铺设了坚实的基础。我单位领导感慨的说,我为单位立下了汗马功劳。与同事间的相处也达到了融洽和睦。她们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和我在一起感觉安全舒畅,和我一起购物放心踏实。在以后的岁月中,每当我有事或遇到困难,他们都随时出现在我身边。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以后,每每遇到那些基层工作人员时,他们不约而同的有句话就是,当我们从电视上看到有关法轮功的报道时,瞬间就联想到了你,一想到你,我们就知道那些说辞全是假的。这纯朴无华的语言,让我深切感悟到修炼的严肃。法轮大法要成就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那么我们每位修炼者在践行“真、善、忍”法理的时候,只要放下自我,坚持实修,就能在我们的身体力行中修出大法中的纯、正,就能破除一切谎言,让有缘人得救。

法轮大法是佛法,她能使濒临死亡的人起死回生,能使身逢绝境的人柳暗花明,能使贪婪自私的人自律豁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