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对戴美霞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黄梅县籍法轮功学员戴美霞,被迫到一江之隔的江西省九江市以回收物品谋生十多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十日在家门口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强制洗脑,遭毒打、野蛮灌食和不明药物等迫害,被折磨的生命垂危。中共司法人员还进行所谓“批捕”,近期要庭审迫害她。

一、绑架

戴美霞家住九江市三中对面,祖籍是黄梅县小池镇戴营村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当地警察迫害,被逼到九江市谋生。2012年5月10日早上七点四十分,戴美霞接到爸爸电话,让她在卖防盗门店门口等。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突然有个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戴美霞,吓了她一跳,还以为是朋友在逗她开心。抬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高个子男子,戴美霞问他是谁、干嘛这样抱着她?紧接着戴美霞面前停着一辆车,从车上下来两个男的。后来才知道是黄梅县国保大队中队长黄伟伙同九江市警察天没亮就守在戴美霞家门口。

恶警黄伟抢走了戴美霞手中的一个小包(包里有80元钱和一串钥匙) ,并问戴美霞叫什么名字,身份证拿给他们看。戴美霞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耍流氓,还恶人先告状,凭什么要把名字告诉你啊?!僵持了十几分钟,黄伟和九江市警察强行把戴美霞连拖带拉塞进他们的车子里,直接开到湖北省黄梅县濯港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两天。戴美霞被戴上脚链手铐困在木椅上一天不给吃、喝,到了晚上才给戴美霞解开脚链手铐送来一碗饭,饿了一天的戴美霞已吃不下去。

5月12日上午九点多钟,黄梅县公安局一位不知姓名的“领导”指着一个人对戴美霞说: “我们今天送你去武汉‘旅游’几天,新上任的局长在这,我保证一星期去接你回来。”

走到门外,戴美霞看见本村两位认识的妇女站在车旁, 戴美霞问她们怎么在这里, 她们说陪你一起去武汉。戴美霞心想有朋友一起去应该不会怎么遭迫害。在路上那位“领导”又向戴美霞保证在武汉不会让她少一根头发,只要你“态度好”22日左右去接你。

到了那里, 戴美霞被关押在一中队。下午安顿好后, 戴美霞才知道那是臭名昭著的“洗脑转化班”,打着冠冕堂皇的牌子“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陪同戴美霞一起来的两名妇女,是作案单位强制法轮功学员所在村的书记必须去的两名陪同人,为的是监视戴美霞在洗脑班每天的喜怒哀乐和生活起居。

二、惨无人道的折磨

5月16日上午,姓陈的“干部”(男,40岁)把戴美霞叫二楼去所谓的“学习”。一名姓丁的帮教把所有法轮大法的书摆在桌子上,到处找有针对性的读,断章取义,一句话一个字去钻字眼。开始几天戴美霞还和他们交流,谈个人的认识。前后换了十几个所谓“帮教”做洗脑转化,后来戴美霞干脆不理睬他们的话,默默发正念。所有“帮教”都是他们请来的邪悟者,他们每天告诉洗脑班队长,说戴美霞和他们辩,态度不好。

(一)毒打

5月19日上午,二中队队长刘成(男,30多岁),对戴美霞说了很多诽谤大法和师父的话,戴美霞向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还举手连续打戴美霞头和脸,戴美霞连喊:“打人啦”!“法轮大法好”!他才住手。

5月26日上午,刘成强迫戴美霞从今以后站在角落里,前面用长桌子拦着戴美霞。就这样从早上八点半一直站到晚上九点、十二点、凌晨两点不等,也不让戴美霞吃喝拉撒,直到写“决裂书”为止。

5月29日上午刘成对戴美霞又是一顿毒打后,叫人拿来一张“坚定书”和“决裂书”,叫戴美霞任选一样一字不差地抄。又说:“你现在是我们的敌人,对你没有好话说,你与党作对就是与我作对。”戴美霞说法轮功学员没有和任何人斗,没有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哪里需要我们去讲清真相啊!在不公的对待下总得允许人说话呀!刘成听完,对戴美霞又是一顿毒打。

(二)强制注射不明药水

十天后两名恶警把戴美霞四肢绑在椅子上强行打点滴。他们说戴美霞这么多天没吃东西给她打点补身体的药,一天吊两瓶到四大瓶不明药水,随后又强制戴美霞接着站到晚上12点回房休息才可以上厕所。直到现在,戴美霞全身每寸肌肤只要轻轻一抓就会红肿象虫子叮过般地痒,然后又慢慢消失了。后来听一名医院的护士说可能是避免强行灌盐水糊后,身体出现不良反应,就在打针时加一种药物。

(三)野蛮灌输

打完三天吊针,第四天几名恶警伙同医生对戴美霞强行灌盐水糊。帮凶杨慧珍说是馒头磨成的糊,一壶2斤全灌进去,威胁戴美霞赶快写“决裂书”就免了这皮肉苦,否则过几天还要受电棍之苦。他们在捆绑戴美霞时,戴美霞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一名恶警扭着戴美霞的头,捂住嘴不让喊。刘成叫其放手,让戴美霞喊,他用手机摄像。喊了几分钟,三楼的宫(音)科长冲进来朝戴美霞嘴巴狠狠打两掌,致使她的嘴唇当时肿好高,一颗门牙打松,活动5个月后还是掉了。医生把一米长皮管从鼻子插进胃里又抽出来重插,以灌食为借口折磨戴美霞直到写“决裂书”为止。

这样来回折腾两个小时才灌进盐水糊。医生和围观的恶警取笑戴美霞说:你要配合点,我们饿着肚子的,你真有福气,先把你喂饱,我们才去吃饭。灌完后又拽戴美霞到角落站着不让上厕所,灌了那么多盐水,渴的实在受不了,叫帮教们给点水喝。杨慧珍叫戴美霞写“决裂书”,立刻给水喝并让去厕所。这时戴美霞违心地向邪恶妥协写了“保证书”。一位姓潘(音) 的干部说: “保证书”在这无用,给三天时间必须写“决裂书”,戴美霞心想我挨那么多皮肉之苦也没掉过一滴眼泪,可写完保证书后哭了一场,恨自己太不争气,一点点皮肉苦都承受不了,怎么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啊!第二天上午戴美霞拿笔准备写“郑重声明”,刚写几个字就被姓冯的女帮教把纸抢走了,并去告诉刘成。刘成冲进来不问因由,把戴美霞拽到角落拳打脚踢。戴美霞大声对他们声明: “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言行的保证书全部作废。”

晚上,一中队胡队长进房间问戴美霞,你怎么回事啊,写不写“决裂书”。戴美霞说:“法轮大法在我心中已扎下了根,写假的骗谁呀!”他说:“来我这里必须写‘决裂书’,真假我不管,写完再说,如果不写我要折磨你生不如死,自己没穿衣服都在外面到处跑,不信你就试试看。”自从写了“保证书”后戴美霞几近崩溃。2012年6月11日下午2点,戴美霞违心地写了所谓的“决裂书”,在自己修炼道路上留下了污点。

(四)国保大队恶警黄伟:要把你肉一块块割

在强制洗脑班期间,湖北省黄冈市“610”、湖北省武穴“610”、黄梅县国保大队黄伟、陈云岳都去非法提审戴美霞时,把本地 (邪悟者)的记录给戴美霞看。黄伟威胁戴美霞:“把你所知道的事和人赶快说出来呀!这里的人对你够好的,依我的脾气要把你肉一块块割。”由于害怕再受折磨, 戴美霞按照邪悟者的记录说出了她认识的6位学员、后三位不知全名。

恶警黄伟、陈云岳2012年8月7日把戴美霞劫持到黄梅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恶警黄伟伙同九江恶警非法抄戴美霞的家,抢走了2台笔记本电脑、1台彩喷打印机、1个照相机、7个新旧手机、一张农业银行卡(内有一万多元钱),摩托车驾驶证、行车证、身份证,还在她家拿走500至1100元人民币,及电脑耗材等等至今未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