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个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岁了。在这十多年的修炼路上,我亲身经历了很多神奇事,这里仅写出几件事,意在证实大法,感恩师父慈悲救度,同时查找自己的不足。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师父呵护

有一天午休后,我看见客厅桌子上放了一盘凉糕,老伴说是儿子送来的,我拿起来就吃了一块,觉得很好吃,就又吃了一块。可是,吃完后还不到十分钟,肚子就有点疼了。后来越疼越厉害,还不敢告诉老伴,怕他说我贪吃,就自己偷偷摸摸上床趴下了。

趴下后,疼的更厉害,我就随口喊了一声“妈呀!”因为人们都习惯于在难受的时候,喊声妈妈,好象能缓解点病痛。我刚喊完一声“妈”,突然想起,我现在最亲的人是我的大法师父,我就又喊了一声“师父”,刚喊了一声“师父”,觉得肚子突然不疼了。我再用手摸摸肚子,真的不疼了。

当时觉得很奇怪,怎么突然不疼了呢?猛然间想起来,我刚才喊了一声师父,是师父救了我。

其实我不是真的求师父来救我,只是想到我最亲的人是师父,就喊了一声师父,师父就真的来管我了。这让我亲身见证了一次师父讲的:“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1] 真正体会到师父真的就在我们身边。我一定要精進修炼,再精進。

师父点化

一天晚上,我和老伴(未修炼)到外边散步,忽然听到老伴说话时嗓子有些沙哑。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恰巧这时碰到一位退休医生,我就问她老伴嗓子沙哑的事。她说:你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检查一下嗓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她这么一说,可把我吓坏了!因为当时天太晚,也不便去医院了,老伴却在一边说没事,明天买点药吃,就好了。

他虽然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放不下。回家后,我的常人心上来了,晚上睡觉时,胡思乱想,什么不好的念头都上来了,搅得我头痛脑胀,翻来覆去不能入睡。

就在我迷迷糊糊特别难受时,突然从脑海中闪出一句话:不用着急,没事儿!当时我很奇怪,从哪里出来这么一句话?突然间,我也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在救我。我急忙起来把这句话记上,一直保留到现在。这时候,我的心也放下了,很快就入睡了。

师父珍惜我们每个弟子,正如师父所说:“其实我对你们的珍惜,比你们自己对你们自己还珍惜,因为你们与师父同在,是未来的最伟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范,人类将来的希望。”[2]

第二天,老伴到药店买点药吃了,两、三天就恢复正常了。

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显神奇

有一次,去市里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回来下公交车后,突然右脚不能走路,左腿疼痛,两脚都不能走路了,我就两手把住路边一棵大树,站了一会,再试着往前走,还是走不了,心里很着急。

这时我想求师父帮我,转念又一想,几次摔跤都是在师父的帮助下转危为安,让师父操尽了心,这次怎能再打搅师父呢。我就想起了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我就开始小声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了两遍后,我试着往前移动脚步,觉得脚敢往前迈步了,我就继续念,越念两脚越敢往前走,腿脚越不痛了,越走越快了,过去走路也没有这样轻松过。我就一边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走到家。

师父加持

近几年,我主要给大学生讲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救他们。被劝退的大学生中有党员,多数是团员和队员;有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还有学生干部,如学生会主席。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每当我学好法,修好自己,保持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时,到校园里就会遇到师父为我安排的大学生到身边。多数大学生都能很快的明白真相,顺利劝三退。少数开始不听劝的,甚至说三道四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能做到不急躁,不争论,抱着一颗为他好的慈善心,耐心的讲明真相后,也劝退成功了。

当然,劝大学生三退过程,也是我修炼过程,有时遇到干扰或是不听劝的,我的私心杂念也往出冒,影响我做好这件事。在这种情况下,我就静下心来好好学法,向内找向内修,修去私心杂念添正念。这样使我在做好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中,不灰心,不气馁,不求数量,在师父的加持下,多救大学生,都能顺利的劝退了。我深深体会到这都是师父铺垫好了,我们只是具体去做而已。

层次有限,又是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