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证渭南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渭南监狱是陕西省关押无期、死缓罪犯的重刑监狱,多年来一直被评为陕西省文明监狱,但在文明奖牌的背后,这所监狱却是陕西省唯一集中关押法轮功男学员并实施迫害的黑窝。

渭南监狱实行的是“管事犯”参与管理,“管事犯”主要由“宣传员”(负责日常管理的犯人)、“生产调度”(负责管理生产的犯人)、“学习委员”(负责政治与文化学习的犯人)组成“积极改造委员会”(简称积委会),负责管理日常犯人事务,除必须向警察请示的事情外,宣传员有很大的权力独自决定、处理犯人事务。警察在给“管事犯”开会时常说:你们要放手行使警察赋予的权力,谁对抗“管事犯”就是对抗警察。但遇到上级检查时,警察则代替犯人亲自管理。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护”(包夹)岗位则由监狱狱政科每月直接拨给固定的高分成绩,不必参加生产劳动。

从二零零六年起,时任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王智雄、政委齐颖明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转化”。新入监的大法学员一般都先被编入十一分监区(入监队)进行所谓转化“学习”,几个月后陆续转入一至八分监区。当时的十一分监区长李文生指示那时的宣传员白少杰负责一手策划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许诺“转化”后给予监护犯积分成绩上的奖励,“转化”不力者撤换。由于这种鼓励政策使监护犯们不择手段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具体手法是警察不出面,由白犯全权布置,挑选强悍人手,由三个监护犯包夹一个大法学员。规定:大法学员必须全天端坐板凳,“学习”诬蔑大法的文字与视听材料,时间为早7:30—晚11:30,大法学员中午不准休息;每一个半小时允许十分钟原地活动一次;如与警察谈话必须写出书面申请;不准出号子;不准看其它书籍;每天交一篇学习心得与思想汇报;不准与外人接触、说话、使眼色;做任何事包括上厕所都必须先征得监护人同意。监护人每日对大法学员活动进行24小时详细书面记录。

二零零六年大法弟子张会普与贺亭毓被关在同一“转化”号,由六个监护犯包夹,墙上贴满咒骂大法的文革式标语,稍有不从或坐姿不合要求便拳脚相加;要求见警察的书面申请转身即被监护犯撕掉,然后告知:警察说思想未转变不与谈话。不配合迫害的大法弟子一天几次被按倒群殴,并堵上嘴不准呼喊。据参与的人后来透露说,使用的办法有延长“学习”时间至凌晨一、二点;“拔筋”(被犯人抵在墙上抬起一条腿劈叉);连续做几百个上下蹲;三伏天不准洗澡等等手段折磨虐待大法学员。白犯本人当年被评为“陕西省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其他监护犯也都得到“改造积极分子”与积分成绩上的奖励。

二零零七年警察张中秋负责十一分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后,指使监护犯苏明英为其制定“转化”方案。苏犯曾吹嘘,如果不是他为这些警察策划,恐怕一个都“转化”不了。苏犯多年来一直包夹法轮功学员,扭曲的心灵及变态心理使其在对法轮功学员手段上邪恶残忍,外号“畜生”,经常使用各种方式体罚、殴打、折磨大法学员。每次因其殴打虐待,大法弟子冲出号子高喊“法轮大法好!”造成影响时,张中秋表面给监护犯开会,实则对打人行为并不处理,仍叫其继续监护。由于张中秋的指使和默许,致使苏犯更加有恃无恐,毒打大法弟子的事情又接连不断。另据警察透露,分监区每“转化”一名大法学员,主管警察即从上面得到一千五百元奖励。这几年张中秋仅此项收入就过万元。苏犯曾私下说,其实张很无能,张中秋上报的“转化”经验稿都是由他一手炮制的。

多年来十一分监区几乎所有的学员都遭到过监护犯的体罚、殴打与折磨。刚进入十一分监区的大法学员都被监护犯给戴上手铐坐板凳,名曰“戴铐反省”,如不配合则长期不予卸铐。

二零零九年大法弟子韩东晋在反迫害中多次冲出号子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几个监护人拖倒在走廊上,不分头脸地乱踢,然后又被拖入号子中继续用刑具毒打,一边打一边高叫“还敢不敢喊?”

大法弟子韩旭因抵制所谓“转化”,被幽禁在号子中长达四年不准出门,不准与外人说话接触,不准看书看电视,不准打电话,家信常被无理扣押,家属被警察刘更告知,如不配合做“转化”就不准接见,家人以外寄来的汇款全部被监狱侵吞。

二零零七年警察指使监护犯使用暴力进行“转化”,韩旭被逼以头撞墙才使他们停止了这种非法手段。

二零零九年韩旭因向外传递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遭禁闭,三九天警察将其手脚铐在审讯室的铁椅上,门窗大开,几小时无人过问,几乎把人冻僵。

十一分监区把“转化”号用黄线划为禁入区域,并立警告牌,如有私自进入黄线区域者以“扰乱监管秩序罪”论处。曾有一名犯人越过黄线进入“转化”号找人,被警察张中秋与苏犯合殴致伤。由于受到监狱包庇,张中秋没有受到任何处分,犯人家属告状无果。

作为陕西省所谓的“转化先进单位”,十一分监区专门在二楼大厅布置了一个“转化”展示厅,墙上贴满诬蔑大法的图片、文字展览与学员违心被迫写下的“三书”,经常有外地单位来此“参观学习”。

除十一分监区外,一分监区也一直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有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经常被吊铐在院子的栅栏门上并遭警察殴打。

十六分监区(禁闭室)的小号也经常被用来迫害大法弟子。六、七平米的空间只能睡在地上,旁边即是冲水便池。白天被要求端坐在光秃秃的瓷砖地面上,身下不准有任何铺垫。冬天冰凉刺骨,夏天暑气蒸人,禁闭几个月也从不给放风,洗脸洗碗只能从便池中取水,每顿饭只有一个不到二两的黄米面窝头(经多次抗议现已不再吃窝头)。

监狱内医院也常常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为抗议迫害而绝食的大法弟子常被犯人强行押至医院,警察命令犯人医生给大法弟子野蛮灌食,故意粗暴插拔鼻饲管,以增加其痛苦迫使进食。注射针剂常被发现为过期药品,治疗单上还常有莫名其妙的费用项目,而高昂的治疗费最后还向大法弟子个人索偿。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十一分监区大法弟子高寿海在历尽四年的残酷迫害中离世。
目前渭南监狱仍有约十多名大法弟子受迫害。


渭南监狱地址:714000 陕西省渭南市乐天大街118号
电话总机:(0913) 2065007
渭南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王培勤 (0913) 2065383 2065389
政委齐颖明 (0913) 2065398
副监狱长霍锋(主管洗脑) (0913) 2065233
教育科副科长单忠林(主管洗脑)
十一分监区长袁健
恶警张中秋(主管洗脑)
恶警刘更