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我今年八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六月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我在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特别是患有二十多年的硬皮病:全身皮肤绷紧发亮,发硬,里外不通气,胸闷无力,怕冷,夏天都要盖被子,各种病症很痛苦,吃不好,睡不好,简直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正在绝望中,同修给我介绍法轮功。我通过集体学法炼功,不知不觉的感到身体一身轻,非常舒服,各种病症全消失了,而且想不清什么时候好的,完全成了另一个人。

师父还点化我看到法身,旋转的法轮图形。在一次参加法会时,我看见真善忍三个字会闪闪发光,象通电一样等等美妙的景象,鼓励我要精進。我在实修中真实的体悟到这就是师父讲的法理“无求而自得”[1]的具体体现,从此我更加坚定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

一九九八年时,我们这里的学功人很多,我每天坚持去集体炼功并参加集体学法,有一次在去学法点放录像的途中突然跌了一跤,等我从地上起来时,心里说:不要紧,这是师父给我还了一条命,赶快起来,就去了学法点放录像。到了学法点,我就开始放录像,为了不惊动大家,我就背对着观众,低着头,脸部伤口的血水,不断往地上掉,旁边的同修递来纸和毛巾,我都没用。待放映结束后,我背上放映机往家走,走着走着,忽然,有同修叫住我说:“你脸上的伤不轻,有四、五块,有的很深,家人这关要过好。”我说了声:“好”。

回到家后,我轻手轻脚上了楼,侧着身体走進卧室,马上关门熄灯睡觉,到了午夜十二点,奇迹出现了,面部的伤很痛,有针刺的感觉,每到整点都有痛感,自己能知道,痛过以后又睡着了,这样每个整点一次共有五次。大法无所不能,清晨四点多,我就精神饱满的起床,去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了,这时,我用手摸大小伤面,全都结成硬壳,过了两天后,脸上分泌出像油似的东西,用手一摸一块一块前后不到半小时,五块硬壳全部掉下,并且不留任何痕迹,只是皮肤表面白一点。这就是外伤史上的奇迹。我们在劫难中,要把难看小,不当一回事,在各方面做什么还照常做什么,这样一步就过去了。

在二零零六年六月底,我背部长出一块红肿块,越长越大,十多天后,长成小碗那么大,也有那么深,家人(医生)告诉我:农村叫“发背”,又叫背花,必须开刀,我说不用,家人很着急,忧心忡忡。我告诉家人:我是炼功人,身上有功存在,任何细菌都会灭掉,也不敢靠近我的身体。当我有了这正的一念,慈悲伟大的师父非常巧妙的给弟子化解这个魔难。有一天晚上洗完澡,我突然仰面倒地,背上的“发背”好像开刀似的裂开了,于是我买来大包消毒纱布,我每天照常用水洗澡三次,换三次衣服,在伤口处盖二层纱布,伤口深度约有二寸深,当时家中请了保姆,但我还是自己洗衣服,免的臭味别人看了很可怕,里面流出油样的淡黄色的粘性物质。

为了使家人放心,我都坚持和家人一块吃饭,有时实在吃不下去,哪怕喝几口汤也坚持坐在饭桌旁,尽量不表露出痛苦的表情,显得轻松自然,晚上经常和家人在客厅里一起乘凉。

到九月初复原,那年的气温经常是三十八度的高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我走过这六十多个日日夜夜,我也确实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颗心是在实修中实现的。看着艰难,但只要自己心不动,能放下自我,放下生死,师父就会用极简单的方法,让我跨过这次的生死关。每当回忆此事,我的心情无比激动,伟大的师父时刻呵护着弟子,大法威力无比。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